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0 借我五块钱呗

            不良之谁与争锋 10 借我五块钱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拉倒吧,跟猴子在一起少不了花钱,我们还不了解他啊?柳依娜把钱塞给我。

                猴子出来的时候还是昏迷状态,进了病房安顿下来,又输了消炎的药。

                医生说还要住院观察几天,我去领了生活用具,忙完以后都快11点了,猴子仍在昏迷中,墙上的氧气装置咕噜噜的冒泡。给猴子打的饭全凉了,看来他晚上是吃不了了。

                我也有点饿,就拿了个小笼包子吃。

                你妈逼猴子突然断断续续地说:不许吃我的东西

                我一下跳起来:你醒了?!

                猴子却没有反应,眼睛依旧紧紧闭着,只有墙上的氧气装置咕噜咕噜地冒着泡。

                估计是说梦话吧。我叹了口气,继续吃我的小笼包。

                不许吃猴子又吐了三个字。

                我草?!我瞪着猴子,一手拿着小笼包,一手去拍他的脸。

                依旧没有反应。

                我惊了,完全没想到猴子在昏迷中还能护食。

                我只好不吃了,希望他能好好休息,别老惦记着这点吃食。猴子果然没再说话,我又租了个简易单人床在旁边睡下,一晚上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猴子终于醒了,狼吞虎咽地吃那些东西。我说起昨天晚上的事,他已经完全不承认了,说我纯粹在放屁。

                我也懒得跟他计较这些。

                猴子吃完东西,就嚷嚷着要出院,后来被医生骂了一顿才罢休。我说你就踏踏实实住着,不用急着找九太子报仇,来日方长么。猴子说屁,我今天游戏任务还没做完。我说那你不想报仇了?猴子说报,一定要报,我给你说个人,你去找他就说我被大猫捅了。

                我问找谁,猴子说2班的黄杰,你去找他,他应该在宿舍睡觉,然后又给了我宿舍号。我这才知道,原来猴子也有朋友,他叫我找这个人,肯定是叫来一起打九太子的。

                安顿好猴子,我就回到学校,进了猴子说的宿舍,果然有个人正在睡觉。我把他叫起来,他迷迷糊糊地问我是谁。我说我是猴子的朋友,猴子让我过来找你的。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黄杰一听,直接又躺下了。

                哎我拍着他。

                我没钱,让他去找别人!黄杰非常不耐烦。

                不是,猴子让我告诉你他被大猫捅了。

                啥?黄杰一下坐起来:谁被捅了?

                猴子被捅了。

                黄杰更加着急:被谁捅了?

                被大猫捅了。

                哪个大猫?

                就九太子那个大猫啊。

                真的?

                真的。

                黄杰呆住了,一脸的不可思议。我心想,果然是兄弟啊,一听见猴子被捅就傻了。

                他让我来

                我的话还没说完,黄杰突然笑了起来,咧着一张嘴嘿嘿的笑,就跟犯了傻病似的,刚开始是嘿嘿的笑,后来是咯咯的笑,再后来是哈哈的笑,仿佛碰上了全天地下最高兴的事。

                这回轮到我傻了,知道猴子被捅他竟然这么开心,这明显和猴子就是仇人啊,猴子让我跑来告诉他干嘛啊?

                笑完还不够,黄杰从床上蹦起来,塌了拖鞋在宿舍里跳起舞来,一边跳还一边唱: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我看着他在宿舍里发疯,终于忍不住了:你差不多点,就算和猴子有仇,也没必要这样!

                黄杰停下来惊讶地看着我。我哼了一声,站起来就走。

                黄杰说:你跟猴子什么关系?

                兄弟!

                他也有兄弟?

                又是这句话!我不耐烦地说:有,就是我!

                好。【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黄杰说:你去告诉猴子,我知道了,我等着他一起报仇。

                我愣了:你说要跟猴子一起报仇?

                对啊,我俩也是兄弟,当然要一起报仇。

                可是你刚才乐成那样

                对,我是挺乐,因为我知道这是猴子故意挨的刀。

                我惊讶地看着黄杰,已经完全理解不能了,我的脑子处于当机状态。

                为什么?

                这还用说?除非猴子故意,否则就大猫那个废物能捅了他的刀?

                我是问为什么猴子要故意挨刀。

                猴子没告诉你?

                没有。

                黄杰沉思了一下:这个问题,最好还是让他告诉你吧?

                好吧。我知道从他这是套不到答案了,还是回去问猴子比较好,于是我转身就走。

                哎,你等等。

                嗯?我转过头来。

                借我五块钱呗,我还没吃早饭呢。

                都你妈是什么人啊!

                我甩下五块钱,气呼呼地离开寝室。现在我相信猴子和黄杰是兄弟了,也知道这两兄弟为什么不在一起了,你妈两个穷鬼在一起根本就没法活啊!

                因为找了趟黄杰,我对猴子为什么故意挨刀更感兴趣了,于是我火速赶到医院,却在病房里扑了个空,因为猴子已经不在了,吊着的输液瓶里还有一半水呢。

                我找来护士问人,护士惊讶地说:哎这人呢,刚才还在的啊!

                你妈,要是人有个三长两短,看我找不找你们医院!我推开护士就到外面找人。

                走廊没有,厕所没有,哪里都没有,打电话也没人接。我有点慌了,担心是九太子来医院补刀,还跑到大街上四处去找,当时真有点想报警了!找着找着,我一拍脑袋,我咋就没想到那个地方呢?!

                于是我赶到了网吧,一进去就看见猴子戴个大耳麦在那骂人。

                你们上海人都是傻逼吗上来就给人家送人头?哦你是东北人啊!东北人更傻逼啊!冬天在外面尿尿都冻成冰柱了啊!你们就不能往蛋蛋上吊个暖手宝啊!

                我冲过去一把就把他耳麦扯了。

                猴子愣了半天:哦,左飞,你来了啊,快坐快坐。

                坐屁啊,你不在医院输液跑这来干什么?

                我做完任务就回去。

                任务重要还是身体重要?气的我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都重要。

                猴子,你该改变这种不健康的作息了。你昨天才挨了一刀,现在还处于住院观察期,拜托你注意一下自己身体好么?你不是还要报仇么,就这样你能找谁报仇?

                猴子垂下脑袋,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看上去一副痛苦的模样。

                我呼了口气,终于被我说动了啊,看来猴子也不是无药可救。

                我拍拍他肩膀,刚要说话。

                把我队友给坑惨了,现在游戏里肯定全是骂我的,连累咱们省都成傻逼了猴子无限痛苦地说道。

                我已经放弃对他治疗了。

                五分钟后,我也坐在了电脑前面。

                既然无法改变这个世界,只能去适应这个世界,这是谁说的至理名言?

                可我实在不喜欢玩游戏,玩了一会儿就觉得浑身痒痒,于是到外面抽根烟去。刚往前走了两步,就看见黄杰站在吧台前面,正往里面递了五块钱进去。

                充到我的会员里去。

                我一下就冲过去了,愤怒地抓着那五块钱:你说你要吃早饭的!

                我认得这五块钱,买皮蛋瘦肉粥的时候找的,有个角被折了一下。

                黄杰愣愣地看着我。

                五分钟后,我们三个都坐到了电脑前面。

                既然无法改变这个世界,只能去适应这个世界。

                猴子和黄杰一句话都没说,从坐下开始就一句话都没说,好像他们俩是陌生人似的。可是一旦玩起游戏来又出奇的相似,一会儿的功夫就能把全国骂遍。

                我加了他俩qq,又建了个讨论组,在里面问他们准备怎么报仇。

                没有回复,两人都忙着打游戏,骂全国的傻逼。

                好不容易捱到中午,我说:咱们去吃饭吧?

                猴子说:我不饿。

                黄杰说:我不饿。

                我掏钱。

                两人一起站了起来:哎呦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呢。

                进了一个烩面馆,两个人都狼吞虎咽,好像三天没吃饭了,又好像吃了这顿就要有三天不吃饭了。我敲了敲桌子:现在能告诉我猴子为什么故意挨刀了吧?

                吃饭呢说那些没用的干嘛?猴子嘴里塞着一大口面,含糊不清地说道。

                好啊,那就吃完了再说。

                两人几乎同时吃完,又同时站起来往外走,好像旁边的网吧是他们的亲娘。

                老板,我没钱。我慢条斯理地说道。

                哎围着围裙的老板帮我拦住他俩去路。

                他俩只好又回来:左飞,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让我出钱也行,把事情先给说明白了。

                猴子和黄杰对视一眼。

                猴子说:半年前,我捅了大猫一刀,你知道吧?

                知道,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不敢找你的事了,对你尊尊重重、客客气气的。

                那一刀是我让他捅的。黄杰说:当时我和他一个宿舍,但是后来我搬出去了,实在受不了他老和我借钱。

                我呸,你没和我借过?

                你借给我一毛了?你他妈抠门的要死。

                那你借给我一毛了?你不是铁公鸡一个?

                两人都瞪起了眼睛,而且语气越来越凶,大有和对方干上一架的意思。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