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72 你会捅人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郑午早就按捺不住,一记大脚丫子飞踹上去,而且直接瞄准杨啸的脑袋,可见他对杨啸的脑袋有多大愤恨——黄杰则朝着杨啸的浑身上下攻击,胸腔、小腹、脊背、大腿,还很阴险地踹了一下他的裆。有这两人出手,杨啸再强也不行了,一开始还想挣扎几下,想爬起来和他们对打,但很快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两人打了一会儿,才气喘吁吁地停手,看来是气出的差不多了。杨啸并没昏过去,而是轻轻呻吟着,口鼻间都冒着血,在地上蹭了一滩一滩,此人实力确实非同小可。

                猴子问:“左飞,你不动手?”

                我看着杨啸,回忆起这些日来以来遭受的耻辱和折磨,回忆起还在医院躺着的王瑶,回忆起郑午身上的十几道刀伤,回忆起黄杰在网吧门口遭到的埋伏,回忆起众兄弟横七竖八地躺在走廊上,不由得凄然一笑:“属我的仇最深,怎么可能不动手?黄杰,把刀给我。”

                黄杰犹豫了一下,将那柄本就属于我的匕首递给了我。我接过匕首,摘掉刀鞘,将杨啸的身体扳过来,将明亮的刀锋对准他的肚子,问道:

                “易真指使赵雅文捅王瑶,是你出的主意的吧?”

                杨啸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瞪着我,显然是默认了。

                “很好。”我握紧刀柄,朝着他肚子就扎过去,但是猴子却抓住了我的胳膊。

                “左飞,你过来一下。”

                我站起来,跟着猴子走到一边,黄杰和郑午则看着杨啸,操场那边还是一片混乱。

                “你以前捅过人么?”猴子问我。

                “没有。”我老实回答。

                “那你会捅人么?”

                “???”我莫名其妙:“捅个人还有什么会不会的,不就一刀扎进去么?”

                “那你就错了。”猴子说:“知不知道同样都是被捅了一刀,为什么我能做完手术当天就跑去网吧,而王瑶却住了十几天的院才慢慢好转?”

                “为什么?”

                “因为捅刀也是有技巧的。【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捅肚子能使人瞬间丧失战斗力,但捅的深了也会致人性命,你也不想因此挨枪子吧?所以捅多深要有分寸,要干掉对方又不致其死亡,就要这样……”

                猴子接过我的匕首,将大拇指贴在刀锋的某个位置,“这个距离,就叫做安全距离,老油条都是这么捅人,捅到拇指顶住对方就立刻收手,这样就不会死人。赵雅文那么莽撞,直接一刀就捅进去了,差点要了王瑶的命!”

                我听的冷汗涔涔,一方面为王瑶感到后怕,一方面为自己的无知感到后怕,以前看他们捅人觉得简单,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同时也对杨啸更加愤恨了。

                我接过匕首,学着猴子的模样,将大拇指贴在刀锋上。

                “是这里么?”

                “对,每柄匕首长度不同,但你记住这个安全位置,免得不小心把人捅死。只要分寸掌握好了,多捅几刀也没事,只要伤不了内脏,及时送到医院就没事。”

                “好。”我想起猴子捅程山的那几刀,应该就是把“分寸”掌握到了极致!

                我的掌心握着刀柄,大拇指贴着刀锋的安全距离,朝着躺在地上的杨啸缓缓走了过去。

                杨啸嘿嘿一笑:“学会捅刀啦?”

                竟然还是那么嚣张!我骂了一声:“啰嗦!”

                我扑过去,一刀捅进他的肚子,当拇指顶住他的身体时,便将匕首迅速拔了出来,鲜血顿时淙淙而出。虽然是安全距离,但也够杨啸难受的,他的脸色顿时发白,额头也有冷汗瞬间浸出。他捂着肚子痛苦的缩成一团,身子也如风中树叶一般微微颤抖起来。

                我还想再多捅几刀,但是猴子拦住了我的动作。

                “行了。”他说,然后俯下身去:“就像你说的,谁输谁退学,没问题吧?”

                “嗯……”杨啸呻吟着答应。

                与此同时,身后响起一片脚步声,是张峙、马杰他们跑过来了。

                “飞哥,都搞定了!”张峙一脸兴奋。

                遥遥看向操场,战斗确实已经结束,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百来号人,呻吟声、惨叫声不时隔空传来,对比他们一开始的大笑声真是极度的讽刺。而猴子带来的那些黑衣人,依旧一言不发地站在风中,沉默地像是秦始皇陵陪葬坑中的兵马俑。

                “大家辛苦了。”我点点头。

                “一点都不辛苦,我们就是在后面捡漏而已!”众人还没从兴奋中走出来。

                猴子把大拇指和食指放进嘴里,又吹了一声尖锐响亮的口哨。那些黑衣人动了,像是暗夜中涌流的河水,朝着我们这边踏步走来。这时我才发现,这群人也有领头的,走在最前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面庞如刀削斧凿一般坚硬,一看就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

                他们来到我们身前停下,肃杀的气氛瞬间笼罩整个天空,我们这边变得极度安静。

                “陈叔,谢了。”猴子说道。

                “别忘了老爷的交代。”被称作陈叔的中年人说道。

                “知道。”猴子的脸色突然变得相当难看。

                “好,我等你。”

                陈叔带着众多黑衣人走出操场,除了脚步声外再无其他杂音,像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他们走出操场,穿过校园,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内,保卫科的自始至终都没出现。

                我很想问问猴子老爷交代了你什么,但是身边这么多人也没法去问。

                “走啦,大伙去吃夜宵。”猴子顿了一下,嬉皮笑脸地说:“让左飞请客。”

                众人欢呼一声,簇拥着我们往外走,一说到吃夜宵大家就很高兴。

                “靠,为什么又是我?”我抓着猴子的领子。

                “靠,我刚给了你一个一千八的打火机,你请大家吃个夜宵都不愿意啊?”

                “你不说那是假的吗?!”

                “假的也值一千八啊,那是我从一个孩子手里千方百计才买来的。”

                “凭什么左飞就是zippo火机,我和郑午就是溜溜球啊?”黄杰非常不爽。

                “你们的溜溜球更贵,要三千多哩!”

                “你折算成现金给我行不行?”

                几个人吵着、闹着,心情从未这么愉快过,这几天的阴霾也一扫而空。晚自习已经下了,校园里人流如织,我们这些人依旧非常显眼,任何人都免不了看我们几眼。相信到了明天,我们干掉杨啸、大获全胜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学校,而整个一中也再没有我们的对手了。虽然作了点弊,是靠猴子叫人才打赢的这场仗,但这年头成王败寇,谁会去计较过程?

                就像易真有钱一样,你能责怪人家是你老爸给你的钱吗?

                没错,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中的霸主了,再也没有人是我们的对手!

                快走到学校门口,就看见十三玫瑰(林可儿虽然走了但还是称作十三玫瑰)的站在外面,十几个校花级别的女生袅袅婷婷、艳丽多姿,宛若春天百花开放,夜色也掩盖不住她们的美丽,引得下了自习的学生频频观望,瞬间就把我们这帮人的风头全抢走了!靠,我们辛辛苦苦打了一夜,用血和汗才换来的关注,还比不过人家十几张闭月羞花的脸蛋!

                刚走近,柳依娜就跑过来,一头栽进猴子的怀里,给他来了一个全方位的亲密拥抱,那对傲人的大胸蹭在猴子身上,我看见猴子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不出我所料,柳依娜果然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捶着猴子的肩膀。猴子乐呵呵的:“老婆,我回来可是第一个见的你,左飞他们都排到紧后面去啦!”柳依娜说:“你还好意思说,我正上着课呢,你进来抱我一下就走,我都以为是做梦呢你这个混蛋呜呜呜……”

                看着他俩那副恩爱的腻歪样子,我自然充满羡慕嫉妒恨,适时地过去补刀:“柳依娜,猴子是骗你的,他回来先去的网吧……”这句话果然奏效,猴子立刻响起了冲天的惨叫,柳依娜拧着猴子的胳膊大骂:“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还没有游戏重要啊?!”

                苏忆也走过来扑进郑午的怀里,这几天可把这个小姑娘给担心坏了。两人没有猴子和柳依娜那么肉麻,就是沉默地抱在一起,我都不好意思过去补刀。郑午拍拍苏忆的背,说道:“老婆我刚才可勇猛了,一个人和他们一百多个人干架……”

                而我,则踩着月光,朝着王瑶走了过去。

                身后响起黄杰的声音:“我靠,你们不用这样吧,那我们这些单身汉怎么办啊?小媳妇,来咱俩抱一下吧,你好歹也算半个女的……”

                马杰“嗷嗷”的挣扎着,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过黄杰的魔爪。

                我来到王瑶身前,看着她依旧面无血色的脸,微笑着说:“好点了吗?”

                王瑶点了点头:“好一些了。我听说你们打定点,所以就赶紧过来,结果听说猴子来了,也就不用我出手了,就领着姐妹们在这等着你们,顺便蹭一顿庆功宴呗?”

                我笑笑:“确实,要是猴子没来,我们可就遭殃了。”

                “你也真是,怎么一个人就去了……”

                “嘘……”我说:“现在不说这些了,你看见他们没有?”

                我指了指那边拥抱在一起的猴子和柳依娜、郑午和苏忆。

                “看见啦,怎么了?”

                “难道你没有冲动也和我拥抱一下吗?”

                “你说呢?”王瑶眨着眼,她的眼睛漂亮极了,连头顶的弯月都自愧不如。

                “我看肯定是想。”我嘿嘿笑着,伸出双臂去拥抱她。

                “想都别想。”王瑶一把将我推开了。

                “喂,这么小气啊?”我一脸懊恼,又叹气又跺脚,就差当场哭嚎了。

                或许是看我可怜,王瑶才说:“好吧,我让你抱一下,就一下,你不能占我便宜。”

                “嗯!”我立刻伸出双臂,将王瑶轻轻挽在怀中。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