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69 王瑶打杨啸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说了句是王瑶,大家就把头低下去了。…………我接起来,王瑶也是问我猴子来了没有,我说没来,估计今天不来了。王瑶问我那你准备怎么办,我说还不知道,回去再说吧。挂了电话,冲大家说道:“猴子不来了,走吧。”

                大家也很无奈,站起来准备走,柳依娜说要再等一会儿,几个女生都劝她,她也不听。我就摆摆手,几个女生便把她强拉回去了,因为我知道再等下去也是白费功夫,猴子不可能三更半夜地突然蹦出来。回到宿舍,我也没多想,因为这一天太累了,呼呼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一个问题立刻窜进我的脑海,猴子如果再也不来了怎么办?一回神,我又把这个想法给抛弃了,猴子不可能不回来,顶多是迟几天回来,可他会迟几天回来呢?迟个两三天还能等,要是迟二三十天呢,难道我们这边一直等着?

                就算我们能等,杨啸也不会等,他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迫不及待地想将我们吃掉。

                在这之前,我把希望寄托在猴子身上;在这之后,我必须要自己想想出路了。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得先发制人。上午,黄杰问我去不去等猴子了,我说不去了,我趴在桌上思考怎么对付杨啸。郑午也没去,他直接过来找我,他的建议是直接冲上去杀杨啸个措手不及。这肯定不行,没有必胜的把握,就是猴子也不会这么干。

                柳依娜要去等,黄杰陪她去的,一整天下来还是一无所获。晚自习的时候,柳依娜眼圈红红的回来了,我看着也很心疼,同时也觉得悲哀,我们都太依赖猴子了。一连过了三四天,猴子依然一点消息也没有,而我这边也丝毫没有对策,一句话,根本没有能力对付杨啸。

                一开始黄杰还陪着柳依娜去等,后来就只剩柳依娜一个人去等了。黄杰似乎也不耐烦了,又开始混迹在网吧里面。而我也得过且过,抱着能熬一天算一天的想法,希望杨啸别再来找我们的麻烦,结果我们这边还是出事了。

                是黄杰,这天晚上他从网吧出来,遭到了十多个人的埋伏,打的他浑身是伤、奄奄一息。【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们将他送到医院,郑午还恨铁不成钢地说,你活该,让你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你以为你是我吗?你能打的过他们十多个人吗?

                黄杰不吭声,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很久才幽幽地说:“我故意挨这顿打的。”

                “哦,那你说说原因?”郑午继续讽刺他。

                “我在想,猴子说不定已经来了,但是因为某种原因没有现身。我就故意挨这顿打,他要是看见的话一定会出来的。”

                这番话说完,大家都沉默了,病房里十来号人,气氛十分压抑。

                过了一会儿,郑午说:“左飞,咱们拼一拼吧,一直这么等着也不是事,杨啸根本没有放过咱们的意思。”张峙、马杰他们也都同意,倒是难得的非常齐心。

                我想了想,说:“杨啸动咱们,无非是咱们太扎眼,担心咱们动摇了他的地位。我想跟他服个软,请他吃顿饭,拥护他当咱们学校老大,你们看行不行?”

                大家一阵沉默,都是血性少年,没人愿意低头。我也不愿意低头,可我也知道就这点人,去和杨啸打,无异于以卵击石、蚍蜉撼树,到时候我们受伤的受伤、退学的退学,好不容易聚的这点人就全散了。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跟谁拼也行,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我以前不怕九太子,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是大哥,我得想着大家的安危。

                看他们不说话,我就继续说:“如果大家没什么意见,那我就这样办了。”

                说完,便一个人出了病房,谁也没有上来追我。

                第二天,我就给杨啸打了个电话,说想请他吃一顿饭,杨啸很爽快地答应了,毕竟没什么深仇大恨,就算有深仇大恨也是我们。出来混就是要个面子,我能主动道歉还请他吃饭就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

                定了时间、地点,我一个人去赴的约,没叫任何人陪同,这种丢人的事还是我来做吧。

                杨啸带了四五个人,看他们衣服鼓囔囔的,就知道他们怀里揣着家伙,估计是防我在桌上偷袭。不过杨啸看我就一个人,也是放心了很多,搂着我的肩膀吹牛,一口一个老弟,唾沫溅了我一脸,我恶心的一口菜都没吃。后来他们轮番灌我,说我是高一老大,酒量肯定也比别人大,没一会儿就把我灌晕了。

                等他们酒足饭饱的散去,我看着一桌子的残羹冷炙,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这样悲哀过。

                我晕乎乎的,没回学校,而是去了王瑶的病房。一个多礼拜了,王瑶好的差不多了,已经能够自如的行走,只是还需要再输几天的液。我一进去,就在病房门口吐了,还是王瑶给我收拾的。再后来的事我就不记得了,醒来的时候我躺在王瑶的病床上,而王瑶却不知所踪。

                我有点蒙,给王瑶打了个电话她没接,后来又给张璇打了个电话,才知道王瑶回学校了。

                “她回学校干嘛?”

                “打杨啸啊!”

                我脑子一激灵,瞬间清醒了许多,跳出门去打了个车就回学校。不是上课时间,教学楼里却人山人海,我拼命地往里挤,又给郑午打了个电话,他说他们都在高三,让我快去。我连忙跑到高三,走廊里还是人山人海,不过远远就听见王瑶在破口大骂。

                “杨啸,给老娘滚出来!”真是中气十足。

                我顺着声音挤过去,才看见王瑶手里拿着一柄砍刀,在她身后跟着十三玫瑰的几个女生,郑午、张峙、马杰他们也跟在后面,一个个趾高气昂的样子。黄杰不在,他受了伤还在宿舍养着。我挤过去,王瑶又踹开一间教室的门进去了:“杨啸在不在?”

                我赶紧趁机把马杰拉过来:“咋回事啊?”

                马杰一看我,赶紧说:“飞哥你来了啊,王瑶说要带我们去打杨啸,我们就跟着她来了。但是杨啸好像提前得到消息跑了,王瑶正一间一间教室踹开找呢。”

                我心说这事也就王瑶能干的出来,碍着她哥,杨啸只能当缩头乌龟。王瑶打杨啸,这可是一中难得的年度大戏,几乎全校的学生都嗨了,多少老师、多少保安也管不住。终于,王瑶把高三所有教室都踹遍了,一个敢出来炸毛的都没有。王瑶站在走廊中间,挥着砍刀说道:“以后我每天过来找他三回,有本事就让他一直躲着哈。”

                说完了,我们才跟着王瑶下楼。虽然是被女生保护,但那一刻也真是爽翻了。

                见好戏结束,大家也都散了,刚下到高一楼层,王瑶突然扶住了墙,砍刀也掉在地上,大家瞬间围了过去,王瑶的脸一片惨白,捂着肚子的手上沾染着片片血迹。

                “估计是刚才动作太大,伤口崩开了。”张璇着急地说。

                我二话不说,立刻将王瑶抱起就往外面跑。王瑶抓着我的肩膀,哆嗦着说:“放我下来,我一走,杨啸又要找你们麻烦。”我没理她,依旧固执地往外跑,打了个车送她去医院,让医生重新给她缝合一下,和我一起来的只有郑午和几个女生。

                手术室外,我正焦急地等待,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杨啸要带人去高一打你们的兄弟。”

                我的手一哆嗦,赶紧就给张峙打电话。估计是还在上课,打了好几遍没人接。我再打,张峙终于接了:“喂?”声音很轻,四周也很安静,就是在上课,看来杨啸还没过去。

                我大吼一声:“快让兄弟们跑!”

                “什么?”张峙愣了一下。

                与此同时,我听见“砰”的一声,似乎是教室的门被踹开,巨大的喊打喊杀声传来。

                我握着手机就往外跑,郑午紧紧跟在我的身后。等我们返回学校,打斗已经结束了,整个高一一片狼藉,地上零零散散地扔着一些棍棒、躺着一些人,都是我们的兄弟。保卫科的也来了,他们挨个教室的巡查,让刚才参与打架的自己出来,也不管地上躺着的那些人。

                我扑过去,看见了张峙,看见了马杰,看见了阳泽城……

                他们有的鲜血淋淋,有的鼻青脸肿,这事一片惨状,在我过来后才慢慢坐起来。

                “飞哥。”张峙抹了一把头上的血:“打不过啊,来了一百多人……”

                我握紧拳头,又一次感觉浑身如此的无力。郑午大吼一声,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就往楼上冲去。我没拦他,我知道也拦不住他,我就在楼下叼了根烟等着。过来个保安,指着我说谁让你在这抽烟的?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吓得立刻就转头走了。

                张峙他们也都围过来了,问我要不要上去帮郑午打架。我说何必呢,再多挨一顿打而已,没必要硬往枪口上撞。张峙说,可是午哥……

                我叹了口气:“一会儿送他上医院吧。”

                话音刚落,郑午就从上面滚下来了。他身上本来就有伤,这会儿显然更严重了,趴在地上人事不省,头上还往外渗着血,已经彻底昏过去了。

                我说:“送他去医院吧,还有你们自己也包扎包扎。”然后往张峙口袋里塞了点钱。

                我也没多少钱,尽我自己的能力吧。

                等他们走了以后,我走到角落给杨啸打了个电话。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