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94 镇镇东街的混子

            不良之谁与争锋 94 镇镇东街的混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贪婪地亲吻着王瑶的脸颊、嘴唇、脖子,恨不得吻遍她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部位,手也探进王瑶的衣服里面,摸到了那两个我向往已久的柔软。王瑶显然也动情了,双臂紧紧地箍着我的脖子,我们两个长长地舌吻在一起,两具炙热的身体也紧紧贴在一起。

                王瑶的头发是香的,脸蛋是香的,舌头是香的,肩膀是香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香的!

                我的双手已经不能满足,慢慢地摸向王瑶的身子下面。她的下面也是真空的,似乎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摸到某片森林的时候,我的脑子“嗡”的一声,感觉整个世界都要炸了。我不顾一切地将她的睡衣撩起,她全身上下的皮肤都滑嫩的令人难以想象,我的手滑过她的大腿和臀部,像是漫步在春天里百花丛开的田埂上。

                王瑶没有任何拒绝我的动作,我们两个水到渠成的做着这些行为。我正要再进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卫生间里传来了冲水的声音,我和王瑶的身体顿时都僵住了。

                冲水的声音本身没什么可怕的,我爸我妈都有可能起来上个厕所。但可怕的是,这声音实在是太清晰了,清晰到足以证明……我们这间卧室的房门是敞开的!

                我和王瑶同时回头一看,房门果然是敞开着的,而对面就是紧闭着门还亮着灯的卫生间,无论刚才谁进了卫生间,肯定都把我俩刚才的勾当看的清清楚楚。我和王瑶吓得魂飞魄散,她一把抓住被子就往自己身上耧,我也慌慌张张地穿着衣裳,都怪我刚才粗心大意,连门都没关就把王瑶扔床上去了。随便兜了条裤子,连鞋都来不及穿就跑去关门。

                刚跑到门口,对面卫生间的门也开了,正好和我妈撞了个四目相对。

                当时我那个尴尬啊,冲我妈笑了笑,然后就要关门,结果被我妈一把耳朵就揪出去了。

                “刚才你在干嘛?”我妈一脸愠怒。

                “没干嘛啊……”

                “你搞搞清楚,你们才多大,你就不怕毁了人家姑娘?”

                “这……”我无话可说了。

                “就算你俩都愿意,就不怕搞出点事来?到时候人家家长找来怎么办?我和你爸还丢不起那张老脸,我不反对你早恋,但是你自己得有个度吧……”我妈那嘴一叨叨起来就没完了。

                “你咋操那么多心呢,你不也是年轻过来的?”我爸也出来了,拉着我妈就往回走。

                “就因为我是年轻过来的,才不想让王瑶跟我似的上当受骗……”

                我爸力气多大啊,把我妈推回房间,在外面把门一锁,我妈在里面砸门:“左建国,你给我开开,不许你教儿子不学好!”我爸没理他,走过来往我手里塞了个东西:“拿着!在美国这都不是事!”才返回去了。我一看手里的东西,顿时脸都绿了。

                真是亲爹啊……

                返回卧室,这回我把门关好了,王瑶裹着被子咯咯直笑:“你爸你妈可真好玩。”

                我说:“好玩吧,赶紧嫁过来吧。”然后又做饿虎扑食状。

                “干嘛干嘛……”王瑶伸出一只脚来把我踹了下去:“阿姨说了,不能上当受骗!”

                “叔叔说了,在美国这都不叫事!”我把我爸给我的东西一亮。

                王瑶更乐,丢过来个抱枕:“滚一边去吧,这是在中国,拆呢!”

                于是,这一场本该充满激情的,在我妈的搅合下竹篮打水一场空了。王瑶赖在我的床上不肯走,我只好去睡客房,临走前我问王瑶:“咱们算男女朋友了吗?”

                “不算。”王瑶干脆利落的回答。

                我耸耸肩,亲都亲了,摸都摸了,还睡在我家,你说不算就不算啊?孙猴子还跑的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去?我回到客房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刷牙的时候,我爸神神秘秘地钻进卫生间,问我昨天晚上搞定没有。我满嘴大沫子的摇了摇头,我爸恨铁不成钢地说:“你真没用,一点都不像我的种!”然后在旁边给我传授经验,什么多喝两杯啦,气氛暧昧点啦。

                正说着呢,我爸就“哎呦哎呦”的叫起来,被我妈拧着耳朵就揪出去了。

                “能教儿子点好的吗?!”我妈怒气冲冲。

                “我这不是为咱老左家传续香火着想么!”我爸理直气壮。

                他俩吵架的时候,王瑶正在厨房给我弄煎蛋吃。我发现我爸逗逼已经不避着王瑶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啊,我还指望他树立威严庄重的形象镇一镇王瑶那个小妖女呢。

                吃过早饭,我和王瑶就以上学的名义出门了,其实我俩还有其他的事要干。早晨八点,我们到了学校门口,等了一会儿,黄杰、郑午、马杰、张峙他们就出来了,约莫十来个人,都是比较能打的学生,有高二的也有高三的。汇合以后,我们就去了台球厅。

                大早上的,台球厅也没什么生意,但是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那天跟着王厉在后山打架的七八个汉子都在,我对其中一个印象非常深刻,就是断了一只手的那个,像叮当猫一样。这人一脸凶相,令人望而生畏。除了他们,还有十来个混子,年纪都有些偏大,都是以前跟过小鬼的,现在已经改投在王厉的门下了。

                王厉进去了,王瑶正式接任王厉成为东街老大,今天准备开会宣布一下这件事情,其实不用宣布大家也都知道了,但过场还是一定要有的,目的是镇镇某些刺头。

                “成哥,还有些人怎么没来?”王瑶问那个断手汉子。

                “我都通知到了啊。”成哥左右看看:“老保和义安没来,这俩是带头的。”

                “问问他们在哪。”王瑶的脸阴了下来。

                成哥打了个电话,然后捂着话筒说道:“老保说昨天喝大了,现在头疼的不行,躺床上起不来,问你能不能请个假。”

                王瑶说:“你告诉他,必须过来,我在这等着他。”

                成哥原话告诉了老保,然后又给义安打了个电话,接着说道:“义安说路上堵车,可能一时半会儿来不了。”话音刚落,大家就都笑了,因为东城交通很好,很少发生堵车现象,这一听就是个借口,义安这是糊弄鬼呢。

                王瑶说:“你让他慢慢来,我会等着他的。”然后很随意地坐下了。

                成哥一样原话告诉了义安,然后告诉大家多等一等。除了王厉那些原本的兄弟外,其他汉子都有点不耐烦的样子,还有的说这得等到几点啊,我还约了人炸金花呢。成哥骂道:“炸你妈个逼,知道老子这只手咋没的不,就是炸金花炸没的!”

                当时就没人敢说话了,但过了一会儿又嗡嗡嗡起来。成哥还要再骂,王瑶拉了拉他,他便不吭声了,任由那些人在旁边乱去。等老保和义安的过程中,有些客人想进来打台球,但是看见里面这么多混子又悄悄退出去了。王瑶就仰着脖子问:“老板,是不是耽误你生意了。”

                老板说:“耽误不了几个,没事。”

                “不好意思,实在找不到地儿了,在你这开完会就走。”

                “嗯,没事。”老板很随意地答着,躺在摇椅上看电视,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这老板就是之前被王厉一个黑色七分球砸在眼睛上那个,当时他吓得差点没尿裤子,根本没现在这么悠闲,说到底还是没把王瑶看在眼里。

                台球厅里其他混子也一样,叽叽喳喳的喧闹着,也没什么人把王瑶放在眼里。

                不过来的时候我就给王瑶打过预防针了,说你哥刚进去,你又刚继位,刺头肯定少不了,咱们一个一个解决,我会帮你的。所以我把郑午他们都叫来了,再加上成哥他们,镇压那些混子应该不是问题。为了体现王瑶的威严,她坐着的时候我们几个都站在旁边。

                其实王瑶本身就挺有气势的,在东城一中那绝对是个响当当的角色,往走廊里一站都能吓得好多人不敢出来。只是她毕竟年纪还小,又是个女的,吓唬不住这些成年混子。

                站了一会儿,郑午就顶不住了,问我能不能坐下歇会儿,我说不行,给我好好站着,郑午只好怂眉搭眼的继续站着,好几个混子都听见了,朝我们这边指指点点的笑,连成哥都忍不住瞪了郑午一眼,估计是觉得他给王瑶丢人了。

                等了半个多小时,老保和义安都还没来,其他混子都有些着急了,不停地问来了没有。成哥嚷了一句,急你妈个逼呢?他们安静一会儿,就又开始乱了。自始至终,王瑶一声不吭,估计也等的有点烦,还拿出手机来玩了会儿游戏。最后连成哥都等不及了,先给老保打了个电话,问你个的到底来了没有?话音刚落,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就举着手机冲了进来。

                “来了来了!”这汉子嘿嘿直笑,另一只手里竟然还拎着砍刀。在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兄弟,同样拎着各式各样的家伙。成哥脸色一变,而王瑶依旧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保拎着砍刀来到成哥面前,“喝大了,来迟啦!”

                成哥皱了皱眉:“别和我说,这是咱们的新老大,厉哥的妹妹王瑶!”

                “哪儿呢?”王瑶明明就坐在他面前,老保还要装模作样的四处看来看去,眼神就是不落在王瑶身上,“王厉的妹妹在哪儿呐?”老保继续问着,连“厉哥”两个字都不叫了,语气和神情都充满了轻蔑。

                “在这。”王瑶冷冷地说道,目光如剑一般。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