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70 猴子来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好。【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说:“我是左飞。”

                “我知道,有什么事?”杨啸的语气里有一丝笑意。嘲笑。

                “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们?”

                “嗯,简单,你们有几个人退学就可以了。”他顿了顿,似乎和谁要了一份名单,才继续说道:“我给你念念啊,猴子、左飞、黄杰、郑午、张峙、马杰、阳泽城……”他念了十几个名字,都是我们的骨干力量,“就这些,很简单吧?”

                我沉默了一下:“还有其他路吗?”

                “有。”他继续说:“你叫一拨人,我叫一拨人,咱们打定点,哪边输了就集体滚蛋。”

                打定点就是打群架,约好时间和地点,有时限制人数,有时不限制人数。一般来说,某方提出打定点的时候,另一方如果不答应的话就算怂了,以后在面上也就混不开了。

                “行。”我爽快的答应。

                杨啸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能答应,便接着说道:“好。晚上八点,大操场。提醒你一下,是个男人就别叫王瑶,你也不想一辈子都叫个女的保护你吧。”

                “好。”我继续爽快的答应。

                杨啸又愣了一下,说道:“你要是敢玩什么花招,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挂了电话,我便出了教学楼,一个人走在校园里,冷风吹得我浑身打哆嗦。我绕着学校转了一圈,来东城一中快半年了,我都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学校,这次显然是个难得的机会。

                篮球场、图书馆、体育馆……我在每一栋楼前都驻留了一下,回忆起自己在这个学校的点点滴滴,不由得感慨万千。猴子走了,林可儿走了,王瑶伤了,黄杰伤了,郑午伤了,突然间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猴子不过才离开半个多月,我觉得像是度过了半个世纪。

                溜完以后,我出了学校,沿着马路往前走,我记得路边有个卖刀具的摊子,就是黄杰说猴子老在那偷人家刀的摊子。没走多久,就看见了那个摊子,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刀具,从最小的铅笔刀到最大的斩马刀都有。

                这么卖刀肯定违法,尤其是在学校门口,我也不止一次地见过摊主被城管追着跑。

                我蹲在摊子面前仔细打量,最终选中了一把小巧的银色匕首,抽出刀鞘,刀锋明亮。

                “多少钱?”

                “二十五。”摊主是个沉默的中年人,岁月在他脸上刻下浓重的痕迹。

                还挺便宜,我爽快地掏出钱来给了他。将匕首装好,又朝着医院走去,找到了张峙他们。大家都是外伤,并没什么要紧,该包扎的包扎,该擦药的擦药,这些都花不了多少钱。唯有郑午麻烦一些,不知道被多少人围殴的,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医生说脑袋受伤很重,需要静养休息,病房里只有苏忆在陪着他,我们其他人都在门外。

                “飞哥,拼一把吧。”张峙说道。

                “嗯,拼。”我说:“等大家把伤养好,一起来个绝地反攻,让杨啸知道咱们的厉害。”

                “好!”众人精神振奋。

                “嗯,你们守着郑午,我去看看王瑶。”

                来到王瑶的病房,张璇她们几个都在。王瑶还是虚弱,下午那么一闹,损失了不少体力。王瑶看见我来了,强撑着坐起来,眼神发狠地说:“我都听说了,杨啸又去打你们了吧?你再忍两天,等我恢复好了,我叫我哥亲自收拾他们。”

                王瑶很少说我叫我哥怎样怎样,就是她被赵雅文捅了一刀的时候,都告诉我说千万别告诉她哥,再配合猴子警告我千万别求助王瑶她哥,可以想像王瑶她哥究竟有多凶残。

                可是为了我们,王瑶却决定找她哥出马,看来我们确实是被逼得山穷水尽了。

                “好。”我笑的灿烂如花:“等你伤好,我们一起报仇。”

                张璇喂王瑶吃了点东西,在我的注视下,王瑶很安心地睡着了。

                窗外的天空已经黑了,我说:“我去吃点东西。”然后平静地走出病房。

                没有人察觉到我的异样,没有人知道我想干什么。

                出了医院,秋风更瑟,我伸进口袋,紧紧握着那柄匕首,握到手心都出了汗水。

                我沿着马路往回走,路过一个卖麻辣烫的小摊子,坐下来吃了一点东西补充体力。

                吃饱了,舒服极了,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我在学校没事,让她放心。

                然后,我继续往回走。

                回到学校的时候,我拿出手机看了看,不多不少正好八点。我把手机关机,进了学校,朝着大操场走去。今晚,我要和杨啸同归于尽,我知道这很蠢,可我没有别的办法了,他把我逼的没有路走,那咱们就都不要走了。我就是死,也要拉他当个垫背。

                大操场黑洞洞的,走近了之后才能看见里面已经站了百来号人,个个手里拿着家伙,在月光下显得十分渗人。秋风呼啸的吹,卷起操场上一阵阵的尘土,我在漫天的风沙中缓缓朝着那群人走了过去。风吹的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可我还是看见杨啸站在人群的最前面。

                距离他们十米之外,我停了下来,一阵阵的风沙从我们两边卷起,吹的衣服猎猎作响。

                安静、沉默,对方虽然人多,却显然训练有素,杨啸的领导能力不是吹的。

                “你的人呢?”杨啸问道。

                “都住院了,就我一个。”

                对方沉默了几秒,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杨啸笑的都弯下了腰。

                “你……就你一个人了吗?”杨啸笑个不停,他们的笑声在这空旷的操场异常响亮。

                好不容易等他们安静下来,我才说:“对,就我一个人了。”

                他们再一次大笑起来。

                我继续耐着性子等他们,因为这确实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对方有百来个人,而我单枪匹马地赶来,若是放在小说里面,我必定是个顶天立地、以一敌百的大英雄、大豪杰。可惜的是,我只是个普通人,就是打一个也非常困难。

                他们终于慢慢停止了笑声,杨啸问我:“你是来求饶的吗?”

                “不是,我是来打架的。”

                可想而知,他们再一次笑了起来,一个个捂着肚子弯着腰,有人还大呼这是个逗逼啊!

                我继续耐心等着,一直到他们安静下来。

                杨啸再问:“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打过我们吗?”

                “打不过,所以我要和你单挑,输了的人滚出学校,你敢不敢?”

                激将法。

                这一次,对面的人没笑,他们在等着杨啸回答。杨啸混了三年,能当一中老大,自身实力肯定不用多说。但是,他肯不肯和我单挑?只要他答应,我怀中这柄匕首就能派上用场了。

                “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个比喻。”杨啸说:“同样都是出来混的,有人是一呼百应的大哥,有人是躺在街边的烂仔。烂仔要和大哥单挑,你觉得大哥会不会同意?”

                “我不算烂仔吧。”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是高一老大,中午你还灌了我酒。”

                杨啸再次大笑起来:“你……你都惨到一个人来打定点了,还敢说自己不是烂仔?”

                “谁说他是一个人?”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我心里一惊,回过头去,一群人正往这边走来,约莫有三四十个,走在最前面的是黄杰、郑午、张峙、阳泽城他们,就连小媳妇马杰都来了,同样个个手里拿着家伙。

                “飞哥,飞哥!”众人纷纷叫道,来到我的身边,大部分都伤痕累累,要么缠着纱布,要么吊着胳膊,看着相当凄惨,可是一双双的眼睛里却充满火热和激情。

                郑午和黄杰一左一右地站到我的旁边。黄杰拍了拍我的肩:“还好打定点的事已经传遍整个学校,否则真叫你一个人把风头都抢啦!”

                郑午也说:“就是,出风头的事你就抢着干啊?”他又换上了战袍,还戴着墨镜,脑袋上缠着一圈绷带,本来应该很滑稽的,可是现在看着却酷酷的,难道我已经习惯了?

                黄杰和郑午纷纷揶揄着我,可是我的眼眶却微微湿润了。秋风继续萧瑟,沙尘继续卷起,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冷了,身后那一颗颗火热的心温暖了我。

                双方人头攒动,虽然我们这边比较式微,但毕竟也增强了不少气势。

                “这场面,真爽。”黄杰来回看着:“搞的我都有点想唱歌了呢。”

                “是啊,我也想唱。”郑午张嘴就来:“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靠,你抢我台词!”黄杰急了,一拳砸在郑午胸口。

                郑午“嗷”的一下,随即意识到失态了,赶紧拍拍胸口说:“一点都不疼!”

                杨啸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景,一个个都傻眼了,估计都琢磨着哪来的一帮逗逼啊?

                黄杰和郑午还在闹,杨啸终于不耐烦了:“神经病吧你们,到底还打不打了?”

                “打打打。”黄杰挥了挥手里的棍子。

                “打打打。”郑午也挥了挥手里的棍子,还是从手里缴来的那根甩棍。

                “哎,你的家伙呢?”黄杰突然问我。

                “哦,我有。”我把匕首掏了出来。

                “靠,你玩暗杀啊?”黄杰一把将匕首夺过去,将他的棍子塞到我手里,我无语。

                “行了,打吧。”黄杰大大咧咧地说。

                杨啸嘿嘿地笑了笑:“倒是都挺有骨气,可是我就想知道,就凭你们这些老弱病残,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要和我打?”

                我正要开口,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要是再加上我呢?”

                听到这个声音,我激动的一颗心差点就跳出来。回头一看,果然是猴子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