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28 被打的爽不爽

            不良之谁与争锋 28 被打的爽不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伟的脸阴沉下来:“出去!”

                郑午愣了一下:“出去干嘛?我进来撒尿的。【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他看我们几个都在,还以为都是朋友。

                小伟还要说话,猴子就说:“没事,这是我朋友,你让他尿吧。”

                这样,小伟才没说什么,郑午怪异地看了小伟一眼,解开裤子走到池子边上尿了起来。

                哗啦啦……声音挺刺耳,郑午的肾功能是好,但是不妨碍小伟继续说话。

                “你们最好赶紧把钱交上来,否则……”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郑午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一啤酒瓶子就干到了小伟的脑袋上——他的裤子都还没有系上呢!我们三个都傻了,就见郑午骂骂咧咧地说:“敢和他们要钱?!”

                这就是郑午,帮兄弟的时候从来不问青红皂白。

                小伟一挨打,另外几个高二学生一窝蜂地冲了上来。他们有四个人,我们也有四个人,正好形成势均力敌的战场。我们这里面最能打的就是郑午,他继续抓住小伟,用他那砂锅大的拳头砰砰好几下,别看小伟是高二的,但也扛不住,没几下就倒在地上了。

                猴子和黄杰就不用说了,我不知道他俩有什么辉煌的过去,但是打起架来一样一个比一个狠,对方虽然比我们高大,但也打不过他们两个,分别被拽到一个角落痛殴。

                最后就是我,郑午一出手,我就知道这架不得不打,一拳头就砸在据我最近的那个高二学生的鼻子上。这拳叫炮拳,以前斌子教过我,说白了就是直拳,是个人就会。当然,一样的拳头,不一样的人使出来有不一样的威力。我一拳打出去,那人往后退了好几步,一抹鼻子就是满手的血,鼻子是人脸上最容易出血的部位。

                我趁胜追击,赶紧一脚踹过去,但是那人抓住我的脚往后一拽,差点把我拽倒。我赶紧抱住他脖子,准备用膝盖撞他的肚子,但是郑午已经冲过来了,一脚踹倒那人的腰上,连我也一起摔倒在地。厕所的地多脏啊,一下就沾了我一身的脏水。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翻身爬到这人身上,像甄子丹一样砰砰砰的好几拳砸出去,这一招又是跟猴子学的。

                于是不到一分钟,这四个人就被我们四个人摆平了。

                我站起来,身上脏兮兮的、湿乎乎的,连拍都没法拍。

                郑午不好意思地说:“回去让小媳妇洗。”

                我们四人分站在不同的位置,脚下是分别被我们击败的对手。

                小伟喘着粗气:“行哈,真行,难为笙哥和麒哥还挺看重你们。”

                猴子说:“做朋友,可以;要钱,没有。”他说的不是气话,我们是真的没钱。

                我们四个出了厕所,发现门口聚了好多人,都是听见打斗声跑过来的,阳泽城、李百宇他们都在,就问我们怎么了,我说高二的来找麻烦,被我们给揍了一顿。他们哦了一声,并没再说什么,毕竟没有打到他们头上。

                出来的时候,猴子就说:“这下把高二惹了,这几天咱们不要落单,随身再带上家伙。”

                大家嗯了一声,就各自回了班上。【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我回到班上,大家都看着我,因为我身上实在太脏了,而且还飘着一股臭味,柳依娜就过来问我怎么了,她刚才在教室里面,不知道外头的情况,我就简单把情况说了一下。

                小媳妇马杰也跑过来,说飞哥你衣服脏了,快脱下来我给你洗洗。我说脱个毛啊,这是在教室,连个换个衣服都没有。马杰说我给你回去拿,然后就飞快地跑出教室。其实身边有个这样的人也挺好,对我也没什么要求,就是希望我能罩着他点。二节课后时间挺长,所以也够马杰来回跑一趟了。拿了干净衣服,马杰又陪我到厕所去换。

                回来以后,我们班门口就聚了好几个女的,都是十三玫瑰的人,就问我是不是被打了,我奇怪地说没有啊?后来才知道,之前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四个人里就属我衣服最脏,看着就像被打了一顿,传着传着就成了我真的被打了。

                快上课了,我也没来得及解释。上课以后,我就收到林可儿的短信,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事,别听她们瞎唠唠。刚发完,又收到一条,竟然是王瑶发来的,问我怎么样了。我赶紧就说那个惨啊,被四个人围殴的,踹的我浑身都是脚印,现在全身上下都疼。

                就从这件事上,就再一次说明我对林可儿和王瑶确实不一样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下课以后林可儿就来了,手里还拿了不少能涂能抹的伤药,而且不乏最贵的云南白药,说要帮我擦一擦。我就说,我不是说没事吗,你怎么还拿这些东西。林可儿说你别装了,王瑶都告诉我了,说你被打的特惨,让我拿着药过来看看你。

                林可儿一边说,一边撩起我的衣裳,“其实你不用在我面前逞英雄,在我心里你已经是个大英雄了。”听了这话,我心里百感交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她误会我的意思了,而且好像还误会的不轻。林可儿分辨不出来我到底有没有伤,反正就是能擦的地方都帮我擦一遍,柳依娜看着我们嗤嗤的笑,也有不少男生投过来羡慕的眼神。

                只有我心里不是滋味。

                我又问,这么短的时间你从哪弄来这些伤药的。林可儿说王瑶有啊,她哥经常打架,所以她随身带着就有。我一听,心里又有点感动,王瑶还是关心我的,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且还是在极力撮合我和林可儿。可是她哪知道……

                我一抬头,就看见王瑶的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我刚“哎”了一声,连影子都看不到了。林可儿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心里却喜滋滋的,想着王瑶啊王瑶,还是忍不住来看我了吧。可是林可儿的动作却停了,脸上的神色也严肃起来。我有点慌,还以为被她发现了,结果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原来是易真进了我们班。

                我的神色也严肃起来,易真走过来,笑呵呵地说:“怎么样,爽不爽。”

                我以为他说林可儿帮我抹药这事,就说:“爽,爽的很。”

                易真脸色一变:“我是问你被打的爽不爽。”

                林可儿一下站起来:“易真,你别太过分了。”

                易真说:“林可儿,我对你是势在必得,你一天不答应我,我就让左飞难过一天。”

                说完,易真转身就走,估计还觉得自己挺酷,我就骂了一句傻逼。

                “你说什么?”易真转过头来,脸上充满愤怒。

                “我说你是傻逼,听风就是雨的,你也不去打听一下,到底是谁打了谁。”

                易真露出疑惑的神色,但还是转身走了。林可儿气呼呼的,说我去告诉老师。我说你快别去了,他们连九太子收保护费都不管,你觉得可能会管这个事?再说易真家那么有钱!林可儿沉默了,说那怎么办。我说没事,你见我怕过谁了。

                男生都会吹牛,我自然也不例外,而且我也确实不怕易真。林可儿又说,真不好意思,感觉老给你带来麻烦。要是以前,我肯定借题发挥,说为了你,惹点麻烦算什么之类的。但是现在,我的心态不一样了,只淡淡地说:没什么的。

                林可儿并没察觉到异常,她还以为我是不想让她担心。

                上课以后,我就给王瑶发短信,说你来都来了也不进来看看我?王瑶说我没来啊,只是刚好路过,再说有林可儿就够了。我说不够,你也知道林可儿那劲儿,给我擦药起不到作用,现在还是浑身疼,还是你来给我擦药管用。王瑶就说,那你让猴子帮忙。我说扯淡,我才不让男的帮我擦,上次大猫给我擦,差点没把我恶心死,你快帮我擦擦吧,真疼的受不了。

                发完这条,王瑶沉默了很久。我就一直给她发,说你帮我擦擦,不会让别人看见的。终于,王瑶给我说,那你现在出来吧。我说现在?她说是,要么就现在,要么就不擦了。现在还在上课,也不是不能出去,王瑶肯定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就说行,我在走廊拐角等你。

                然后我就喊了报告,跟老师说我要上厕所。

                出来以后,我就在走廊拐角等着王瑶,一想到王瑶那双小手在我背上摩擦,心里就觉得特别兴奋,光是想想就嗨的不行。没一会儿,王瑶就来了,我故意做出“哎呦哎呦”的样子,王瑶说怎么没打死你呢,我说打死我你舍得啊?王瑶脸色一变,说左飞你严肃点,说了不许在我这贫。我不说话了,说那你赶紧帮我擦吧。

                以前我和王瑶什么事也没有的时候,她都敢从林可儿手里抢了药来给我擦,现在给我擦药还得偷偷摸摸的,这就是做贼心虚。王瑶让我背过身去,撩起衣裳。我一一照做,结果王瑶照我屁股踹了一脚:“你哪受伤了?这光溜溜的!”

                我都忘了,林可儿看不出来,王瑶肯定能看得出来啊。我赶紧说这是内伤,高二那几个人垫着书打我的!没想到还真把王瑶唬住了,半信半疑地说,真的?我说真的,你就擦吧。

                我继续背过身,王瑶这才帮我擦了起来,第一下就疼的我差点叫了出来,她的手劲可真大。

                我说姑奶奶,你轻点。王瑶说擦药就得用点劲儿,你不是嫌林可儿没劲儿吗?你要是顶不住我就不擦了。我无奈地说行,你擦吧。王瑶继续给我擦,这哪里是擦,分明是揉、捏,比上次可疼多了。我咬牙强忍着,之前还说享受呢,现在根本就是遭罪啊。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一把就将王瑶的手抓住了:“姑奶奶,我顶不住啦!”

                王瑶乐了:“再让你装,你明明没事,还让我给你擦。”

                原来王瑶早看出来了,在这故意整我呢。我说:“你也太鬼了,真就下得了手啊?”

                王瑶刚要说话,眼神突然变了。我顺着她的目光一看,也吓了一跳,竟然是张璇从楼底下上来了,而我现在还抓着王瑶的手!

                张璇疑惑地看着我俩:“你们干嘛呢?”

                我赶紧把王瑶的手放开了。王瑶面不改色地说:“我给他擦药呢。”还扬了扬手里的红花油。

                我接着说:“擦药就擦药,你就不能轻点?”

                “滚,你说林可儿没劲儿才让我帮忙擦的。”

                我俩一唱一和,演的就像真的一样——当然也确实是真的,只是我们心里有鬼而已。

                张璇并没怀疑,上来就说:“林可儿擦的肯定不行。来,我也帮你一起擦。”就伸出手,让王瑶给她倒了点,然后张璇给我擦了起来,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这才叫真的舒服。

                我就埋汰王瑶:“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那以后让张璇帮你擦。”

                张璇乐呵呵地说:“我可不敢,我怕林可儿吃了我。”

                就这一句话,我和王瑶都沉默了。

                王瑶说的没错,现在的我和林可儿就是公认的情侣,谁这时候插足进来势必要遭到鄙视。两年前就是这样,我才跟隔壁那个女孩吹了的,没想到命运兜兜转转,到了今天还是这样。如果说我和林可儿真的好了也就算了,可现在又什么关系都没有,真是愁人。

                擦完药,我们就各回各班了。这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放学以后,我就在卫生区捡了根棍子出来藏在袖子里。现在天微微凉了,大家都普遍穿着长袖。我没忘记猴子说的,准备家伙、不要落单。所以藏好棍子,我就去外面找他们。

                一出门就碰着郑午了,他也一样没有忘记猴子的话。不过我看见他就惊了,因为他穿上了自己的战袍——皮衣、皮裤、墨镜,打扮的像个终结者。

                我看见他时,心里就是一连串的省略号,我很想知道毛毛是怎么和他相处下来的。

                “左飞,你要认真一点,这不是游戏,而是战争!”郑午反倒教训起了我。

                “……咱们去找猴子和黄杰吧。”

                我们来到猴子班上,一看,猴子根本不在,我俩又跑到黄杰班上,结果黄杰也不在。我当时就有点懵,难道他俩又去网吧了?不能啊,这么关键的时刻,还是猴子说的不要落单,他就不怕遭到高二那帮人的围堵?

                我赶紧打电话,但是俩人都没接。我有点慌,因为猴子和黄杰虽然平时逗逼,但终究是个靠谱的人,不会在这种时候做出这么危险的事。那就剩下一种可能,他们已经被截走了!

                我和郑午对视一眼,就开始四处去找,先沿着走廊跑了一圈,又去厕所看了看,但是没有找到他俩。我和郑午一边打电话,一边在校园里找,从篮球场跑到大操场。跑着跑着,我一拍自己脑门,赶紧给柳依娜打了个电话,问她知不知道猴子的下落。

                “第三节课一下就去网吧了呀!”柳依娜这么说。

                气得我差点把手机摔了。

                郑午还问我:“猴子不是说别落单吗,他怎么自己还去网吧了?”

                我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他没有团队意识呗!”

                “这样可不行,咱们得教育教育他。”

                “对。”我非常赞同郑午的说法。

                郑午看了我一眼:“我教育就行了,你做小弟的就不合适。”

                “我不是他小弟!”

                我俩一边说,一边就到了网吧,果然看见猴子和黄杰正玩游戏,大呼小叫的骂着队里的各种傻逼。那么一瞬,我的火就有点克制不住了,冲过去一把拽掉猴子的耳麦问道:“你什么意思?”我是真火大了,以前还觉得猴子逗逼归逗逼,但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

                猴子吓了一跳,看清楚是我以后,一脸迷茫:“干嘛?”

                “你说干嘛?”我把棍子抽出来,“家伙准备好了,人跑哪里去了?”

                旁边的郑午拉了拉我:“左飞,你当小弟的不适合这么和大哥说话。”

                “你给我闭嘴。”我骂了郑午一句,继续怒火中烧地看着猴子。

                一边的黄杰慢悠悠扯下耳麦:“我是不是得给你俩配个内讧的歌啊……”

                “你也给我闭嘴,一会儿还要问问你呢。”

                猴子看着我,露出惭愧的神色:“能一会儿再说吗,我这把游戏还没打完。”

                “行,你打。”

                我坐在旁边,看着他打完那把游戏,倒要看看他怎么和我解释!

                猴子摘下耳麦:“王瑶没和你说?”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

                “说她已经摆平了咱们的事啊!”猴子继续说:“王瑶去找了丁笙和梁麒,他们就答应不找咱们的麻烦了,还准备过几天一起吃个饭呢。”

                我愣住了,完全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猴子乐了:“现在放心了吧?”

                我无话可说,只好没话找话:“王瑶有那么大本事啊?”

                “你以为呢?王瑶比咱们本事都大,而且从一定意义上说,王瑶和丁笙、梁麒的关系,比和咱们几个的关系都好。”

                “真的啊?”

                “真的,他们早以前就认识了,还互相帮过几次忙。”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想起第四节课我和王瑶还在一起,但是她并没和我说这个事,大概是以为猴子已经告诉我了,而猴子则以为王瑶告诉我了。

                搞明白以后,猴子和黄杰继续玩游戏,而郑午则把皮衣脱了,他说热的要命。

                就这样,本来以为山雨欲来的麻烦并未来临,我们仍是每天舒舒服服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在高一这片地界内没人敢找我们的麻烦。

                倒是有几次碰见易真,他仍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我,看的我都发毛了,要不是猴子不让打他,我早就弄打的他叫我爹了。

                本来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那一天的到来……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