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93 我为什么会有鼻涕

            不良之谁与争锋 93 我为什么会有鼻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见着王瑶的时候,王瑶比上次平静多了,看来已经接受了她哥的入狱——我俩坐在后排,我爸稳当当地往前开,路上还是有不少积雪,的结成了冰。【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跟王瑶说了些号里的事,说她哥的状况很好,每天骂骂人、打打牌,有点像退休老年的生活。

                可能是我描述的比较幽默,中间还把王瑶逗乐了几次,说你就瞎编,我哥怎么可能这样。我说千真万确,你哥现在心态可好了,还会给我讲笑话呢,你哥还说这几年太累了,正好趁这个机会休息休息。我说的这些,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有的是我根据王厉的日常行为臆想出来的,目的是安慰王瑶,而且起到了不错的效果,王瑶的脸上现在轻松多了。

                趁着王瑶不注意,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她挣了两下没挣开,又狠狠地瞪着我,我就装没看见,死皮赖脸地拉着她的手,反正我爸在这她也不敢打我,我爸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威严的模样。我爸好像从内后视镜看见了,还悄悄冲我竖了一下大拇指。

                回到家里,我妈已经提前得知“儿媳妇”要回来的消息,一举一动那叫一个殷勤,又倒茶又问好的,王瑶也表现的很有礼貌,不停地说谢谢阿姨,还去厨房给我妈帮工。客厅里就我和我爸,我爸挤眉弄眼地还挺漂亮啊。我说那当然,你儿子的眼光那能错了?

                我爸更开心了,连说了三声好,然后问我:“什么时候娶过来?”

                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说你咋不问啥时候抱孙子呢。

                菜都切好了,下锅炒就行,王瑶系着个小围裙开始往外端菜,越看越顺眼,真像我家的儿媳妇了。等王瑶再次钻进厨房,我爸跟我说:“你擦擦口水吧,都快流出来啦!”

                饭菜都上好,大家都坐下,我妈不停给王瑶夹菜,我爸则言谈间暗示我们家很有钱,嫁过来一定享福之类的(当然暗示的方法非常高明)。看得出他俩都挺喜欢王瑶,主要是爱美之心人人有之,王瑶的脸蛋就能争取到不错的印象分,要是他俩知道王瑶整天在学校打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吃过饭后,我就迫不及待地说:“王瑶,去我屋里玩电脑吧。”

                我有好多话要和她说,当着我爸我妈的面不能说。

                王瑶说行,我正要带着王瑶进我卧室,我爸我妈立刻紧张起来,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展开行动,我妈说王瑶你陪我去把碗洗了吧,然后把王瑶带进了厨房。我爸把我拉到一边,悄声对我说:“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我有点蒙:“没进展到哪一步啊?”

                我爸苦口婆心地说:“你们还小,要是真忍不住,一定要做好措施……”

                “……爸你去帮我妈洗碗吧。”

                甩脱我爸我妈,我把王瑶拉进卧室,正儿八经地跟她说号子里的事,包括她哥交代我的那三件事。王瑶听了,说这些她都知道了,王厉的兄弟已经转达给她了。我开玩笑说,以后你就是东街老大了,以后可得罩着点小的啊。王瑶摸了摸我头,说只要你乖,姐肯定罩着你。我挺喜欢这种感觉,和王瑶呆在自己的小卧室里感觉特别温馨。

                面对她哥被抓的事,王瑶也差不多释怀了,还说她哥这几年作恶太多,再混下去难保有个三长两短,有这么一劫也挺好,或许能帮他修身养性。至于东街老大,王瑶说当不当都行,其实她不看重这些,还说想把这位子交给她哥的一个兄弟。

                我一听,立刻说道:“绝对不行,东街老大的位子咱们一定要占着。”

                “为什么?”王瑶惊讶地看着我:“左飞,你不会和我哥一样是个权欲狂吧?”

                “当然不是。”我呼了口气:“王瑶,我想和你说一下猴子的事。【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竹筒倒豆子一般将猴子的事情说给她听,当然也做了一些改变,隐瞒了影子的存在,隐瞒了陈叔让我干掉王厉,我又不傻是吧。

                就这些,也足够王瑶听的呆若木鸡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他怎么不说呢?”

                “说了有用吗?就你哥那性子,难道还能把老大的位子拱手相让?”

                王瑶咬了咬唇,决绝地说道:“那这样正好,我哥也坐牢了,让猴子回来吧,东街老大的位子是他的,咱们全力帮他拿下整个东城!”这话说的相当有气势,我都觉得有些燃了。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你哥交代的第三件事,可是决不允许猴子插手东街的事!”

                “确定,现在我是老大,由我做主!”

                “好。”我呼了口气,数天前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却在命运巧妙的安排下一桩桩的完成了。如果猴子多等几天,没准连回都不用回了,王厉一坐牢,直接当老大,但生活可没有剧本,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我和王瑶又聊了一会儿,还试着给猴子打了个电话,不出意外的还是打不通,这家伙一回家好像就彻底失踪了。我安慰王瑶说没事,陈叔说了,如果东街老大的位子空了,猴子肯定能得到消息回来,在他回来之前,咱们先稳稳东街的局势,你哥刚进去,肯定要乱乱的。

                谈完这些,时间也不早了,我说王瑶咱们睡吧,然后就过去扑被子,边扑边说我家床大,够咱俩好好折腾了。一回头,就看见王瑶举着个拳头:“左飞,你想死了是么?”

                我嘿嘿一笑:“跟你开玩笑的。”

                “就知道你也没那么大胆子。”

                我家是三室一厅的,还有一间卧室供客人睡的。我爸我妈已经睡了,我把王瑶带到另外一间卧室,顿时就傻了眼。卧室的床上空荡荡的,别说铺盖被褥了,连张床单也没有。

                “这怎么睡啊?”王瑶皱着眉。

                我也觉得奇怪,就说你等等吧,我去让我妈给你铺床褥。我去我爸我妈的房间敲门,好半天才把我妈叫出来。我把情况和我妈一说,我妈惊讶地说:“不会吧,我睡觉前给王瑶铺好的呀!”随即又冲屋里愤怒地喊:“左建国,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屋里传来我爸的呼噜声,我也瞬间明白了我爸的苦心,差点感动的泪流满面。

                到底是亲爹啊,对儿子就是好。可惜啊爹,儿子不争气,还拿不下那个小妖女。

                我妈把床铺重新给王瑶铺好,还给我俩做了夜宵才去睡觉。王瑶说你妈真好,我说好吧,那就赶紧嫁过来吧。我现在特敢在王瑶面前贫嘴,当然代价也是痛不欲生的,给我一拳头都是轻的。我拿了一套我的睡衣给她,说你就别嫌弃啦,将就一下吧。王瑶去洗澡的时候,我就在屋里玩电脑,听着洗浴间传来的哗哗声,说心里不痒痒那是假的。

                二十分钟后,王瑶穿着我的睡衣出来了,边吹头边看我玩游戏。我不喜欢玩大型游戏,也就玩玩斗地主之类的。可能点背,连输了两把,王瑶急的一推我,说你个笨蛋,让我来玩,就抢了鼠标坐下了,还给了我电吹风让我帮她吹头。我一站起来,心就扑通扑通跳起来,因为王瑶穿着我的睡衣显大,很容易就从领口看了进去,并且一览无余!

                是真空的,真空的!

                傻逼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我一边给她吹头一边往里面瞄。说实话,王瑶的胸不大,又没有胸罩撑着,像个小山包似的,可还是看的我血脉喷张,呼吸也逐渐浓重起来。王瑶并不知道,还在兴高采烈地打着游戏,连出了两把炸弹还兴奋了蹦了一下,衣服里面的小胸脯也跟着颤了一下。这场景,我的脑子都跟着眩晕了一下,还忍不住吸了吸鼻涕。

                等等,鼻涕?

                我为什么会有鼻涕?

                我用手一摸。操,满手的鲜血,老子流鼻血了!

                “继续吹啊……”王瑶一扭头,就惊叫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纸,纸……”我捂着鼻子叫道。

                王瑶赶紧给我拿来纸巾,我三下五除二的擦着鼻血,可鼻血还是源源不断地流,因为王瑶急的蹦来蹦去,小胸脯也跟着蹦来蹦去,我的鼻血自然也跟着流个不停!

                “你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咋流鼻血了,左飞你是不是有什么病……”

                “你……你别动了。”我指着她的胸。

                王瑶低头一看,连那两点都清晰可见,顿时“啊”的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胸。

                等她不动了以后,我的鼻血也渐渐止住了,电脑桌上至少团了四五张鲜红的纸团。

                “你这也太害人了。”我指了指她的胸,又捻了两根纸条塞进鼻孔。

                “你个臭流氓。”王瑶终于从羞愧转变为愤怒,一巴掌狠狠打了过来。

                我一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我怀里一拉,低头就吻了下去。还没吻到唇,王瑶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我没好气地说:“你笑什么啊!”

                “你……你鼻子里那两根东西太有意思了……”王瑶笑的都止不住。

                我愤怒地把两根纸条一拽,抱起王瑶丢向身后的床上,然后饿虎扑食一般压了上去。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