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116 和黄杰决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不是庞悦立刻转身走了,我发誓我能把他的眼睛打爆,让他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臭虫。之后我又念了会儿阿弥陀佛,心想自己这定力可太不好了,这还怎么学越王卧薪尝胆啊,说到底还是因为我看不起庞悦吧,如果是赵松踹我两脚的话还能勉强接受。

                从这一天起,阿虎他们便暗中调查起孟海的行踪来,这仨人可不像庞悦那么无脑,他们准备打一场完全压制孟海的战斗。因为阿虎一直在忙,我和他也没怎么相跟,当然也没和黄杰相跟,他成天和一帮体育生在一起。于是,我被迫和马杰搭了几天伙。

                马杰倒是挺高兴,把我当太上皇一样伺候着,连打饭都不用我动弹,他揣着两个饭缸就冲进人群里了,而我只需要占座就好。我不会和马杰说我在外地艺术生圈里的事,所以就只能唠唠上官婷,马杰会帮着我一起骂上官婷,但他主要是说上官婷有眼不识泰山,在一中多少女的想和我好呢,也不知道她臭拽个啥。虽然我俩侧重点不一样,不过我还是挺高兴的。

                一起说别人坏话确实是件挺高兴的事,对吧?

                最煎熬的就是上课,本来以为有个漂亮同桌可以很开心,结果现在每天要面对上官婷那张臭脸。每次看见她的脸,我总以为自己是坨屎,不然她咋那么反感我呢。不过时间久了,我才发现她不单单是反感我,而是反感所有男生,对所有男生都没好脸色,包括男老师下来溜一圈,都能让她大皱眉头,恨不得连鼻子都捂上。我就心想,这女的有病吧?

                不说她了,倒人胃口,继续说阿虎他们的事。三天之后,传来好消息,说这天晚上,孟海要陪女朋友去烫头发,随身只带着两三个小弟,实在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阿虎他们商量了一个下午,连赵松都参与帮他们出谋划策。像我这样的小兵当然没资格参与,是他们开完会后阿虎告诉我的:将由阿虎、狒狒、老猫出战,各带四五个兄弟,一来人多了不好隐藏,二来也没必要那么多人。他们会守在理发店门口,因为女孩子烫头发时间很长,孟海中间不可能不出来抽个烟、上个厕所啥的,这时候就能一哄而上……

                计划挺不错,看得出用了心,避免了在人家理发店里闹事,也避免了让孟海在他女朋友面前难堪。后来才知道,是阿虎主张这么做的,这个人颇有几分梁山好汉的侠气。

                不过孟海也真是的,我都让黄杰告诉他躲一躲了,这还没三天呢就忍不住了。得啦,他自己作死,那也怪不得别人,我也不会再通过黄杰给他传递消息了。晚自习的时候,阿虎他们离开了学校,我一边看书一边等待阿虎的好消息。从心理上来说,我肯定希望他能打赢。

                中间,我还给阿虎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正在理发店外面守着。

                “放心吧左飞,事一成就给你报喜。”电话里,阿虎的声音意气风发。

                可惜直到晚自习结束,也没等到阿虎的报喜电话,我琢磨着不会这么久还没搞定吧,又试着给阿虎打了个电话,已经显示无法接通了。我有点急了,担心出什么意外,就准备去阿虎的教室看看,说不定已经回来了呢?刚出我们教室,就看见高棍儿和四眼过来了。

                “左飞,去哪?”高棍儿问我。

                “哪?”四眼弱弱地说。

                “我去看看阿虎回来没有,你们去哪?”

                “你还不知道?阿虎他们都住院啦!悦哥叫我们去医院凑点手术费呢!”

                “费呢!”四眼弱弱地说。

                我的脑子“嗡”一声响,与此同时,我的手机也响了,庞悦给我打过来的。

                “左飞,到xx医院来一趟,身上多带点钱,松哥要给阿虎他们募集一下手术费!”

                十五分钟后,我和高棍儿、四眼赶到了医院大厅。这里已经人声鼎沸,都是我们七中的外地艺术生,在各个老大的召唤下来送钱的。赵松平时也没少敛财,阿虎他们出了事却还要下面的人筹钱,真是……没法评价了都。和他一比,我觉得我们在一中的表现堪称老大界的模范了。我们找到庞悦,高棍儿给了他十块,四眼给了他五块,到我这的时候,我身上有三四百块,我全拿出来给了庞悦。庞悦看了我一眼,语气有点不削地说:“真土豪啊。”

                庞悦拿着钱去给了赵松,赵松站在大厅中央,显然也是气坏了,一张脸有些发白。庞悦和赵松说了句什么,赵松往我这边看了看,我赶紧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赵松也破天荒地冲我点了点头。交完钱就能走了,高棍儿和四眼问我走不走,我说你们先走吧,我在这等等虎哥他们。我去了手术室门口,这里也堆着些人,是阿虎、狒狒、老猫几人的手下,莫宇航他们也在。莫宇航他们知道我和阿虎关系不错,早就一笑泯恩仇了,和我打了个招呼。

                从他们嘴里,我知道了今晚的情况。阿虎一行约莫二十个人,分散在理发厅附近守着,孟海中间出来了一次,他们按照原计划立刻一哄而上。但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从四面八方涌出一群体育生来,至少有四五十人,将阿虎他们团团围住,在理发厅门口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厮杀。因为阿虎他们以为稳操胜算,并没几个人拿家伙,而对方几乎人人拿着家伙,而且还有一半人拿着砍刀,阿虎他们很快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毫无疑问,阿虎他们是遭到了埋伏;也毫无疑问,他们的计划泄露出去了。

                莫宇航愤愤不平地说:“松哥说肯定有内奸,一定要把这个内奸给揪出来!”

                我听的心乱如麻,坐在旁边一声不响。过了几十分钟,阿虎他们相继被推出来,看阿虎的包扎情况来看,至少被砍了十几刀。看他这样,我心里不由一酸,挺多人和阿虎说话,阿虎却冲我一人笑笑:“妈的,又丢人啦!”

                之后他们几个被推进病房,里面堆着二三十号的人,赵松也来了,迫不及待地问:“你们有没有把计划透露给别人?”这是要抓内奸了。

                狒狒和老猫都说没有,轮到阿虎的时候,我的一颗心提了起来,还好阿虎也说没有。

                似乎,阿虎从来没有质疑过我。

                我出了医院,给黄杰发了条短信:是不是将计就计?

                黄杰回了一个字:是。

                我的心一下凉到谷底,给他回:出来吧,咱们聊聊。

                在校门口,我见到了黄杰,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顿时来了气:“我给你发短信,是叫你让孟海躲躲,不是让你串通他将计就计,把阿虎他们全都干进医院的!”

                黄杰看着我,突然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我顿时怒火中烧,狠狠一拳干在黄杰脸上。

                “你给我滚,老子以后没你这个兄弟!”我咆哮着说出这句话。

                黄杰摸了摸脸,吐出一口血水,完全不当回事,转过身去吊儿郎当地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学校门口的花坛边上,时间已经挺晚了,冷风嗖嗖的吹来,但再冷能冷过我的心吗?我一个人独自坐了许久,才给猴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出来陪我,顺便拿两瓶半斤装的二锅头。不一会儿,猴子出来了,递给我一瓶二锅头,我拧开盖子,咕咚咕咚灌了半瓶。

                烈酒入喉,烧过我的食道,淌进我的胃中,使我浑身都隐隐热了起来。

                “失恋啦?”猴子坐我旁边,关心地问。

                “我都还没恋过。”我无奈地说。

                “我听说你跟你同桌闹的欢啊,没几天就一人赏了对方一记耳光?”

                “哎,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猴子嘿嘿的笑,不回答我的问题。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影子也来七中了?”

                猴子点了点头。我冲他竖了一下大拇指:“你这情报部门太牛逼、太敬业了。”

                猴子叹了口气:“实话说,我的事你都知道以后,我感觉在你面前一点都不神秘了,像是脱光了衣裳站在你一样。”我想像了一下猴子脱光衣裳的样子,忍不住干呕了一声。

                “你他妈能换个比喻吗?”

                “感觉就跟内裤都被你扒掉了一样。”

                “……滚,更恶心了。”

                “哈哈,心情好点没?不是因为你那个同桌,是因为什么啊?”

                这次轮到我叹气了:“是我和黄杰。”

                猴子一下严肃起来:“你和黄杰出柜了?”

                “你能好好说话么?”

                “好好好,你说吧,我听着。”

                我又灌了口酒,把这两天的事原原本本地道来,从一开始我们因为阿虎、高翔的分歧,到后来我和阿虎被孟海偷袭,再到今天的阿虎再次遇袭。最后,我说我刚才打了黄杰一拳,并宣布和他断绝兄弟关系。讲完之后,我心里难受的很,眼眶都忍不住红了。

                我叹了口气:“黄杰人不错,可我们的价值观不太一样,以后也没法做兄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