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88 雪夜?猴子离去

            不良之谁与争锋 88 雪夜?猴子离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一下就跳起来,连衣服都来不及穿,蹬着一条秋裤就往外跑,直奔305宿舍一推门,里面已经空空如也,猴子果然已经不见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我一跺脚,又返回宿舍穿衣服,马杰迷迷糊糊地醒了问我去哪,我没搭理他,穿好衣服就往外跑,出了宿舍楼往地上一看,雪地里一行很明显的脚印向前延伸,还有脚印就说明人没走远,我赶紧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喊着猴子。

                校园里黑漆漆的,零星的雪花不时飘落下来,我踩着积雪火速向前飞奔,“嘎吱嘎吱”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没跑到门口就累的气喘吁吁,不过我才顾不得累不累,我只想现在赶紧追上猴子,片刻也不敢耽误!

                一出校门,外面的街道有路灯了,将整条马路照的亮堂堂的。昏黄的灯光下,无数的雪花在空中飞舞。以及,一个快要走远的身影,那身影在雪花中正缓缓向前走着,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单肩书包,在这无边的雪夜里显得格外孤单落寞。

                “猴子!”我大喊了一声,继续迅速往前飞奔。

                猴子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我:“你怎么来了?”

                我气喘吁吁地奔到他身前:“先别管我怎么来了,先说说你要去哪?!”

                猴子的头发、眉毛、肩膀全都白了,不过我想我也是差不多的模样。

                “要走,回家。”

                “为什么?”

                猴子一笑:“还不走,等着王厉来收拾我吗?”

                “怎么会!”

                “就小鬼和王厉说的那些话,你觉得王厉会放过我吗?”

                “就算王厉有点疑心,可是有我和王瑶,就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猴子一字一句地说:“王厉想收拾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天王老子的面子也不会给。”

                “那我们就干他!”我按住猴子的肩膀,一方面是给他鼓励,一方面是怕他离开。

                “你下的了手吗?那可是王瑶的哥哥。”

                我哑口无言,猴子轻轻把我的手拨下,说道:“就算王厉不收拾我,我也必须要离开了。”

                “为什么?”

                “家里有点事,必须要走了。”

                “什么时候回来?你给我个期限啊,短则多少天,长则多少天?加上周末也没关系,加上所有的法定的节假日都没关系!”我的语速很快,快到仿佛生怕猴子下一秒就会消失。

                猴子看着我,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但我们以后肯定还会再见面的。”

                “那怎么行,你不上学啦?你才高一啊,不念书怎么行呢,你家里怎么回事的,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啊,大家肯定能帮忙就帮忙的……”我都说的有点语无伦次了。

                “左飞。”猴子突然打断了我。

                “嗯?”

                “我跟斌子、毛毛他们分别的时候,没有一个像你这么矫情的。”

                “……”我无话可说了,双手有点微微发起了抖。

                “都是大老爷们,别整这套生离死别的啊,林可儿走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啊。再说了,分开不是迟早的事?高三毕业还不是各奔东西,怎么着还要和我上一所大学啊,告你我学习可不好,顶多就上个大专,别耽误了你前途哈!”猴子捶了捶我肩膀。

                “走了,有机会再联系吧!”猴子潇洒地一摆手,兜了兜他的双肩包,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簌簌的雪花依旧洒向他的头顶,他的脚步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没有再喊他,我怕他看见我现在这副矫情的模样,不光眼眶已经发红,眼泪都快忍不住掉下来了。就像猴子说的,都是大老爷们,整成这样干嘛啊?

                既然猴子决定要走,那就不如痛痛快快的说再见!

                “所以,这次你又准备一声不响的离开吗?”身后突然又传来一个声音。

                猴子惊讶地回过头来,我也惊讶地回过头去,同样一身是雪的柳依娜正站在我们身后不远处的雪地里。猴子呆呆地看着柳依娜,整个世界突然变得寂静无声。

                “你们大老爷们可以不矫情,那我一个女的可以矫情一下吗?”

                柳依娜满脸泪痕,朝着猴子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走着走着,突然又跑了起来。柳依娜经过我的身边,我看到她的脚上还穿着棉拖鞋,显然连鞋子都来不及换就跑出来了。柳依娜终于奔到猴子身前,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又狠狠的一口咬在猴子的肩膀上。

                “啪嗒”一声,猴子肩上的单肩包滑了下来。

                “你这个混蛋,你就这样不管我了吗?!”柳依娜搂着猴子的脖子哭了起来,她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可那哭声听来依旧让人肝肠寸断!

                猴子的双手慢慢抚向柳依娜的脊背,最终将她紧紧抱在自己怀里。

                接着,两个人对视一眼,又自然而然地接起吻来。

                我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只好把头转到一边,假装在四处看风景。

                当然,余光瞟一瞟还是免不了的。

                在这空旷无人的雪夜里,两人忘情地接着吻,零星的雪花飘落在他们头顶,画面唯美的像是偶像片里的男女主角,我从未像现在一样觉得两人有这么般配过。【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舍得放开对方,深情地对视着。

                柳依娜已经不哭了,她看着猴子说道:“你一定要走吗?”

                猴子点点头:“一定要走。”

                “我刚才听见一点儿,你好像每去一个新的学校,呆一段时间就要离开是吗?”

                猴子又点了点头。我也想起来了,是啊,所以猴子才会认识那么多的朋友。

                比如斌子、毛毛……遍布各地、各校,可是,为什么呢?猴子为什么要不停的转学?

                “那么,你是不是每去一个学校,都会交一个新的女朋友?”

                我心里汗颜了一把,柳依娜关注的点果然和我不一样啊……

                猴子却摇了摇头:“没有,你是我第一个女朋友,也是我唯一的女朋友。”

                不管是不是真的,猴子这话说的可太甜了,我要是柳依娜非得感动死啊。果然,柳依娜再次扑进猴子怀里,紧紧地环着猴子的脖子,猴子也紧紧抱着柳依娜的背脊。

                “放心,我又不跟左飞似的花心。”猴子继续说道。

                我从地上团了个雪球砸了过去,猴子嘿嘿笑着躲了开来。

                “那你走了,会和我分手吗?”柳依娜又问。

                猴子深情地看着柳依娜,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算啦算啦,我不问这些了,也不为难你了,我知道你喜欢我就够了。”

                瞧瞧柳依娜这觉悟,得让多少男人羡慕死啊!猴子这个负心汉,咋就找上这么好的老婆!我幸灾乐祸地看着猴子,看他还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左飞,你能不能别偷看了?”猴子突然不爽地说道。

                “得得得,谁稀罕啊?”我扭过头去,将背对着他们。

                就听见猴子说:“你怎么知道我要走啊?”这家伙开始转移话题了!

                柳依娜说:“我睡着睡着,突然就觉得非常不安,心口也开始微微的发疼,好像要失去什么东西似的,也不知道怎么了跟发神经似的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嘿嘿,咱俩这是心有灵犀啊。”猴子肉麻地说着,然后就传来“啵”的一声,估计是猴子亲了一下柳依娜的脸蛋,我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滚远点,别偷听我们说话,你这个偷内衣的淫贼!”猴子骂道。

                “操,毛病真多。”我只好往前走,走了十几步就瞪大了眼睛。

                校门处,又跑出来十几个人影,有王瑶、黄杰、郑午、张璇、苏忆……大家都来了。

                众人跑到我身边,王瑶才气喘吁吁地说:“赶上了是吧?”

                我说:“赶上啦,小两口正缠绵呢,咱们先别去打扰——你们咋知道猴子要走啊?”

                “废话,大半夜的你和柳依娜都跑出宿舍,傻子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黄杰白了我一眼。

                “哎,怎么都来了啊!”猴子突然叫道。

                柳依娜也回过头来,和她的姐妹们打了招呼,我们一行人这才走了过去。

                王瑶问:“怎么又要走啊?”

                “嗯,家里有点事。”

                “不回来了?”

                “很有可能。”

                “行吧,还好晚上一起吃了顿饭,也算是没有遗憾了。走吧,以后常联系。”

                我差点就泪流满面,王瑶这果断的态度,显然比我更像个爷们啊!

                “不管去哪都多带点钱,别老和人家借。”郑午也补充道,金玉良言啊!

                “成。”猴子笑了:“走了,有机会再联系。”拎起地上的包,便准备转身离开。

                因为王瑶的果断,整个场景似乎也没那么令人难过了,大家都很淡定地看着猴子离开。

                “对了。”猴子又转过头来。

                几乎所有人都一起骂:“妈的快滚啊!”我一看他们,原来每一个人的眼眶都红了。

                原来,每一个人的淡定都是装的,大家都很舍不得猴子。

                猴子摸了摸脑袋:“靠,你们至于吗?这么急着赶我走啊?左飞,你借我五块钱吧,我又有点饿了,上前头店里喝碗羊汤再走。”

                “五块哪够啊,你还得打个车回去吧。”我掏出钱包,摸了五百块钱给他。

                猴子“啧啧”地接过来:“有个土豪朋友就是好……哎等等,这是公款吧?”

                我翻了个白眼:“不然你以为呢?”

                “公款也行。”猴子乐呵呵地装上,“走啦!”又转过身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一股悲伤还是无法抑制地涌了上来。

                “哦对了。”猴子又转过头来。

                “操!”我们一帮人都火了,开始上去扑打猴子,不知谁先团了个雪球砸猴子,于是大家纷纷效仿,往猴子头上砸了无数的雪球,还把他压倒在地用雪将他的全身淹没。猴子大叫着我错了我错了,可是谁也没有放过他。大家玩的不亦乐乎,谁也没想到猴子临走前还能打一场雪仗。算了,能玩一会儿是一会儿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就这样一直玩下去啊……

                正玩的高兴,一辆车突然停到我们身前,嗡嗡的引擎声打断了我们的游戏。

                我们回过头去,一辆黑色的加长悍马稳稳地停在雪地里。我记得这辆车,猴子上次就是被这辆车接走的。车门打开,陈叔坐在里面:“少爷,走吧。”

                大家都是一脸茫然的模样,猴子站起来开始拍打自己身上的雪。

                猴子面无表情,也没有刚才那么开心了。我和黄杰过去帮他拍着,猴子看着我们突然笑了。

                “黄杰,你该唱首歌了吧?这么煽情的场面,没有个背景音乐不像回事啊!”

                “对对对,黄杰你唱首歌吧。”大家都撺掇着。

                黄杰还没唱呢,郑午就扯了嗓子开嚎:“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我不唱这个了。”

                “啥?”郑午奇怪地看着黄杰。

                “我学了首新的,应该还蛮适合这个场景的。”

                “你唱吧,要是我们也会,就跟着你一起唱。”我说。

                黄杰点了点头,大家都安静下来,雪花飘落在每一个人的头顶。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原来是张震岳的再见,我也跟着唱了起来:“明天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和你,要分离,我眼泪就掉下去……”很快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到最后,几乎成了集体合唱。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猴子冲我们笑了笑,拎着包俯身钻进车里,车门迅速关上,车子也往前开去。

                我们继续唱着歌,加长悍马越来越远,我们的歌声也在这个空旷的雪夜里传了很远很远……

                “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不回头,不回头的走下去……”

                直到车子的身影在风雪中变成一个小点,我才大喊出来:“一定要回来啊!”

                “他听不到的。”郑午说。

                “我就喊喊不行吗?”我很无力。

                “放心吧,他家那么有钱,肯定能还你的钱,你不用喊也没事的。”

                “……”我无话可说了。

                “回去吧。”王瑶说了一句,大家开始往回走,神情都有点落寞的样子。

                走着走着,我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我拿出来一看,竟然又是影子发来的!

                “想让猴子回来的话,明天上午十点学校后门。”

                “左飞,怎么了?”王瑶问我。

                “没事,我看看时间。”

                我把手机放了回去,虽然猴子已经走了,但还是不能告诉他们影子的存在。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