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32 赵松想诓我的钱

            不良之谁与争锋 132 赵松想诓我的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这极其美妙的时刻,我的身子突然一僵,默默从王瑶的身上爬了下来。

                “你干嘛?”王瑶一脸莫名其妙。

                我弓着身子,手足并用的爬下床,最后蹲在地上扒着床沿严肃地说道:“王瑶,这我就要批评你了,知不知道咱俩这么做是不对的?咱们才十七岁,怎么可以做这些事情?而且,就算我们干柴烈火、欲罢不能,也要先做好防护措施啊!万一你怀孕了怎么办,我们现在有能力要这个宝宝吗?”

                王瑶被我唬的一愣一愣,红着脸说:“谁说……我要跟你那个了?”

                “哼,要不是我收的及时,咱们就要酿下大错了!你冷静冷静吧,我再去洗个澡!”

                “哎你不是刚洗过吗?”

                我根本不搭理她,决绝地转过身走进洗澡间,关上门才呼了口气,低头一看自己湿漉漉的内裤,悔、恨、惭、愧的肠子都快青了。我去,这么关键的时刻,我竟然早泄了!

                我真是欲哭无泪,这可是最伤男人自尊的时刻了,好在没被王瑶发现我的窘态,要不是她什么都不懂,刚才我非露陷不可。我打开花洒,一边流泪一边洗着内裤,人世间还有比我更惨的男人吗,美人明明已经在怀,却发生了这种糟心的事。洗完内裤,我裹了浴巾出来,发现王瑶已经睡着了,于是我干脆把浴巾一扯,光着屁股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晾内裤、开水、关灯、关电视,最后才躺在床上,中间没有了那杯水,我伸手抱住了王瑶,耳边是她均匀的呼吸,鼻尖是她诱人的体香,唇下是她滑嫩的脖颈,只是欲望不再,渐渐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被早间新闻的声音吵醒。睁眼一看,电视已经开了,王瑶也不在我身边。环顾四周,发现她已经衣冠整齐地站在床边。

                “你起那么早干嘛啊?”我打了个呵欠。

                “一中离这还远,我不起早点行吗?你也赶紧起吧。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嗯。”我一撩被子,瞬间又放下了,扭捏地说:“帮我把内裤拿来呗,在阳台晾着呢。”

                “靠,你个变态裸睡啊。”王瑶拿过内裤来丢到床上。

                我在被子里穿好内裤,一撩被子就下床了。即便这样,王瑶还是赶紧转过了头去。

                收拾完了,和王瑶出了旅馆,初春的早晨阳光明媚,我们又一起吃了个早饭,然后将她送上回东街的早班车,我才回到了七中。上午上课,黄杰发来短信,说昨天晚上抢卡男他们的人跑了一大半,但还是有三四个被警察抓走了。我一看,心里就特别慌,担心警察突然来学校抓人。但好在一上午过去了都没事发生,中午吃饭的时候黄杰又给我发短信,说昨晚被抓的那几个人回来了,是高磊亲自去接的他们,现在具体什么情况还不清楚。

                我隐隐有点担忧,高磊搀和进来了,这事会不会闹大?

                下午照旧去美术室,正画着素描,阿虎突然过来找我,说赵松让我俩过去一趟,我就叫了马杰和韩羽良一起过去。音乐室的后方有几排座位,赵松坐在最后一排,旁边坐着他一直追求的那个女生,现在我已经知道她的名字了,叫朱见秋,名字和她的人一样有气质。

                “松哥。”“松哥。”我和阿虎分别打了招呼。

                “嗯。”赵松点点头:“听说你们昨晚去打架了,说说怎么回事?”

                我看了阿虎一眼,示意由我来说。

                “是这样的松哥……”我从前天被抢卡说起,说到昨天被人围殴,再说到叫了阿虎助拳,基本一五一十,只做了一点应有的遮掩,“松哥,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也查过那个抢卡男的背景,感觉他也没什么特别,我和阿虎足以收拾,所以就没和你说。”

                “唉!”赵松叹了口气:“你说你们咋那么暴力呢,动不动就要打架,我就特不喜欢暴力,是吧见秋?”他一边说,一边去摸旁边朱见秋的手,但是他的手还没落下去,朱见秋就把手给挪开了,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赵松好像已经习惯,咳了一声说道:“事呢,倒不是什么大事,可问题是现在扯到警局去了,高磊早晨亲自去警局捞的人,好说歹说才把这事给压了下去,这也是咱们学校不成文的规定——尽量不要闹到学校或是条子那里去嘛!”

                赵松虽然是外地艺术生的老大,但是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小混子,说话故意这么装腔作势的很让人烦,不过我还是附和着说道:“没事就行,之前担心了一上午。”

                “嗯,条子那边是没事了,但高磊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抢卡男那边受伤的挺多,让你出三千块医药费呢。我想了想,这钱你是该出,毕竟人家都把警局那边的事摆平了是吧,所以我就答应了他,让你……”

                赵松的话还没有说完,阿虎就叫了起来:“松哥,你咋能答应啊,三千块可不是个小……”

                “你着什么急,又没让你出?”赵松瞪了阿虎一眼,阿虎只好不说话了。

                “左飞,我知道你心里也不愿意,我这个当老大的更不愿意啊,打完架还赔钱,心里多窝火啊是吧。可是没办法啊,咱们刚吃了个败仗,在交际上就气短了一些。我现在呢,还是不希望节外生枝,而且因为见秋的缘故,我想过安稳的生活,不想再打来打去的了。”说着,他便伸出胳膊,搂住了朱见秋的肩膀,温柔地说:“见秋,我可以为了你不再打架!”

                朱见秋却很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打开,站起来说:“赵松,你能别对我动手动脚么?你要是再这样,就别让我和你坐在一起了!”说完,朱见秋就大步离开了。

                赵松看着朱见秋的背影,往地上吐了口痰,恶狠狠地说:“妈的,给她脸了!”

                “松哥,这都一个多月了,你咋还没搞定她啊?”阿虎也看着朱见秋的背影。

                “他奶奶的,她就是蹬鼻子上脸!艺术生里面多少女的想跟我,我是觉得她还蛮有性格所以想勾搭着玩玩,妈的为了泡她,我牺牲了多少,在她面前装知识分子,不打架、不抽烟、不骂脏话,结果弄到现在连个手也不让拉,我他妈泡妞就没下过这么大的血本!我看软的要是不行,逼急了老子就来硬的,先霸王硬上弓把她干了再说!”

                “硬的不好使吧,人家告你个强奸咋办?”阿虎耿直的很

                “呵呵,我自有办法……先不说这个了,左飞,你那三千块钱怎么样啊?”

                我沉默了一下,说:“松哥,我没那么多钱。”其实我有,在一中一星期收的保护费都有这么多,但我不可能去出这笔钱,不然我不成冤大头了吗?要这么说,我们昨天中午还伤了好几个,他们怎么不赔我们钱啊?摊上赵松这个只会窝里横的老大真是没办法。

                以前庞悦就是窝里横,赵松还是窝里横,这些人就会拿自己人开刀!

                “唉,没钱你借一借嘛。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和阿虎说几句话。”

                我带着韩羽良、马杰离开音乐室,突然听见马杰说:“韩羽良,你怎么啦?”

                我回头一看,只见韩羽良眼睛都红了,手脚也在发抖,牙齿咬的格格响。

                “我靠,你怎么回事,生这么大的气?”我也惊了。

                韩羽良松了口气,说道:“没事飞哥,我听见赵松让你出三千,心里就气的不行。”

                “哈哈,没事,我才不会出那钱呢。”我拍拍韩羽良的肩膀,心想这兄弟还蛮不错的。

                回到美术室,我就给黄杰发短信,说你们那个高磊真是狮子大开口,竟然和我要三千!过了一会儿,黄杰给我回过来,说没有吧,不是一千吗?我看着短信就傻眼了,顿时明白了狮子大开口的是谁。赵松也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想从我手里套走两千!

                靠,这他妈什么老大啊,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晚自习的时候,阿虎送过来五百块钱,说这是他和他兄弟凑的。

                “不好意思啊左飞,我只能拿这么多了。”阿虎惭愧地看着我。

                “没事,你把钱拿回去吧,我不准备出这个钱。”

                “啊?”阿虎惊讶地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阿虎,赵松是诓我啊,高磊跟我要的是一千,到了赵松那边就成了三千!”

                “这……”阿虎也傻眼了:“你哪来的消息啊?”

                “我有个朋友就是体育生。”

                “那松哥这么做就不对了,我去找找他。”阿虎站了起来。

                我赶紧拽住了他:“别去啦,你这不是让他下不来台么,没准儿还闹的你俩翻了脸呢,反正不管一千还是三千,我都不准备出这个钱——对了,下午他把你留下干什么来着?”

                “快别提了,他让我搞点春药,说要给朱见秋吃。我靠,我上哪找那玩意儿去啊!”

                “靠,这赵松也太他妈不是东西了吧?”

                阿虎拍了我一下:“快别瞎说,再怎么样,赵松也是咱们老大。”

                看得出来,阿虎虽然看不惯赵松的某些行径,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尊重赵松的。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