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09 给老娘闭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猴子痛苦地捂着肚子倒在水里,我大叫了出来,想冲过去,但是一堆人冲进喷泉,三拳两脚地就把我放倒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你们干什么!柳依娜大叫起来,一群女生也大叫起来。虽然都是小太妹,但说到底还是女生,见到这个场面也忍不住慌了。

                七八个人围我一个,我倒在水里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这是来到这个学校的第六顿打,我就是身体再壮也受不住了,跟条死狗似的躺在水里任由他们打着。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停手了,把我和猴子拖到喷泉外面的地上。

                我俩都湿漉漉的,弄了一地的水印子。我看见猴子的小腹还往外冒血,就朝他爬过去问他怎么样了,猴子摇摇头,意思是没事,但惨白和痛苦的脸色骗不了人。

                林可儿冲过来拿纸巾帮猴子按着伤口,已经哭的不行了。一帮女生都不敢说话,张璇也抱着刑秋在哭。

                柳依娜大叫:大猫,你什么意思?

                大猫说:我帮张璇和刑秋报仇啊,林可儿我就不打了,让王瑶来了自己处理吧。

                你柳依娜气得不轻:你是说你也认为是林可儿勾引了刑秋?

                对啊,这不很明显的事吗?大猫露出很奇怪的样子:刑秋和张璇多恩爱啊,林可儿明显是嫉妒了,所以才来搅和他俩的事。但是呢,刑秋不肯上当,这才是好男人啊!

                你柳依娜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行了别跟他废话了他故意的猴子有气无力地说着。

                我什么也不说了,让王瑶来了再处置吧。柳依娜平静下来,一边说一边走到猴子跟前,姐妹们,帮我送人去医院。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柳依娜,你什么意思!张璇跳了起来:你现在是帮林可儿喽?

                张璇一这么说,其他女生都不动了,毕竟对她们来说,和张璇的感情更近一些。

                大猫直接笑了:猴子,半年前你捅我一刀,今天我还你一刀,你也不算吃亏吧?以前我给你面子,结果你不给我面子,那就怪不了我喽。

                猴子没说话,现在逞口头之威也没什么意思。我则心急如焚,希望早点送猴子去医院,但是他们这帮人在这叨逼叨、叨逼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张璇还在骂骂咧咧,林可儿一声不吭,我想把猴子抱起来,结果我全身是伤,连站都站不起来,哪有力气去抱猴子?终于听见大猫说:你们两个以后在学校低调点,不然下次就不是捅一刀这么简单了,咱们走!

                我刚松了口气,就听见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大猫,既然来了,别急着走嘛。

                听见这个声音,大猫的脸色一变,柳依娜的脸色却是一喜,女生们都叽叽喳喳起来:王瑶。瑶姐。气氛热烈的就像她们的偶像驾到一样。

                人走近了,是个蛮漂亮的女生,齐耳的短发、精致的脸庞,一双眼睛又黑又亮,上面一个紧身的t恤,下面一条紧身的短裙,露出两条又白又细的腿,看上去精明干练。

                王瑶,林可儿勾引刑秋!张璇气呼呼地说道。

                原来她就是王瑶。

                我听说了。王瑶走过来,抬手就甩了张璇一个耳光。

                给老娘醒一醒,就刑秋那个屌样,林可儿看得上他吗?

                张璇嗷的一声,捂着脸一个字也不敢说了。

                王瑶又走到还倒在地上的刑秋面前,一脚踩在他的裤裆上。

                说,到底怎么回事,敢有半句谎话,老娘把你废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穿着高跟鞋,鞋跟至少有八厘米长,怪不得看着都快和我一般高了。

                全场静的可怕,这个女生一到,气势就压住了所有人。

                王瑶,你大猫略有不满。

                给老娘闭嘴。王瑶指着他:我这处理家事呢你没看见?

                大猫立刻不说话了。

                说!王瑶的鞋跟加重了力道。

                是我给林可儿下的迷药!刑秋吼了出来,声音里发抖,还带着哭腔,显然恐惧极了。

                你他妈的,连我的人也敢动。王瑶一脚踹过去,刑秋捂着裤裆嚎叫起来。

                除了刑秋的嚎叫,全场依旧寂静,空气中仿佛漂浮着危险的分子。

                林可儿站起来,不争气的眼泪又淌了出来。我的双手因为兴奋而发着抖,猴子的嘴角却荡出了笑意。大猫喘着粗气,看上去随时都会爆发,但终究一句话都没有说。

                张璇虽不敢说话,但是眼神里很是不服气。

                我知道你不爽。王瑶指着张璇说:觉得我偏心是不是?我王瑶办事什么时候不是以理服人?你们两个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黑暗中又走出两个学生。我认出他俩是刑秋的兄弟,也就是中午一起在包间里出现过的,只是他俩现在的状况特别凄惨,两个人的脑袋都肿的像猪头一样。

                来,说说怎么回事。王瑶抱着双臂,语气特别的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将中午的情况说了出来,和林可儿之前说的分毫不差。

                现在还有异议没?王瑶看着张璇。

                张璇不说话了,默默地把头低下。

                现在还有异议没?王瑶看着众人。

                谁都没有说话,只有刑秋还趴在地上哼哼着。

                王瑶最后看向大猫:有异议没?

                大猫的脸色阴晴不定,最终换上一副笑脸:原来是这么回事,差点就冤枉林可儿了。行,我记住了,我这就把人带走。

                一帮人抬着刑秋匆匆离去,女生们在后面发出各种各样的嘘声。

                张璇眼巴巴看着刑秋,但是半步也不敢动,更别说跟上去了。

                王瑶走到林可儿面前:行了,别哭了,多大点事啊。

                林可儿立刻就不哭了。

                王瑶又摸摸她的头发,语气变得温柔起来:张璇是个傻姑娘,但是心地不坏,以后大家还是好姐妹,好吗?

                林可儿点点头,王瑶回头,语气已经变得严厉:还不过来道歉!

                张璇挪过来,都不敢看王瑶,只敢看着林可儿:可儿,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

                林可儿点点头,伸手抱住了张璇,两个女生的眼泪一起涌了出来,其他女生也都围过来抱住两人,女生的眼泪似乎是传染的,转眼间众人都哭了起来。

                这么煽情的场面王瑶却没参与,她走到猴子面前,弯着腰问:死了没有?

                没呢。猴子笑道:还是你啊,也只有你能镇住这个场面了。

                你也可以,看你乐不乐意了。王瑶竟然掏出一支烟来塞到猴子嘴里,没死就赶紧去医院吧,不用我们这帮女的抬你去吧?

                不用。猴子一手撑着地,一手捂着肚子慢慢站了起来,他的指缝间都是鲜血。

                我赶紧跟着站起来扶住他,猴子竟然还能往前走,让我深感佩服他的生命力。

                谢谢你了。我没忘记和王瑶说句话。

                哦,左飞是吧,谢谢你护着可儿,我都听她们说了。王瑶自己点了根烟,迷离的烟雾使这个女生更加妖娆神秘。

                都他妈别哭了,你们可是十二玫瑰,传出去叫不叫人笑话?

                瑶姐,加上林可儿,咱们就是十三玫瑰啦!

                身后传来一帮女生欢呼雀跃的笑声,让人听来感觉又温暖又感动。

                我扶着猴子渐渐远去,看着猴子越发沉重的脚步,我觉得又惭愧又内疚,要不是我,猴子也不会挨这一刀。我不时地说着你没事吧,要不我背着你吧。

                左飞。猴子搂住了我的肩膀,你放心,我没事,我是故意挨这一刀的。

                嗯?我大感讶异。

                猴子面色惨白,却还嘿嘿笑着:你想啊,今天中午我还和你说九太子一个比一个阴,作为这句话的创造者,怎么可能还会蠢到让大猫捅了一刀?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那你那你我信了猴子是故意挨刀,可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

                有谁会傻到故意挨刀啊!

                我猴子喘了两口气:咱们先去医院,这件事我慢慢再和你说。

                行。

                走到公园外面,我们拦了个出租,赶到医院的时候,猴子都快不行了,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连句轱辘话都说不出来了。在医院门口,还是几个护工把他抬到手术床上的,猴子面色痛苦地握着我的手,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话。

                左飞

                听着猴子虚弱的声音,我差点哭出来:你想说什么,你说,我一定去办。

                我晚上没吃饭你去买点饭在手术室门口等着我

                我呆呆地看着猴子,手术床被飞快地推走。

                你妈逼!我大骂了出来。

                猴子被推进手术室,我到外面的小饭店里为猴子准备食材。炒米一份,小笼包子两笼,煎饼果子两张,皮蛋瘦肉粥一杯今天晚上撑死丫的!

                在手术室外,我等了一个半小时,看着旁边的食材一点一点的凉掉。期间,林可儿给我打了个电话询问猴子的状况,我说他没事,正做着手术。林可儿想过来,我说你别来了,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也不方便。最后却是柳依娜来了,她说林可儿和张璇在宿舍哭着呢,又给我放下一千块钱,说这是她们十三玫瑰给猴子凑的医药费,王瑶个人就出了五百。

                不用不用,我有钱。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