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77 还是要收拾我

            不良之谁与争锋 77 还是要收拾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着老板的一声惨叫,王厉不紧不慢地说:“份子钱。【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老板捂着一只眼睛,慌慌张张地从前台抽屉里取出一茬钱来,王厉拿了钱就走,一句多余的废话也没有,林子和刚子赶紧跟上,当然还有我这个莫名其妙的小跟班,身后传来老板长吁短叹的声音。直到现在,我终于确定了,王瑶的哥哥王厉,是个不折不扣的恶人!

                接着,王厉他们又收了七八家店面的份子钱,王厉在我们学校门口这条街上果然有名,一路走来厉哥、厉哥的不停有人叫着。可是,为他妹妹报仇找我帮忙认人还情有可原,来收保护费还带着我这个小屁孩干什么?王厉把收来的份子钱交给林子,林子则塞进随身携带的一个布兜里,他们一步未停,又朝着一家网吧走去。

                我心里咯噔一下,白爷也要给他们交保护费吗?

                进了网吧,一眼就看见白爷正坐在前台旁边,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手边搁着一个大搪瓷杯子。和其他老板看见王厉惊恐的样子不同,白爷笑呵呵地说:“来啦?坐!”

                王厉不客气地坐在白爷旁边的一个椅子上,说:“白爷,近来生意好吗?”林子和刚子站在王厉身后,也叫了一声白爷,语气还是蛮尊敬的。我犹豫着,也跟着叫了一声白爷。

                “就那个样。”白爷回答完王厉的问题,又冲林子和刚子点头示意,最后看向我的时候露出一丝惊诧。他虽然不知道我名字,但是认出了我是经常和猴子玩的那个,估计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我为什么会和王厉搅在一起。

                王厉并没收白爷的份子钱,而是和白爷拉起了家常,看上去像两个熟悉的老友。他们的话题很快说到之前在街边摆地摊的某老太太,七老八十的人了偏偏又得了食道癌,几次透析下去就折腾的一分钱都没了,而那老太太的儿子却一次都没来看过。【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王厉恶狠狠地说:“等我见着她儿子,非打折他一条腿不可!”然后又冲林子使了个眼色。

                林子二话不说,将刚才收的份子钱放在桌上,红红的好几茬,有几万块。

                白爷看着桌上的钱,叹了口气:“老太太成天念叨,说你是个好人!”

                “我不是好人,我是恶人。”王厉说:“我只是晓得知恩图报,有一次我被仇家追,是老太太收留了我,不然那天晚上我就死定了。我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尽点绵薄之力而已。”

                “你这样的人,死了以后不知道上天堂还是下地狱。”白爷一边说一边把钱放进柜台。

                王厉咧嘴笑着:“肯定是下地狱,我还想把阎王爷的位子夺了呢。”

                白爷笑着,漫不经心地说:“对了,这孩子是一中的吧,怎么和你混到一起了?”

                王厉回头看了看我,说道:“我妹妹的小男朋友,准备过会儿找个地儿收拾他。”

                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怪不得不放我走,闹了半天还是要收拾我!

                “走了!”王厉也不多说,站起来就往外走,刚子一把掐住我的后脖,像拎着一只小鸡仔似的把我往外推,白爷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会帮我通知猴子!

                出了网吧,又坐进面包车,开了一会儿停在一个工地外面,这个工地距离我们学校不远,是著名的烂尾工程,据说要修个体育场,后来资金不足暂时停工,现在只起了一半大楼,到处都是泥土、钢筋。他们把我领进楼里,里面空荡荡的,又往前走了一阵,停在一根承重柱的下面,旁边还摆着一块尼龙布,上面放着些啤酒、花生等物,看来还是他们的一个窝点。

                看到这副场景,我不由得有些为他们心酸,好歹也是社会上知名的大哥,排场还没有我们那些学生阔气。不过,我很快就要为自己心酸了,因为王厉和林子坐下,各拿了一瓶啤酒,说道:“刚子,开始吧。”刚子嘿嘿一笑,把我的身子扳过来,突然低头狠狠一撞。

                我的脑袋顿时嗡嗡直响,眼前瞬间黑了一片,不由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刚子又一脚踹在我胸口上,那感觉像是被汽车撞了一下,我直接仰躺在地了,这战斗力不是学生能比拟的,郑午就是穿十件战袍也打不过他。林子哈哈大笑:“刚子,你轻点,不怕把这小孩整死?”

                我的眼前慢慢恢复光亮,看见刚子又一把抓住我的领子,狠狠一拳揍了过来,我的鼻子顿时又酸又辣,鲜血顿时喷涌出来,流的我满嘴巴都是。林子更加放声大笑,王厉则慢悠悠地喝着啤酒。刚子又把我提起来,问道:“小子,追瑶瑶的时候想过这一天么?”

                我舔了舔嘴边的鲜血,往旁边吐了一口,然后说道:“你们神经病吧?”

                刚子瞪大眼睛,估计是没想到我还敢骂人,砂锅大的拳头再次举了起来,但是王厉突然制止了他,走过来低下头问:“你说说我们怎么神经病了?”

                我看着他那张好看的脸,心里觉得非常复杂,王瑶多善良啊,他哥咋就这么邪恶?

                我这人,怕的东西有很多,比如女人的眼泪,比如爸妈的教诲,但偏偏就是不怕挨打!我认认真真地说:“别说我还没追上王瑶,就算我俩在一起碍你什么事啊?就算你是她哥哥,就能插手她的感情问题了?你准备一辈子都不让她谈恋爱是吧?”

                王厉抓住我头发,直接甩了一个大嘴巴子过来,打的我眼前直冒金星,半张脸火辣辣的。

                “都是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刚子,继续!”王厉站了起来。

                我明白了,王厉估计把我看成刑秋、大猫那种男人了,只要追他妹妹就是不怀好意、有所图谋的。其实他这么想也对,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看见漂亮妹子就想上也是出于本能。可是天地良心,我对王瑶真的没有非分之想,我就是非常的欣赏她、喜欢她,能牵牵手、亲亲她就很满足了,不会再往其他方面——就算有,也不是主要的。

                可是说这些,王厉也不会信,所以我只能继续挨打。

                刚子抓住我的领子,戏谑地将我凌空提起,摆明了还要再耍耍我,林子又开始放声大笑,我很讨厌刚子那副嘴脸,也不管后果怎样了,一拳砸向他的眼睛。刚子没想到我敢动手,所以这一拳砸的很实,刚子把我一扔就捂住了自己眼睛。林子更加疯狂的大笑起来,就连王厉也忍俊不禁:“活该,教你玩儿洋的,被鹰啄了眼吧?”

                我就算打不过他,也不会坐以待毙,趁他捂着眼睛,我立刻随手捡了一根钢筋,林子更兴奋了:“打,打!”但明显不是帮我助威,而是鼓励一只羊去和老虎搏斗,看戏的成分要更多一些。王厉也说:“好小子,你今天要能打得过他,我就放你一马!”

                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心思,我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举起钢筋就朝刚子砸了过去,关键时刻刚子却放开了眼睛,一手抓住了我的钢筋,脸上的熊猫眼非但没有使他变得滑稽,而是变得更加恐怖和狰狞,我看得出刚子已经彻底怒了。我心里一慌,想把钢筋抽回来再打,但是刚子的手像铁钳一样,再猛地一拽,我的钢筋便脱手而出。

                “今天你死定了!”刚子咬牙切齿地说着,举起钢筋就朝我头上劈了过来。我赶紧躲开,钢筋落在我肩膀上,疼的我像是整条臂膀都断掉一样。林子又拍手又大笑,我捂着胳膊赶紧后退,可是脚后跟一撞,已经挨到了墙根,刚子穷追不舍,再次举起手中的钢筋,我像只被逼到悬崖边上的绵羊,已经毫无退路,情不自禁地伸出胳膊去挡。

                就在这时,工地外面突然传来一大片的脚步声。我心里一喜,猴子终于来了!

                王厉他们不知是谁,立刻翻身站起,从柱子后面翻出砍刀和斧头,刚子也无暇管我,立刻冲到王厉他们身边,三人手持利器虎视眈眈地盯着大楼门口。我捂着肩膀,悄悄往后退去,不能让他们再制住我,同时眼睛也瞄着门口,很快就看见十几个人冲了进来。

                不是猴子!

                我心里一惊,看见十来个同样手持利器的青年奔了进来,在王厉他们身前五米处停下,领头的是个肌肉男,黑色紧身衣勾勒出他身上的线条,这人浓眉大眼,同样一脸凶相,不过我注意到他少了一只左耳,脑袋边上光秃秃的只凸起一个肉瘤。

                “可以啊老三,还敢来找我。”王厉眯着眼睛。

                “嘿嘿,听说你兄弟越来越少,现在只剩三个了,今天一见果然如此,你他妈自作孽不可活啊哈哈……我也终于能报这只耳朵的仇了。”肌肉男老三一脸兴奋,显然是王厉的仇家。

                想想也是,王厉做事这么不留余地,仇家肯定少不了的。不过更令我吃惊的是,王厉竟然只有林子和刚子两个兄弟?我还以为他去办事所以才只带了两人!

                我躲在柱子后面,悄悄往外打量着,他们谁也没看见我。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