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91 拘留所惊魂一夜

            不良之谁与争锋 91 拘留所惊魂一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里,我知道了很多号子里的规矩,比如在号长问话的时候,我要蹲在地上回答,再比如我要将代金券交给号长管理,比如我要睡在厕所边上的铺位,比如我要负责整个号子的卫生……我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于是一一照做。【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等派出所把我那桩案子查清,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我一边擦地一边想。

                秃头和几个人正在打牌,不时地放肆大笑,其他人都很麻木地坐着,刚才被他们打过的部位还在隐隐作痛,我不由得恨恨地看了秃头一眼。不料这一眼,又给我带来灾祸。

                “那个新来的,你看我干什么,不服是么?!”秃头大叫。

                他一叫,那几个和他打牌的又冲过来,把我拎小鸡似的架到秃头面前。

                秃头拍了拍我的头:“不服是吗?”

                “没有。”我低眉顺眼地回答,之前的管教告诉我在里面别太嚣张。

                “你他妈的……”秃头又是一拳砸过来。

                “秃头,你干什么呢!”门外传来管教的声音。

                秃头赶紧把拳头收回去,笑呵呵地说:“没什么,我教他一些规矩。”

                “用你教吗,你把人看好就行了!告诉你,这人来头很大,你动不得!”

                “是是是。”秃头点头哈腰。

                管教一走,秃头再次一拳砸过来,我被他一拳头闷在地上,顿时有点眼冒金星,心想要是在外面,我练不死丫的。“过来过来。”秃头又冲我招手。

                我又蹲在他面前,他拍着我的脸说:“管教说你来头不小?你说说你有什么来头?”

                “没什么来头。【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继续低眉顺眼地回答。

                “这就对啦,进来这里面,你爹是奥巴马都不好使!”

                周围响起一片奉承的笑声,我却没觉得哪里好笑。

                “说说吧,在外面是跟谁混的。”

                “不跟谁混,我在东城一中上学。”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呵,东城一中啊,门口那条街知道是谁罩的不?”

                我点点头:“王厉。”

                “放你妈的屁!”秃头突然一脚把我踹倒,“王厉算个,都他妈快完蛋的人了,是小鬼知道吗?小鬼!”秃头强调了一下,又踹了我一脚。送到这里的一般都是在东街犯了案的,所以认识小鬼和王厉也很正常。王厉是昨天才当的东街老大,号子里又消息不灵通,秃头不知道也很正常,我才懒得和他打这个别,就说:“是,我知道了,是小鬼。”

                “滚他妈一边背监规去,十分钟背不下来有你好看!”秃头晃了晃他砂锅大的拳头。

                我四下一扫,看到墙上挂着一张监规,走过去看了起来。

                “不能这么看。”秃头身边的一个人跳下来,帮我调整姿势,两脚岔开,两腿半蹲,腰部下沉,双臂展开,是个扎马步的升级版,“就这样,背不下来不许动!”

                我迅速扫着墙上的监规,同时在心里默念:“1,必须服从监管民警的管理教育,不准抗拒、阻碍管教人员……”背这些东西还好,我的记性还行,但就是姿势太难受了,不到五分钟就觉得全身酸麻,伸展的双臂像是挂了两个千斤坠,不由自主地往下沉了一点。

                “谁他妈让你动的!”刚才教我姿势的那个汉子一脚飞了过来。我是站在墙边的,被他踹的一头撞在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号子里又发出一片讨好的笑声。

                “把他弄过来!”秃头大叫。

                我被带到秃头面前,三四个人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真他妈是个菜鸟。”秃头又是一记耳光打过来:“背监规,背不下来有你好看!”

                我被他打的脑子嗡嗡直响,但还是顺从地背了起来:“1,必须服从监管民警的管理教育,不准抗拒……”监规一共八条,我顺顺利利地就背完了。

                背完的一刹那,号子里一片寂静,估计把他们都给镇住了,这群人一看就没什么文化,让他们背这玩意儿估计够呛,而我们平时上课动不动就“默诵全文”早就练出来了。

                我刚得意了没一下,秃头便一脚就踹过来:“操,装什么知识分子,那么有能耐怎么不去考大学啊!”我算是明白了,在这地方只要号长看你不顺眼,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一晚上下来我就挨了三四顿打,说到底竟然还是托了那位杨指导员的福。

                “滚一边去!”秃头冲我大吼。

                我回到自己铺位,旁边就是厕所,臭味熏的我有点头疼,可我也顾不了那些了,揉捏着自己发酸的四肢,旁边几个人同情地看着我。我看出来了,在这地方睡觉都是有等级的,地位越低越靠近厕所,我刚进来就是地位最低的,但我旁边这几位也好不到哪去,时不时地就要被号长拎过去戏耍几下,他们还得陪尽笑脸,做出一副非常开心的模样。

                晚上十点,管教过来点名,特意问了一句:“左飞,没人欺负你吧?”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没有。”

                管教走了以后,号长才说:“行,还算有点眼色,今晚先不动你了。”意思是明天再继续操练我。大家都睡下以后,号子里出奇的安静,一个打呼噜的都没有。后来我才知道,无论多严重的呼噜,进来号子总能治好——号长总有办法让你不打呼噜。

                等大家都睡熟以后,我悄悄地爬了起来,假装上厕所然后四处偷瞄,看看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我从来就不是那种肯闷声吃亏的人,初中三年加高一半年把我磨练的心高气傲,总觉得我不该属于被人欺负的类型。可是我失望了,号子里什么都没有,就连牙刷都是经过特别处理的,号里为了防止伤人事件的发生总是不折手段。

                可我不报仇,今晚根本就睡不着。我想了想,还是决定铤而走险,端着一脸盆凉水悄悄走到秃头身前,然后“哗啦”一下给他当头浇下去。秃头“嗷”的一声蹦了起来,而我迅速地在他脸上砸了好几拳,一水儿的炮拳,又直又狠,管他后果怎样,老子先出气再说。也就打了四五拳,其他人已经蹦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地将我拉扯在地。

                “草他妈的,给我弄死他!”秃头大吼着,不顾脸上的血迹也加入战局。

                这次打的比前几次更狠,前几次他们还有所顾忌,尽量不往我的脸上打,这次黑灯瞎火的尽往我头上揍。打完了我,还把我拖到厕所边上,给我浇了四五盆的凉水。

                “小兔崽子,今晚就在厕所给我睡!”秃头把我的铺盖扔进了厕所。

                我靠在墙边,浑身湿漉漉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鼻青脸肿了。我把衣服都脱下来烘在暖气上,只穿着一条内裤靠在墙边裹着被子睡了,半夜起来有人上厕所,就在我旁边哗啦啦的尿,臭不可闻。

                第二天早上,秃头让我穿上衣服,把被子放回铺位,然后教育我:“一会儿管教进来,你就说你是自己不小心撞的,知道没?”他也害怕管教看见我脸上的伤。

                我点点头,心里想的是去你妈的。

                过一会儿,管教过来例行点名,和他一起来的还有杨指导员。杨指导员本来笑呵呵的,一看见我脸上的伤顿时变了颜色。“谁干的?!”他大吼,同时迅速扫描号里。

                秃头的脸都绿了,杨指导员冲到秃头面前,一顿老拳干了过去,管教也拿着橡胶棍在旁边助威,往秃头的腿上敲,秃头啊啊的叫,大声喊着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两人打累了,秃头也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杨指导员说:“赶紧给左飞换个号,知道他爸是谁么?”

                管教为难地说:“其他号都满了……”

                杨指导员想了想,在管教耳边耳语了几句,管教连连点头。

                “秃头,你再敢动左飞一下,我让你一个礼拜下不了床!”杨指导员撂下狠话离开了。

                铁门关上,管教也走了,几个人过去扶秃头,秃头慢慢爬起来,靠着床边说道:“把……把这个小兔崽子架起来,老子挨了多少下,就给他双倍奉还!”

                我知道要完,不等他们过来,就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脚踹在其中一人身上,其他人一哄而上将我包围,在这种乱战之下,我根本没有任何余力,更何况他们都是成年人,一个人收拾我都绰绰有余,更别提这么多人了!

                很快,我又被抡翻在地,在秃头的指挥下,我被架着双臂按在墙上,就跟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似的。我也被打的气喘吁吁,鼻子和嘴巴都在往外冒血。

                秃头晃晃悠悠站起来,捏着拳头朝我走了过来。

                就在这时,铁门又响,秃头赶紧窜回床上,其他几人也扔下我就跑,我无力地垂在地上。

                铁门开了。

                “进去!”管教大喝。

                一个消瘦的青年缓缓走了进来,因为背着光,我还看不清他的面容。

                铁门砰的关上,秃头一下坐了起来,又耀武扬威起来:“新来那个,过来!”

                待他看清来人之后,脸又绿了。

                “厉……厉哥……”秃头浑身都发着抖,像是一只淋在雨中的小鸡仔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