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08 碰着个神经病老大

            不良之谁与争锋 108 碰着个神经病老大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再走到满脸惊诧的上官婷面前,语气极尽之温柔:“老婆,你还好吧?”

                上官婷目光复杂,嘴巴张了张,但是没有说话,周围响起零星的叫好声,还隐隐约约传来几个女生夸我好帅的声音——我发誓,绝对不是幻听,真的有人夸我!

                我又接着说:“老婆,你继续练歌吧,我回美术室那边啦!”又转过头,冲正往起爬的莫宇航他们恶狠狠说:“再敢骚扰我老婆,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装酷耍狠完毕,便双手插在裤兜慢悠悠往外走,脸上写满骄傲和意气风发,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现在帅呆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有个小个子突然跟了过来:“等等,我们老大叫你过去一趟。”

                “你们老大是谁?”我的心里怦怦直跳。

                “赵松!”小个子阴沉一笑。

                “原来是松哥。”其实我猜到了,却还是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心里其实已经乐开了花,这一番努力没有白费啊,我这么能打,一挑四,肯定给赵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来吧。”小个子继续阴笑,反而让我有点蒙上阴影。

                我跟在小个子身后,又穿过大半个教室,走进一扇幽暗的侧门,里面黑洞洞的,只看见十几个红红的烟头上下飞舞,带路的小个子说:“松哥,人来了。”

                原来赵松在这,怪不得之前在教室里没找见他。我刚从外面进来,眼睛还不能适应这里面的环境,也不知道谁是赵松,糊里糊涂地叫了一声:“松哥,您找我?”

                一个烟头朝我走过来——或者说是一个人朝我走过来,直接一脚踹在我肚子上,其实我能扛住的,但还是装作“哎呦”一声坐倒在地,同时心里飞速旋转:赵松为什么打我?难道弄巧成拙了?赵松的声音已经骂起来:“你他妈是跟谁混的?”

                “庞悦。【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说。

                “胖悦没告诉你不能在音乐室打架吗?”

                “没有。”我还真不知道这个规矩,怪不得音乐室里气氛这么祥和。

                “去把胖悦给我叫来!”赵松大吼,像个更年期发作的妇女。

                小个子飞奔了出去,其他人都在劝赵松消消气,我也坐在地上没有起来,我知道规矩,站起来只会再挨揍。在等庞悦的几分钟里,我的眼睛渐渐适应这里面的环境,这里好像是个更衣室,两边都是木架,上面堆满衣裳,中间的过道非常狭窄,不到一米半的样子,约莫十来个人挤在这里,估计都是赵松的心腹。赵松靠在木架上,我也看清了他的长相,五官挺普通的一个学生,不过眉眼间充满彪悍之气,确实有点大混子的味道。

                能成为上百名外地艺术生的老大,肯定不是虚有其表。

                赵松好像不屑于和我说话,踹了我一脚后就没再搭理我了,他要是知道他打的是曾经的一中老大,指不定心里怎么嘀咕呢——得啦,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我是从零开始。我也干脆壮怂,坐在低声不言一声。过了一会儿,庞悦就急匆匆地奔了进来。

                “松哥!”庞悦怯懦地叫了一声。

                “操!”这就是赵松的回答。赵松往前奔了两步,抓住庞悦的领子先扇了两记耳光。

                “你手下刚才在音乐室打架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庞悦战战兢兢地回答,看样子都快吓尿了。

                “的,连个手下也教不好。”赵松又狠狠踹了庞悦几脚,庞悦防不住,一屁股朝我头上坐过来,我赶紧往旁边一挪地儿,他肥大的身子“扑通”一声就坐我旁边了。

                庞悦一扭头,就看见我了,顿时大骂:“原来是你,我操你个小杂碎,净给我惹麻烦!”

                庞悦一拳头砸过来,我赶紧用胳膊挡了一下,委屈地叫道:“悦哥,不是我的错啊!”

                我心里想,还真是弄巧成拙啦,还想给赵松留下深刻印象,现在看来目的是达到了,结果留下的是臭名,妈的!我深知老大看不顺眼一个手下的后果会如何凄惨,一边挡着庞悦的攻击一边说:“松哥,我是刚转来的,才跟了悦哥没几天,他还没来得及给我讲规矩,我今天看见有人非礼我老婆,一时激动就上手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赵松问:“胖悦,他说的是真的吗?”

                庞悦赶紧回答:“是真的,他才跟我没几天,平时也很少见到,所以没来得及讲规矩。”

                这个白痴,还得我先申辩,长一张嘴是干什么吃的!

                赵松果然语气稍缓,问我:“你是新转来的啊?”

                我知道机会来了,这个老大还算讲道理。我从地上爬起来说:“是……”

                “是”字还没有落音,赵松又一脚将我踹倒。

                “新转来的就能不守规矩吗?!”他的嗓音又高亢起来,像一只浑身汗毛竖起的公鸡。

                当时我就头皮一阵发麻——操,碰上个精神有点问题的老大!这种老大也很常见,他们一般喜怒无常,前一秒还温和谦恭,后一秒就雷霆大怒,根本摸不透他们心里的真实想法!

                以前在一中,我们高一就就有个这样的老大,是和我们一起打过九太子的其中之一,后来他也收了几个小弟,我就亲眼看过他是怎么喜怒无常的,有次他让一个兄弟去买煎饼果子,好像忘了给他放辣椒,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他就笑眯眯说:“我让你放辣椒咋没放呀?”那兄弟说:“对不起啊x哥,我给忘了,我再跑一趟吧。”他说:“不用不用,多大个事呀你还跑一趟。来,你过来。”那兄弟走到他身前,他突然面色大变,将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整个盖在那个兄弟的头上,然后又一脚将他踹的飞了出去。当时我就在旁边,还骂了他一句神经病,做他手下可算是倒霉催的,永远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啥。

                这两起事件虽不一样,但主人公的本质是一样的,就是喜欢把人当畜生一样戏耍。我最烦和这种人打交道,你要打就打,整那么多幺蛾子干啥?总觉得他们心理有点变态,才会玩弄手里的那点仅有的权力。就像古惑仔里说的,跟个衰老大这辈子就完了。

                毫无疑问,赵松就是这样的衰老大,跟他共事肯定会特别的累,稍不注意就会被他玩弄。

                我一屁股坐倒在地,这次说什么也不起来了,庞悦在旁边骂我:“你个傻逼,让我跟着你倒霉!”我委屈地说:“悦哥,有人调戏我老婆啊。”

                赵松在那狂风骤雨般骂着我俩,庞悦像狗一样不断点着头认错。骂了一会儿,赵松才说:“刚你手下是和阿虎的手下打起来的,你把阿虎叫过来解决一下这事吧。”

                庞悦“啊”的一声,露出害怕的表情来。阿虎是和庞悦平起平坐的老大,脾气暴躁、五大三粗,平时没少埋汰庞悦,有次还差点动手打了庞悦,所以庞悦特别怕他。而我却心里乐开了花,因为阿虎对我不错,平时也很卖我面子,如果那些人是他的兄弟倒好办了。

                庞悦支支吾吾地不愿意去,眼看着赵松又要飞起一脚踹他,我赶紧说道:“松哥,这事是我惹出来的,让我去叫虎哥吧。”赵松一点头,我就立刻飞奔出去,省的他又犯精神病,说些什么“哪里轮的着你”之类的怪话。

                返回美术室,远远地就看见莫宇航他们围着阿虎,估计是正告状呢。我立刻飞奔过去,莫宇航指着我说:“虎哥,就是他!”阿虎也很惊讶:“左飞,你和我兄弟打起来啦?”

                “虎哥,先不说这些,松哥让你过去一趟呢。”

                “走。”

                往外走的时候,无意中一回头,发现上官婷正紧张地看着我。

                我冲她摆摆手,意思是没事。路上,我就把事情经过给阿虎说了一遍:“虎哥真对不住,我不知道他们是你的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动手的。”

                “你道啥歉,这事你没做错,是莫宇航他们活该,他妈的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妇女,还想人多欺负人少,被人扁了也是该着!”我就喜欢阿虎这点,正气凛然、明辨是非。

                我嘿嘿一笑:“反正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虎哥你多担待着点,随后请你吃饭赔罪呗?”

                我态度挺好,阿虎也很受用,说:“你小子可以啊,一个人打他们四个,就是我也没有这样的实力,看不出来你还挺能打的。”

                “哪儿啊,我也是偷袭在先,要不也没那么大能耐。”

                “你这事啊,我这边好说,松哥那关不好过,因为他不让在音乐室打架。”

                “为什么?”

                阿虎左右看看,才悄声说:“松哥装逼呢,他追的那个妞比较单纯,说是不喜欢看见暴力事件,松哥为了显范儿,就严禁有人在音乐室里打架。我看禁了这么久,那妞也没答应和他好啊,我看松哥肯定是被耍了,那妞明显把他当凯子玩呢,就跟褒姒哄骗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似的……对了,这话也就咱俩说说,你可别卖了我啊!”

                “肯定不会。”我喜滋滋的,阿虎肯和我说这些,说明他已经很信任我了。

                “那一会儿咋办啊?”我又问他。

                “没事,我把责任往庞悦身上推,松哥还是比较器重我的。”阿虎一脸得意。

                “虎哥,谢了。”我一笑,知道庞悦要倒霉了。

                说着,我们两个已经穿过音乐室,走进了赵松他们所在的幽暗侧门。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