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52 高一VS高二(收尾篇)

            不良之谁与争锋 52 高一VS高二(收尾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郑午的身体摇摇欲坠,脸上的血不停淌在地上,似乎就要倒下去了。【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的双拳不由握紧,牙齿也咬在一起,不知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看着兄弟被打的时候,比自己被打还要难受!但出乎意料的是,郑午并没有倒下,他死死地抓着梁麒的领子,借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可任谁都看的出来,郑午快坚持不住了。

                我又看了猴子一眼,猴子默不作声,我只好继续看着他们,心里恨不得扒了梁麒的皮。

                身后突然响起大片的脚步声,保卫科的终于来了,一个个手持橡胶警棍,纷纷骂着反了天了你们,虽然只有十来个人,气势却相当凌厉。我们这边立刻起了一阵骚乱,有些学生立刻朝着另一个方向跑,程山他们也慌慌张张地返回教室,剩下没走的都是我们的亲信,比如我那帮人,还有郑午那帮人。对了,阳泽城也没走,只是询问式地看着我们。

                保卫科之于学校,就相当于派出所之于社会,没有学生不害怕,他们也想跑,只是看着我们没动,他们也没动。我又看了看猴子,猴子则看了看场中。梁麒大力地捶着郑午的头:“放开老子,保卫科的来了,傻逼!”郑午含糊不清地说:“还没……分出胜负,不能走!”

                见此状况,猴子立刻对我说道:“左飞,让人拦住保卫科的!”

                我惊了一下,拦保卫科的?这也太嚣张了点……可是看着猴子坚定的表情,看着郑午不肯放弃的模样,我知道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我一回头,冲剩下的人大喊:“拦住他们!”

                剩下的人也是大吃一惊,在东城一中拦保卫科的,简直和在虎口捋须没有区别啊,一时间大家都有点呆住了。看着保卫科一干人越来越近,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好身先士卒地跑了出去,用棍子指着保卫科的人:“不许过来!”

                保卫科的骂道:“妈的,哪来的小逼崽子,给我滚蛋!”依然朝这边跑来。

                身后传来脚步声,王瑶也跑了过来,站在我的旁边用砍刀指着对面:“说了不许过来!”

                很快,张峙、马杰、阳泽城也跑过来了。有人带头之后,大家纷纷跑了过来,在走廊竖起一道坚实的壁垒,纷纷举起手中的家伙指着对面一干人等。

                “不许过来!”众人齐声发出怒吼。

                保卫科的果然站住了,表情震惊地看着我们。

                “妈的,小逼崽子,也敢……”一个人骂着,试探性地往这边走来。

                “再过来就让你死在这!”我的目光凶狠,那人终于不敢动了,毕竟这边有四十多人,任谁都要掂量一下!一帮保安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却终究没敢再踏过来一步。

                我回头叫道:“郑午,麻烦搞定了,继续干吧!”

                “好嘞!”郑午抬起头来,一拳砸在梁麒的脸上。

                梁麒大怒,一把抓住郑午的头发,又是“砰砰砰”好几拳砸了出去。郑午满脸鲜血,却依然屹立不倒,偶尔还能还上梁麒一拳。平均下来,梁麒打他五拳,他才能还上一拳。

                “认输啊,认输啊!”梁麒大吼着,依旧捶着郑午的脸,声音里却带着一丝恐慌。

                “嘿……嘿……”郑午笑着,“我穿战袍啦,你打不过我的。”

                “放你妈的屁!”梁麒一拳一拳地打过去,似乎每一拳都有千斤的力道。

                郑午的脸已经不像样了,四处都是血污,看着像个疯子。我都不忍心看了,把头微微偏到了一边,看见有个保安正在打电话,估计是在求援。就在这时,突然“轰”的一声,我抬头一看,赫然发现郑午和梁麒已经倒在了地上!

                “你怕了。”郑午翻身骑到梁麒身上,狠狠一拳打了过去,“你都占了上风腿还发抖,破绽实在是太多了。”郑午一边说,一边用拳头砸着梁麒的脸。一拳一拳,比梁麒还狠,梁麒突然大叫了出来:“我认输,我认输行不行,你这个疯子!”

                郑午一笑,从梁麒身上翻下来,四肢展开躺在地上,而梁麒竟然大声哭嚎起来。

                “左飞!”猴子突然叫了一声。

                我立马会意:“大家撤!”一声令下,众人撒腿就跑。混乱中,王瑶拉了我一把:“走啊!”我说:“你先走,我得护着郑午。”王瑶点点头,立刻跟着人流跑了。

                等保卫科的反应过来,大部队已经从走廊另一端逃走了,而我、猴子、黄杰没走,蹲下来搀扶着郑午,梁麒也在一边躺着,他还在骂骂咧咧的哭嚎,但是没人管他。

                保卫科的冲过来把我们都制住了,而且我们也没必要跑,像这种大型事件,因为牵涉的人太多,我们这几个带头的迟早要被叫去问话,其他人反倒没什么事,还不如就在这束手就擒得了。我们被压在地上,互相看着笑了一下,这次复仇计划相当成功。

                我这笑还没笑完呢,头上就重重挨了一棍,疼的我顿时嗷一声叫了出来。打我的那个保安骂道:“你刚才不是牛逼吗?你再牛逼一个给我看看啊!待会儿回了保卫科再收拾你!”

                十分钟后,我们被带到了保卫科的问话室,程山、梁麒、丁笙这些也都被抓。也是因为这次打斗范围涉及颇广,而且是跨年级的恶性打斗,把几个校领导都惊动了,和保卫科的一起审问我们。如此一来,保卫科的就不能动手,就更不能收拾我了。

                而我们,则按照一开始就商量好的套词来说,猴子和黄杰说他俩本来是去找程山吵架的,手里拿着镐把也只是做做样子吓唬人而已,结果梁麒就在一边煽风点火,他们一起骂了梁麒几句,结果梁麒就动手打了他们。他们气不过,才还手的,属于正当防卫。

                猴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校长大老爷啊,梁麒可太坏了,他就是高二的黑社会,你随便叫几个学生问问就知道了。我们吵架关他什么事啊,他骂我们,还打我们,我们上哪说理去啊,你们可一定要为我们这些普通学生做主啊!”看的我在旁边差点没笑出来。

                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说我们都是猴子的好朋友,听说猴子被梁麒带人打了,就气愤地上去找他说理,结果他根本不说理,上来就和我们打架,我们只好被迫自卫了。

                反正就是把责任都推到梁麒身上,没有梁麒,就没有这样一场斗殴事件。

                其实保卫科问话水平一般,比起正儿八经的公安局刑侦科可差远了,所以很容易就被我们糊弄过去了。审了半天,又让我们写了一份事情经过,然后就让我们回去等候通知。

                出来以后,我们先送郑午去医院,他伤的实在太重了。在路上,我们为了安慰郑午,就不停夸他打架厉害,梁麒都不是他的对手。郑午得意洋洋地说:“那当然,我穿了战袍!”

                一切都搞定后已经下午了,我们回到学校,学校已经恢复正常的上课秩序,不会因为打了一场架就混乱无序。去上课的时候,我在门口喊了报告,老师神色复杂地让我进去了。

                现在没什么事了,就等学校的处理通知就行。不出意外的话,梁麒肯定是被开除,他是这场大型斗殴事件的罪魁祸首!至于我们,应该就是个处分、警告之类的。下课以后,大家都在走廊聊天,一个个表情兴奋地谈论着上午的事。无论参加没参加的,都特别兴奋,身为事件的主导人之一,我感觉还是满骄傲的,又在学校大大的出了一把名。

                晚上下课,林可儿又来找我,说要给我擦药。其实上午打架没受什么伤,还是昨天被梁麒踢的那些。宿舍楼外面,我撩起衣裳,让林可儿给我擦药,她的小手还是满舒服的。我想起行动中突然出现的那个男老师,本来以为是个失误,没想到无形中帮了我一把。

                想到这,我忍不住说道:“可儿,你的那个平安符真有用。”

                听到夸她,林可儿也很高兴:“那是,五台山的高僧亲自开过光的!左飞,这个平安符一定是和你有缘,你要无时不刻地放在身上!”

                其实我打算还给她的,结果听她这么说,又不好意思了,只好乖乖放进贴身的口袋。

                丁笙、梁麒已经被我们搞定,王瑶晚上就不会再来陪我了,那天晚上失眠了很久,感觉有点不太适应。过了两三天,都没什么事,大家从各种渠道打听学校的处理通知。

                有天下课,我照旧去走廊找人聊天,看见有群学生在那窃窃私语,说话的时候还不时看我一眼。我就说:“干什么呢,有什么话就说!”我现在也算高一的大混子了,说句话他们哪敢不听,立刻说道:“听说学校的处理通知快下来了,下周一就要公布!”

                “哦?”我立刻来了兴趣:“梁麒什么处分?”有些学生的小道消息就是广。

                “开除!”

                “哈哈。”我乐了出来:“活该!猴子呢?”

                “记大过一个。”

                我更乐了,猴子的计划就是完美:“哈哈,黄杰呢?”

                “记大过一个。”

                我继续文:“郑午呢?”

                “一样,也是记大过。”

                我的嘴都快乐歪了,最后才问到我自己:“我呢?”

                “你……”那人面带难色:“听说是开除。”

                我的笑容一下僵住。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