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67 真正的幕后主使

            不良之谁与争锋 67 真正的幕后主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说砍,而不是打。砍,只能用刀,可想而知郑午伤的有多严重。

                我平静地说:“好,我马上就过去。”然后我抬起头来,看着我爸妈:“我得回学校去。”

                我妈刚想说什么,我爸就把筷子一放:“去吧。”我妈就不说话了。

                我站起来,默默地换好衣服,爸妈始终一言不发,在我要出门的时候,我爸才说了句话。

                “注意安全。”

                “好。”我说。

                出了门,我又打了个电话,然后赶往医院。手术室外,黄杰、张峙、马杰都在,还有郑午的几个兄弟,以及几个十三玫瑰的女生,她们围着正在一边抹泪的苏忆。见我过来,马杰他们七嘴八舌地告知我先前的情况:

                今天晚上,郑午和几个兄弟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李伟就走过来要求和郑午单挑。论单挑,郑午怕过谁?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他。李伟就提出去食堂后面的小花园里,并且只能他们两个人过去,说是以防郑午的兄弟帮忙。郑午便没让兄弟跟着,单独和李伟去了小花园里。郑午的兄弟们等了很久也不见他们回来,觉得奇怪就过去看了看,结果就发现郑午躺在血泊里,身上至少中了十来刀,这些人立刻给黄杰打了电话,然后一起将郑午送到医院来了。

                黄杰说:“郑午肯定是中了埋伏,具体情况还得等他醒了以后再问问。”

                我点点头,心乱如麻,王瑶上午才被捅,郑午晚上就被砍,这些事一桩接着一桩,是预谋还是巧合?王瑶被捅,是易真安排赵雅文做的;郑午被砍,是不是杨啸授意李伟做的?如果是杨啸主动授意,那就说明他终于要对我们动手了。我脑子里一团乱麻,总觉得有一张巨大的网罩在我们头顶。

                我抬头看着手术室上的红灯。同样的一间手术室,上午是王瑶,下午是郑午,就跟我们对全天底下的人宣布这间医院被我们承包了似的。

                我站起来,走到十三玫瑰那边,问她们王瑶醒了没有。她们说醒了,又告诉了我病房号。我找到病房,王瑶果然醒了,柳依娜和张璇正在喂她吃东西。我走过去,看着王瑶依然毫无血色的脸,心中又是一阵揪痛,这些天我们的事太多了,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听说郑午也被砍了?”王瑶问我。

                我点头:“都是外伤,还在缝合,应该没有大碍。”

                王瑶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不想吃饭了,然后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没事,我们会报仇的。”我说:“还有三天,猴子就回来了,新仇旧恨一起报。”

                “我只是觉得自己可悲。”

                “???”我奇怪地看着王瑶。

                “我一直以为和他们关系好,也一直以为他们很给我面子,闹了半天都是我在自以为是。”

                这个他们,当然指的是丁笙、梁麒,还有杨啸。

                王瑶接着说:“他们只是怕我哥,所以才给我三分薄面,我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脸色愈发惨白,语气也愈发悲凉。

                “嘿!”我终于忍不住了,俯下头去说道:“你在搞什么,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王瑶啊!现在的你,不是应该咬牙切齿地说要把他们全给干掉吗?你怎么回事,被人捅了一刀连胆子和骨气都被捅没了吗?”

                或许是我说的太重,柳依娜悄悄拉了拉我的袖子。我没理她,继续说道:“搞搞清楚,你可是东城一中鼎鼎大名的大姐大王瑶啊,从天上到地下,你王瑶怕过谁?”

                沉默。

                王瑶盯着我,我也盯着她。

                突然,王瑶笑了出来,眼睛弯弯的好看极了。

                “是啊,我是大姐大王瑶,一向只有别人怕我,我什么时候怕过别人?”

                “这就对了嘛。他们不给你面子,你就呸,你还不要他的面子呢,下回见面吐他一脸!要是还不解恨,你就把姨妈巾甩到他脸上!”

                大家都乐了,咯咯咯笑起来,王瑶也笑着说:“你快别逗我了,肚子都疼了!”

                我赶紧不说话了,她们才慢慢不笑了。王瑶说:“对了,你不是被抓么,怎么又出来了?”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出来,对我爸的影响也不好,就随口胡诌:“我在派出所报了猴子的大名,他们就屁颠屁颠地把我送出来了。”

                “哟,还怪神秘的,不说就算了。”

                我想了想,猴子总是那么神秘,大概出于和我一样的考虑。我爸的官不大不小,也就是个副处,我都不愿意告诉别人,能坐加长悍马的猴子估计就更不愿意说出他的背景了。

                和她们聊了会儿,马杰给我打电话说郑午出来了。来到郑午的病房,这小子浑身包的跟木乃伊似的,不过两只眼睛倒是瞪得咕噜噜挺圆。他一看见我,就惊呼出来:“哎,你不是被抓了吗?”我一听,得了,精气神这么好,看来确实没大问题。

                我上去就说:“我听说你被砍,就越狱出来了。”

                “那怎么行,你赶紧回去自首吧,我这事真不是什么大事,我自己就能搞定了!”

                “别啊,我既然都出来了,肯定得帮你办完这个事才能走。说说,咋回事啊?”

                郑午叹了口气:“快别提了,中埋伏啦!李伟让我跟他单挑,我去了,结果蹦出来一百多个拿砍刀的学生,我奋力厮杀了两个多小时,干掉他们五十多个人,才体力不支倒下的。”

                我们几个都是一脸黑线,郑午这吹牛的臭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我说:“郑午啊,是这样的,咱们要想报仇呢,你就得把真实情况说出来……”

                “你们不相信我?!”郑午瞪着眼:“我说的是真的,真有一百多人砍我!”

                我心说你妈的,真有一百多人,你现在都成一堆碎肉了。我再次认真地说:“郑午啊……”

                话没说完,苏忆就走了过来:“我来吧。郑午,当时到底怎么回事?”

                郑午一看苏忆,整个人似乎都软了,说话也老实多了:“我一进小花园,就蹦出二十来个拿家伙的,其中有两三个人拿着砍刀。我跟他们打了……打了……”郑午好像想吹牛,但是当着苏忆的面又不敢,最后一咬牙说道:“都怪我没穿战袍,不然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大家都点点头,相信郑午这次说了实话——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谁都没想到腼腆内向的苏忆能将郑午制的服服帖帖。我们正乐,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是影子发来的。

                “易真指使赵雅文捅刀,和李伟带人埋伏郑午,都是杨啸出的主意。”

                我的手一下握紧。我就说感觉不对,这一桩桩的事出的太凑巧了,像是一出精彩的棋局,一步步剪除我的羽翼。先是王瑶出事——这是我们最强的保护伞;接着郑午出事——这是我们最强的战斗力。对了,还有我,我暴打易真,再被抓进局子,现在想来无疑也是杨啸安排好的一步棋。如果不是我爸,我现在肯定还在号子里呆着。也就是说,在这一天之内,除了黄杰之外,我们已经全军覆没了。如果这是一场战争,我们已经彻底输了。

                一天,杨啸仅仅用了一天!

                好阴,好毒,好心计,怪不得猴子一再告诫我千万不要惹他。

                在这样的人面前,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我觉得自己这个脑子肯定是玩不过杨啸的。好在猴子还有三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可以让猴子和这个家伙斗斗法。

                现在,我们只要静静等待就可以了。

                还好,还好,王瑶和郑午虽然受伤,但大家都在,人心没散,我也算不负嘱托了。

                “左飞,你想什么呢?”郑午突然看着我说。

                “没事。”我把手机放进口袋,幕后主使是杨啸的秘密,我还不打算告诉他们。

                而且就算告诉他们,我也没法解释消息的来源,我不可能把影子给说出去,这可是猴子的情报部门。话说回来,影子可真厉害啊,什么消息都能搞到,一想到他也在东城一中上学,或许从外表上看只是个普通学生,却干着特工零零七一样的事情,飞檐走壁、鬼神无踪,悄无声息地打入敌人内部,光是想想就觉得有点热血沸腾了。

                “咱们什么时候报仇?”郑午接着说道:“其实我一个人就可以,但是我为了团队合作,愿意和你们一起报仇。我看事不宜迟,就明天吧,我休息一晚就好了。”

                我还没说话,苏忆就说:“不行,你要多休息几天。”

                我心里一乐,顺着说道:“是,你先养养伤,报仇的事情不急,猴子不是也快回来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帮你报仇,兄弟们都在才好玩嘛!”

                我和苏忆双面夹击,终于打消了郑午明天报仇的打算。

                接着,我又说了一下目前的计划,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防。

                无论上课、下课、吃饭、回宿舍,都要保证多人在一起,而且必须随身携带家伙,保持各自手机通畅,一有什么事立刻集中到一起。另外,不要招惹杨啸的人,见了要躲、要避。

                今天已经过去了,也就是说我们只要再熬两天,就能等到猴子了。

                为了让杨啸有所顾忌,我第二天就去了学校,而且别出心裁地安排了一出戏码,让兄弟们齐刷刷站在教学楼两边为我夹道欢迎,五六十人齐声高呼飞哥威武、飞哥无敌。

                我的目的也很明确,我就是想让杨啸看看,易真他爹都奈何不了我,你确定要和我继续干么?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