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30 王瑶发怒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丁笙倒也不急,认认真真地等着他吃。猴子吃的很仔细,盘子边缘的米粒也被他舔干净。最后,他满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好久没有吃过味道这么正的炒米了!”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每天带你来吃。”丁笙依旧笑呵呵的,而梁麒却谨慎地盯着猴子。

                猴子笑呵呵的:“抱歉让大家久等,我现在想说两件事。”

                “你说,我听着。”丁笙很认真。

                “第一,左飞不是小角色,他是我们的兄弟,平起平坐的兄弟,我们能当高一老大,他绝对功不可没。”

                丁笙点点头:“然后呢?”

                “第二,恐怕你以后不会请我吃炒米了。”

                “为什么?”

                猴子没有说为什么,而是抄起面前的盘子盖在了丁笙的脸上。

                因为梁麒一直盯着猴子,一看猴子有这个动作,立刻就站起来要去干他。梁麒就坐在丁笙边上,本来一伸拳就能干到猴子了,结果关键时刻黄杰又把桌子给掀翻了,桌上的汤汤水水顿时洒了他们一身。梁麒往后跳了两步,又要去打猴子,但是郑午已经截住了他。

                “听说你挺能打?”郑午说:“来,咱俩过过招。”然后一拳就打了过去。

                我也没闲着,猴子在吃炒米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想干啥,毕竟一起玩了那么长时间,该有的默契也都有了。我端起一盆剁椒鱼头,朝着小伟他们那边洒过去,趁着他们慌乱的时候,我已经跳过去一脚踹在小伟身上,黄杰也过来帮我的忙,我俩把那几人逼得连连后退。

                因为我也忙着打架,并看不清其他人的状态,只是用余光扫到猴子还在痛殴丁笙,而郑午和梁麒打在一起,这个梁麒也挺猛的,看不出两人谁占了上风。至于王瑶,则在大喊着你们别打了,两边她都认识,也不好帮谁不帮谁,气的她踹了梁麒一脚,又踹了黄杰一脚,但还是没人听她的,因为大家都有点打上头了。

                而且令人兴奋的是,除了郑午那边不明状况外,我和猴子、黄杰都占着上风,这样下去我们妥妥的能够打赢。就在我暗爽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大量的脚步声,十几个学生手里拿着各种家伙冲了进来。

                “笙哥、麒哥!”他们大喊。

                中埋伏了!可想而知,他们既然带有目的,那就一定有所准备;而我们因为信任王瑶,根本就没往其他方面想。

                “保护你们笙哥!”梁麒大喊了一句。丁笙实在不能打,或者他也能打,但打不过猴子,在我的视线里,就没看见丁笙起来过。五六个学生冲向猴子,其他学生则朝我和黄杰冲过来。没人去帮梁麒,显然是相信他的实力!而郑午也确实节节败退,眼看着他都被踹翻三回了。

                梁麒能在高二以武闻名,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而且他的体格也不输给郑午。

                我没时间关心郑午了,因为我的四周也多了几个难缠的对手,关键是我还赤手空拳,他们都拿着家伙!我还没怎样呢,后背就挨了一棍,疼的我往前闪了好几下。

                这么一闪,重心就不稳,前面的小伟趁机踹了我一脚,我就直接趴地上了,两三个学生围着我拳打脚踢,想再站起来已经不可能了。这是进东城一中以来的第九顿打,我已经能够应付自如了,我护着头、夹着档,用胳膊、脊背、大腿这些肉厚的地方去抗击打。

                与此同时,我还有空去看看其他人的状况。我是第一个被打趴下的,感觉有一点点丢人,但是猴子和黄杰也不好过,他俩分别被四五个手持家伙的学生包围,硬抗了几下之后终于撑不住了,一前一后地倒在地上用着和我相同的姿势抵御。

                梁麒和郑午还在对打,两人真是拳拳到肉的较量,一举一动都是暴力美学的体现。郑午发出一声声嘶吼,但还是显而易见的处于下风。王瑶没发现我们已经被打趴下了,因为她一直跟在梁麒左后:“麒哥,别打了吧,给我一点面子!”

                梁麒逮着一个机会,又是重重一脚踹出,郑午登时倒飞出去,几个学生冲过来按住了他。

                郑午发出不甘的嘶吼,但终究还是被人压着起不来了。

                梁麒气喘吁吁:“妈的,小子还挺能打,多少年没人和我这么打过了。”

                随着梁麒和郑午之间的落幕,其他学生也不打了,而是强按着我们几个。王瑶终于发现我们都躺下了,她冲过来去推那些压住我们的人,嘴里大喊着滚开,给我滚开!但是他们都没动弹,而是看着丁笙和梁麒。丁笙慢慢从地上坐起来:“王瑶,你就不关心一下我吗?”

                丁笙的额头上、鼻子上、嘴巴上都是血,两边脸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看样子被猴子收拾的不轻。王瑶叹了口气,从桌上拽了几张餐巾纸过去给他。

                “笙哥,干嘛闹成这样,他们可是我请来的客人。”

                “我知道让你为难了。”丁笙一边擦血一边说:“可是你看,猴子把我打成这样。”

                “是你先为难他们的!”

                “就算是,不能好好说?干嘛要出手打人?王瑶,你了解我,我吃过这种亏吗?”

                王瑶哑口无言。

                “可他们毕竟是我的朋友,这点面子你都不肯给我吗?”

                丁笙坐着,王瑶蹲着,两个人目光对视。

                丁笙叹了口气:“我被打成这样,你还向着别人,我这个哥哥当着可真憋屈。算啦算啦,谁让我是当哥的呢,被人打了就被人打了吧,怎么也不能让你不高兴啊?”

                王瑶笑了:“笙哥,太谢谢你了。你和他们处处,都是一帮不错的孩子。”然后她站起来:“还楞什么,赶紧把人放了啊。”他们依旧没动,还是看着丁笙,在等着丁笙亲自下令。

                “笙哥。”王瑶叫了一声。

                丁笙擦干净脸上的血,慢慢站起来说道:“王瑶,我给你面子,猴子把我打成这样,我放过他了。”然后他指指黄杰和郑午:“那两个,我也放过了。”最后,他指向我,“这个,不行。”

                “为什么?”王瑶变了脸色。

                “没有为什么,我们和他有仇。我给了你一次面子,你也该给我一次面子,你知道我很少吃这样的亏。但是为了你,我吃。”丁笙一边说,一边从旁边学生手里接过一根棍子。

                “我只打他一个人,其他三个我都放过。王瑶,你不要再劝我,我肯让步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丁笙一边说,一边朝我走过来,手里的棍子握的更紧了。

                “你要打就打我吧。”猴子突然说道:“我替他扛了行不行?”

                “我替,让我替!”郑午也大喊出来,同时挣扎着身子,那几个人差点没按住他。

                “你俩快拉倒吧,一个个被揍的跟狗似的,还是让我来抗吧。”黄杰不紧不慢地说。

                我看着他们仨,说不感动是假的,眼圈都他妈红了。

                “谁也不用替我抗。”我说:“不就一顿打,我左飞还挨得起。”

                “说的好,我就打你一顿,咱们以后两清,当然你想报仇也行,随时欢迎前来找我。”丁笙举起棍子,眼看着就要朝我的脑袋打过来。

                “啪”的一声,一个啤酒瓶子突然砸到丁笙的脑袋上。

                “我说不行!”

                王瑶气势汹汹地站在丁笙身后。

                啤酒渣子四溅,鲜血沿着丁笙的后脑勺流淌下来。整个包间的人都惊了,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王瑶,一时间连梁麒都忘了说话。丁笙摸摸自己的脑袋,慢慢回过身去,看着一脸愤怒的王瑶。

                “你这是……要为了他和我翻脸吗?”

                “对!”王瑶瞪着眼睛:“是你逼我的!我不让你打,你还非要打,我比不上易真对吧?”

                丁笙指指地上的我,“你们也就认识一个多月吧,咱俩好几年的感情比不上他是吧?”

                “少跟我废话,给你脸不要脸,叫你声哥你就飞到天上去了?我带来的朋友你也埋伏,你他妈还有脸跟我说给我面子了?我警告你,现在就带着人滚蛋,否则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包间一片寂静。王瑶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她准备和丁笙、梁麒彻底翻脸了。

                王瑶当然不怕他们,他们就是混的再,也不过是学校里的小混子,不可能不忌惮王瑶身后的亲哥,所以王瑶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王瑶有底气归有底气,说不说却又是另外一码事。因为无论在谁看来,王瑶都不可能会为了我和丁笙、梁麒闹翻,恐怕就连料事如神的猴子都未必有这个把握。

                就连我自己都在想,如果我和王瑶之间没有那些事的话,她还会像现在这样护着我吗?

                我不知道,我也没有把握。我只知道,我更喜欢她了。

                丁笙、梁麒一干人狼狈地走了,他们根本没有胆量和王瑶硬碰硬。

                我们几个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而王瑶却蹲在地上哭了,毕竟和他们也情同兄妹啊。

                “不好意思,让你为难了。”猴子说道:“以后我们的事你可以不用管。”

                王瑶没理,仍然蹲在地上哭着。

                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王瑶的肩膀。

                “别哭了。”我说。

                王瑶的身子抖了一下。她擦了擦泪,站起来,看着伤痕累累的我们。

                “是我不好意思才对,要不是我把你们叫出来……”王瑶没有再说下去,“我没脸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说完,她就出了包间。偌大的包间,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

                包间内一片狼藉,桌椅全部掀翻,盘子碟子也碎了一地。

                猴子靠着墙坐下,自己点了根烟,我们也都坐过去,纷纷点了支烟——除了郑午。

                一片沉默,谁也没有说话。

                终究是郑午打破沉寂:“唉,我要是穿上战袍,就能打过梁麒了,输的真不甘心。”

                猴子接着说:“我是故意输给他们的。”

                黄杰说:“嗯,我也是。”

                我没说话,苦笑了一下,他俩终究没逗逼的起来,大家都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真的,我真是故意输的,这样就有理由干他们了。”猴子又说了一句。

                我忍不住了:“是是是,故意输的,行了吧。”

                猴子乐了,黄杰笑了,我也笑了,郑午丈二摸不着头脑,但气氛终究好一些了。

                “走吧,来日方长,慢慢报仇。”猴子站了起来,我们也都站了起来。

                四个人的眼睛里都燃烧着浓浓的战意,这件事到最后谁都没有想过罢休,哪怕对方是天王老子,我们也准备给它捅个窟窿,谁也无法抵挡我们的脚步!

                我们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包间,蓝月酒楼的保安拦住了我们的脚步。

                经过核算,酒、菜,加破碎的餐具和桌椅,我们一共需要赔付1280元。

                “我靠,你弄错了吧,前面走的那几个人没有付账?”一涉及到钱,猴子跳的比谁都高。

                “没有付,你们是最后走的。”酒楼经理一脸严肃,身后站着十几个身穿保安制服、手拿橡胶警棍的彪形大汉。

                1280,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个天文数字,这个时候我们也不可能再打电话求助王瑶了。猴子、黄杰、郑午三人看着我。

                “看我干嘛?”

                “你不是小土豪吗?”

                我掏出身上的三百多块钱:“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了。”

                “大家再凑一凑,说不定就够了。”

                猴子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块钱来,黄杰也拿出一张破哄哄的五块钱来,郑午翻遍全身只有二十多块钱。猴子把我们的前全部凑到一起,递给经理。

                “你看够吗?”

                经理连点都没点:“不够!”

                废话,一百的红版才有三张,剩下的都是十块、五块的零钞,怎么可能够啊!

                “这是我们所有的钱了。”猴子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我只好报警了。”

                经理刚拿出电话,猴子就指着他身后说道:“我大舅来了!”

                一帮人都转过头去,我也跟着去看,但是后面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我正纳闷猴子大舅在哪,突然有人扯了我袖子一把,回头一看猴子和黄杰已经跑远。

                “快走!”郑午拉着我往前狂奔。

                “小兔崽子吃霸王餐!”经理率领一众保安追了过来。

                猴子边跑边说:“我是东城一中高二年级的丁笙,你他妈有本事就来找我!”

                黄杰也跟着说:“我是高二的梁麒,你他妈不来就是孙子哈!”

                我们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很快就把那干大汉甩在身后,奔出了蓝月酒楼,又窜进一条小巷,左拐右拐奔了十几分钟,确定没人追来才休息了一下。

                郑午喘着气说:“你们跑什么,那十几个人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咱们完全可以打他们一顿,再大摇大摆地出来,现在把我的名声也给坏了。”

                我们都没理他,而是一起骂着丁笙和梁麒,那帮家伙不光打了我们一顿,还摆了我们一道,差点出不了酒楼。郑午说:“等我回去穿上战袍,保准把丁笙和梁麒揍个半死,把这个场子给你们找回来!”

                我们还是没理他。我问:“猴子,咱们确定是要报仇的吧?”

                猴子和黄杰都没说话,而是用古怪、鄙视、嘲弄的眼神看着我。

                “好好好,我确定要报仇了,你们不用这样看着我吧。我是说,丁笙他们是高二年级的第一大势力,而咱们现在只有四个人,报仇的话好像不大现实,你有没有什么好的计划?”

                郑午说:“不用四个人,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了,等我回去给你们报仇。”

                猴子没理他,而是点了根烟:“左飞,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我微一沉思,说道:“王瑶刚才那么一闹,丁笙和梁麒肯定以为王瑶铁了心要帮咱们。有王瑶的加持,他们就不敢动咱们,咱们正好借这个时间韬光养晦,多收一些兄弟、多找一些帮手,时机成熟了再和他们干。”

                自从九太子覆灭以后,好多九太子以前的兄弟现在想跟我们,还有阳泽城、李百宇这些硬骨头虽然不愿认我们当老大,但干翻九太子以后体验到的快感也很让他们着迷,也曾不止一次地和我们说过需要打架可以叫上他们。

                而且,丁笙和梁麒虽然在高二是最大的势力,却不是唯一的势力,暗中恨着他们的也有几个,如果把这些人也拉拢过来,收拾丁笙和梁麒应该不是问题。

                我把我的想法说完,猴子笑了:“真不错,左飞你越来越聪明了,如果有天我不在了,你也能挑起大梁。”

                我一怔:“你要去哪儿?”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