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23 强行抱了上官婷

            不良之谁与争锋 123 强行抱了上官婷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赵松坐倒在地,还是一声也不敢吭。我心里一惊,心想这人是谁啊,竟然这么嚣张,比毛毛他们都有过之而不及啊。阿虎看出我的疑惑,悄声对我说:“本地艺术生老大,谢南。”

                我一下就明白了,怪不得赵松怂成这样,七中的阶级分层可真夸张啊。其实在七中,外地生远多于本地生的数量,学生普遍都是来自周边村镇的孩子,外地生和本地生的比例大概在3:1的状态。可在这个学校,本地生依旧高高在上,当然这也不难理解,本地生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光彼此都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有的人还能叫来社会上的大混子……

                可还是有点太夸张了。

                据我所知,二楼还有个美术室和音乐室,本地的艺术生一般都在二楼,似乎连学校都默认了这种阶级的存在,所以我从没见过这些本地的艺术生,更别说这个叫谢南的老大了。

                谢南又一脚踹在赵松的肩膀上,赵松倒地之后,谢南身后的人一哄而上,围着赵松一顿拳打脚踢。我们这边的人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赵松被打,赵松也没有喊我们帮忙。

                打了一阵,他们才停手了,赵松一脸的血,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谢南蹲下身去,拍了拍他的脸说:“说说看,为什么会打输?”

                赵松有气无力地说:“打不过。”

                “呵呵,打不过?!”谢南突然抓住赵松脑袋,狠狠往地板上磕了几下,出手之狠辣和赵松先前打高棍儿他们时一模一样,先后还不超过二十分钟,真是风水轮流转,要是高棍儿他们还在这,心里肯定会觉得很爽吧。地板上血迹斑斑,赵松的喘气声更沉,谢南继续说:“你知道打不过,还不多安排点人埋伏,你是不是傻啊?”

                赵松说:“是,我以后记住了。”

                我心想这不是扯淡吗,约好了人数还要安排埋伏,那赵松以后还怎么混啊,而且就算真那样干了,人家体育生就会忍了这口气?第二天照样把场子给找回来。这个道理谁都懂吧,谢南还说的言之凿凿,好像天底下就他最聪明似的。

                谢南又打了赵松两个耳光:“以后学聪明点,干不了老大就趁早滚蛋!”

                赵松连连点头:“是,是。”看的我都窝火了,至于怂成这样吗?

                “玉不琢不成器,也别怪我对你刻薄,我是怕你丢了我们艺术生的脸啊!”谢南站起来,用一副长者尊师的口吻教训完赵松,也带着人哗啦啦离开了美术室,自始至终都没看过我们这些人一眼,好像我们在他眼里完全不够格,就连挨打也只有赵松够格而已。

                谢南带人一走,赵松立刻坐了起来,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骂道:“妈的!”大家立刻围了上去,有递纸巾的,有扶他起来的,有附和着他一起骂谢南的。我忍不住说:“松哥,他们也就十来个人,不如现在追上去和他们拼了呗。”

                周围猛地安静下来,大家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阿虎悄悄拉了拉我的胳膊。赵松说:“左飞,你刚来这个学校,有些事还不太懂,本地生不是咱们能惹起的。”周围一阵附和,说没错没错,跟本地生就别置气了,忍忍不就过去了呗。我心想得啦,你们都不放在心上,反正挨打的又不是我,我才懒得管赵松的事呢。

                “行啦,咱们去吃饭吧。”赵松乐呵呵地说着,他被谢南打了,情绪似乎也没多低落,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跟毛毛打了他一耳光没什么区别。如果是我,肯定就接受不了,说到底还是这些人已经跪习惯了,长久地处在这种“阶级底层”的状态下已经麻木了。

                一帮人出了学校,赶往泰岳酒楼,在旁边小铺买酒的时候,我没有再征求赵松的意见,拿了几瓶便宜点的二锅头。点菜的时候,我也没让赵松全做主,而是说:“松哥先点,然后大家再点哈。”暗示赵松你可别都点了,可谓是耍尽了心思,最后还是花了我四百多。

                这顿饭吃的还算愉快,中间说起了庞悦,大家一阵痛骂,赵松也当场表态,说这小子不回来就算了,要是回来‘一天三签到’是少不了的,大家纷纷附和。我就问阿虎一天三签到是什么意思,阿虎说就是早饭、午饭、晚饭各打他一顿,就是签到,每天签三次。

                我当时就乐了,没想到来七中又学了个新词。

                酒足饭饱后,大家出了饭店,赵松搂着我的脖子,大言不惭地说以后会罩着我。其实我心里已经看不起他了,但还是唯唯诺诺地说谢谢松哥。不过当了老大,我还是蛮高兴的,起码第一步的目标完成了,而且比黄杰还要快一些,那小子现在还是高翔的跟班呐。

                星期天的晚上,大家已经都归校了,回宿舍以后大家都还没睡。

                “飞哥!”马杰一看见我,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

                “小媳妇,还没睡啊?”我乐呵呵的。

                “没呢,飞哥,看你气色不错啊,有什么高兴的事了?”

                “没什么事,赵松今天提我当老大了。”

                这句话一出,宿舍里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恭喜声,我道了谢,给大家散了烟。马杰也很兴奋地说:“飞哥,我准备换专业呢,也去学美术跟你混行不行?”

                “行啊。”我正愁身边没个帮手,马杰虽然不太能打,但好歹也算身经百战了,各方面都要比高棍儿他们强出不少。以前我自顾尚且不暇,所以就没招呼他过来。

                “成,那就这么定啦,我这几天就转专业。”

                第二天上午,我给高棍儿他们发短信,让他们下课后到我教室一趟。虽然在我看来,他们都是一帮废物,但我现在也只有这些人,还是物尽其用吧。下了课,高棍儿他们就都来了。

                “飞哥。”“飞哥。”他们围在我桌子左右。

                我正要说话,上官婷突然猛推了一下桌子,特别厌烦地起身走到一边去了。

                “飞哥,她咋回事啊,看不起我们是怎么着?”高棍儿那嘴特碎。

                “么着?”四眼弱弱地说,这位嘴也够碎的,不会说话还特想插嘴。

                “没事,她就那样。”我都懒得看上官婷了,说实话真想看看上官婷有朝一日能被哪个男的降服——我也实在想知道,啥样的男人能让她动心啊,至少头上得长两个犄角的?

                我继续说:“我今天叫你们来呢,是想……”

                “飞哥,规矩我懂!”高棍儿拍在桌上一张五块钱,四眼他们也都过来放了五块钱。

                虽然是下课,但班上还是有不少人的,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我看着桌上这十来张皱巴巴的五块钱,还没来得及说话,高棍儿又乐呵呵说:“怎么样啊飞哥,哥几个有诚意吧?”

                “有个逑啊?”了解我的都知道我很少说脏话,但这回可真是忍不住了。

                高棍儿一下愣住:“您,您嫌少吗?以前悦哥就是……”

                我的神色一变,四眼已经踩了高棍儿一脚:“别提!”看看,连四眼都比高棍儿精明。

                “飞哥,我错啦,我不提啦。”高棍儿佯装扇了自己两个耳光,估计还觉得自己特幽默呢。

                我也懒得和他计较,说道:“把你们的钱拿回去吧,我看你们家庭条件也都一般,胖悦以前订的那些规矩也该改改了。你们既然是跟我的,那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们,希望你们也能以诚待我,别在我面前耍心眼,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能帮的肯定会帮。”

                众人连声称是,也把自己的钱拿回去了——估计我说了一堆,对他们来说还是这个最实在。

                “行了,都回去吧,中午放学在教学楼底下等我,咱们一起去吃饭。”

                众人高兴的散了。

                上官婷这才走了回来,不过并没急着坐下,而是拿起一本书在周围来回扇了起来。

                “你有病啊,大冷天的你扇什么呢?”我皱着眉问。

                “你才有病呢,你叫一堆人进来干嘛?显你现在当老大了啊?他们和你一样臭,把空气都染臭了,我不扇扇还怎么坐啊?”上官婷毫不客气地回嘴。

                我自认嘴皮子算利索了,在上官婷面前还是甘拜下风,可我又咽不下这口气,便站起来张开双臂佯装去抱上官婷,“让你近距离体验下什么叫真正的臭!”

                上官婷吓得直往后缩:“你敢!”

                “嘿,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有我不敢做的事?”我又一把扑了过去。

                上官婷“啊”的一声,一下就被我给抱了个瓷实,她身上的香味儿也隐隐飘进鼻中。

                我也傻了一下,还以为她会躲呢,结果她没躲开,我赶紧把她放开了,上官婷这才往后面退了好几步,脸色一片惨白。“左飞,你这个臭流氓!”上官婷气的大喊。

                我才不在乎,哈哈一笑:“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还抱你,你嫌我臭,我觉得你香!”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