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73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不良之谁与争锋 73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过,也仅仅是一下而已,王瑶立刻就将我推开了——这妮子真狠,说一下就是一下!

                “够了吧?”

                我委屈地说:“不够。”再看王瑶的脸,已经微微有点红了,毕竟好多人看着呢,于是又开心地说:“我是在帮你疗伤啊,看你的脸色都好了很多。”

                “去你的,不用你帮我疗,你们要去哪吃饭,快点吧我都等不及了。”

                旁边几个女生都在嗤嗤的笑,其实我挺喜欢这种感觉,起码和王瑶不用偷偷摸摸的了。我就招呼大家:“走啦,去吃饭,那边两对够了没有,要不我们先走,你们继续抱着?还有黄杰和马杰,你俩要点脸吧,都是大老爷们恶心不啊?”

                在我的召唤下,众人终于再次启程,三四十个男的再加十多个女的,我们的大部队扩展到了五十多人,也只有大排档能容下我们这么多人了,于是大家呼啦啦一起往大排档走。

                王瑶不跟我一起走,我只好死皮赖脸地去找猴子,其实我也想和猴子好好说说话,柳依娜倒也机灵,知道我的心思,便和她们姐妹一起走了。我刚要开口,猴子就说:“别指望了,我也没钱,今晚的夜宵必须你来付账。”

                “……五十多人你还不如杀了我。”

                猴子一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来塞我手里:“我就这么点,你再去找别人凑凑吧。”

                我不客气地把钱装好,然后才说:“真不好意思,这几天被我搞的一团糟。幸亏你来了,不然大伙真得全军覆没。”说起这个,我心里就有点酸,说到底还是自己能力不足。

                “说什么呢,杨啸要是豁出来对付你,一天之内咱们这些人全部玩完,你能拖到今天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就算是我,也得从外面请人,不然还真斗不过他。”

                听了猴子的安慰,我舒坦了不少,这家伙还是有点良心的,虽然我也知道他只是安慰,如果猴子一开始就在这,未必需要请外面的人。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不过,你哪儿找的那些道上的人啊?”

                猴子的脸上突然弥漫起悲伤的神色,伸手将自己衣服一撩,我赶紧给他按住了:“你要是再说你割了一个肾,我就真给你割一个肾!”然后一把将自己的匕首拔了出来。

                “得得得,怕了你了,真不该教你怎么捅人的。”猴子把衣服放下去了。

                我把匕首收了,认认真真地说:“猴子,咱俩也玩儿这么久了,我是真把你当兄弟的,你也该说说你的事了,刚才那个陈叔,还有他说的老爷,和你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吧?以前我猜你是个富二代,现在我又觉得不是……你是不是黑二代?”刚才那些人明显和他是一家的,再加上猴子平时的所作所为,见识以及阅历,还有他的理想,所以我才敢有此猜测。

                猴子沉默了一下,说道:“左飞,我能不说么?每个人都有保守自己秘密的权力,比如我也知道你揍了易真还能从派出所平安无事地走出来,我也没问你爸是干什么的吧?”

                猴子说的好有道理,我一时哑口无言。可是说真的,如果猴子问我,我肯定回答,但是猴子明显不想说他家的事,我再问就显得有点不识趣了,于是只好沉默下来。

                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情大好的原因,觉得这个秋夜似乎也不是那么冷了,身前身后都是我们的人,大家的情绪都很亢奋,叽叽喳喳个不停。

                猴子突然说:“对了,恭喜你爸升任副处。”

                “靠!”我骂了一声,伸手就去打猴子,这他妈都知道我家的情况了肯定不用问啊!结果猴子躲的更快,一溜烟就往前面跑,我在后面穷追不舍:“你给我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

                黄杰和郑午在后面嚷嚷着“打起来了我去看看”也跟着跑了过来……

                到了大排档,五十多人挤得满登登,还有人搬了桌子到马路边上,我让老板一人来一碗胡辣汤,猴子、黄杰他们就骂我抠门,我说我正好钱不够,要不你们给我凑凑,他们立刻改口说胡辣汤就挺好,在这寒冷的夜里喝一碗胡辣汤是多么的暖人心窝啊。

                汤很快上齐,大家吸溜吸溜的喝,大声愉快地聊天,不知谁先说起猴子不守承诺,没按规定时间来,然后大家就一起声讨他,说他说话不算话。

                猴子急了:“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咱们得把这事说清楚,这可事关我的名誉!”

                我说:“你说最短七八天,最多半个月就回来,对吧?”

                “对啊!”

                “到今天几天了?”

                “半个月啊!”猴子言之凿凿。

                “……”对付这种不要脸的人,我只能拿出证据打他的脸。我掏出手机,调出日历,指着某一天说:“这是你离开的日子吧?”

                “对啊!”

                然后我又指着今天:“这是你回来的日子吧?”

                “对啊!”

                “那你给我看看这是几天!”我把手机伸到他的脸前,大家都伸起脑袋来看热闹。

                “二十天。”猴子竟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二十天是半个月吗?!”

                大家都乐了,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团。

                猴子摸了摸脑袋,说:“这你就不对了,对咱们学生来说,两个周末不能算进去吧?”

                大家更乐了,还有拍着桌子大笑的,猴子站起来四处拱手:“承让,承让。”

                我也是又好气又好笑,真是被这个家伙给打败了。

                有猴子在,大家都活了,大排档内外都是我们的笑声。

                结账的时候,王瑶出来帮我付了一半的钱,我说还是你好,他们一个个都没良心。王瑶说你们都混成一中老大了还这么穷也挺罕见的。我说当个学校老大和穷不穷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外面社会上的老大,看个场子啥的就能来钱。王瑶说你们可以收保护费啊。我说像九太子那样?那我们可做不出来,都是普通学生,能有几个钱啊。王瑶说不是,可以让他们自主性选择交钱,愿意交钱的就可以享受你们的保护,不强迫、不威逼。

                我一听,感觉这个可行,就说我回头找猴子商量商量。

                大家吃完了,也没什么事,有的想去网吧,有的想去溜街,有的想回学校,我就说那大家散了吧。猴子把我拉到一边,面色严肃地说:“借我五块钱,我要去网……”

                不等他说完,我就扯了嗓子开嚎:“柳依娜,猴子说他要去网吧!”

                柳依娜立刻跑过来,一把掐住猴子的胳膊:“你敢给我去,现在陪我去逛街!”

                我乐呵呵地看着他们一个个都走了,最后才跟王瑶说:“咱们也去走走吧。”

                王瑶答应了,我们就沿着街道往前走,虽然秋天夜凉了,但市区还是很热闹的。我们穿行在人群中,虽然没有牵手没有勾肩,但依然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在一个地摊上,王瑶买了一个可以发光的兔耳朵戴在头上,摇着脑袋问我好不好看。我说好看,太可爱了,萌的我一脸血啊。我说的是真心话,王瑶戴上兔耳朵以后,不像个大姐大,像个萌妹子。

                得到我的肯定,王瑶却把兔耳朵摘了下来,我说你干嘛摘啊,就戴着吧,挺好看的。王瑶却幽幽地说了句:“如果是可儿戴着,就更好看啦!”我一时无语,自然而然想像了一下林可儿戴着兔耳朵的场景。王瑶说的没错,林可儿的话会更加好看。

                王瑶把兔耳朵放回地摊,又冲我说:“你们现在也没什么事了,有空的话就多打听一下林可儿的下落吧。我总是很担心她,她说她想要变强,到底会怎么变强呢?”

                “行。”我答应下来。

                这一晚上,大家过的都很开心,我也很疲惫,洗涮了就准备睡觉。

                马杰探出头来问我:“飞哥,你和王瑶确定关系了吗?”

                “滚。”

                马杰就把头缩回去了。

                我心想,确定关系什么的,短时间内估计不可能了吧……

                第二天,下课期间,我就把猴子叫出来,和他说了一下王瑶昨天关于保护费的提议,因为我们现在实在是太穷了,兄弟们偶尔去外面吃个饭也吃不起,或是打架受伤了也得自费。

                猴子嘿嘿笑着说:“你现在是老大,你拿主意吧。”

                “毛啊,我才不当,又操心又受罪,还是你干最合适。”

                “哎,你俩都不当,那就让我当呗。”黄杰也笑嘻嘻地走过来。

                这玩意儿,一有人争就显得可贵了,于是五分钟后,我们三个再次纠缠在一起,因为谁当老大的问题争执起来。郑午是和苏忆在一起,不然肯定也过来争一下。正吵得面红耳赤,猴子突然就不动了,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身后。

                我奇怪地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沉默的中年人陈叔走了过来。

                “少爷,事办完了,你该回去了。”

                少爷?!我和黄杰面面相觑。

                我知道猴子来头不小,但真没想到他是啥少爷,现代社会竟然还有这种称谓?!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