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11 跟着庞悦去打架

            不良之谁与争锋 111 跟着庞悦去打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这天开始,我便和阿虎熟络起来,虽然名义上还是庞悦的小弟,但我大部分时间都和阿虎呆在一起,倒有点像是阿虎的小弟了,其实这样犯了忌讳,不过阿虎在圈子里很罩得住,倒是也没人说闲话,庞悦也不敢有所意见。…………当然,庞悦也不是省油的灯,动不动就让我跑个腿啥的,阿虎要是在,就会骂他一句,你自己没腿呀?阿虎要是不在,我只好乖乖跑腿。

                曾经的一中老大,沦落到要给一个下三滥跑腿,除了觉得悲哀,还觉得有点好玩,这种心理就像微服私访的康熙,明明是一国之帝,却被杂役呼来喝去的,电视前的观众也看的哈哈直乐。黄杰来找过我一回,看见我被使唤着去买烟,果然笑的直不起腰来。

                什么人啊这是!与我相比,黄杰就混的不错,因为特别能打,在他们那个小圈子有着极高的威望,是能和高翔称兄道弟的人物,已经可以使唤着别人去买烟了。

                庞悦除了让我跑腿,时不时的骂我两句以外,暂时还想不出其他的招儿来整我,不过他那双小眼睛老是在我身上转来转去的,估计又在筹划什么坏主意了。

                这一天正上着课,旁边的上官婷捂着鼻子,不时地狠狠瞪我一眼,因为我正在抠脚,味儿是有点大了。其实我没有上课抠脚的毛病,就算想抠也是回了宿舍再抠,我这么做就是故意恶心上官婷的,看见她那副自以为白天鹅的样子就很反感。不能打她,恶心恶心她也行啊。

                看着上官婷厌烦的样子,我就嘿嘿直乐。正高兴呢,庞悦突然发来一条短信,让我下课后去美术室旁边的厕所一趟。我琢磨着不是又要整我吧?可是告诉阿虎又显得有点小题大做,下课以后,我揣了一把折叠刀就去了,庞悦要想对我干点什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能接受被赵松踹两脚,却接受不了被庞悦动一根手指头,这也是一种奇怪的心理吧。

                到了厕所,庞悦就冲我大吼:“怎么才来,是不是眼里没我?!”

                “不好意思悦哥,我们班刚下课。”我现在对他的态度就是不卑不亢。

                除了庞悦,还有四五个小弟也在,都是一副蔫巴巴的样子,跟着庞悦混的就没个好鸟,有什么老大就有什么兄弟,这话说的一点没错。这四五个小弟,就是上次准备围殴我那几个,我只认识其中两个,一个叫四眼,一个叫高棍儿。四眼戴着一副深度近视镜,这人有点呆呆傻傻的,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高棍儿人如其名,长得高、像根棍儿,这人嘴巴倒是能说,不过说的全是废话,旁人也不乐意听。

                庞悦又骂了我两句,才说:“四眼,高棍儿,你俩把情况说说!”

                四眼看了看高棍儿,高棍立刻说道:“今天中午,我和四眼去食堂吃饭,排队的时候,我俩就因为吃什么而争起来了。他要吃麻婆豆腐,我要吃大葱豆腐,麻婆豆腐有什么好吃的?全是豆瓣酱,入口一阵怪味儿,我最不喜欢吃麻婆豆腐了,品味低下的人才吃那个……”

                “麻婆豆腐好吃……”四眼弱弱地说。

                “你净瞎说,知道麻婆豆腐怎么来的吗?那是一帮四川民工瞎鼓捣出来的……”

                “操,赶紧说正事!”庞悦终于怒了。

                “是是。”高棍儿接着说:“我俩正吵着呢,后面就有个人说,你俩是傻逼吧,各吃各的不就行了?(高棍儿说到这的时候我在心里叫了一声好!)嘿我这暴脾气,我俩吵架关他什么事啊?我是那种吃亏的人吗?当时就给他骂回去了。嘿,结果他脾气比我还爆,一个大耳光就扇过来啦!我当时就怒了,大声对他说:‘说过,要文斗不要武斗!’那人则说:‘还说了,对待敌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说完一撂脚就把我扫倒了。当时把我给气的啊,这是把他当作秋风,把我当作落叶啊!我是那种肯吃亏的人吗?我当时就大喊:‘四眼,帮我打他!’四眼说了句话,把我给气着了,悦哥,你知道他说的什么?”

                “什么?”庞悦来了好奇心,我也来了好奇心,高棍儿讲个故事还知道甩包袱!

                “四眼说:‘哪个豆腐好吃?’你们说我气不气?我就没见过四眼这么傻逼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问我哪个豆腐好吃!我起的大声说道:‘当然是大葱豆腐好吃了!’然后那人又骂我俩是傻逼,还把四眼也给铲倒了。【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不服气啊,就说你一个打两个有什么好得意的,有本事咱们打定点!那人立刻就同意了,我们就约了下午六点在美术室后面的围墙根见面。美术室是咱们的主场,那傻逼算是栽啦!悦哥,你要给我们做主啊!”

                “做主啊!”四眼弱弱地说。

                高棍儿说完,我就一头黑线,我觉得他俩被骂的不屈、被打的也不屈,因为那人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俩就是个傻逼。而且据我这些天的观察,庞悦从不会帮自己的小弟去复仇,之前有几人挨了打去找他,全被他以“你们就不能忍忍”“打不过人家就跑啊”“每天净惹麻烦”之类的理由给推脱了,庞悦除了要钱的时候像个老大,其他场合从来都不像个老大。

                后来才知道庞悦这老大是花钱从赵松那里买来的,也就释然了,我就说赵松怎么会看上这个废物。总之,这次四眼和高棍儿的仇,看来是报不了了。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庞悦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都知道啦,四眼和高棍儿被欺负啦,我身为他们的大哥不能不管,你们身为他们的兄弟也不能不管。既然约好了打定点,那咱们一定要去,给四眼和高棍儿找回这个场子!”

                庞悦说完,我都惊呆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讲义气了?

                “有没有人不愿意去的?”庞悦用睥睨的眼神来回扫着我们,谁也没说不愿意去。

                庞悦又问:“左飞,你没问题吧?”

                我无所谓地说:“没问题啊。”

                庞悦看了我一眼:“你第一次跟我们打架,一定要好好表现表现啊,你上次在音乐室不是一个打四个吗?这回要是弄好了我以后就重用你!”

                “谢谢悦哥。”我心里差点没吐出来。

                “行,大家准备准备,一会儿去美术室后面的围墙根!”

                庞悦从厕所的其中一个隔间翻出来一堆木棍,挨个发给了我们,原来早就准备好家伙了,看来庞悦真准备给四眼和高棍儿出头。要是这样,我对他的印象还好一些了。

                我摸了摸木棍,感觉有些脆,就说:“悦哥,这棍子脆啊,一打就断了。”

                庞悦瞪了我一眼:“要那么瓷实干嘛,不怕把人打出来事吗?到时候你赔医药费啊?”

                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发好家伙,庞悦就带着我们绕过美术室,来到后面的围墙根,这是一条狭长的小巷,宽度不过两三米而已,一边是美术室的后墙,一边是围墙,围墙外面就是学校外面的马路了。我们走进小巷深处,我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发现这里只有一个入口,最里面是个死胡同。

                我忍不住说:“悦哥,这地形不好啊,咱们要是处于不利局面,连跑都没法跑。”

                “靠,还没打呢就想跑,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庞悦瞪着眼睛骂我。

                “就是,能不能有点骨气?”高棍儿附和着。

                “骨气?”四眼弱弱地说。

                我无语了,这都一帮什么人啊。我先看了看我们的成员,一共有六个人。除了我和庞悦、四眼、高棍儿,还有两个人,那俩人也不怎么说话,属于被人牵着鼻子走的那种。

                我又看看旁边的围墙,约莫有两米多高,一个人的力量爬不上去,需要有他人辅助才行。如果真出什么意外,一个人在下面当人梯,把其他人都送上去,再把那个人拉上去就行。

                虽说打架都想打赢,但也得给自己留好后路才行,像庞悦这样不想后路的属于没脑子。

                我继续问:“高棍儿,知道对方什么来头吗?感觉他大概能叫来多少人?”

                高棍儿说:“他一腿就能将我和四眼都扫倒,而且我当时明显感觉到他小腿肌肉粗壮,粗壮如铁,坚硬如刚,说明此人身体素质过硬,应该是个体育生,本地的还是外地的就不太清楚了,能叫多少人来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他没什么能耐,顶多也就叫两三人吧……”

                我急了:“你别感觉啊,打架得知己知彼,有把握才能去打。你感觉他能叫两三人,万一他要叫来二三十人呢,岂不是把咱们全都坑啦?你好歹问问他是什么来头啊!”

                高棍儿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巴没有说话。

                庞悦一看,又急了:“靠,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从刚才开始你就唧唧歪、唧唧歪的,要是怕了就赶紧滚蛋啊!”

                “就是,怕了就赶紧滚蛋!”高棍儿趾高气昂地说道。

                “蛋。”四眼弱弱地说。

                我真想一头撞死在围墙跟上,这都你妈一帮什么人啊。得了,听天由命吧!

                庞悦继续开心地和我们聊着天。过了一会儿,巷子外面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我多老奸巨猾啊,一听声音就知道至少有三十个人!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