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13 我和黄杰的分歧

            不良之谁与争锋 113 我和黄杰的分歧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们一阵风似的跑出大排档。…………

                “操,小逼养的要跑!”那群人也跟了出来,在后面穷追不舍,大有痛打落水狗的架势。

                庞悦肥硕的身子在前面一扭一扭,竟然跑的还很快,我在后面大喊:“悦哥,他们只有十来个人,咱们和他们拼啦!”庞悦连头都没回:“拼你妈个逼,别老跟着我,分开跑!”

                我愣了一下,赶紧跟着说:“对对对,分开跑!”都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于是我们六人瞬间散开,庞悦最精,净往小巷子里钻,四眼则紧紧跟在高棍儿身后。我往前狂奔了两步,回头一看,那十来个人已经跟着庞悦进了小巷。我慢悠悠地站住身子,在街边要了两串臭豆腐,一边吃一边听着巷子里面传来庞说惨叫的声音,他的每一声惨叫都使我身心愉悦,那一声声惨叫在我听来如同莺声燕语、黄莺出谷,真是悦耳动听、心旷神怡。

                刚吃完臭豆腐,就看见四眼、高棍儿他们几个都回来了,我擦擦嘴迎着他们走了过去。

                “他们咋只追悦哥呢?”高棍儿惊讶地说。

                “呢?”四眼弱弱地说。

                “这谁知道。”听着巷子里传来的惨叫声,我故作痛心疾首地说:“大哥被打,咱们不能坐视不理啊。走,每人抄块儿板砖干他们去!”众人面面相觑,不出我所料,他们根本没这个胆子。做戏要做足,我一跺脚:“你们不去,我去!”便四处寻摸板砖。

                当然,我敢这么做也是因为知道他们快打完了。果然,我还没找见板砖呢,那十来个人已经出了巷子,乐乐呵呵地往远走了。我假装没看见,还是掂了块板砖冲进巷子,远远就看见庞悦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悦哥!”我大吼着冲过去,高棍儿、四眼他们也都跟过来了。

                我颤颤巍巍地把庞悦扶起,他的脸上伤痕累累,浑身也脏兮兮的。我看的心花怒放,还做出悲伤的神色:“悦哥,他们太过分了,咱们可一定要报仇啊!”

                “对对,咱们一定要报仇!”高棍儿义愤填膺地说着。

                “仇!”四眼弱弱地说着。

                “先去……去医院。”庞悦上气不接下气。

                我们几个搀扶着庞悦去了医院,经过一系列的包扎处理之后,庞悦包的跟个木乃伊似的出来了。“走!”他恶狠狠地说着,带着我们往学校走。我心想,难得庞悦硬气一回啊。

                回到学校,庞悦并没像我想的那样直接提了家伙去报仇,而是带着我们来到音乐室,找到了赵松。赵松正在拍闺女,旁边坐着一个蛮有气质的女生,他佯装算命大师,捏了那女生的葱葱玉手神神叨叨地说:“你这爱情线短呀,这辈子只能和我谈恋爱……”

                “松哥!”庞悦委屈地叫了一声。因为他的造型奇特,脑袋上缠着一圈绷带,两只眼睛都是乌青色的,半张脸颊还高高肿起,一看就是刚被人痛打过的,一进来就吸引了无数眼睛,害的我们这些跟班小弟也脸上无光。

                “我草,你这是掉井里头啦?!”赵松瞪着眼。

                “被人打啦!”庞悦个没出息的,竟然泪眼汪汪起来。

                “谁打你的?”

                “是个叫高翔的外地体育生,十来个人围我一个。”庞悦就把整个事件经过讲了一遍,叙述的过程中还想塑造自己的高大形象,比如本来是让我们分散跑的,到他嘴里成了“我让他们先跑,自己去引开那些体育生”或是“他们十几个打我一个,逼我跪下叫爹,但是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怎能跪”之类的,反正什么好听往自己身上安什么。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可惜赵松似乎很了解他,压根不吃他那一套,听完他的整个过程都快睡着了,旁边那个气质女也很不耐烦,三番五次地想起来走,但是被赵松好言好语的给拉住了。

                “松哥,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庞悦哭丧着脸,终于把过程讲完了。

                “行了,你先回去吧,等我查查这个高翔。”赵松打了个呵欠。

                “好,谢谢翔哥……啊不,松哥。”庞悦好像有点被打癔症了。

                出了音乐室,我问庞悦:“悦哥,还去吃饭不了?”

                “吃个逑呀?”庞悦没有好脸色的走了,看来心情很不愉快。

                “左飞,我们去吃。”高棍儿兴奋地说。

                “去吃。”四眼弱弱地说。

                “吃个逑呀?”我白了他们一眼走了,这俩逗逼,不去说相声真是屈才了。

                上晚自习的时候,阿虎也听说庞悦被打的事了,兴高采烈地过来问我情况,我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当然中间虚构了一小部分,没说自己是和高翔他们是商量好的。阿虎听到庞悦在围墙上丢下我跑掉的时候,气的大骂庞悦这个傻逼!听到那些人谁也没追,就追着庞悦进入小巷的时候,又大声叫好。阿虎这人,实在太对我胃口了。

                最后,我说:“松哥说要帮庞悦报仇呢。”

                “呵呵,报屁吧,松哥管他才怪。”阿虎哼了一声。

                后来果然如此,连着三四天,赵松也没什么动静,看来已经把庞悦的事忘了。庞悦每天心急火燎的,可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一个人也不敢去找那些体育生报仇。起初这件事是庞悦想整我的,最后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弄的他现在杯弓蛇影,也无暇找我麻烦了。

                我和阿虎倒是越走越近,几乎干什么都在一起了,而黄杰也整天和高翔等人一起,所以我俩几乎不怎么相跟了。至于小媳妇马杰,我们不是一个班,学的也不是一个专业,白天几乎碰不上面,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才能见一见。马杰最热衷的事就是帮我洗衣裳、洗袜子,因为我的缘故,他在宿舍里地位很高,别人在他面前都不敢大声喘气。

                有一次马杰还跟我说,飞哥,我不知道你和猴哥他们来七中是干什么的,我总觉得你们有什么大事要做,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反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如果你们以后再转学的话告诉我一声,也好让我跟着你们一起走。说实话,我挺感动的,这个小弟我要定了。

                转眼间来到东城七中已经一个月了,严寒的冬日即将过去,大地有渐渐复苏的迹象,黄杰在外地体育生的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以前高翔在那个圈子不过是个三流的老大,因为黄杰的加入逐渐往二流的方向靠拢了,而我还是庞悦身边一个无所事事的跟班,虽然我知道只要庞悦倒台,阿虎就能立刻助我上位,可庞悦老是不倒台我有什么办法?

                庞悦现在变得小心翼翼,随行都带着十几个人护驾,想对付他还真不太好办。黄杰私下和我商量,说不行就来一场大的,挑拨外地艺术生和外地体育生干上一场,混战中就好解决庞悦了。我说可以是可以,要怎么挑拨呢?上次庞悦被你们打了,赵松压根连管都不管。黄杰就问我,那你们谁被打了赵松会管?我说阿虎被打的话,赵松肯定会管。然后我又说,我靠你不是想干阿虎吧?黄杰嘿嘿的笑。我说不行,阿虎这人不错,咱们不能打他。

                黄杰问我,猴子重要还是阿虎重要?我说这不能比,都是我的兄弟。黄杰摇了摇头,说你怎么和猴子一样有点妇人之仁,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咱们的目标?我不服气地说,你和高翔关系也不错啊,难道关键时刻你也能干掉高翔?我以为拿住了黄杰的七寸,谁知黄杰很爽快地说,能!我当时就愣住了。黄杰接着说,在我心里,猴子是生死兄弟,高翔只是个普通朋友,这不是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吗?左飞,你在犹豫什么呢?

                我看着黄杰,问道:“如果有一天,我和猴子背道而驰,你会选择干掉谁?”

                “你和猴子不会有这么一天。”

                “万一有呢,你会干掉谁?”

                “没有这种万一!”黄杰火了:“到底干不干阿虎?!”

                “不干!”我大声说道。

                “操!”黄杰骂了一声,转身走了。

                虽然黄杰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可我心里仍然有股深深的寒意,从他能毫不犹豫地干掉高翔来看,原来他才是我们这几个人里最狠的一个。

                虽然我不同意干阿虎,但厄运并没摆脱阿虎。第二天中午,我和阿虎照旧一起吃饭,照旧只有我们两个人,他从不乐意带他那些手下,一来他这人坦荡荡,不像庞悦那样鬼鬼祟祟,二来他都看不惯他那些手下,说他们都是一帮傻逼。正吃着饭,阿虎突然如坐针毡,神色也很不自然。我奇怪地问:“阿虎,你怎么了?”

                “左飞,你先走吧。”

                “怎么了?”

                “那边坐着我一个仇家。”阿虎说:“我怀疑今儿要栽了,你先走,他们不会找你麻烦。”

                我顺着他的目光一看,斜对角坐着一个身材颇为壮实的学生,身上套着一个黑色毛衫,一块块的疙瘩肉清晰无比。阿虎已经够壮了,但他显然比阿虎还壮。

                更关键的是,他身边还坐着十来个同样身材不弱的学生。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