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32 暴打易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转过头看着她,夜风吹起她黑色的发,我突然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我要向她摊牌,有些事情不能再拖下去。我刚要开口说话,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在这空旷的操场里显得非常刺耳。我只好接起来,是猴子打来的。

                “在哪?”他劈头盖脸地问,好像有什么急事。

                “在操场,和林可儿在一起。”

                “走远点,我有话和你说。”

                “借钱的话就算了啊。”我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冲林可儿使了个眼色,然后朝着远处走去,直到确保林可儿听不见我的声音,“有什么事?”

                “你和王瑶怎么回事?”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就知道猴子也看出来了。我能在郑午面前嘴硬,却在猴子面前嘴硬不了,只好说:“就是你看见的那样。”

                “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长时间了。”

                “林可儿知道吗?”

                “还不知道。”

                猴子停顿了好大一会儿,才说:“你真牛逼,连十三玫瑰的老大也敢泡。”

                隔着电话,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讽刺,只好说:“还可以吧。”

                “可以个头啊,你麻烦惹大了知道不,知道王瑶她哥的厉害不?”

                “我不怕。”黑暗中,我的脊背微微停直,我从来都不怕麻烦。

                “得了,你准备怎么办?脚踏两条船?”

                “怎么会,我正要和林可儿摊牌。”

                “王瑶同意你这么做?”

                我想起王瑶今晚的态度,说道:“不同意,她希望我能和林可儿好。”

                “我就说嘛,王瑶可不是那种抢姐妹男人的女生。那这个牌你就不能摊。【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不管王瑶同不同意,我都要和林可儿摊牌。”

                “要只是王瑶的问题,我才懒得管你这些屁事。”

                “什么意思?”

                猴子没有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们要打丁笙他们,最重要的前提是什么还记得吗?”

                “王瑶的庇护?”

                “对,有王瑶在,丁笙就不敢再动咱们。你一旦和林可儿摊牌,把你和王瑶的关系暴露出来,这只会让王瑶觉得羞耻,让王瑶在姐妹面前抬不起头。以王瑶的性子,不仅不会和你在一起,一气之下再玩个失踪什么的……那咱们就等着被丁笙他们削吧!”

                “那你的意思是……”

                “你现在说出来,百害而无一利,不仅得不到王瑶,还有可能害的咱们全军覆没。所以这个牌你先别摊,最起码要等咱们部署好了再说。”

                “我明白了。”猴子真的很厉害,一件小事都能看的那么远,我差点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坏了我们的大事!

                “明白就好,这是第一个事,还有第二个事。”

                “嗯,你说。”我不由自主地认真起来。

                “能借我五块钱吗,我网吧里的会员快没时间了。”

                “喂?喂?喂?”我慢慢把手机拉远,“哎信号不好啊,听不到你声音,那什么先挂了啊。”

                我挂了电话,凭着印象朝林可儿的方向走去。操场里黑漆漆的,刚才我又走的有点远,一时间有点找不到她了,我一边走一边叫着林可儿,但是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只有夜风呼呼的吹来。我有点慌了,在操场里跑了起来,转眼间都跑过大半个操场了也没看见林可儿。

                “救命啊——”一声凄厉的喊叫响起。

                我一下停住脚步,侧耳倾听声音的来源。

                “左飞——”又一声响起。

                我迅速朝着西北方向跑去,很快就看到两个隐隐约约的人影,接着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你放开我,左飞就在附近!”“呵呵,你还提他?他都快被丁笙给打死了,现在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救你了!”

                是易真!

                我的怒火顿时点燃,跑的速度也更快了,这么空旷的操场,脚步声显然特别剧烈,易真终于注意到了,他放开林可儿,指着我说:“左飞,你还敢来……”

                “来”字刚刚出口,我就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易真的身体直接倒飞出去,我像头发怒的雄狮一样冲过去朝他拳打脚踢起来,易真捂着脑袋来回的转,嘴里还骂骂咧咧。

                “你敢打我?!你就不怕丁笙他们弄死你?!”

                “在他们弄死我之前,我先弄死你!”

                我每一拳每一脚都下了十足的力气,痛殴在易真那具娇贵无比的身子之上,易真很快连叫都叫不出来了,而我却因为愤怒毫无停手的迹象,最后连林可儿都有点吓坏了,拉着我说别打了别打了。我这才松了手,易真像狗一样躺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连动都不动了。

                我蹲下去,学着猴子的语气说道:“小朋友,没本事就不要学人出来当流氓,现在你可以哭着回家找你爸爸了。”这是激将法,其实我挺怕他找他爸爸。

                易真慢慢爬起来,明明已经被打成狗了,眼睛里却依然骄傲的不行:“你们这些穷逼就会使用暴力,咱们慢慢玩哈,看谁玩的过谁。”瞅着这傻逼,我又想揍他了,林可儿牢牢抓着我的胳膊。

                直到易真慢慢地远去,林可儿才身子一软倒在我的怀里,可见刚才确实是吓的不轻。我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抚着她,她不停地哭着,泪水浸湿我的肩膀,听的我真是肝肠寸断。等她慢慢平静下来,我才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我刚走没多久,易真不知怎么过来了,见了林可儿就又搂又抱,林可儿快被吓死了,不停地说左飞就在附近,但是易真根本不信,肆无忌惮地拉着她往西北方向跑。拉扯的过程中,林可儿不停大叫,我才跑了过来。

                我一听,就觉得不对,易真是怎么知道林可儿在这的?我就说你别动,便在林可儿身上细细摸索起来,很快就在她袖口处拉出类似电池扣一样的东西。

                林可儿叫了一声:“这是什么东西?”

                “民用追踪器。”我愤愤地说着,扔在地上一脚就踩的稀巴烂。我在网上见过这玩意儿,便宜点的要几百块,贵点的要几千块,还真是易真这种富二代才能玩起的东西。这个混蛋,竟然连这种东西也用上了,对林可儿真是处心积虑!

                看来他追踪到林可儿在大操场,尾随而来的时候我正好去打电话,他还以为林可儿是一个人,色胆包天之下就想在这做点什么。还好我就在附近,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先是骚扰,又是追踪器,林可儿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顿时又被吓坏了,双手抓着我的胳膊不停发抖,脸色一片惨白,像是受惊的羔羊。我拉着她走,但是她腿软的一步也迈不开了。我只好背着她走出大操场,心里也是一团团熊熊的火焰。

                一直背到女寝楼下,宿管大妈不让我进去,我只好先把林可儿放下,拿出手机给王瑶打电话。结果打了三遍,王瑶都不肯接。我只好给柳依娜打,柳依娜很快就下来了,我把事情说了一遍,气的柳依娜连连大骂,说易真吃了熊心豹子胆,连她们十三玫瑰的人也敢惹,一定要叫王瑶狠狠收拾他一顿。

                最后,由柳依娜将林可儿带回,我也回了宿舍。躺在床上,想起晚上的事还有点后怕,幸亏我就在附近啊,不然林可儿真遭殃了,还顺势把追踪器给扯了。

                第二天早晨上早自习,柳依娜就神神秘秘地跟我说,上午二节课后别去做操,到时候有好戏看。我一听就知道王瑶要收拾易真了,那感觉是相当期待了。我立刻给猴子和黄杰打电话,让他俩到时候回来看戏。他俩还在网吧,这俩老油条,动不动就旷课,老师都不咋管他们,估计是已经放弃他俩了。

                除了告诉猴子和黄杰,我还告诉了所有能告诉的人,包括郑午、阳泽城、李百宇这些人,因为我太想看易真出丑了。哦对了,我还告诉了小媳妇马杰,让他二节课后和我一起看戏。马杰特别兴奋,可能是因为我第一次和他说这种事。

                马杰问我王瑶为什么要打易真,我就把昨晚的事简单说了说。马杰说嗯,怪不得你昨晚说梦话一直叫林可儿。我“啊?”的一声:“真的啊?”

                “真的,叫了有十几声呢。”

                我点点头:“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担心林可儿也很正常。”

                “可是你平常也叫啊。”

                “……”我有点发懵,我说梦话会叫林可儿的名字吗?

                “对了,你除了叫林可儿,还叫王瑶,一会儿叫林可儿,你一会儿叫王瑶。”马杰又给了我致命一击。

                当时班上还有其他好多人,我一把捂住了马杰的嘴巴,凶巴巴地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的心怦怦直跳,像是当众被人脱了裤衩一样心慌。

                我真没想到,这个秘密竟然又被马杰给发现了。

                我又说:“你他妈晚上不睡觉偷听我说话干什么?”

                马杰“呜呜呜”的,好像有什么话说。我说:“你小声点!”然后把手放下来。

                “我没故意听,是你叫的声音太大!”

                我有点哆嗦:“那其他人也听见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草。”我真是无语了。

                “飞哥,你怎么了?”

                “没事,你别告诉别人啊。”我心里还真怪不舒服的。

                “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我板起了脸,晃了晃拳头吓唬他。

                “我真不知道啊。”马杰哭丧着脸说:“我觉得没什么啊,你除了叫林可儿和王瑶,还叫其他人的名字呢。”

                “谁?”我更吃惊了,千万别说我还叫了柳依娜或是张璇啊!那样我就疯了!

                “猴子。”马杰说。

                “……”我感觉心里有一千头草泥马在奔腾。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