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23 你想我用什么打他

            不良之谁与争锋 23 你想我用什么打他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到学校开始上课,已经耽误了七天的功夫,班主任老师专门找我谈了一次话,他说他也知道之前九太子一直找我麻烦,但是九太子现在不存在了,希望我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我最会应付这种情况,便当场做了保证,说老师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

                应付了老师,接下来就该忙我的正事了。关于怎么向林可儿表白,我还没有想好,情书、玫瑰、蜡烛什么的总觉得太俗,迟迟也拿不定主意,我就和猴子商量,问他有没有好办法。猴子说你别整那些没用的,你觉得浪漫?我觉得傻逼透了,我跟你说,你就把人叫出来,直接表白就可以了,成就成,不成拉倒呗。我说你这么会吹,你咋不跟柳依娜表白。

                猴子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直接就说那咱们一起表白,拿下个柳依娜还不是易如反掌?

                其实我觉得我和林可儿已经板上钉钉了,只是缺少这么一个过程而已,所以我想尽量弄得好玩一些,猴子的加入就让我觉得无比期待。

                结果我没想到,表白的时间和场合还没定,猴子这个傻逼就搞的满城风雨了。

                最先是黄杰来找的我,问我是不是准备表白,还威胁我说如果不借他五块钱,他就把这事告诉林可儿,让这表白弄的一点惊喜都没有。我服了他,只好给了他五块钱,他屁颠屁颠就跑去网吧了。

                接着是郑午找我,他说你要表白啊,这是个大事,你要打扮的帅气一些,我可以把我的战袍借你。我连忙说不用不用,我穿我自己的衣服就行。郑午用一副“你很不识货啊”的眼神看着我,我连忙用“急着上厕所”的理由逃之夭夭。

                再后来是柳依娜找我,这女一脸兴奋地问我是不是要表白了。我说是啊,除了我要表白,你还有没有听说其他?柳依娜迷茫地说没有啊,我说猴子要跟你表白,你做好准备吧。

                再再后来是王瑶找我,她比柳依娜还要兴奋,直说太棒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家可儿。看着她,我有点心酸,但我把这份心酸压了下去。

                再再再后来,连他妈的小媳妇马杰都知道了,张罗着给我洗衣服,说是要让我帅帅气气的去表白。

                我真是想操猴子的菊花了!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易真都会来找我。【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这天晚上,我正在宿舍一边洗脚一边和马杰聊天,易真竟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一看见这人我就心情不好,直接就说:“你有什么事?”

                坦白说,要不是猴子一再告诫我不要和易真硬碰硬,我早就见他一次打他一次了。

                易真也不跟我装了,脸上连个笑容都没有:“听说你要和林可儿表白?什么时候?”

                我真想吐他一脸唾沫:“关你什么事?”

                “什么时候?”易真的脸愈发阴沉。

                “明天!”其实我还没想好,但易真既然问了,那我就直接说个明天!

                易真的脸色铁青:“最后问你一次,肯不肯放弃林可儿?”

                看来他也知道,只要我表白,林可儿必是我的!

                “不肯。”我冷笑着。

                “你……”

                话没说完,我们宿舍的门再次被推开。

                “左飞,借我五块钱,我要去网吧包夜!”猴子大剌剌地走了进来。

                “还有我还有我。”黄杰是跑着进来的,像是生怕迟了一样。

                我现在哪有心情借钱,直接板着脸说:“没有!”

                “哎,易真也在啊!”猴子两眼放光,直接扑到易真身前,握住他的手说道:“朋友,你好,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别来无恙乎?”

                黄杰也不甘示弱,抓住易真的另一只手说:“哎呀,上次一别,好久没见你了呢!最近怎么样啊,令堂还好吧?令尊还好吧?你们家的生意还好吧?”

                要是平常,看见他俩这样,我早就乐了,可现在哪有乐的心情,一个人低下头默默地洗脚。

                易真也微微一笑:“是猴子啊黄杰啊,你们刚才要借钱吗?”

                “是的是的,我们要去网吧包夜!”

                “拿去。”易真大方地掏出一百块来,“除了包夜,再买点吃的、喝的。”

                “哎哟哟……我的小土豪!”猴子把钱装起,都快贴到易真身上去了。

                “易真,有你这个朋友真好,‘视钱财如粪土’说的就是你这种君子。”黄杰也肉麻兮兮的。

                “嗯,我找左飞有点事。”易真继续微笑着。

                “什么?”猴子从易真身上下来了。

                “是这样的,我听说左飞要和林可儿表白,我就过来问问他能不能放弃。”

                “呃……这样不好吧?”猴子搓着手。

                “我愿意出钱,只要左飞肯开口,能办的我一定办到。”

                猴子看了我一眼,我把眼睛挪开了,我真怕猴子会劝我放弃,真的特怕!

                “这个啊。”猴子的声音听上去特别为难:“如果是我,我肯定就放弃了,咱俩是好朋友嘛!但是左飞……他和林可儿青梅竹马(我靠真能吹),拆散他俩不太好吧?”

                “就是就是。”黄杰在旁边附和。

                我心里稍稍安慰,猴子总算说了句人话。

                “是这样啊。”易真叹了口气:“那没办法了,我也不为难左飞了。”

                “那敢情好,大家以后还是朋友,退一步海阔天空嘛!”猴子开心地笑。

                “猴子,九太子灭了以后,高一就属你混的好了,能不能请你帮我打个人?”易真突然说道。

                “谁,你尽管说,高二、高三我不敢说,高一这片绝对我说了算!”猴子拍着胸脯。

                而我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打这个人你可能会觉得为难,但是我愿意出高价,五百块怎么样?”

                猴子瞪大了眼睛,黄杰的吞下一大口口水。五百块,对一个学生来说不是小数目了。

                “你说谁?”奇怪的是,猴子反而平静了下来,或许这才是做大事的料吧。

                我直勾勾地盯着易真,我几乎可以猜到他要说谁了。

                “打他。”易真指着我。

                果然如此!

                “左飞?”猴子皱起了眉头。

                短暂的沉默,宿舍显得更加安静了,我的一颗心也跳到了嗓子眼。

                所有人都看着猴子,包括我。我真怕猴子说,左飞,我打你一顿,咱们平分这五百块。或是,左飞,我不想打你,你体谅一下我吧,之类的话。

                猴子还在沉默,我闭上了眼睛。

                “是不是嫌少?我可以出一千块。”

                “你想我用什么打他?”猴子突然说道。

                我的心猛然直坠。

                我睁开了眼睛。即便要被猴子打,我也要眼睁睁看着他打。

                宿舍依然一片寂静,易真已经在左右四望,似乎再寻找什么家伙。

                “喏,就那个啤酒瓶子吧。”

                角落里放着一个啤酒瓶子,那是我今天才喝了放在那里的。

                猴子走过去,将啤酒瓶子紧紧握在手里,又走了回来。

                黄杰一语不发。

                我盯着猴子,额头上有冷汗滴下来。

                “开了他的脑袋,我立刻付钱。”易真的声音冷漠而骄傲。

                猴子看着我,突然笑了。

                我也笑了。

                猴子将瓶子高高举起,重重砸了下来。

                砸在易真的脑袋上。

                易真这个娇生惯养的贵公子哪里经得住这一下,连晃都没晃就利索地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我端起脚下的洗脚水,一大盆全部泼在易真的脑袋上。

                我和猴子一起动手,砰砰啪啪地踹起了易真,将他像皮球一样在地上踢来踢去。

                等我们停手的时候,易真连叫都叫不出来了,身子蜷的像个虾米,脑袋也湿漉漉的,除了往外出血,还往下滴着洗脚水,哪里还有半点贵公子的模样?

                “一千块就想买我兄弟的脑袋?”猴子冷冷地说。

                我挺直了胸膛,为这样的兄弟而感到骄傲!

                “好歹你也出个一千零五块吧?”猴子接着说道。

                我:“……”

                易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条死狗一样。

                一直没动手的黄杰也低下头去,用那种最贱的语气冲易真唱道:“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易真慢慢地爬起来,一边冷冷地呵呵笑着,一边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血和洗脚水。

                “你可以哭着去找你爸。”猴子说:“和你爸告状,就说学校有人欺负你,你爸要是出手,我们这帮人肯定完蛋。”他的语气尖酸刻薄,这是在故意即将易真。

                “就凭你们这帮杂碎,也轮得到我爸出手?”易真继续冷笑着。

                “或者你也可以去找丁笙、梁麒他们。”猴子继续给他出着主意,“你出点钱,他们肯定帮你。”

                易真不再说话,而是走出我们宿舍,还狠狠地将我们的门摔上。

                “嘿嘿,赚了一百块钱。”猴子立刻拿出先前易真给的那一百块钱来,先是在灯光下看了看,又放在嘴边吻了一下。

                “这是给咱们俩的!”黄杰伸手去抢。

                “少扯淡了,我帮易真打架,你帮啦?”猴子言之凿凿地说道。

                黄杰:“……”

                我问:“丁笙、梁麒是谁啊?”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