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27 剪不断、理还乱

            不良之谁与争锋 27 剪不断、理还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为什么?”

                “你说呢?”

                其实我也知道,我一天表白两次,是个女的就不会和我好,就算王瑶可以不计较这些,她也不能容忍我和林可儿还在不清不楚的状态。【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她这种性格的女生必然是敢爱敢恨的,但抢姐妹男友那种事却绝对做不出来。

                “如果有一天,林可儿明确表示不喜欢我,我和她之间也没有任何瓜葛——那咱们两个可以在一起吗?”

                王瑶沉默了,似乎在考虑这件事情。最后,她糊里糊涂地说道:“等有这么一天再说吧。但是我告诉你,在这之前你必须好好对林可儿,不许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

                “好。”我笑了。

                王瑶站起来:“还有,今晚的事不许对任何人说!”

                “不会,这是我们的秘密。”

                我们一起往回走,还是我送她回宿舍,这和之前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两个都没了醉意,再分享了彼此的故事后,心态也就更不一样了。王瑶一边走,一边说,你不要再胡思乱想,说到底还是林可儿适合你,你俩都多少年同学了,咱俩顶多就算擦了点火花知道吗?

                我连连点头,看着王瑶婆婆妈妈的样子就想笑,之前还说我对待感情婆婆妈妈,我看她自己也没好到哪去。一路上,王瑶就一直劝我,让我忘了她,好好对林可儿。感觉她挺害怕别人知道我俩这一档子事的。我说你也太那个了,我和林可儿又没什么,男未婚女未嫁的,连男女朋友都不是。王瑶叹口气,说你不懂,这事没那么简单。

                到了宿舍门口,王瑶的脸色更难看了,一跺脚,直说坏了坏了。

                我说你干嘛啊?

                王瑶说,我真是昏了头,竟然什么事情都抖给你了,你能不能回去睡一觉忘了啊?

                原来她是后悔了。我就更乐:“忘不了了,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王瑶也无话可说了,指着我说:“那得了吧,你以后少跟我说话,咱俩也少来往!”

                说完这句话,她就跑回女寝了。我也回了宿舍,心态也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本来还觉得被林可儿拒绝了真是难堪,没想到误打误撞出来个王瑶,这可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这就好像双色球赔了个倾家荡产,大乐透又中了一等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我躺在床上,一会儿想想林可儿,一会儿想想王瑶。灯早就熄了,我却迟迟没有睡意,翻过来覆过去的,小媳妇马杰突然说了句,飞哥,你就别难过了,不就是个女的,以后还有更好的呢。我说滚。马杰就缩回去睡了。

                这天晚上,我辗转到半夜才睡。第二天早晨醒来,我就感觉眼睛不对劲,一照镜子才发现两个大黑眼圈。我去水房洗涮完了,回来就发现猴子和黄杰在我床上坐着。

                “你俩咋来了?”我挺讶异,这个时间看见他俩可太意外了,以往不是在网吧就是在睡觉。

                “左飞,你没事吧?”猴子小心翼翼地看着我,还递过来一个热气腾腾的塑料袋。

                我一看,竟然是两个煎饼果子。我天,猴子给我买早餐了,今儿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不过我也知道,猴子肯定是知道我表白失败,所以专程过来安慰我的。他能放弃自己的游戏和睡觉时间操心我这个事,我还是挺感动的,于是拿过煎饼果子来就吃。

                “左飞,你也别太难过,我都听说了,你也不是没有机会啊。”黄杰也跟着安慰。

                我“嗯嗯”的吃着饼,根本没空搭理他俩。

                黄杰说:“我给你唱首歌吧,高兴点的,苍茫的天涯是我的……”

                “停!”我摆了摆手:“不用唱歌,我没事。”

                “真没事?”猴子奇怪地看着我。

                我拍拍自己:“瞧着我像是有事的人吗?”

                “那行,你把果子钱出一下吧,五块。”猴子说。

                我把塑料袋往猴子脑袋上一扣:“出个逑。”然后擦擦嘴就往外走,猴子和黄杰赶紧跟上。

                他俩看我真的没事,就肆无忌惮的开起了玩笑,说我真是个窝囊废,连林可儿也搞不定,说着猴子就拍拍自己的胸,看看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柳依娜已经是老子的人啦!

                其实我现在确实不是很难过,一想到王瑶心里就觉得很暖,但是又不能和他俩说这个事,只能假装羡慕嫉妒恨的样子,说柳依娜是眼睛瞎了才会看上你的吧……

                三人一路打闹着往教学楼走,刚进去就看见楼梯口站着几个学生,比我们高大成熟,一看就是高年级的。

                “喂,你们几个过来一下。”其中一人说道。

                我们三个对视一眼,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谁是左飞?”

                “我。”我一边答应一边防着,生怕他会突然甩我一巴掌。以前跟着斌子打架,斌子就好玩这个,先问谁是xx,某人答我是,斌子立刻一耳光甩过去,单是气势就把对方吓到了。

                结果对方没有动手,而是继续问道:“谁是猴子。”

                “我是。”猴子的眼睛眯起来了,显然也进入防御姿态。

                “嗯。”那人点点头:“是这样的,我是高二……”

                “哎,你还没问我是谁呢。”黄杰赶紧说道。

                那人看看他:“你是谁?”

                “我是黄杰,龙的传人炎黄子孙的黄,十大优秀杰出青年的杰。”黄杰特兴奋地说道。

                “……”那人像看傻逼一样看着黄杰,继续说道:“我是高二笙哥和麒哥的兄弟,过来问问你们最近是不是得罪易真了。”

                我们三个又对视一眼,猴子说:“是啊,怎么。”

                “易真找了我们。”那人说道,语气特别温和,反而不像是来找麻烦的。

                但是在没有弄清对方意图之前,我们都没有说话。

                这人继续说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把易真给得罪了,他出了一千块钱要求对付你们。”语气相当温和,甚至有点担忧,好像在关心我们几个。

                “嗯,然后呢?”猴子继续问。

                这人刚要说话,早自习的铃声就响了,他赶紧说:“先去上课吧,我回头再找你们。对了,我叫小伟。”

                猴子点点头:“伟哥。”还挺有礼貌。

                “别叫伟哥,太难听了。”小伟摆摆手,笑道:“叫小伟就行,走了啊,随后再说。”

                他挨个拍拍我们仨的肩膀,带着人就走了。

                我们仨大眼瞪小眼,都搞不清这是个什么状况。

                上楼梯的时候,猴子就说:“我多长时间没上过早自习了,左飞啊我为了你可真是付出了。”

                “你不说小伟,咋说这个啊?”

                “说小伟干嘛,他不是还要来找咱们吗?”

                我们各自进了各自的班。

                上早自习的时候,我昏昏欲睡,但是柳依娜不让我睡,她调到我旁边的位置,一番苦口婆心的教导,说林可儿这孩子有点拗,你要多花点时间去安抚她。我说行行,我知道了。其实我现在,怎么说呢,心思有点不在林可儿那里,反而有点满脑子想着王瑶了。

                说我变化快?其实不是。在这之前,林可儿在我心里是棵参天大树,天大地大也没有她大,王瑶反而只是一颗小草,我尽量压制着她的成长。结果昨天晚上一过,大树轰然倒塌,小草反而茁壮的成长起来。但是这个秘密,我依旧不能和别人说。

                下课铃声一响,我就往外面走,一抬头就看见猴子来了。

                “我去,你竟然主动叫我吃饭,今天太阳真的从西边升上来了?”

                “谁叫你了。”猴子翻了个白眼,拉过我身后的柳依娜走了。

                我挺无语,有人一拍我肩膀:“猴子就不是东西,见色忘义,走,我陪你去吃饭。”

                “……你是想让我请你吃饭吧?”我翻着白眼看黄杰。

                吃过了饭,我们又回到教学楼,在走廊边聊边等着上课。猴子和柳依娜还是打打闹闹的,我和黄杰这俩单身汉只能在一边眼馋。不一会儿,人就越聚越多,张璇啊什么的,十三玫瑰的来了好几个。当然,林可儿和王瑶都没过来。

                她们一边调戏猴子和柳依娜,一边又是对我一番苦口婆心的教育。我真想跟她们说,我不和林可儿好啦,我要和王瑶好,但是我没这个胆子。她们看我也不是太难过,也就慢慢不再教育我了。一帮人在走廊打打闹闹,过路的学生没有不看我们的,我们这个圈子现在算是高一年级最顶级的圈子,好多人肯定是想挤破了脑袋都想进来的。

                过了一会儿,连郑午都过来了,他手里还捧着他那套黑色皮衣,不知道想干什么。

                “左飞。”郑午认认真真地说:“你表白没成功,肯定是没穿战袍的原因。你听我一句话,穿上这个再去表白一次,不成功你把我的脑袋割下来。”

                我一下傻了,众人也爆发出强烈的大笑,都撺掇我穿上战袍再去表白一次。

                像猴子和黄杰逗逼,大家都知道他俩是故意的;而郑午逗逼,就好像是真的,据我观察这个人不光要面子、好吹牛,还是一根筋,认准了什么东西就休想让他改变。当然,一根筋也不是贬义词,大家身边应该都有这种人,反正说话做事就老是和别人不一样。

                我也哭笑不得,只好说等我下次再跟你借吧。郑午就摇摇头,哎,表白要趁早、打铁要趁热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当初我就是靠这身战袍才拿下我女朋友的。

                我才不信郑午有女朋友,这人好吹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上课以后,大家一窝蜂的散了。之前我耽误太多功课,所以听的还蛮认真,我不是学习特好的尖子,但也不是成绩特差,属于中游水平,该听课听课,该玩玩的类型。

                正上着课,突然有人给我发短信。我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林可儿。

                只有三个字:还好吗?

                我回:还好。

                林可儿就给我道歉,又给我打了一堆,还是昨天晚上那些理论,说我的喜欢不是喜欢,是愧疚;她的喜欢也不是喜欢,是感动;我们两个都该好好考虑啥的。

                我给她回:没事的,不用太在意。就这么简单的八个字。

                如果昨天没出王瑶的事,我肯定也给她发一大堆,不管劝说也好保证也好,肯定能作一篇文章出来,说不定写着写着还能把自己感动哭了。

                可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太大兴趣,就老想着王瑶王瑶王瑶。

                说真的,就连我自己都惊讶变化太快了,不知不觉间已经对王瑶竟然有这么深的感情,以至于她刚抛了点橄榄枝出来我就克制不住了?

                还是说我在林可儿那里受了伤,有了王瑶做依靠就彻底沦陷了进去?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小,所以才看不透自己的感情,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想什么。

                一连过了几天,高二的小伟也没来找我们。猴子和柳依娜在一起后,连网吧都很少去了(当然也不是不去),只能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看见黄杰孤零零的背影,连我都为他感到心疼。哎,说好的好基友一辈子呢?

                至于我,还是那样,在感情方面毫无进展,给林可儿发的短信越来越少,基本上她不找我我也不会找她。而王瑶果然再没和我说过一句话,甚至都很少很少和我站在一起。我们下了课不是好在走廊上聊天吗?以前这是王瑶最热衷的事了,她可是大姐大啊,经常带着一帮女的过来。但是和我的关系暧昧以后,她就尽量少的同时和我出现。

                有一次还是张璇强制把她拉过来的,王瑶看见我就浑身不自在,以前是我不敢看她,现在是她不敢看我,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还没一会儿就借口上厕所尿遁了。当然,别人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就是打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王瑶喜欢我的。

                但是不管怎样,我和林可儿确实日趋冷淡,而我对王瑶的思念却日渐深厚,我特别希望和王瑶见面,但是又不好做的太明显,以至于让我整天有点魂不守舍。

                这天下了二节课,我们逃了广播操躲在厕所抽烟,这是每个学校的混子都热衷做的事情。走廊尽头的厕所,不光有我、猴子、黄杰,还有阳泽城、李百宇、朱建龙他们,大家虽然不在一起混,平时也各有各的圈子,但见了面还是很热情的聊天,毕竟一起并肩战斗过。

                对了,郑午不在,他不抽烟,我也觉得很意外,我以为抽烟是混子的标志。

                我问过他为什么,结果他憨厚的说,嘿嘿,女朋友不让。

                我就说改天把你女朋友带出来见见啊。他说行,就在七中,改天一起吃个饭,再叫上毛毛。

                继续说回厕所的事。厕所里大概十来个人,我们正抽着烟海吹,就有人推门进来了,一看就是上次高二那几个,小伟他们。小伟进来就温和地说:“我和左飞、猴子说点事,其他人都出去一下吧。”

                黄杰一下急了:“我呢我呢?”好像生怕把他丢下。

                小伟说:“嗯,你也留下吧。”

                黄杰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我心说一会儿挨了打你就不笑了,你个傻逼。

                小伟他们虽然貌似温和,但是也有很强的气场,再加上他们高二的身份,阳泽城他们就全都出去了,厕所里就只剩下我们这些人了。

                我突然觉得非常不安,眼睛四处乱瞟找着家伙。唔,窗台放着个啤酒瓶子。

                小伟问:“你们考虑清楚了吗?”

                猴子疑惑地说:“考虑清楚什么?”

                “易真出钱让我们打你,你们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吗?”

                我们三个对视一眼,都不知道小伟到底是啥意思

                小伟叹了口气:“好几天啦,你们怎么没反应,笙哥和麒哥都急得不行。”

                猴子挠挠头:“急什么啊?”

                “你们是最近才冒头的,算得上是这批高一的老大。笙哥和麒哥都说不能打压你们,和你们搞好关系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易真这事能推就推。”

                我一听,就松了口气,感觉高二那帮人真不错,猴子还说钱能搞定很多人呢,我看就搞不定他们嘛!猴子也高兴了:“是这样啊,那帮我谢谢笙哥和麒哥,咱们改天一起坐坐。”他说一起坐坐而不是一起吃饭,当然是因为没钱吃饭。

                我们虽然是高一老大,但是并没收保护费。

                小伟继续说:“嗯,应该的,相比易真,笙哥和麒哥比较看重你们。”

                “好的小伟,那我们就先走了哈。”猴子特别高兴,当下就准备走。

                “等等,你就这么走了?”小伟特别诧异?

                猴子也特别诧异:“还要干啥?”

                “我们没接易真的买卖,你们就得把这一千块钱补齐呀!笙哥和麒哥等好几天了都!怎么回事啊,非得让我亲自来说。”恶狼终于露出了獠牙。

                厕所一片寂静,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猴子看着黄杰,黄杰看着我,我看着猴子。

                “嘿、嘿、嘿……”猴子突然笑了起来。

                “嘿、嘿、嘿……”黄杰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这俩傻逼在笑啥,但我要是不笑的话就感觉不合群了,只好也跟着傻逼呵呵地笑:“嘿、嘿、嘿……”反正跟着他俩就没干过正常事!

                “你们笑什么?”小伟说:“怎么着是不愿意出钱?”

                “小伟。”猴子收敛了笑容:“要不你先借我五块钱吧,今天中午的饭还没着落呢。”

                “你说什么?!”小伟隐隐有点发怒。

                就在这时,厕所门被推开,郑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