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53 猴子要向校长表白

            不良之谁与争锋 53 猴子要向校长表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人又赶紧接着说:“飞哥,通知没宣读之前都可以改,你赶紧想想办法吧。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半个小时后,还是上课期间,我、猴子、黄杰、郑午、王瑶聚在水房商量。

                消息经过确认,是真的,其他人都是记过或记大过,只有我和梁麒是被开除。至于原因,就是因为那天我带头阻拦保卫科的,保卫科的科长极力要求学校将我开除,说是不能容忍这样无法无天的学生。还有另外一条消息,说是易真暗中施了把力,也要求将我开除。

                无论怎样,我被开除的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下周一就要在升旗仪式上宣布。

                郑午不好意思地说:“都怪我,是我执意要和梁麒单挑的。”

                我说:“没你事,我也希望看你打赢。”

                “左飞,你要是被开除了,我就和你一起退学,咱们去七中上,照样称霸学校!”

                我没吭声,其实我不太愿意,因为七中那学校挺烂的,比一中可烂多了,尽是混子。

                黄杰说:“要不咱们把保卫科长揍一顿,让他给校长申请一下改了左飞的处分。”

                王瑶说:“这个主意可以,不过你们别动手了,让我哥来吧,他干这个在行。”

                猴子摇摇头:“别叫你哥。”

                “为什么?”

                猴子没有答话,还在默默地抽着烟。其实有好几次了,猴子特不愿意说到王瑶她哥,一提到王瑶她哥,要么默不作声,要么草草带过,要么转移话题,第一次提到王瑶她哥的时候,还是黄杰告诉我的,猴子在旁边假装魂游天外。

                按理来说,猴子和王瑶她哥没有交集,不至于中间发生什么误会啊?

                黄杰和我一样明白猴子的心思,说道:“那就咱们亲自动手,就不信弄不了个科长!”

                猴子说:“弄科长干嘛,要弄就弄校长,那才是掌握生杀大权的人物。”

                我们都吃了一惊,猴子开玩笑的吧,弄校长?

                猴子把烟屁股一扔:“怎么样,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众人都说。

                “行,那咱们就走。”猴子又说:“王瑶,你就先回去吧,你不适合搀和进来。”

                王瑶想了想,说:“行,那你们自己小心。”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才出了水房。

                十分钟后,我们站在了校长室的门前,猴子怀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花。刚才在来的路上,这束花本来是在垃圾桶里的,估计是哪个倒霉蛋表白没有成功。当时猴子就把花拿走了,说要送给校长,表达一下我们诚挚的心。我们劝了半天他都不听,猴子一定要把花送给校长。

                平时他逗逼也就算了,偏偏现在也这么逗逼,而且黄杰都没跟着他逗逼,他一个人逗逼有意思吗?我们谁都劝不住,索性就不管他了,反正是死是活不就伸头一刀的事。

                我们都无奈地看着猴子,猴子说:“看什么看,我要向校长表白,这花这么香,校长肯定会喜欢的。”说着,他还把鼻子凑到花里闻了闻,做出一副万分陶醉的模样。

                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就算被开除,能看猴子逗逼一回也行。猴子敲了敲门,喊了声报告,听见里面说进,猴子才推门而入,我们跟在猴子身后依次走了进去。校长正在写着东西,一看是我们,惊了一下,随即皱着眉:“你们干嘛?”

                猴子捧着花送过去,笑嘻嘻道:“校长你好,这是我们给您买的花,祝您的人生像这束红玫瑰一样火热奔放、充满激情!”真他妈能瞎掰!

                校长根本没看这花,沉着脸说:“有什么事?”

                “你闻闻,可香哩。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猴子把花伸过去,都快凑到校长底下去了。

                校长一拍桌:“没事就出去吧!”

                我们几个连大气都不敢出,猴子却依旧笑嘻嘻的,把玫瑰花搁到一边,说道:“有事,没事能来吗?校长,我听说我们都是记过,怎么左飞就是开除呢?”

                “他阻挠保卫科执行公务,还出口威胁保卫科人员,难道还不足以开除吗?”

                “多大点事啊,看在这花的份上,再给左飞一次机会吧,改成一样的记过处分行不行?”

                猴子一边说,一边冲我使了个眼色。我觉得这也太扯淡了,校长怎么可能会为了一束花就放过我呢?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校长,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不可能!”校长大声说道:“你们这些学生,一个个顽劣不堪,上次就打群架,这次又打群架,按理来说应该把你们全都开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玩什么花招,与其担心他,不如担心担心自己,再犯一次错误保证把你们全都开除!”

                校长语气坚定,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出去吧,我还要忙工作!”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这个命运啊。我看了一眼猴子,发现他的脸色变得铁青,把我都吓了一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猴子这样,无论对九太子还是对丁笙、梁麒,都没见过他发过这样大的怒!

                “你们三个先出去吧,我和校长单独谈一谈。”猴子缓缓说道。

                我心里一惊,难道猴子想对校长动手?我还没来得及反应,黄杰和郑午已经掉头而去,我只好也跟着他们出去了。校长室外,我们三个愁眉苦脸。

                “你们说,猴子会不会对校长动手?”我忍不住问道。

                “有可能。”黄杰点头:“这种事他做的出来。”

                郑午摩拳擦掌:“那我一定要上,我活这么大还没打过校长,以前只打过一个体育老师,那个傻逼玩意儿借着早练的机会偷摸我女朋友的胸。”

                我:“……如果里面打起来了,咱们就一起进去帮忙。”郑午和黄杰都说行。

                我趴在门上,发现里面很安静,几乎什么声音都没有,就好像他俩在说悄悄话一样。我正纳闷,门突然开了,猴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又把我吓了一跳。

                “行了,进来吧。”猴子非常平静。

                我们疑惑地走进去,校长仍坐在办公桌后面,只是脸色相当难看。

                “不用进来了。”

                他摆摆手,我们便停在门口,校长说道:“经过校委会商议,左飞虽然冒犯保卫科人员,但念在他平时品学兼优,又是初犯,撤销开除处分,转为记大过一次。”

                我惊呆了,完全不知道猴子是怎么办到的,他和校长也就谈了不到三分钟而已吧?

                “谢谢校长。”猴子冲他鞠了一躬,然后对我们说:“咱们走吧。”

                我们刚要回头,校长室又冲进来一个人,差点把我们撞上,这人几乎连滚带爬,一抬头鼻青脸肿的,竟然是保卫科的科长!我条件反射地往外一晃,看见走廊拐角处闪过一个连帽的黑色风衣,我还以为是王瑶,后来觉得不对,王瑶的身材没有那么高大!

                “你怎么回事?”校长室里,校长皱着眉头看着保卫科科长。

                “没事,我自己摔的。”科长抹了一把脸,看上去非常害怕,说道:“校长啊,关于那个左飞的事,我觉得需要慎重考虑一下,他虽然威胁了我们,但是不至于开除嘛……”

                是来为我求情的!我的心怦怦直跳,马上猜到这是王瑶找人干的,猴子虽然不让,但王瑶也能自作主张,那刚才那个高大的黑影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王瑶她哥?

                “我们走吧。”猴子说道,也不管仍在喋喋不休的保卫科科长了。

                我们出了教工楼,除了黄杰之外,我和郑午都迫不及待地询问猴子是怎么办到的。

                猴子想了想,一脸严肃地说:“真想知道?”

                我和郑午连连点头。

                猴子站了一会儿,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心,撩起自己的衣裳说:“我割了一个肾……”

                “啊!”我一声大叫,朝着猴子扑过去,掐着他的脖子“啊啊啊”的大叫。

                郑午也扑过来,紧张地说:“左飞你轻点,猴子刚割了一个肾……”

                “好好好,我说我说……”猴子被我掐的受不了了。

                我放开猴子,猴子撒腿就跑,我就知道上当了,赶紧撒腿就追。郑午也跟在后面:“猴子你慢点,小心身体啊……”黄杰则不紧不慢地跟着,好像对这些都不在乎。

                最后,我还是放弃了,猴子不可能告诉我的,这件事就像那天在饭店结账一样,成了我心里一个无法解开的迷。

                礼拜一的升旗仪式上,教导主任宣读了我们的处理通知,梁麒不出意外的被开除学籍,其实从那天过后,他就没有再来上课了,被郑午打到哭嚎已经丢尽了脸。剩下的人,要么记过要么警告,都是挠痒痒的处分。丁笙没有处分,因为他并没参与打架。

                仪式结束以后,我们一大帮受处分的聚在一起往回走,光荣的像是战场上的英雄(当然这种行为其实挺幼稚的)。因为共过患难,大家的感情更深了,程山也和我们玩的很好,还说咱们改天一起吃饭,就当是个庆功宴,众人都高兴的同意了。

                我们走到教学楼的时候,看见易真正站在楼下,愤恨地看着我们。我冲他吹了个口哨,然后和众人大笑着离去,并没看见他那双愈加阴狠的眼神。

                晚上回到宿舍,在水房洗涮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背。

                我一回头,一柄尖刀便冲着我心口扎来!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