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02 九太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一下气昏了头,上去就抓那个长毛男的领子,一拳就朝他脸颊揍了过去,我跟了斌子三年也不是白跟的,好歹也跟着他打了大大小小几十次架!

                长毛男叫了一声,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我刚闪了一个趔趄,另外两个男生就冲过来,一人一脚就把我放倒了。【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努力想站起来,但是已经完全不可能了,他们不遗余力地踢着我。我当时心里特别绝望,才发现自己是这么的不能打,以前打架之所以无往不利,那是因为有斌子,对方根本不敢还手,站在那里叫我打!

                不知谁喊了声老师来了,三个人这才慌慌张张地跑了。我狼狈的站起来,发现身边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我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丢人。

                我转头看林可儿:“你没事吧?”

                刚才那几个混子明显是骚扰她的,我也算是把他们赶走了吧。

                林可儿表情冰冷:“和你无关。”

                我一下火了:“我也是为了帮你,你怎么说话呢?”

                林可儿说:“这不是初中,也没有斌子罩你,以后还是别这么狂了。”说完转身走了。

                当时就把我气的不轻,挨了打还没落上好,看来林可儿恨我恨得不轻。周围看热闹的还没散,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看呢看?”

                有几个男生就笑嘻嘻的:“就看呢。”

                我当时还想回骂,可看他们人多势众,只好忍了这口气,默默地低头走了。

                出了教学楼,找了个没人地方,我才拍了拍身上的灰,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可以说我当时非常的郁闷,现在的遭遇都被那条匿名短信说中了,没有斌子我就是个废物,关键是林可儿也这么说我,这让我觉得非常不爽。

                现在的我,说不想逆袭是假的,但我势单力薄,还真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先回宿舍。

                一个宿舍八人,大家也都回来了,正躺在床上聊天,我发现那个自荐班长的马杰也和我是一个宿舍的。【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不过我没心情和他们聊天,就面朝墙壁闭着眼睛休息。

                过一会儿,就听见马杰说:“对了,保护费你们交没,九太子一会儿过来收,你们直接都给了我吧,省的一会儿麻烦。”有人问他多少钱,他说十块钱,然后就挨个收。

                不一会儿收到我这,我说:“我没钱。”

                “第一天你没钱?”

                “我就是没钱。”我搞不懂这破学校怎么还有人收保护费。

                马杰没说话,拿着其他人的钱就出去了。我继续躺在床上休息,不一会儿宿舍就闯进来几个人,马杰指着我说:“就是他!”

                我刚坐起来,就发现是上午刚打过我的长毛。

                长毛也认出我来了:“我草是你这个小傻逼啊。”他抓着床栏一脚就踹了过来,我顿时仰面倒在床上,随即又被其他几人拖到地上,他们又开始像上午那样轮我。我捂着脑袋,好不容易等他们打完,长毛说:“你不是英雄救美吗?明天上午我还去找林可儿,有本事你就再救一次哈!”又甩了我两个耳光才带着人走了。

                我坐在床上,半晌没有说话,脸上都是麻的。宿舍里安静极了,大家都刻意不发出声音。我感觉眼睛痒痒的,摸了一下发现竟然是泪。

                我哭了?我竟然哭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被打哭的一天。

                我去水房洗了把脸,感觉好多了。我在水房转了一圈,寻了根拖布,一脚就踹断了,拿在手里正好当个家伙。我想报仇,我不承认自己没有斌子就是个废物!

                就在这时,恰巧有人给我打电话。我拿出手机就吓了一跳,没想到想什么来什么,竟然是斌子给我打的电话。我接起来,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傻逼,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啦?”

                “哈哈,开学第一天,看看你怎么样,有没有被人揍死啊?”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可心里还是很难过。我说:“谁他妈能揍我,我闹死丫挺的!”

                斌子又大笑:“哈哈,不愧是我兄弟。那什么,我和你说个事,我刚知道我有个朋友也在你们学校了,要是有什么事你可以和他商量着来。他叫猴子,手机号我给你发过去。”

                挂了电话,斌子就给我发来一条短信,我按着上面的手机号码打过去,半天才有人接,对方好像还在睡觉,迷迷糊糊地说:“喂?”

                我说:“我是左飞,斌子让我联系你。”

                “哦哦,左飞啊,那你来吧,我在305寝室。”

                我去了305,宿舍空荡荡的,靠里面的床睡着个人,看着干瘦干瘦的,头发和鸡窝一样,黑眼圈一大块,看着像个吸毒的一样。我走过去叫了两声,猴子,猴子?

                “我草,主t呢?主t死哪去了,再掉线信不信老子飞到河南砍你个龟孙王八蛋啊?!”

                我吓了一跳,猴子却翻了个身睡过去了,我明白过来他是在说梦话,而且梦的还是游戏,怪不得黑眼圈这么大块,原来是玩游戏玩出来的。

                我又摇了他两下,猴子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我是左飞。”

                “哦哦。”猴子坐起来,抠了一大块眼屎,“斌子的朋友是吧?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

                说完,猴子又躺下睡了。

                我赶紧说:“我现在就有事。”

                猴子这回反应很快,睁开眼说:“什么事?”然后还坐了起来。

                我心里稍慰,斌子介绍的朋友还是靠谱的。我就说:“我惹人了,好像是九太子的。”把上午的经历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从英雄救美遭打到拒交保护费遭打。

                猴子听了半晌没有说话。我说:“你要是觉得为难就算了。”

                “哎,别走啊,你再说一遍,我刚才不小心走神了。”

                “……”我顿觉无语,这俩人坐着说话咋还能走神呢?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猴子说:“九太子是吧,长头发的是吧,我知道了,下午咱们去找他。”

                我知道猴子敢这么说肯定有两把刷子,便点点头:“那我下午找你,你哪个班的?”

                打听好班级,我说:“那你睡吧,我先走了。”便站起来走。

                “哎,等等。”

                “?”我扭过头来。

                “身上有钱没,借我五块,我还没吃饭。”

                “……”我心里怪怪的,不是说我在乎这五块钱,可是刚认识就借钱,而且是在我求他办事以后借钱,难免不让我生出其他想法,这和收保护费还有啥区别?

                按理来说,斌子不会介绍这种朋友给我啊。心里虽然嘀咕,但我还是拿了五块钱给他。

                猴子接了钱,立刻踏了拖鞋就往外跑,就跟赶着去投胎似的。

                瞬间,宿舍就剩我一个人了,我看看其他空荡荡的床铺,呆呆的站了一会儿,只好带上门出去了,心里对这个猴子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宿舍,大家还在聊天,我没说话直接躺在床上。

                谁知马杰竟然过来说:“把保护费交一下吧。”

                看着这个马杰我就来气。我说:“你是九太子的什么人,干嘛帮他们收保护费。”

                “我们是朋友,初中一起升上来的。”

                我知道本校是初、高中一体制的,好多初中就在这上的确实很占便宜。

                我说:“我下午自己去交,不劳你费心。”

                马杰冷笑一声:“你注意点吧,坤哥已经记住你了,刚才放出话来说要每天打你一次呢。”

                我忍不住说:“你让他小心点吧。”

                说完又有点后悔,提前露底牌是不是不好,不过话都说出来了就这样吧,反正下午猴子要带我去找他。

                “你牛,敢和坤哥叫板的新生你是第一个。”马杰说完就乐呵呵地走了。

                我忐忑不安地过了一个中午。好不容易到了下午,大家都穿着迷彩服出去军训,一个班一个班的站好。趁着队伍还乱,我赶紧给猴子打了个电话,但是他没有接,估计准备军训调了静音吧?只好等一会儿休息的时候再去找他。

                开始军训以后,我发现我们教官还挺逗逼的,逗的大家咯咯直笑。

                我也笑,但也笑不太透,因为心里一直惦记着事。站军姿的时候,6班的教官要和我们教官说话,就把他们班的队伍带过来和我们面对面的站。

                我一下就懵了,因为林可儿正好站我对面,我俩之间相距不过三米!

                站军姿,需要抬头挺胸、目视前方,也就是说我俩只能看着对方。

                看着林可儿,我又想起两年前的事,不由得再次心生歉意,这和她变漂亮与否没有关系,我觉得该道歉还是要道歉的,做错了事就该担起应有的责任。

                我看我俩离这么近,就想了个招,不发声,用嘴型和她说对不起,她肯定能看见,明白我的心意就行了。我做好准备,刚嘟了个“对”字,林可儿就把脸转开了。

                “????”我大感意外,难道她知道我想干什么?

                “你干什么,不知道规矩?”教官跑过来指着林可儿。

                “我不想看他。”林可儿指着我,声音冷冷的。

                “为什么?”

                “因为他丑。”

                静默。一秒,两秒,三秒。两个班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引得其他班都纷纷侧目。

                我尴尬极了,脸红到了脖子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