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100 意外的艳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家很久没在一起打架,都显得特别兴奋,把王宝成翻了个底朝天还不过瘾,又强行把他拉到俱乐部后面的小巷子里。王宝成也知道在大街上我们还能收敛点,去了小巷子里估计就彻底完蛋了,他边走边求饶:“我错啦,斌子我错啦,我再也不敢啦。”

                斌子嘿嘿一笑:“你跟我求什么饶啊,你惹的又不是我。”

                王宝成这才不情愿地转向我:“左飞我错啦,我再也不敢啦。”在他眼里,我还是个跟着斌子才能耀武扬威的菜鸟。我不客气地搂着他肩膀说:“别着急,咱们到后面慢慢说。”

                到了俱乐部背后,我先抡圆胳膊扇了他两个大嘴巴子,斌子也在一边帮我助威:“你这个傻逼,还当左飞是以前呐?人家现在是东城一中的老大!”王宝成没吭声,眼神里却流露出不相信的意思。众人手痒痒了,又上来轮了他一回,王宝成很快被干倒在地,这次直接连饶都不求了,躺在地上装死狗。

                我蹲下说:“我知道你不服气,要不咱俩单挑一回,你要是赢了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王宝成眼睛一亮,很爽快地回答:“行啊。”立刻就爬了起来。

                其他人知道我的战斗力,都担忧地看着我,我冲他们点了点头,意思是没事,然后冲王宝成招了招手:“来吧,孙子。”王宝成也不客气,狠狠一拳就砸过来。我侧身一避,抬腿踢在他膝盖上,王宝成吃痛,不由自主地单膝跪地,我的膝盖再狠狠一撞他下巴,王宝成整个人都仰翻在地,亏得我这半年来的不断实战,收拾王宝成这种小咖实在轻松的很。

                我又过去补了几脚,次次踢在他肋骨上,打的他嗷嗷直叫,爬都爬不起来,周围响起一阵叫好声,小欣都兴奋的鼓起掌来,直呼左飞你可太帅啦!我的劲头来了,还要再打,王宝成连连求饶,眼泪鼻涕的糊了一脸,这种欺软怕硬的东西实在讨厌。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我又蹲下去,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知道这是谁吗?”

                王宝成看了看,一脸迷茫,众人也围过来,纷纷问着这是谁啊?

                我说:“这是林可儿。”

                众人都傻了,直呼不敢相信,小欣也说:“靠,那个丑逼?现在长这么漂亮了?”

                我拍了拍王宝成的脸,说道:“记住咱们有句古话,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后再欺负人的时候多想一想,没准人家翻过头来就比你牛逼了。行了,滚吧,我也不是你爹,没那个闲心教育你。”骂完了,王宝成默默地爬起来走了。

                众人都围过来,问我这是不是真的林可儿,我说是真的,我在东城和她一个学校的,还差点搞对象了,不过她后来转学了。大家都乐,说我们这才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估计以后还是少不了要见面,这辈子恐怕都缠在一起了。我也没争辩,就乐呵呵的笑。小欣倒是问我,那左飞你现在没对象啊?大家又开始起哄,说小欣骚的不行了,让我给她治治。

                快到中午了,我就领大家去吃饭,我们就这规矩,帮谁打完架谁都要请吃饭,当然也不用吃的很高级,一人一碗麻辣烫或是酸辣粉都行,反正就是学生爱吃的那些东西。因为我零用钱多,所以一向请大家吃炒菜,想喝酒了还能配点酒。反正是寒假,大家也没什么事,那就敞开了喝,小欣主动坐我旁边,殷勤地帮我递筷、添水、夹菜,把我伺候的跟老爷一样,还时不时地在桌子下面蹭蹭我的腿,搞得我心惊胆战的,琢磨着小欣还真看上我了?

                趁着和斌子上厕所,我就问他小欣是咋回事的,今天对我这态度不一般啊,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着。斌子嘿嘿一笑:“你爹不是升副处了么,小欣琢磨着想嫁入豪门呢。”

                “靠,副处算个毛的豪门啊!”

                “不错了,你看那些老子当个队长的都成香饽饽啦。以前是谁打架厉害谁受欢迎,现在是谁老子有钱谁受欢迎。唉,我们的时代过去了,你们的时代崛起啦!”

                我笑着骂他:“你快滚吧,像你这样打架厉害家里又有钱的还不得飞到天上去啊?”

                回去以后,小欣对我的殷勤依然不减,还借着众人的起哄非要跟我喝回交杯酒。我怕惹一身骚,就没依着她,结果她还生气了,独自坐旁边喝闷酒。都是一个圈里混的,我也不好和她闹的太僵,就找了个机会跟她说:“哎,你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和我生气吧?”

                小欣说:“谁跟你生气啦,我又没闲的!”又灌下一大杯酒去。我心想,她这么喝酒,一会儿非醉不可啊。果然,饭局还没结束,小欣就趴在桌上人事不省了,大家都让我送她回去,斌子也悄悄和我说:“有艳遇啦,赶紧把她上了,小欣技术还是蛮好的。”

                我也真是无语,扶着醉醺醺的小欣送她回家,一路上她又疯又闹的,还抱着树吐了一阵,快到她家的时候,她死活不走了,一定要让我背着才行。为了尽早送她回家,我只好背着她上楼。到了她家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只好从小欣的包里翻出钥匙,开了门把她扔在床上。我帮她把鞋一脱,被子一铺,其他也不管啦,就准备走,结果刚扭头,就听见小欣呕吐的声音,我又赶紧从卫生间拿出脸盆来给她就着,又给她在旁边收拾了半天。

                我正弯着腰擦地,小欣突然一把将我拉到床上,死死抱着我脖子在我身上蹭,一边蹭一边哼哼:“左飞,我想要……”还把我衣裳撩起来,双手探进来在我胸膛、脊背轻轻摩挲,嘴巴也凑过来要和我接吻。她刚吐过,那个味儿重的啊,熏的我差点吐了。

                我有点火大,一把就将她推开了,骂了句:“你别发神经行么。”

                小欣愣了一下,我趁机站起来,一边整衣服一边往外出。小欣骂了句你以为你是谁?还扔了个水杯过来,正好砸在我小腿骨上,疼的我龇牙咧嘴,我也懒得和她计较,直接把门带上就出去了。我就算不是柳下惠,可也不能不挑食吧。回到家里,斌子还给我打电话,问我搞定没有,我说搞定个毛,她吐了一地,一点兴趣都没了,斌子哈哈大笑。

                过年这几天,我一直和斌子他们在一起玩,小欣偶尔也在,但是并不搭理我,我也正好落个清静,本来就怕沾上她惹一身骚呢。到初七的时候,寒假还没结束,但是我爸的假期已经休完了,我和我妈只好跟着他回到东城。临走前,又跟斌子大醉了一场。

                回到东城,第一件事就是找王瑶。好几天没见王瑶,我可真想死她了,我相信她也是一样的想法。一见面,果然如此,王瑶说你可算来啦,我都快想死你了……

                然后甩给我一堆的作业。

                谁敢相信啊,这年都过了大半,她竟然一个字儿都没动!按她的说法,就是这些题都太弱智了,她连看都懒得看。于是剩下的十几天里,我每天都在家拼命地帮王瑶赶作业。

                开学的前一天,我总算给她写完了,王瑶高兴的赏了我一个拥抱,我这几天的怨言和疲惫瞬间都没有了。终于开学了,我背着书包来到东城七中。站在门口,并没急着进去,看着七中的大门,不由得感慨万千,马上就要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了!

                我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声:“孙子们,爷爷来啦!”

                左边跟着响起一个声音:“孙子们,爷爷来啦!”

                我扭头就吓了一跳,竟然是黄杰,他也背着个书包看着七中大门。我刚要说话,右边又跟着响起一个声音:“孙子们,爷爷来啦!”我再一扭头,差点崩溃,竟然是郑午!

                “你们……”我目瞪口呆。

                “哎,左飞,你怎么也来了?”黄杰惊讶地看着我:“你不是在跟踪我吧?”

                “……毛。”

                “就是啊左飞,你什么时候来的?”郑午同样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我无力地垂下头:“败给你们啦,怎么也跟着来了。”

                “王瑶把事情都告诉我们了,你为了抢风头也是蛮拼啊。”黄杰淡淡地说道。

                “就是,这种抢风头的事可不能让你一人去做。”郑午也说。

                我把胳膊搭在他俩肩膀上:“被你们识破了啊。好吧,那咱哥仨就一起抢这个风头。”

                郑午大言不惭地说:“七中还用闯?这里就是我的地盘,谁见了我不叫一声午哥?”

                “哎,小午,你咋又回来啦?”一个学生正好从我们身边经过。

                “哎,哥,我又回来啦,赶明儿一起喝酒啊!”郑午立刻点头哈腰。

                我和黄杰快笑死了,郑午赶紧解释:“那是高二的,比咱大一届,不叫哥行吗?过来几个高一的试试!”可惜自始至终也没过来个高一的验证一下,把郑午憋的那叫一个难受。

                我们是转校生,照例先去报道。路上,我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王瑶终究还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到七中,所以就把猴子的事告诉他俩了,于是他俩转学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