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04 混乱的东城七中

            不良之谁与争锋 104 混乱的东城七中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他妈一下就傻眼了,什么啊就骂我流氓,还打我一巴掌就跑?班里人虽然不敢说什么,但很明显都在偷偷的笑,估计以为我非礼上官婷了。我算是彻底无语了,第一天刚在班里建立起来的形象啊,就这么被一个女生给莫名其妙的毁了。而且,我以为来七中有毛毛,就不会再挨打了,谁知道冥冥中还有这么一劫!

                一直到上课,上官婷才回来,眼睛已经哭肿了。这算什么?脸皮这么薄,还那么傲,不是自找不痛快么?照旧,谁也不理谁,就跟旁边是堵墙似的,我和上官婷明显八字不和,她就是长得再漂亮也看不进眼里,还不如来个又呆又傻的四眼同桌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和猴子、黄杰、郑午、毛毛一起。猴子下午已经把事情和毛毛说了,据说整个过程中毛毛一言不发,到现在都来食堂吃饭了,毛毛依旧面色凝重,好像谁欠了他五块钱似的。我问猴子:“你没跟毛毛借钱吧?”

                猴子摇摇头:“我刚从家来的,带的钱很够。”

                我又问黄杰:“你没跟毛毛借钱吧?”

                黄杰扭捏地说:“借了五块。”

                “……”我看着毛毛说:“是这样的啊毛毛,他以后再跟你借钱,你就当没听见,你那五块就当掉河里了,现在能不能说句话?”

                毛毛看了我一眼,还是没有说话。我无奈了,从自己兜里掏出五块钱搁他面前:“我替黄杰还了行吧?”猴子和黄杰的眼睛马上亮了,直勾勾盯着桌上的那五块钱,要不是我还用手按着,估计已经被他俩给抢走了。

                “这和钱倒没关系……”毛毛犹豫着说:“猴子跟我说的事,信息量实在太大了,我还在慢慢消化呢。王瑶能当东街老大,我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现在又说猴子是个黑四代,我真是有点没法接受,感觉跟看武侠小说似的……”

                “是吧,咱俩想的一样!”郑午突然蹦起来,按着桌子激动地说道:“我也一直觉得很假,王瑶在给我说的时候,我就产生了很多疑问,可是黄杰却深信不疑,我就不好意思问了,还以为是自己的智商问题,闹了半天你和我想的一样,那实在是太好了,这事实在太假了!”

                “啊,我倒是没觉得假啦,就是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郑午愣了一下,也赶紧改口:“是的是的,我也没觉得假,就是觉得难以接受……”

                我们几个都用狐疑的眼神看着郑午,郑午尴尬地说:“真的,我和毛毛一样,就是觉得难以接受而已,我的智商没有问题,你们可别孤立我啊……”

                “你们见过猴子的未婚妻么?”黄杰突然悠悠地说道。

                毛毛和郑午都摇了摇头,黄杰接着说:“看了他的未婚妻,你们就能相信了。”说着,他拿出自己的手机,调了一张照片给他俩看:“一般人家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妻子吗?”

                郑午连连点头:“真漂亮,长得跟明星似的,确实只有大家族才有资格娶到这种女人。”

                毛毛疑惑地说:“这是刘嘉玲吧?”我差点泪流满面,终于有个正常人了!

                黄杰:“不是刘嘉玲,长得有点像而已。”

                “哦,这样啊。”毛毛点了点头。我难过地看着毛毛,竟然这么容易就糊弄过去了!

                猴子:“等等,黄杰,你是怎么有我这张照片的?”

                “有一次你睡着了,我就把照片copy过来了。”

                “哦……我睡着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在旁边?”

                ……五分钟后,猴子和黄杰已经打了起来,毛毛和郑午还在津津有味地研究着照片。

                我吃完饭,一边剔牙一边看热闹。等猴子和黄杰打完了,毛毛才把手机还给黄杰。

                “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五好少年,我还是没办法一下就接受猴子的事情,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帮猴子,别说拿下区区七中和西街,就是整个东城我也会帮。”

                “毛毛,谢谢。”猴子有些感动。

                “谢什么,好兄弟么。”毛毛咧开嘴笑了,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

                猴子斜眼看着我,我知道他什么意思,这是在说看到没,这才是真正的兄弟,哪来那么多哭哭啼啼和矫情的话!我也斜眼看着他,告诉他我就这样了你要怎么着!

                猴子瞪着我,我也瞪着他,我们的眼神在交战、在争辩,但是显然谁也说服不了谁。

                “你俩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毛毛突然拍桌而起:“什么意思,当着我面就搞这一套?!”

                我俩赶紧回过头来:“听着呢听着呢。”

                “那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我说:“你说你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五好少年。”

                猴子鄙视地看了我一眼:“毛毛明明说到会帮我拿下整个东城!”

                “你俩快去死了吧,后面我又说了一堆的话,你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就在那眉目传情!”

                “谁和他眉……”

                我还没说完,猴子一脚就把我踹倒了,我蹦起来就和猴子厮打在一起。

                ……五分钟后,我们正襟危坐,继续听毛毛说话。毛毛一边捏指骨一边说:“在七中收拾不了你俩了还……”刚才毛毛把我俩干了一顿,我和猴子连连点头,表示心悦诚服。

                “是这样的。”毛毛说:“在七中,我不算混的最好的,毕竟这才高一下半学期嘛。不过因为我就是西街本地的,谁也给我几分薄面,不会主动找我麻烦,我和大家的关系也不错。所以要想一统七中,我不好直接出面,所以由你们去惹事、挑事,然后我来收拾残局、给你们擦屁股,一步步拿下整个七中,怎么样?”

                我们四个连连点头,说我们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惹事和挑事!

                接着,毛毛又给我们分析了一下七中的势力分布,猴子和郑午本身就很了解,所以主要是讲给我和黄杰听的。毛毛说,七中的势力错综复杂,复杂到什么程度呢?不是按年级来分,而是按地域和圈子来分的。比如说,本地的一伙,外地的一伙,体育生一伙,艺术生一伙,而本地的又分为西街的和西街以外的,有的体育生和艺术生又同时是本地或外地的……

                毛毛还没说完,我头都大了,说你们学校什么乱七八糟的。

                毛毛嘿嘿一笑,说七中是职高嘛,学什么专业的也有,但是其中艺术生和体育生最多,主要是这两拨人在打架,然后本地和外地的又水火不容……乱,绝对乱,乱成了一锅粥,不过乱世出英雄,七中出了很多彪悍的混子。这些乱七八糟的势力里,处于食物链底端的是外地的艺术生,就跟过街老鼠似的,谁见了也能捏上一把;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是西街的体育生,就跟金饽饽似的,不光自身实力强悍,而且随时能从校外叫来一帮社会混子。

                说到这,毛毛轻咳几下,说道:“我嘛,就是西街的体育生之一。所以你们尽管去惹事,在七中没有我摆平不了的麻烦。”

                我们一片赞叹之声,直言可算是找着大靠山了。

                郑午也咳了几声说:“我是外地的体育生,地位和毛毛也差不了多少……”

                我们一片呕吐之声,直言郑午以后离我们远点。

                有了毛毛的一席话,我们心里就有底了,接下来又商量了一阵,说要一统七中,就得将本地生、外地生、体育生、艺术生全部纳入麾下,这样才有资格跟西街的拼一把,难度显然比一中的时候要大多了。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我去混入外地艺术生的圈子里,黄杰混入外地的体育生圈子里,我们两个把下层关系打好;猴子和郑午是七中的老生,跟着毛毛把上层关系打好就行。最后上下沆瀣一气,整个七中都是我们的啦!

                这事说起来容易,实则办起来难。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还需要一步一步的来,没人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总体目标定了,接下来就八仙过海,看各人的本事了。

                上晚自习的时候,我跟那几个老生咨询了一下艺术生的事,最后确定了美术专业,因为学美术的人比较多,不过得要第二天才能报名了。和他们多聊了点外地艺术生的事,才知道这圈子的老大叫做赵松,谁挨了欺负去找他就行,一个学生说:“不过飞哥你认识午哥,肯定不会被人欺负的。”我敷衍着笑了几下,心里想着恨不得多来几个人欺负我呢。

                我还知道了上官婷也是外地艺术生,不过她是学音乐的。我和她还是没有话说,一整个晚自习谁都不搭理谁。

                下了自习,我们几个又去食堂吃了个夜宵,聊了很久很久,回到宿舍已经挺晚了,连灯都熄了。因为我转来的迟,被分到了其他班的宿舍,不过我可不鸟谁,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故意把脚步声踏的很响,倒是也没人敢说我什么,看来这宿舍都是熊包。

                坐在床上,我把鞋子一脱,上铺就传来小媳妇的声音:“飞哥你回来啦,我去给你洗洗袜子。”

                我“嗯”了一声,随手就把袜子递到上面,接着脑子就“嗡”的一声。

                我操,马杰也来七中了?!我他妈不是在做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