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17 第一富二代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啊,那你说这些脾气硬、能干架的,凭什么要被咱们拉拢呢?

                我一时无语。

                今天这一架,整个高一学生都看见了,咱们三个的名声算是如日中天了(我:是声名狼藉吧?)你看看咱们多屌啊,先是我拿刀架在大猫脖子上,然后又力挑九太子一伙(我:是被人群殴吧?)这里已经证明了咱们的实力,到时再拉拢他们就有说服力了,他们知道咱们能打啊,知道咱们能拼啊,自然也就愿意跟着咱们了。我一直想打这样的一场架,哪怕打输了也无所谓,关键是要把名声打出去,咱们和四五十人打,输了也不丢脸啊但是始终找不到机会,所以今天你出的这事,出的太是时机了,不早也不晚,还有三天就军训结束,到时候咱们的热度还没退呢!你知道我多高兴吗?我高兴的都和河南人骂了一个小时,其实我最喜欢河南人了,他们说河南人偷井盖纯粹是放屁!河南人多淳朴多善良啊

                我被猴子哄的一愣一愣,不由自主地看向旁边的黄杰他最能拆猴子的台了。

                黄杰耸耸肩: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丫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你就当假的听吧

                滚你丫的。猴子一推黄杰,黄杰骨碌碌从台阶上滚了下去,躺在最底下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我和猴子放声大笑被打还能这么高兴,我他妈还是第一次见到!

                可是我跟他俩在一起,却又无时不刻的处在欢乐之中。

                我们一直坐到军训结束、食堂开饭,就这么邋里邋遢的去食堂吃饭。打饭的时候,猴子破天荒地说刷我的卡吧!可当我看见他卡里只有三毛钱的时候又出离愤怒了。

                干什么干什么,不是还能打个馒头吗?!猴子还满不服气。

                林可儿给我们送了一堆伤药,说是王瑶买的,她不好意思过来,因为下午没帮上什么忙。猴子乐了,说她一砖头撂倒十来个,还没帮上什么忙?帮上大忙啦!帮我谢谢你们老大!

                回到宿舍,马杰已经等候多时,麻溜的帮我们三个洗了衣裳,黄杰说他在这念书三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好心的人,感动的他勾住马杰的肩膀说:借我五块钱呗?明天早晨的饭还没有着落呢。

                洗涮过后,我坐在床上给自己抹红花油。自从来到这学校,我几乎天天擦这玩意儿,我估计这三年是摆脱不了了。正擦着呢,林可儿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在擦药,她说有些地方够得着吗?我说后脊背肯定够不着啊。林可儿说,那你下来呗,我给你擦擦。

                我一听就乐了,一把夺过正准备给我擦后背的马杰手里的红花油就往下跑。

                飞哥你裤子还没穿呢

                我穿好裤子下了楼,林可儿果然在等我。我把红花油给了她,然后把衣裳撩起来,林可儿一点一点地给我擦,虽然她的力道太轻了(红花油需要用力搓),但我还是蛮享受的,感觉林可儿的小手好软,擦的我心都快化了。

                可儿,你干嘛呢?王瑶不知什么时候提着两瓶暖壶走过来了。

                啊,我给左飞擦药呢。林可儿一边说一边擦。

                你这样怎么行,完全没有效果的,我来!王瑶放下暖壶,夺走了林可儿的红花油。

                啊我的惨叫声响彻校园。

                轻点啊大姐!

                轻什么轻,这样才有效果!王瑶继续蹂躏着我。

                又是两天过去,距离军训结束只剩一天了。不出意外的话,九太子明天晚上就会展开清理宿舍的活动,将那些不交保护费、不服他们的学生收拾一顿,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学生们已经展现出对教官依依不舍的情感,在一次集体唱军歌的过程中竟然有不少人哭了出来,坦白说我是无法理解的,可能是我没有参加军训、和教官没什么感情的缘故。

                我对什么都不期待,只对干翻九太子有兴趣。

                就这样,猴子和黄杰今天晚上还要去网吧通宵!

                明天晚上就要办事了,你俩今天就不能在宿舍休息一下?

                我在学校门口拉着两人的胳膊,像个试图说服丈夫别去赌博的怨妇。

                没事左飞,你要相信我们的实力,就算通个宵也不影响明天办事的。

                就是,我们玩几把游戏,才能以更好的精神面貌去办明天的事。

                少来,说什么今天我也不能放你俩走!

                哎,林可儿怎么来了?

                我一回头,背后空空如也,哪有什么林可儿。再一回头,猴子和黄杰都没影了。

                操!我大骂出来,正准备去追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马杰打来的:飞哥,易真在宿舍等你。

                我疑惑地问:谁是易真?

                我靠,易真?!猴子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东城一中第一富二代啊,突然找你肯定有什么好事!黄杰竟然也窜了出来。

                看着两人炙热的眼神,我说:你们不是去网吧吗?去吧去吧。然后就往回走。

                我突然想明白了,明天还要办事,今天不能再通宵了。猴子追了过来。

                我本来不想去的,都是猴子那个傻逼非拉我去!黄杰也追了过来。

                两人跟胶水似的黏在我身边,一起回去会会这个传说中的第一富二代。

                肯定是要请咱们吃大餐!猴子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对对,肯定是因为咱们那天力战九太子的威名传播开了,易真想当咱们小弟呢,以后每天吃饭都能加个鸡腿了。黄杰特别兴奋。

                领着他俩回到宿舍,果然有个人坐在我床上,长得又高又帅,穿着打扮都和我们普通学生不一样,身上流露着我是有钱人的气质,想必就是传说中的易真了。

                易真站起来,笑容满面地说:左飞是吧?久仰大名。

                我是猴子。

                我是黄杰。

                两个不要脸的已经跑到我前面去了,争抢着要和易真握手。

                想当我们的小弟非常简单,只需要每天请我们吃饭就可以了。猴子乐呵呵地说着。

                还要包我们玩游戏的费用。黄杰补了一句。

                对对对。猴子赶紧附和。

                什么?易真一脸糊涂:我找左飞有点事你俩是谁啊?

                猴子和黄杰直接傻了。

                我直接乐了,上去把他俩推开,说道:别理他俩,他俩是神经病,你找我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我听说九太子最近在找你的麻烦,所以过来想问问你用不用帮忙,他们还是肯给我这个面子的。易真的目光非常诚恳,可总透着那么一股虚伪的劲儿。

                那么,我可以为你做什么?

                我警惕地看着易真,因为这世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

                不用,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易真依旧笑眯眯的。

                哎呀我最喜欢交朋友了,尤其是你这种有钱的朋友,你好我叫猴子!猴子又扑了上来。

                你能要点脸吗?知道人家有钱就想和人家交朋友?你就不能像我一样矜持一点?黄杰一边说一边捏着易真的双肩,舒不舒服啊?我学过按摩呢,我叫黄杰,咱们可以做朋友的,我可不是看你有钱啊,就是觉得一看你就特别投缘?

                头圆?易真摸了摸自己的头:圆吗?

                圆,圆!没见过你这么圆的头。猴子激动地握着易真的手。

                行了,别扯犊子了,赶紧说你有什么事,再不说我可要睡觉了。我朝着自己的床走过去。

                好吧,那你就先睡觉,九太子那边我会说说的。易真也准备走。

                哎哎,别走啊,咱们刚交了朋友该好好聊聊天的。猴子没皮没脸地拉着易真。

                左飞,你怎么说话呢,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咱们的朋友易真?!黄杰生气地走到我面前,用手推了我一下,接着又悄声说道:还不明白?人家是冲着林可儿来的!

                我心里一惊,看着准备离开的易真,脱口而出:你是为了林可儿?

                易真回过头来,笑道:也不是啊,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这时候,猴子突然拍了一下易真的肩膀,诚恳地说道:易真,我是看咱俩是好朋友才这么说的,你要有什么事最好直截了当地说,左飞这人比较直肠子,来不了那些弯弯绕绕。

                易真微一沉思,说道:好吧,我确实有个忙想让你帮。

                他走过来,掏出一个首饰盒子,打开以后出现一条非常漂亮的项链,我虽然不懂这些东西却也知道价值不菲。

                能帮我交给林可儿吗?易真顿了顿,又说:帮了我这个忙,我可以保证不让九太子再找你们三个的麻烦。

                哇,好漂亮!猴子又扑了过来,眼馋地说道:肯定特贵,至少得十块钱吧?

                易真的脸抽了一下。

                黄杰接着补刀:你什么眼光,这玩意儿最少得十五,我经常在地摊上见呢。

                易真就是再傻,也知道猴子和黄杰在故意装疯卖傻了。

                他不理他俩,只看着我:可以吗?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送?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