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36 毛毛开了赵松六下

            不良之谁与争锋 136 毛毛开了赵松六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进了酒店,入了包间,王瑶已经在等我,桌上有些小菜和啤酒。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王瑶站起来佯装惊讶地说:“松哥怎么也来了?”

                “啊,他……”

                “我来和你探讨一些有关爱情的问题。”赵松面色严肃,气质宛若一个诗人。

                不等我说话,他就一屁股坐在了王瑶的旁边,同时指着我说:“左飞,你去点菜吧,我和王瑶谈谈心。”还冲我使了个眼色,显然是“包在我身上”的意思。

                我看了赵松一眼,轻笑着走出包间,在走廊碰到服务员,这里比较先进,都是用ipad来点菜,因为我们一会儿人挺多的,所以点了八菜一汤,也包含了猴子爱吃的大龙虾。点完菜后返回包间,就听见赵松在说:“所以你们真的不合适,不如分手算了,赶明儿我再给你介绍个……”我一走进去,赵松立刻改了口:“爱情是专一的,你怎么可以劈腿呢?”

                说着,赵松还使劲朝王瑶眨眼,还想和王瑶串通一气坑我,他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啊,你怎么知道我劈腿了?”王瑶佯装震惊地看着赵松。

                “啊?”这回轮到赵松傻了。

                我一下扑过去:“什么,你真的劈腿了?”然后又冲赵松说:“松哥,你分析的真是准确啊!”

                赵松张口结舌、哑口无言:“啊,这个,我……”估计也没想到自己蒙对了。

                “松哥,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我像个委屈的孩子一般抓住赵松的袖子。

                赵松也一拍桌:“王瑶,这就是你的不对啦,左飞就是再有错,你也不能劈腿啊!”

                王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我知道错了松哥。”

                “松哥,你问问那个男生是谁,让她把他叫过来,我要干他一顿!”

                “对,你说说他是谁,把他给我叫过来!”赵松出离愤怒了,估计觉得自己也受到了欺骗。

                “其实我今天过来是要和左飞摊牌的,所以他一会儿就过来了。”

                “松哥!”我干嚎着,同时觉得自己演技真差,还好赵松注意力不在我身上。

                赵松现在比我还要愤怒,好像不守妇道的是他媳妇一样——或许,他已经把王瑶当成自己媳妇了,这逼以后要是死了,肯定是死在女人身上的!

                赵松拍着桌子大喊:“让他来!来了正好,老子今天弄不死他就不姓赵!”

                我在心里叫了声好,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赵松的话音刚落,包间的门就被推开了。

                “谁要弄死我啊?”

                赵松听见这个声音,面色顿时一僵,颤颤巍巍地转过头去:“毛……毛毛哥。”

                没错,进来的正是毛毛,还是那张有点阴柔的帅气脸庞,长发在脑后扎了个马尾。

                “哦,是赵松啊,你这外地艺术生老大真是混的越来越好了啊!”毛毛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

                “毛毛毛毛毛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毛毛走过来,拎起桌上的啤酒瓶子,狠狠一下干在赵松的脑袋上,啤酒沫子、玻璃渣子顿时四处飞溅,鲜血也顺着赵松的额头流了下来。

                “我我我我是瞎说的……”

                “瞎说也得付出代价啊。”毛毛拎起第二个瓶子,再次干到赵松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赵松的上半身都湿了,啤酒四处弥漫,鲜血点点落在前襟。

                “小伙子,挺住哈!”毛毛又拎起第三个啤酒瓶子,再一次干在赵松的脑袋上。

                赵松也真是硬朗,被干了三下还能坐着,只是眼神已经迷离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了。

                “桌上这些瓶子要是没砸完以前你敢倒下去……后果你知道的哈!”

                毛毛又拎起第四个瓶子,“砰”的一声干在赵松的脑袋上。

                人的头骨到底有多硬?有的人被砸一下就倒了,有的人被砸十几下都没事。

                桌上一共六个啤酒瓶子,赵松能不能撑到最后?

                第五个瓶子干下去了,赵松的身体摇摇欲坠,几乎全身都湿了,鲜血也流的越来越多,但是他还坚挺着没有倒下,不知是真这么抗打,还是害怕毛毛的威胁。

                “砰”的一下,最后一个瓶子干在赵松的脑袋上。

                “好啦,砸完啦。”

                听见毛毛的话,赵松终于松了口气,一头栽倒在满地的玻璃渣子上面。

                “左飞,以后王瑶就是我的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毛毛大言不惭地说着:“还不扶着你的老大赶紧滚?”

                我干嚎着扑到地上:“松哥,松哥!”我扶起他,将他的胳膊架在自己肩上,搀着他摇摇晃晃地往外走。赵松确实抗揍,这老大也不是白当的,脚步虚浮地跟我出了酒店外面。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把赵松搀到车上,司机不耐烦地说:“别弄到座上啊,不然要加倍收你们钱!”赵松满头都是血,身上也湿漉漉的。我难过地说:“松哥,害你受苦了!”

                赵松搂着我肩膀,无奈地说:“没事的,谁让我是你老大!”

                “松哥,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你别去了,你打不过毛毛的。”

                “打不过也要打,我要帮松哥报仇!”

                我给阿虎打了电话,让他叫上狒狒等人去医院。到了医院,赵松被推进手术室,我自然跑上跑下的交钱——用的是他先前给我的那五百块。交完钱,阿虎他们也来了,我也没给他们多解释,只让他们在手术室外面守着,然后风风火火地跑出了医院——

                我还要和猴子他们一起吃午饭呐!

                不过我也不是太急,因为“等我回来再一起吃”也是计划里的一部分,我之所以要跑也是因为肚子太饿的缘故。等我回到饭店,推开包间的门,看到众人觥筹交错的举着杯,以及满桌子残羹冷炙,而且一只大龙虾都不剩的时候,我发出一声绝望的咆哮,三步并作两步地扑向猴子和他厮打起来。

                “大家都吃了,你打我一个人干嘛!”猴子也发出了绝望的惨叫。

                “因为我知道这肯定是你的提议!”

                ……十分钟后,我和猴子气喘吁吁、伤痕累累的各坐一边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说“伤痕累累”一点也不假,因为我把猴子的脸打肿了,他也在我脖子上抓了几道,要不是后来被毛毛他们拉开,我俩能把对方干个半死。

                我把一块鸡屁股塞进自己嘴里,骂骂咧咧地说道:“你都吃饱了还吃?”

                “吃,一定要吃!”猴子强行往嘴里塞着食物:“我多吃一点,你就能少吃一点,这世上有两样是必须要抢的,一个是食物,一个是女人!”

                猴子一边说,一边加快了进食的速度,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也疯狂地塞起了食物。桌上本来就不剩多少菜了,很快就被我们两个一扫而空,最后还因为一块不知被谁掉在桌边的木须肉差点又打起来。“左飞你冷静点!”郑午掐着我的脖子,差点没把我掐死。

                “猴子你够了!”毛毛抓住猴子的筷子:“把那块木须肉交给左飞吧!”

                “我不……”猴子费力地把最后一块木须肉塞进自己嘴里。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黄杰唱起了“激烈版”的最炫民族风给我俩伴奏。

                包间里乱成一团,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服务员,再点几个菜。”王瑶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终结了我和猴子的乱斗。

                新的菜肴上来以后,因为我和猴子都吃饱了,所以便互相谦让起来。

                “左飞,你来的迟,你吃吧。”

                “你好几天没吃饭了,还是你吃吧。”

                接下来才进入了和谐的喝酒时间,来了西街就按西街的规矩喝酒,还是玩“美女缠身”的游戏,猜花色猜点数,猴子这个不要脸的,为了多喝几杯竟然故意猜错,遭到了大家的一致鄙视,差点就把他开除出局。正玩的高兴,猴子突然低头接了一条短信。

                接着,他抬起头来说:“阿虎带人过来救左飞了。”

                我的脑子“嗡”一声响,看来赵松已经缝合完毕,并且把事情告诉了阿虎他们,阿虎以为我来报仇了,所以也带着人赶过来助拳。如果是其他场合,我还不至于怎么激动,可阿虎明知对方是毛毛啊!在这个阶级森严的学校,阿虎的行为无疑是需要巨大勇气的。

                妈蛋,这家伙也太让我感动了吧?

                当然,我是这么想的,但其他人可不这么想,比如毛毛一下就恼了:“他妈的,明知道是我在这还敢带人过来,小逼崽子是想死的不耐烦了吧?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丫的!”

                “毛毛,可千万别动手,再怎么说那也是我朋友。我先躲躲,你们一会儿打发他走就行。”

                说完,我就躲进了包间自带的卫生间里。

                刚躲进去,就听见猴子说:“总算把左飞骗走了,快把刚才藏起来的大龙虾拿出来!”

                我一下就从里面窜出来了,嗷嗷地叫:“猴子你这个不要脸的!”

                猴子嘿嘿一笑:“跟你开玩笑的,快躲进去吧,阿虎马上就要来了。”

                “我不信,大龙虾在哪呢?”我四处找着,还弯下腰去查看桌子下面。

                就在这时,包间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