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36 找梁麒报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默默退了出来,了解郑午的脾性以后,也就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其实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受了伤强撑着在人前强颜欢笑,却在只剩下自己的时候悄悄舔舐伤口,为的就是不让这个世界察觉到自己的狼狈和难堪。

                所以,我反倒不觉得郑午逗逼了,那一声声的“疼死我了”让我觉得难过、心疼。

                等郑午洗完若无其事的出来,我才进去洗了洗,之后我俩又站在走廊上,一句话也不说,颓丧的像两只年迈的老狗。

                脚步声响起,猴子和黄杰走过来了,我心里升起一丝喜悦,可脸上怎么也笑不出来。

                猴子和黄杰的表情也很严肃,看来他俩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算了,还是等猴子安慰我吧,我知道现在不是报仇的时机。我可以忍,可以等!

                猴子走过来,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

                “你……干……嘛……”我有点喘不上气来。

                “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二媳妇!”猴子大叫着。

                “放……开……我……”

                “知不知道给我的名誉造成了多大影响,柳依娜还问我是不是同性恋!”猴子继续大叫着。

                “就是,你为什么不说我是你的二媳妇,难道咱俩的关系比不过猴子吗?!”黄杰也过来掐着我的脖子。

                我一下把他俩甩开:“你俩够了!”

                我语气不好地说:“都什么时候了,先别说这个好吗?”

                “那说什么?”猴子笑嘻嘻的。

                “我和郑午被梁麒带人打了!”

                “我知道啊,不然我回来干嘛。”猴子还是笑嘻嘻的。

                我无话可说了:“你至少得安慰我一下吧?”

                “安慰个毛啊,我看你俩哪也没事啊,挨了顿打就要死要活的了?”

                我正听的不爽,又听猴子接着说道:“再说安慰顶个蛋用,不如直接报仇来的爽快,走!”

                我愣了一下:“去哪?”

                “去报仇啊。”猴子二话不说,抬腿就往走廊那边走。

                黄杰招呼着我们:“走啊,去干梁麒。”

                我加紧两步追上:“我操你们开玩笑的吧,现在是报仇的时机吗?”

                “报仇还分什么时机不时机的!”猴子头也没回。【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那等我回去换个战袍啊!”郑午也兴奋了。

                “来不及了,走吧。”猴子继续说。

                “等我换个战袍,换上战袍就能打过梁麒了!”

                “不用,这不是有我呢吗?”

                在猴子和黄杰的忽悠下,我和郑午糊里糊涂地跟在后面。我开始还以为他俩开玩笑的,没准去上个厕所就回来了——他俩绝对干得出这样的事!

                结果我眼睁睁跟着他们走到拐角,走向唯一通向二楼的楼梯!

                我终于反应过来他们是玩真的!

                只有我们四个人,准备上楼去打梁麒,还是赤手空拳!

                晚自习进行时,整栋教学楼都静悄悄的,只有我们四个人的脚步声响起。

                我们要去高二,打高二单挑最厉害的梁麒,同时他也是高二势力最盛的大哥,随便在走廊嚎一嗓子就能叫出来七八十号学生。

                他妈的,我总觉得我们是在去送死,除非整个高二都没人了,不然我们拿什么打梁麒!

                这是送死小分队啊!

                “要不……咱们回去拿个家伙?”我小心翼翼地问,我想送死也送的有慢一些吧。

                “不用,来不及了。”

                猴子已经说第二次来不及了,我不知道报个仇还有什么来不及的?

                “一会儿见机行事,一切看我眼色行事!”

                “好。”我们三个重重点头。

                脚步终于踏到了高二的楼层。进入东城一中以来,我还是第一次来到高二的地界。这个学校等级规矩森严,隔着年级的一般不怎么来往,所以九太子在高一那么嚣张也没人管。

                这几天,我也摸清了梁麒的一些资料,他在高二6班,教室在整个走廊的中间。也就是说我们冲进教室打起来的话,就算一时占着上风(凭我们四个的实力还真有可能占一下上风),但很快又会被赶来的学生重重包围,到头来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

                怎么看,都像是去送死。

                可是猴子又那么自信满满,想到这个家伙办事一向靠谱,我的心稍稍安稳了一些。

                “真刺激啊……”郑午突然说了一句,带着满面的红光,他最喜欢干这种事了。

                来到高二走廊,猴子却没朝6班走去,而是朝着旁边厕所的方向走去。

                妈的,我就知道!他肯定上个厕所就回去了,估计又被猴子和黄杰耍了!

                “梁麒在6班呢。【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想埋汰猴子几句。

                “知道。”

                “那去啊。”我继续埋汰他。

                “梁麒不在教室。”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在水房。”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水房门口。

                每个年级走廊的尽头都有一个厕所、一个水房。厕所当然是用来上厕所的,水房当然是用来取水的。这好像是句废话,其实不然,因为水房除了用来取水,还可以供打架受伤的学生在这清洗伤口。站在水房门口,我们看见梁麒正在里面冲洗着胳膊和腿。

                而且还只有他一个人。

                他和郑午刚打过一架,同样的棍子对棍子,虽然郑午没打过他,但他也受了伤,在这里清洗伤口也很正常。猴子后来告诉我们,梁麒这人特爱干净,洗伤口都洗的比别人时间长,所以他才有把握确定梁麒现在还在水房。我还问他,那你怎么确定梁麒是一个人呢?猴子说梁麒和郑午一样,都是特爱面子的类型,这种时候绝对是一个人在水房的。

                冷水哗啦啦地流着,梁麒背对着我们,并没看到我们已经进来了。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个绝好的机会。

                我已经幻想到我们四个围殴梁麒一个,把梁麒打的嗷嗷叫的精彩画面了。

                我们像猎人一样悄悄走过去,距离他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猴子突然一马当先地飞奔起来!

                在我们愣神的同时,猴子已经一脚踹在梁麒的屁股上,梁麒猝不及防,一头栽进涮拖布的池子里面,看着特别喜感,我们刚要一哄而上,猴子已经回过头来,大喊了一声:

                “跑!”

                然后便超过我们,一马当先地冲出水房。

                “操!”

                我大骂了一句,只能跟着猴子往外冲,我觉得自己反应算快了,结果跑到楼梯口的时候,才发现黄杰和郑午都在我前面,后面隐隐约约传来梁麒的叫骂声。

                我一直跟着他们跑,也不知道要去哪,反正就是跟着郑午和黄杰,而他俩当然是跟着猴子,人在这个时候都是有依赖性的,就像你夜晚走路,如果前面有个人,你会不由自主地跟着走,所以我也不想那么多,一直跟着跑就对了,反正猴子肯定有他的安排。

                我们冲出教学楼,冲出校园,沿着长长的马路往前走,四个人都跑的气喘吁吁。

                我突然觉得不对,我们跑的方向好像是网吧啊?!

                “猴子,猴子!”我大叫起来。

                猴子刹住车,回过头来也是吓了一跳:“我草你们怎么还跟着,报过仇了还想怎样,就别影响我继续玩游戏了吧?”

                我们三个也都站住了,我刚要开口骂猴子,黄杰已经骂起来了:“我草你怎么跟计划说的不一样你说我们两个一人踹一脚的怎么到头来就你踹了一脚你这不是欺骗我感情吗?”

                猴子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台阶上:“来不及了,我看见他都快洗完了,我踹那一脚都是掐着点踹的……快,给我支烟。”

                黄杰继续骂:“你抽毛啊就你一个人过瘾了我们仨在旁边干看着……也给我一支。”

                我给他俩一人一支烟,三个人坐在台阶上抽了起来。

                郑午搓着手说:“咱们再回去打一顿吧,不然我今晚该睡不着了……”

                “再回去你就出不来了。”猴子一边抽烟一边说。

                “没事,我换上战袍,单挑他们整个年级。”

                “……”猴子不说话了,转头问我:“怎么样左飞,刚才爽不爽?”

                我回忆着梁麒一头栽进墩布池里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出来:“爽是爽,可还没完全过瘾。”

                猴子说:“没办法,以咱们现在的实力,要想真的彻底报仇还有一段路要走。”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其实我能分清双方的局势,也根本没想着今晚报仇,猴子能一脚把梁麒踹进墩布池已经很让我惊喜了。

                郑午说:“哎,你们就是麻烦,要不是为了团队合作,我早就一人挑翻他们了。”

                我们仨人都没说话,坐在马路边上默默地抽烟。

                郑午又说:“还有多久才能彻底报仇?”

                我一下急了:“你烦不烦?你看看你收的那些小弟,平时倒是会吹牛,关键时刻一个上来帮忙的都没有,梁麒一句话就把他们吓死了,就这样还报个仇啊?”

                其实这事和郑午没关系,可他老在旁边叨逼叨,我心里本来就窝着火,所以就忍不住往他身上撒了。

                我骂完以后,郑午愣了一下,然后又愣了一下,再愣了一下,愣了足足三四下,才说:“左飞,你是小弟,不能这样和我说话,这是以下犯上知道吗?”

                看着他俩的背影,我也是无奈了,猴子办不到,我就能办到了?

                虽然我不认为猴子是大哥,但我们这些人里,他肯定是中心人物,在我印象里他是智勇双全的类型,如果连他都办不到的事,我实在想不通我怎么就能办到了。

                可是我们一开始就说好了,我和郑午负责收拢高一的散余势力,猴子和黄杰负责拉拢和丁笙、梁麒不对头的势力。猴子说的对,如果我们这边停滞不前的话,那还谈什么报仇?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那可是一帮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啊!

                我的心里烦躁无比,坐在马路牙子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很快马路边上就有了五六个烟头。偏偏郑午往我旁边一坐说道:“猴子对你真好,明明你是小弟,还骗我说你是兄弟。”

                如果是平时,我当玩笑一过就好,可我现在正烦着,他又来烦上加烦,我是彻底烦大发了,一下没收住自己情绪,回头一拳就砸郑午脸上了。

                “老子再说一遍,我不是小弟!”

                一打完,我就后悔了,我草我咋打了郑午,他单挑我三个(或许更多?)都没问题啊,我这不是找死呢吗?就郑午这体格估计一拳就把我给砸晕了吧?

                我突然打了郑午一拳,郑午也是愣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站起来就跑,等他反应过来可就迟了,我可不想被他这家伙压在地上打!我刚跑了三四步,就听见郑午追过来了,大喊着你给我站住。我又不傻,怎么会站住,拼了命的往前跑。

                刚跟着猴子跑了一阵,休息还没多久,现在又往前跑,我感觉自己的肺都快炸了,可我一步也不敢停,因为郑午还在后面追着,不停大喊你给我站住,你给我站住。

                我乱跑一气,还专往小巷子钻,可郑午如影随形,这小子体力真是太强了。跑过三条街,还钻了两家超市,我终于顶不住了,在一个饭店门口停住,扭头对还跟着跑的郑午说:“别……别追了,我承认还不行……我承认我是小弟……”要是被郑午打一顿可太冤了,还不如现在先服软一下,回头再让猴子给我正名!

                “啊,不……”郑午也气喘吁吁的,扶着我肩膀说:“我相信你不是小弟了。”

                “啊?为什么?”

                “小弟……小弟哪敢打我呀。”郑午嘿嘿笑着,“以前就毛毛敢打我。”

                我一下傻了:“你有受虐倾向吧,以前我怎么说我不是小弟你都不信,现在打你一拳反而相信我是兄弟了?”

                “嘿,不一样,小弟和兄弟的感觉不一样。小弟始终是低人一等的,大声和大哥说话都是不对的,可兄弟就不一样啦,要打要骂都可以的。你又骂我,又打我,肯定是兄弟。”

                我咧开嘴笑了:“你真有病,这是哪门子的说法啊。”

                “真的,就咱们收的那些小弟,我就是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还一下手。”

                “切,还不是因为他们怕你。”

                “那肯定啊,当小弟的不怕大哥怎么行?毛毛以前说过,当大哥的,威信一定要树立好,不然手下那帮小弟就该翻天了……”

                听了这句话,我脑子里突然“叮”的一下,就像小时候看聪明的一休,一休想起什么主意来就“叮”一下出现个灯泡似的,我突然想到了彻底收服那些小弟的办法!

                “郑午,我有办法了,咱们这就回去!”我的语气里透着兴奋。

                郑午迷茫地被我拉着朝学校的方向跑去。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