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21 帮我买点饭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猫听到我的声音,反而跑的更快了,只是他的身子太胖,又抱着一个人,总体速度肯定没有我快!快追上的时候,我看见地上扔着一个脏乎乎的板子,连忙俯身捡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大猫还是挺能打的,否则猴子也不会这么重视他!

                我捡了板子再站起来,发现大猫已经朝我跑了过来,而王瑶则被她放在了一边。我一看他赤手空拳,心里稍微有了点底,也朝他冲了过去。狭路相逢勇者胜,我根本不和他废话,直接一板子敲了过去,板子实打实的敲在他脖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我心里暗自一喜,却发觉小腹一凉,接着剧痛传来,力气迅速消散。我低头一看,只见大猫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子。大猫冷笑一声,放开刀柄说道:“就凭你也想拦我?”

                我直接就跪了,当然不是给他跪的,而是因为力气迅速消失,连站都站不稳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挨刀,在这方面实在没有经验,只能本能地用手去堵,大猫并没有把刀抽出来,我用手堵着刀子的边缘,鲜血顺着我的指缝淙淙流出,身子也不可抑制地倒了下去。可我知道像大猫、猴子这种人虽然敢捅刀子,但是绝对不会置人于死地。

                上次猴子住院就和我说过,这种情况除非是失血过多,否则肠子拉出来也能救活。

                所以我虽然疼,但是并不害怕,反而更担心王瑶。大猫转身就走,我一把抓住他的小腿。大猫转过来用另一只脚踹我的头,只一下就把我踹的头晕目眩,可我仍旧死死抓着不敢放开,我实在太担心王瑶出点什么事了,几米外传来王瑶凄厉的喊叫:“左飞,左飞!大猫,你要敢对他怎么样,我就让我哥杀你全家。”

                但是大猫完全不理,现在的他已经丧失了理智,连迷晕王瑶这种事都做的出来,显然已经豁出去一切了,“色胆包天”这个成语可不是古人杜撰出来的!

                大猫仍旧一脚一脚的踹着我,显然不踹到我放手就不罢休。

                王瑶依旧大喊大叫,她的症状和之前的林可儿一样,都是四肢没有力气但是可以说话。

                我不知被大猫踹了多少脚,只觉得脑子里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王瑶的喊叫也越来越远,好像远在天边。我知道自己快晕过去了,只能凭着最后一丝意识抓着大猫的腿。

                我的心里充满苦涩,这个时候谁会来救我?猴子他们都在学校,而且铁定被保卫科的带走了。猴子啊猴子,这回你可失算了,大猫什么都干的出来啊!

                突然“砰”的一下,一声闷响传来,这声音在我听来也很遥远,显然不是大猫踹在我头上的声音。我晕晕乎乎的抬头一看,只见另一个人已经和大猫打起来了,这人高高瘦瘦的,刘海很长,长到遮住眼睛,却遮不住他凶狠的目光。他的手里拿着根棒球棍,正一下一下地干着大猫的脑袋。大猫开始还能还手,但很快就撑不住了,软趴趴地倒在地上。

                而这人依旧没有罢手,仍旧弯腰干着大猫,好像准备当场打死他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才直起腰朝我走过来。

                “你是谁?”他问我。

                “左飞。”

                “你和猴子什么关系?”

                “兄弟。”我只能两个字两个字往外吐。

                “我是毛毛。”这人说道:“猴子让我守在这看着王瑶。”

                我点点头:“七中的毛毛,我知道。”然后就晕了过去。

                脑子里最后一个想法是:原来猴子早就安排好了,你早点告诉我能死啊?能死啊?!

                不过我晕过去的时候,心里却充满了安慰,我知道王瑶肯定没事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几个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往手术床上抬,而周围聚着一大帮的人,猴子、黄杰、郑午、毛毛、林可儿、柳依娜、张璇他们都在。

                “左飞!”猴子第一个发现我睁开眼睛了。

                “王瑶呢?”这是我的第一句话。

                “王瑶没事,几个朋友看着她呢。”

                我点点头,突然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连我自己都吓坏了,妈的小腹中了一刀嘴里咋还吐血啊?接着巨大的疼痛袭来,我又差点昏厥过去,一句完整话也说不出来了。

                “左飞,你他妈给老子挺住啊!”我看见猴子的眼眶都湿润了。

                手术床在飞速地推着,我依旧紧紧抓着猴子的手。

                “帮我……买点饭……”然后我又晕了过去。

                妈的,报仇的感觉真爽。

                中间有一段醒过来,看见几个医护人员正围着我的肚子卖力工作,头顶的手术灯晃得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也就那么几秒钟吧,我又晕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已经躺在病床上,外面的天空一片湛蓝,我的身上盖着一条崭新的被子,左手背上扎着正在输液的针,一个女生正忙忙碌碌的摆弄着床头柜上的东西。

                是林可儿。

                我轻轻哼了一声,林可儿马上转过来,欣喜地说:“你醒啦?”

                我点点头,觉得嘴巴发干。

                “喝点水吧。”林可儿把病床的靠背摇起来,让我半坐半躺地喝水,有点咸咸的味道。

                “医生说现在最好喝点淡盐水。”

                我又点点头:“王瑶呢,没事了吧?”

                刚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王瑶肯定没事啊,好多人看着她呢,而我的表现也太有点关心王瑶了,不知林可儿会不会产生什么疑惑?

                “王瑶没事了,昨天晚上还来看过你,不过你还在昏迷中,她放下一千块钱就走了。”林可儿并未表现出异样,而是认真地回答着我的问题。

                我松了口气,又问她:“其他人呢?猴子他们没事吧?”

                “都回去上课了,我请了假过来陪你的。猴子他们都没事,九太子彻底完蛋了,大猫现在还住着院,不过王瑶她哥放出话来,要彻底把大猫给整死,估计大猫连课都不敢来上了,其他人就更没出息了,有的也没来上课,有的跟猴子他们服了软,九太子已经是过去式了。”

                “学校没说什么?”

                “怎么会,昨天他们都被带到保卫科了,据说领导大动肝火,说要狠狠处理他们,结果猴子就说了一句话,学校领导就放过他们了。”

                “说了什么?”我特别好奇。

                “猴子说,九太子他们收保护费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跳出来,是不是暗中也收了好处,要不要我给教育局打个电话评评理?”

                “学校领导当场就软了,具体怎么商量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最后是由学校垫付了学生的医药费,还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听说只给猴子他们一个处分。”

                我直接就乐了,猴子就是猴子,虽然平时看着逗逼,可该霸道的时候从不掉链子。

                我呼了口气,平展展躺在床上,感觉生活真是太美好了,我感慨地说:“猴子挺靠谱的,让王瑶调出大猫,还让七中的毛毛在附近看着。唉,早知道我就不过去犯傻了。”

                说完,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感觉自己有种欲盖弥彰的意思,实际上我这么说也确实是怕林可儿多想。林可儿不说话了,而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干嘛啊?”我笑了,笑的很勉强。

                “左飞,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王瑶?”

                “怎么会!”我一下叫了出来,“是王瑶以前帮过我很多次,我琢磨着一定要帮她一次,所以听见她有危险才跑过去的,你可千万别误会了啊。”

                说完我都有点心虚,实话说我自己都不知道对王瑶是什么感觉,我最讨厌花心的男人了,所以并不希望自己吃着锅里的还看着碗里的,我宁肯把自己的这种情感当作报恩,哪怕确实对王瑶有那么一丁点好感,我也要扼杀在自己的情感摇篮里,一心一心地对林可儿好。

                作为人类,最大的特点不就是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吗?

                林可儿没说话,仍旧定定地看着我,好像想要把我看透一样。

                “是真的啦。”我笑嘻嘻地说:“之前我还想着等干完九太子就和你表白呢,你一定要做好准备啊,到时候可别让我下不来台。”

                林可儿仍没说话,低下头去不知在想着什么。

                我知道她还在乱想,正想再安慰几句,病房的门却突然被人推开。

                我和林可儿一起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人抱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

                “左飞,你好点了吗?”这人笑眯眯的,将鲜花放在床头柜上。

                我看见这人,眼睛里却冒出火来,因为这是易真!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林可儿,你也在啊。”易真依旧一脸笑容。

                “嗯。”林可儿淡淡地回复,显然并不想多和易真说话。

                “我和左飞是好朋友,所以过来看看他,没想到你也在啊。”易真依旧看着林可儿。

                “嗯,那你们聊,我出去一下。”林可儿站了起来。

                “哎,你别走啊。”易真拉住了林可儿的胳膊。

                我哪里还忍得下去,直接说道:“给我放开她!”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