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41 梁麒,跑!

            不良之谁与争锋 41 梁麒,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和王瑶都愣住了。

                “是真的啦,你们两个每次都保护我,你们才是我最宝贵的平安符。”

                林可儿往后退了一步,笑着说道:“所以,一定要平安回来啊。”夕阳的余晖洒下来,使她浑身都金灿灿的,笑容也融化在阳光里,像一尊纯洁高贵的女神。

                各自怀揣着林可儿的平安符,我和王瑶一路无言,我们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林可儿对我们越好,就越加深我们心中的愧疚。尤其是王瑶,她一向爱护自己的姐妹,不允许自己的姐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我们俩的关系也就愈发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

                可能是觉得枯燥,郑午突然说道:“你们仨关系挺好的。”

                我“嗯”了一声,王瑶也“嗯”了一声,郑午继续说道:“左飞,你处理的不错,和毛毛有一拼了……”他看林可儿送我们平安符,还以为我已经妥善处理好了三人的关系。

                我知道他又要说毛毛那三个媳妇的事,赶紧打断他:“郑午,你这战袍挺有型的。”

                郑午果然上当:“那是,毛毛送给我的,他说我一穿上这个,就能把对手吓破胆子。”

                “……”我心想,毛毛不会也是个逗逼吧,看他样子应该不像啊。

                因为毛毛救过王瑶一回,王瑶就随口问了几句毛毛,郑午一下可来劲儿了,说起毛毛的风云往事来,说毛毛当年连挑十三个班级的老大,都快把毛毛捧到天上去了,言语之间毫不遮拦自己对毛毛的崇拜。不过以郑午以往的风格来看,这段故事估计掺了很大的水分,毛毛很有可能只是挑了三个班级的老大。

                只听郑午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我最佩服毛毛的还不是他能打,而是他在感情上的手腕。毛毛在七中有三个媳妇,个个都是校花级别的——当然比我媳妇要差一些,不过已经相当强悍啦,他那三个媳妇相处的很好,就跟姐妹似的,就像你和林可儿一样……”

                我一听要糟,赶紧又说:“你整天夸你媳妇漂亮,哪天带你媳妇出来见见啊。”

                同时紧张地看着王瑶,好在王瑶并没理解到那层意思,还以为郑午就说她和林可儿是姐妹。

                一路走来相当凶险,郑午好几次差点踩线,都被我生生拗回来了,走的我是心惊胆战。好在很快到了约好的饭店,虽然比不上蓝月酒楼,但也算是很上档次了。不过没见猴子,我们等了一会儿,猴子还是没来。我有点急了,不会还在玩游戏吧,这可是办正经事啊。

                我给猴子打了个电话,结果这家伙压根没接,打了好几遍都没接。

                “靠。”我说:“你们等等,我去网吧找他。”

                “算了,来不及了,一会儿我和郑午打梁麒,你搞定丁笙就可以了。”王瑶一边说,一边从衣摆里抽出一柄黑漆漆的带鞘砍刀。

                “……也不是不可以,但还是我和郑午打梁麒吧。”

                丁笙不能打,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王瑶叫我去打丁笙显然是瞧不上我的战斗力!

                拜托,我还是很能打的好吗!

                王瑶看了我一眼:“也行,我打完丁笙就去帮你俩。”

                “……”

                “不用,我一个人就能搞定梁麒。”郑午推了推自己的墨镜,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走吧。”我无奈,心里把猴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说他办事靠谱,靠谱个头啊!

                在服务生的引领下,直接前往一早就预约号的包间。一推门,我们整个都惊呆了。

                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其中不乏龙虾、鲍鱼、烤乳猪、整鸡、整鹅……猴子坐在主位,正在大快朵颐,左手一个猪蹄,右手一个羊腿,吃的那叫一个满嘴油光,面前还有一瓶刚开启的红酒,红酒上的外国名字咱也不认识,不过感觉还是挺贵的。

                猴子看见我们来了,连忙招呼:“快来一起吃!”

                我、王瑶:“……”

                郑午没有“……”,因为他已经扑过去一起吃了,两人就跟疯了一样席卷桌上的食物。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猴子你疯了吧,咱们一会儿怎么结账?!”我瞪着眼,这些东西少说也有几千块!

                “结毛账啊,咱们打了丁笙和梁麒就走!”猴子嘴里塞满食物,含糊不清地说着。

                “哈哈!”我乐了,原来还要报上回逃单的仇,我也扑过去和他们一起吃了起来。

                王瑶:“……”

                我拿起一个大龙虾啃着,我家条件还可以,跟我爸我妈吃过,但也不是经常吃!

                “我草,你俩可点!”猴子一把抢过郑午手里的猪蹄,又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龙虾。

                我怒了,用手推着猴子的脸,硬生生把我的龙虾抢过来,郑午则直接端了一盘鲈鱼到旁边吃去了。猴子又来和我抢,我捂着他的嘴,他掐着我的耳朵,简直快打起来了。

                王瑶:“……”

                我们吃了一会儿,王瑶接了个电话,对我们说:“行了,他俩快来了。”

                我们这才住手,拿餐巾纸擦嘴上和手上的油,猴子一边擦还一边说:“打完他们,咱们还能打包,弄回去慢慢吃。”

                “是。”我和郑午连连点头。

                我突然想起什么:“你故意把黄杰支开,是想一个人独吞这些东西吧?”

                猴子面不改色:“胡说什么,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是。”我和郑午连连点头。

                “胡说八道!”猴子一拍桌,似乎非常气愤。

                王瑶看了看门外,说道:“来了!”

                我们三个都站起来,猴子说:“别跟他们废话,进来把门一关就打!”

                “好。”我和郑午摩拳擦掌。

                郑午说:“梁麒交给我,你们三个打丁笙!”

                我们都没说话,牢牢盯着门口。我、猴子、郑午三人坐在里面,王瑶站在门口迎接。

                “笙哥、麒哥!”王瑶笑靥如花,这个女的也蛮厉害,明明恨死他们俩了,脸上却还能笑得出来,诱惑着他们两个进入陷阱,简直就是个旷古绝世的大妖精!

                “王瑶!”丁笙和梁麒的声音也传来,显然已经很近了。

                “快来!”王瑶招着手,热情地像一把火。

                我的一颗心快跳出来,想象着一会儿暴打他们的场面,还要让他们付了这笔大单子,那感觉简直爽歪歪了!

                “哈哈,久等了吧。”丁笙和梁麒终于出现在门口,两个人都是笑眯眯的,果然没带其他人。

                “没有,刚来一会儿,快进来吧。”王瑶做了个“请”的手势,不过不是请进,而是请君入瓮。丁笙和梁麒同时跨进包间,我、猴子、郑午三人也站了起来。

                王瑶正要关门,丁笙突然面色一变:“梁麒,跑!”便转身冲出门外,梁麒愣了一下,好像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很快跟着冲出门外。

                我们几个都傻住了,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难道识破了我们的计划?王瑶最先反应过来,她抽出砍刀,将黑漆漆的刀鞘一摘,持着明晃晃的砍刀便追了出去。

                虽然不知道丁笙是怎么识破的,但我还是拔腿就奔,准备助王瑶一臂之力,谁知猴子一把拉住了我:“算了,来不及了。”

                “可王瑶……”

                “她也追不上的。”

                果然,王瑶又返回来了:“两个兔崽子,竟然溜的那么快!”

                “诶,他……他们跑了!”郑午指着门口,好像刚刚才反应过来。

                我、猴子、王瑶:“……”

                不过也不能怪他,这变化实在太快,我也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们是怎么识破的?咱们好像没有破绽吧?”王瑶皱着眉。

                “怎么就给跑了呢?”郑午一跺脚:“白瞎了我这身战袍!”

                “还说呢,问题就出在你这战袍身上。”猴子慢悠悠地说道。

                “为什么?”郑午一脸茫然。

                我和王瑶却都懂了,丁笙何许人也?他肯定也把我们这些人的情况也摸清了,知道郑午一般不穿战袍,一穿战袍指定有事。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个计划竟然坏在郑午的战袍上面!

                郑午:“怪我喽?可我不穿战袍打不过梁麒啊!”

                “没怪你,是我们都没考虑周全,没想到丁笙那小子观察力这么强。左飞,你先给黄杰打个电话,告诉他计划取消吧。”

                我只好打了个电话,黄杰问我为什么,我说回去再给你说吧。

                王瑶不太高兴,靠在门上无奈地望着天花板,我很了解她的火爆性格,迟一天解决丁、梁二人都觉得浑身不舒服。我说:“猴子,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丁笙和梁麒已经对咱们有了戒心,再开展其他计划是不是也不容易了?”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习惯干什么都先问猴子了。

                猴子摇了摇头:“摆在咱们之前的还有一个更严峻的问题需要解决。”

                “什么?”

                猴子打了个饱嗝,然后指了指一大桌子的菜。

                全场一片静默。

                五分钟后,服务生来了:“您好,一共消费3680,刷卡还是现金?”

                全场一片静默。

                “您好,刷卡还是现金?”服务生又问了一遍。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