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68 马路边上等猴子

            不良之谁与争锋 68 马路边上等猴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抬起头,恰好看见杨啸站在三楼的窗户上看着我——我冲他招了招手,露出一脸阳光灿烂的微笑。仔细想想我这应该叫空城计,手上没什么硬实力,只好通过这样的手段来吓唬他。

                双方的实力悬殊是显而易见的,杨啸是高三的老大,甚至是整个学校的老大,根据黄杰的统计,他一吹哨子至少能出来百把号人,甚至还能支使的动高二的那些零散势力。而我们这边也就四五十号人,就算再把阳泽城、李百宇他们拉上,顶天了不过六十个人。

                一句话,杨啸这三年不是白混的,猴子将丁、梁称为狼,将杨啸称为虎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杨啸现在动手,我们这些人必死无疑,我赌的就是他不敢出手,希望通过昨天“暴打易真,又从派出所平安无事的走出来”一事能让他有所顾忌,最好多猜一猜我的身份。

                不用多,两天足矣。两天以后,猴子归来,肯定有法子对付他。

                这么闹腾了一阵,大伙才回去上课了。我一上午都提心吊胆的,上个厕所都不大安心,还得叫上好几个人一起,生怕杨啸突然来找麻烦,看见个高年级的就精神紧张,好在最终平安度过。中午吃饭,大伙都相跟着,至少十来个人一组。然后下午上课、晚上吃饭,一天就这样熬过去了。晚上躺在床上,我松了口气,还有明天一天,猴子后天就该回来了。

                第二天也是如此,大家干什么都在一起,黄杰也不去网吧了,死心塌地的守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我心想,这是最后一天了,只要熬过这一天,王瑶的仇、郑午的仇就能报了。

                晚上下了自习,我和黄杰到医院去探望王瑶和郑午,这两天都是十三玫瑰的几个女生在轮流照顾他俩。王瑶伤的很重,现在才能勉强下地,和猴子肯定不能比,那家伙就是个变态,做完手术第二天就跑网吧玩去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看完王瑶,我们又去看郑午,这小子浑身刀伤,愣说自己已经没事了,还当场给我们耍了一套太极拳,当然整个过程中表情十分痛苦就是了,一边龇牙咧嘴的“嘶嘶”倒吸凉气,一边大咧咧地说:“看我就是没事了吧?不信的话再给你们打一套少林拳……”我们赶紧制止了他的自虐行为,最终还是答应让他出院和我们一起明天去接猴子。

                第二天,我起了一个大早,穿衣刷牙洗脸吃饭,就差沐浴更衣焚香点烛了,就像要赶去约会似的,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期待过某个时刻的到来。

                下了楼,黄杰和郑午已经在等着我了,郑午又穿上了他的战袍,一来接猴子比较正式,二来准备今天就要报仇,然后三个人一起往教学楼那边走。

                先去上的早自习,柳依娜紧张地问我今天猴子会不会来,我说应该会吧,她说可是到现在都打不通电话。我说还等什么电话,咱们一会儿到校门口接,那家伙说不定要给咱们惊喜,从他家带了土特产过来。

                到了上午八点,我们三男一女直接旷课,到校门口对面的马路上等猴子。

                今天天气不错,秋高气爽,不觉得热也不觉得冷,非常适合等一个归来的老友。

                大家的精神十足,还买了瓜子边磕边聊,然后猜测猴子会几点过来,有说上午的,有说下午的,有说晚上的,我说不管他几点来,咱们就在这等他一天,大家都同意了,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可见大家多么期盼猴子的归来。【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一中在东城比较边缘的地方,现在又是上课时间,所以周围没什么人,马路上空荡荡的,偶尔有几辆车疾驰而过,我们总是盯着那些车,很希望某辆车子可以突然停下,然后猴子突然从车上蹦下来,说你们好,久等了,我回来啦!我肯定上去抡他一拳,黄杰肯定要唱歌,郑午肯定嚷嚷着要去报仇,柳依娜嘛,肯定会扑在他怀里哭。这些场景我模拟好多遍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一上午过去了,两包瓜子被我们磕的干干净净,舌头尖都磕的发麻了,还没见猴子过来。中午12点,下课铃声响了,大批的学生涌出来,我们四个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痛骂猴子,说这孙子估计还在家睡大觉。

                黄杰说要不咱们先去吃个饭,我和郑午都说行,但是柳依娜不肯,说你们去吃,我在这等猴子。我们想了想,算了,我们也不去吃了,买点快餐回来继续等吧。我去买了四份盖饭,四个人坐在马路边上吃,一边吃一边继续骂猴子,属柳依娜骂的最狠。

                吃完饭,我们继续等,兴致还是很高,反正一天的时间还长。下午两点半上课,学生们渐渐来了,有认识我们的过来打个招呼,问我们在这干嘛,我们统一回答在这等个傻逼!

                下午时分,从喧嚣到宁静,偶尔张峙、马杰他们也过来看看,不过自始至终就是我们四个在这等。到下午六点的时候,太阳渐渐落山,深秋天黑的早。又到吃饭时间,学校周围也热闹起来,我又去买了四份盒饭,大家蹲马路边上吃。吹了一天风,都有点像民工了,大家的兴致也没上午那么高昂了,一个个有点神情低落的样子。

                正吃着,黄杰突然一拍大腿,说:“猴子会不会已经来了,但是又去网吧了?”

                我们三个大呼有可能,这太符合猴子的风格了。黄杰立刻就去网吧找,我们还在原处等。二十多分钟以后,黄杰一个人回来了,跟我们说猴子不在网吧,我们几个都是一阵失望。天彻底黑了,风也凉了起来,柳依娜冻的有点发抖,我说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们三个在这等。柳依娜摇摇头,说一起在这等吧。我只好把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

                大家也不站着了,就坐在马路边上,连聊天的心情也没了,偶尔才搭一句话。不断有人给柳依娜打电话问她猴子来了没有,柳依娜不断地说没呢、没呢,等他来了我要收拾他。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半,晚自习都下了,本地的学生也回家了,我们眼睁睁看着对面教学楼的灯一盏一盏的灭掉,最后成为暗夜里一栋毫无生气的建筑物。

                四周彻底安静下来,昏黄的路灯下映着我们四个人的影子,凄冷的秋风呜呜地吹过我们的身体。大家彻底失去说话的兴趣,每个人的脸上犹如木雕一般沉默。

                柳依娜突然说:“猴子是今天回来么?”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日期,从猴子离开那天算起,到今天不多不少正好十五天,也就是猴子说的最多半个月,“没事,这不还没到12点吗?猴子不是常说英雄总是在最后时刻登场。”

                柳依娜说:“英雄个蛋,他来了我让他变成太监。”

                夜更深、风更冷、四周更静,似乎整个城市都进入睡眠,连一辆偶尔经过的车子都没了。

                11点了,整条马路一片萧索,呼呼的秋风贯穿整个城市。

                柳依娜不断地给猴子打着电话,可传来的始终是那个冰冷的女机器人的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这句话,我们已经听过了无数遍。

                把最后一点电量费完,柳依娜终于绝望地把手机放回口袋。她把头垂下去,没人看得清她现在的表情。十三玫瑰的几个女生从学校里出来,劝柳依娜回去休息,但是柳依娜不肯,一天下来她已经筋疲力尽,可她仍然不肯回去,她说:“我再等等,猴子肯定会来的。”

                几个女生只好陪着我们一起等。11点半了,马路上依旧空空荡荡的,黄杰开始焦躁地走来走去,不时地踹一脚旁边的大树。郑午突然说:“猴子要是今天来不了呢?”

                没人答他的话,没人想过这个问题,大家都以为猴子今天一定会回来的。

                郑午继续说:“猴子如果不来,我们还报仇吗?”

                依然没人说话。

                11点45分,马路上依旧空荡荡的,一辆车、一个人都没有。

                我想起猴子走的那个晚上,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他被一辆贵气逼人的加长悍马接走,消失在这一眼望不到头的马路上。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11点50分,我也按捺不住站了起来,望着这条长长的马路,往前几百米就是闹市区,不断有车子轰鸣开过,却没有一辆肯开到我们这边。

                11点55分,依旧毫无动静。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过,早晨出来的时候我们还嫌时间太慢,可现在我们只希望时间再慢一些、再慢一些,再多给我们一些时间吧,再多给猴子一些时间吧。

                他就算迟到过,可从未说话不算数过,不是么?

                12点00分,整条马路还是只有我们这几个人。

                我知道没指望了,一屁股坐了下来,像只泄了气的皮球,感觉浑身都被抽空了。

                大家也都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冷风呜呜吹过。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一下聚到我的身上。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