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8 我交这个行不行

            不良之谁与争锋 18 我交这个行不行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送过了,她不肯要,我打听到你俩关系不错,所以就来你这试试。【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你能打听到我俩关系不错,也就能打听到我俩快好上了吧?我的语气越来越冷。

                不是还没好上吗?易真依旧满脸笑容:可以帮我转交吗?

                不可以。我不想和他再废话了。

                我以为易真会暴跳如雷,谁知他只是满脸失望地将项链收了起来。

                果然是不行啊,唉,我再想其他办法吧。易真往外走去。

                哎你至少得问问左飞多少钱才肯帮你转交项链吧?猴子叫住了易真。

                易真转过头来:真的?

                我摇摇头:假的。

                你出价啊,说不定左飞就心动了呢!猴子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100块,可以吗?易真还真的开了口。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猴子就好好好的冲了过去:这事我也可以办到!

                黄杰不甘示弱地冲过去:我也可以,我只要90块!

                80!

                70!

                我只要左飞帮我送。易真打断了他俩的竞价。

                猴子和黄杰都转过头看着我,满脸这是个发财的好机会啊的炙热表情。

                我不会帮你送,你出一千块、一万块,我也不会帮你送。

                易真一句我只要左飞帮我送就暴露了他的意图,不只是希望我转交项链,更像是对我的一种挑衅、一种打压、一种宣战。

                易真摇摇头,再次转身向外走去。

                哎,我们还是朋友吗?猴子又叫住了他。

                是。易真一脸极富礼貌的笑容,那是有钱人家的小孩才有的修养。

                太好了!猴子说:借我五块钱吧。

                猴子拿到五块钱,高兴的在寝室里上窜下跳,而黄杰因为没来得及借钱而露出悔恨的表情,嚷嚷着要和猴子平分那五块钱。

                你俩至于吗?我知道他俩在玩,但这个时候也很不爽了,易真显然是我的情敌啊。

                猴子安静下来,说:左飞,你在东城一中这几天,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宁惹大猫,不惹易真?

                对,有这样一句话,因为易真太有钱了,有钱就能玩死一切。已经躺在床上的小媳妇马杰突然没头没脑地冒了一句。

                给我闭嘴。我瞪了马杰一眼,马杰立刻把头缩回去了。然后我接着说:我没听过,我不管他惹得起惹不起,都休想碰林可儿半根汗毛。

                总之,可以跟大猫硬碰硬,但是别和易真硬碰硬,你可以用迂回、委婉的方式去和他斗,这是我的忠告。

                猴子打了个呵欠:走啦。和黄杰一起走出寝室。

                我想了想,冲出寝室大喊:你俩不许去网吧!但是显然已经晚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易真的话,感觉还挺不爽的女朋友被人盯上当然不爽了现在的我已经将林可儿当作了自己的女朋友。

                但是不管怎么不爽,这件事都要暂时放到一边,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了。

                第二天上午,我去网吧将猴子和黄杰抓了回来,他们已经通宵了一个晚上,现在必须去睡一会儿了!黄杰还好,他已经顶不住了,很顺从地就要跟我回去,猴子却精神奕奕,坐在椅子上不肯下来,大喊:我不能坑队友啊,否则咱们山西省会成傻逼的!

                我直接把他电脑关了,气的猴子差点没有当场晕过去,我一直不能理解游戏有这么重要吗?

                我强行把猴子和黄杰弄回宿舍,又强行把他俩弄到床上睡觉,感觉我就跟个小保姆似的。一整天,我还是坐在大树底下看他们训练。这是最后一天军训了,大家都在和教官依依不舍的告别。王瑶还是领着十三玫瑰来找我玩,她为了保护我还真是兢兢业业啊。

                不过今晚之后,就不用她再保护我了。

                时间终于拨到晚上,整个高一也波动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因为大家已经听说九太子今晚要扫荡宿舍了。一下晚自习,我就跑到猴子宿舍,这家伙还在睡觉,睡了一天应该睡饱了吧?我大叫:猴子,猴子!

                猴子翻了个身:送你妈逼的人头啊,不会玩就滚回家吃奶去。

                我摇了他两下,猴子依旧没有醒,嘴里喃喃地说:不能坑队友啊,左飞你太不厚道。

                我急了,大骂:你们山西人都是傻逼!

                猴子一下坐起来:谁说的?!放他妈的臭狗屁!

                把猴子叫起来后,我俩又去叫黄杰,这次我没有废话,直接在黄杰耳边说:你们山西人都是傻逼!结果出乎我的意料,黄杰竟然没有反应,还喃喃地附和:对,都是傻逼。

                猴子说:看我的。

                然后他低下头说:黄杰,借我五块钱呗。

                老子没有!黄杰一下坐了起来,恼火地说:你他妈和别人借去!

                猴子露出洋洋自得的表情。当黄杰知道猴子并没有真的和他借钱时,感觉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穿鞋的时候还哼起了歌: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我们三个来到我的宿舍,支了张桌子一边斗地主一边等九太子的人来,猴子还特别装逼地在桌子上插了一把尖刀,说道:大猫要是敢来收咱们的,我就让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我特纳闷地说:猴子,你一天哪来这么多刀啊?

                黄杰说:你不知道?网吧回学校的路上不是有个摆地摊的吗?猴子每次从那经过都要偷一把刀回来。

                滚,我是跟人家借的好吧?

                人家借你几十把刀不要钱啊?

                我知道他俩又开始没正经了,索性就不去问这个事了。

                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回来,我让马杰把门开开,走廊渐渐热闹起来,有打闹的有洗涮的。不到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人说:九太子来了!

                走廊唰的安静下来,众人纷纷跑回自己的寝室,然后就听见外面传来哗啦啦的脚步声,并且不时伴随着一两句谩骂:都给我回寝室去,谁也不准露头!

                声音还在外面,就吓得马杰窜到床上去了。

                我说:你怕个毛,你不是已经交过保护费了?

                马杰哭丧着脸说:我怕周坤跟我要烟。

                猴子把刀拔起来,冲马杰晃了晃:他要是敢要,你就给他一刀!

                我可不敢!马杰赶紧摆了摆手。

                砰的一声,外面传来踹门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声音大喊:谁他妈叫阳泽城?!

                猴子看了我一眼,我立刻点点头,表示记下这个名字了。

                九太子今晚扫荡宿舍,清理不交保护费的学生,主要目的就是立威,所以阵势肯定特大,声音肯定特量,我们根本不用到外面看个究竟,坐在宿舍里听着动静就可以了。

                老子就是阳泽城!又一个声音响起来。

                这样的对话一起,一场打斗便在所难免,外面传来砰砰啪啪的声音,初步估计至少有十几个在围殴这个阳泽城的,阳泽城的骂声也不时传来:老子就不给你们这群混蛋交钱!

                我们三个互相点点头,表示这人是条汉子,可以拉拢。

                但是双拳终究难敌四脚,阳泽城的骂声渐渐小了起来,就听见周坤骂了一句:不知好歹的东西,不交钱一天就打你一天!

                周坤,你别那么狠,你看看你把人家的鼻子都打歪了,以后找不着对象了可怎么办呢?大猫那个伪善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妈的,不知好歹的东西。走,咱们找下一个

                砰!啪!

                谁他妈的是高赫?!看来今晚周坤是主力啊,出风头的事全让他干了。

                我又记下了这个名字。五分钟后,高赫和阳泽城的待遇差不多,都是被十几个人围殴的连骂都骂不出来了,不过依然不失为一条汉子,属于我们必须拉拢的对象。

                走廊里依旧吵吵嚷嚷的,但是除了九太子和被打的人外,再无其他人敢有定点动静,我们坐在寝室都能感受到外面的紧张气氛。马杰已经完全被吓坏了,把头蒙进被子里瑟瑟发抖。

                半个小时过后,已经有相继十多个人被打,有的宿舍甚至出了两个、三个。

                猴子搓着手说:真他妈的爽,今年的硬骨头真多!

                我和黄杰也挺高兴,这样的硬骨头越多,我们的胜算也就越大!

                不行了,我得出去看看。猴子站起来就往外走。

                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的大猫说:哟,这不是猴子吗,这是要去哪啊?

                我去个厕所。

                我记得你的保护费也没交吧?

                没呢,一会儿你来找我,我在左飞他们宿舍呢。

                猴子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神色兴奋地说:我草,走廊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个人,九太子也打上头了,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打啊!

                打的越死,结仇越深,也就越好拉拢,这些都是我们乐意见到的。

                我说:不过这些人也真奇怪,别人被打的时候他们咋不出来帮忙呢?

                猴子说:你这不废话吗,没有个带头的谁会出来?听过一句话没?一个中国人是龙,一群中国人是虫!除非有个带头的,否则中国人永远是一盘散沙。

                黄杰整了整衣襟:这个带头的明显是我。

                放屁,是我才对。猴子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也不甘示弱:你俩省省吧,还有谁比我更适合当带头的啊?

                这个问题是我们的老问题,只要一提起就势必吵架,不到一会儿三人都面红耳赤的,我抓着猴子的领子,猴子抓着黄杰的领子,黄杰抓着我的领子,看样子随时都能打上一架。

                哟,你们仨这是干嘛呢?大猫不知何时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一大堆的人,刑秋、周坤这些都在其中,当老大就是好啊,走到哪都威风凛凛的!

                我们三个同时放开对方,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没事没事,我们锻炼身体。

                嗯,你们仨把保护费交一下吧。大猫迈步走了进来。

                猴子掏出刀子,一刀扎在桌上:我交这个行不行?

                大猫的脸僵了一下,他显然没想到猴子还敢这样只能说他太不了解猴子。

                我和黄杰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牌,好像根本不把大猫放在眼里。

                三带二,该你走了猴子!黄杰甩出几张牌。

                王炸!猴子甩出去两张鬼,力度特大,扎在桌上的刀子都颤抖不已:炸的你妈上西天,让你再跟我得瑟!这句话明显意有所指。

                大猫的脸色更难看了,但他终究没有再敢跨进来一步。

                呵呵,一会儿再来收拾你们三个。大猫笑着退了出去。

                大猫能屈能伸,不然能尊敬猴子半年?就是凭这一点,他才能苟活到今天,不过也仅限于今天了,明天就是我们推翻九太子的时刻!

                我们继续在宿舍打牌,九太子继续在外面殴打不交保护费的学生,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12点多,中间没有宿管过来插手,也没有学校方面干预,好像对这一切已经司空见惯。这一届的学生蛮屌,一晚上的功夫我就记了二十多个名字。

                感觉要接近尾声了。猴子打了个呵欠:差不多了,咱们也该散摊子了。

                散摊子是句暗语,毕竟我们宿舍还有其他外人他的意思是说,九太子快散摊子了,咱们该去找来这些硬骨头商量大事了。

                谁他妈叫郑午?周坤又在嚷嚷了,不过声音很远,显然已经到走廊尽头的宿舍了,没准是他们下手的最后一个对象。

                老子就是郑午!一个声音大叫出来,这声音中气十足、嗓门洪亮,夹杂着愤怒和不甘,远远盖过周坤的声音,似乎整栋楼都跟着抖了一下。

                紧接着,传来一声、两声、三声惨叫声此起彼伏,大量脚步声奔跑起来。

                一个人是无法发出这么多惨叫声的,那就是说惨叫的是九太子那一干人!

                我们三个对视一眼,同时冲出门外!

                走廊上,九太子们四散奔逃,一个裸着上身的学生在后面追着,胸口的肌肉一块块凸起,手里还拿着一根黑色的臂力棒。

                老子弄死你们这帮傻逼!郑午一边大叫一边挥舞着臂力棒,不时有人挨他一下,便立刻惨叫一声。

                周坤那个倒霉蛋好像已经挨了两三下,也没命地往前跑着。

                哎妈呀,哎妈呀!周坤嚎叫着从我们宿舍门口经过。

                我草,逮着大鱼了!猴子看着郑午,双眼放光。

                我草,我想和他搞基。黄杰也瞪着眼睛。

                听了这话,我默默地离黄杰远了一点,以前还不知道他有这个癖好啊!

                都他妈慌个蛋!大猫从厕所里跑出来,手里已经拎了一根墩布把子呃,好像是上回被我踹断的那根?

                抄家伙上!大猫吼了一声,一马当先地冲了过去。

                大猫一棍子抡过去,郑午一棍子抡过来。木的肯定比不上铁的,大猫疼的叫了一声,但还是很猛的和郑午干着。

                我虽然不想承认,但大猫能当上九太子的老大果然不是盖的!

                这人果然还是有点本事的!

                大猫和郑午对打虽然占了下风,但是此举稳住了九太子的军心,其他人纷纷从最近的宿舍里拿出来折凳、木棍、镐把,一窝蜂地朝着郑午冲了过去。

                郑午再强,也敌不过二三十人的攻击,挣扎了一会儿就就倒在血泊中了,而九太子们还在狠打着他。

                我操。黄杰忍不住了,回头就拿了个凳子准备冲过去。我也一样,也顺手抄起一个折凳,这是要把人往死里打啊?

                都别动。猴子拦住了我们,目光一直盯着地上的郑午。

                我们知道他的意思。我们之前就商量过,今天晚上绝对不会出手,让九太子尽情发挥,他们打的越狠,被打的才会越恨。可是再这样下去,我们真怕郑午会出什么事。猴子一直盯着郑午,他在等待机会,似乎随时准备出手。

                行了。关键时刻,大猫终于说话了。

                众人停手,郑午趴在地上,脑袋周围一滩子血。

                今天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三天之内还不交保护费可就不是这样了。

                大猫说完,领着众人离去。

                走。猴子一开口,我们三个像是脱缰的野马,立刻朝着郑午奔了过去。

                但是还没奔到,郑午就自己爬了起来,先是擦了擦额头上的血,然后又骂了一句他妈的,接着若无其事地朝着水房走去,路过我们三个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抬上一下,那神情高傲的好像刚刚打了一场胜仗。

                这人真他妈帅。猴子兴致勃勃地说:左飞,这人交给你了,我和黄杰去找其他人,一会儿大家在305集合。305宿舍就他一人,最适合干这种事了。

                好!我立刻朝着水房奔了过去,我也对这个叫郑午的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