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145 食堂被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首先,我们这边不能再败了,要是连着失败三次,高磊再傻也该知道有内奸了,况且高磊还不是个傻子,我甚至认为他现在已经有所怀疑;其次,你那边也该败一回了,不然你怎么把其他人拖下水,怎么激起他们对赵松的不满?”

                说到这,黄杰顿了顿,接着说道:“左飞,你这次不能再心软了,不就是挨顿打么,其实也没什么的,你看小钻风和孟海,我平时和他们关系也不错,不一样让你打了个半死?”

                “我明白了。|ziyouge.|”我的思绪怪复杂的,没有第一次黄杰说要干阿虎时那样抵触,可能是因为我也是被打的其中一员,在一定程度上消减了自己心中的罪恶感吧,就如自己陪着高棍儿他们挨打一样,只要自己身在其中就好很多了。

                “对了,你明天准备捅我几刀?”我故作轻松地说道。我知道黄杰刀功不错,肯定不至于捅死我,但挨刀的滋味很不好受啊,上次大猫捅我一刀,我足足躺了一个多礼拜,快一个月才恢复的差不多,那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开玩笑,我怎么会捅你?到时候我在后面追你,你尽管往前跑就行,跑出去就没事了,你是我的,别人不会插手,我捅不着你,高磊也不会说我什么的。就这样,挂了啊。”

                挂了电话,我还有点蒙,不过我现在没时间蒙,得赶紧预备明天的事。当天下午,在美术室里,十几个老大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我就把明天中午要请大家吃饭的事说了,阿虎他们欣然答应,说就喜欢蹭饭,要好好宰我一顿,不过也有几个人婉拒了,说明天还有事,下次再一起吃,都以为我请吃饭的目的是找他们打架,所以还是有人不愿意去的,况且赵松还私底下说过禁止他们帮我。最后,有七八个人肯和我一起去,我已经很满意这个数字了,要不是赵松其中作梗,我估计把大家全叫上没问题的。【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对了左飞,能带几个兄弟去么,我怕跟你一起吃饭被人偷袭啊。”老猫笑呵呵说道。

                “可以啊,不过别叫太多,人太多我请不起啊!”

                众人都笑了,我心里却一阵不好意思,心想真是对不起这帮兄弟啦,以后翻身了一定好好补偿他们。之后就没什么事了,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我和大家一起去了食堂,除了阿虎、狒狒他们几个老大,也有人叫了两三个兄弟,一共不到二十个人吧。我没叫马杰他们,因为并没必要,来了也是挨打,所以我让他们分头去吃。

                一众人来到食堂,分占了两张圆桌,之后我就叫人和我一起去端菜,除了把所有现成的菜要了一遍,还让师傅单独弄了一些小炒,阿虎在旁边不断地说够了够了,我说不够不够,好不容易请大家吃一回,当然要吃好一点,其实我是想弥补罪恶,感觉就好像给大家吃行刑前的最后一顿晚饭似的。把菜都端过去以后,大家都齐呼丰盛,连连向我道谢。

                “谢什么啊,见外了不是?况且我以后还要多请大家帮忙呐。”我做出一副诚恳的模样。

                狒狒夹了一根麻酱豆角塞进嘴里,笑嘻嘻说:“左飞,你真是太客气了,什么时候才能把我们当成阿虎一样看待啊,他是你好兄弟,我们就不是哦?”

                “就是就是。”老猫也说:“左飞,那三千块钱的事我们也知道了。松哥这个人吧,确实有点不大仗义,不过他是老大,咱不说什么,你也别放在心上,还有我们和你在一起呢。”

                众人纷纷称是,说根本不怕高磊,有什么事都能和我一起担着。我也算见多识广,看得出大家都是一片真诚——其实在这种敏感时刻,他们能来吃我的饭已经说明一种态度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不知不觉,我的眼眶都有点红了,想到一会儿要让大家平白无故地挨顿打,心里就跟针扎刀割一般难受。我的余光随意一瞟,就发现周围好多人正在有意无意地看着我们。

                “左飞,你就放心吧,什么狗屁高磊,就是阎王老爷,我们也陪你拼到底!”

                “就是就是……”众人一片附和。

                我的眼睛一红,鼻子一酸,脑子一热,突然站了起来。

                大家都吓一跳:“左飞,你干嘛呢?”

                “我们……跑吧!”我双手压在桌上,目光灼灼地看着大家。

                “什么?”众人都懵了。

                “我说跑吧!”我又说了一句,率先朝着食堂外面跑去,阿虎他们也都是泥里滚出来的老油条,还能看不懂这是咋回事?立刻跟着我跑了起来,二十个人哗啦啦一起往外跑去。

                “妈的,狗逼们要跑!”“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呼喊声四起,很多人站了起来,乍一看足足有四五十人,不过毕竟还没准备好,等他们追过来的时候,我们都快跑到食堂门口了,我也顾不了后果了,总觉得这事办的不太妥当,和高棍儿他们那次也不大一样。

                身后传来无数的喊打喊杀声,还有好多撞到桌子椅子盘子的声音,光是听声就能让人心底发寒,忍不住脚下加快速度,阿虎在后面哇哇乱叫:“我靠哪里跑来这么多人!”

                风声在耳边呼呼刮过,眼瞅着就要到食堂门口了,因为春寒未消,门上还挂着又厚又重的布帘。我一撩门帘,满心以为能冲到门外,就在这一刹那,腹上却突然挨了重重一击,我冲出来时的速度很快,这一脚却把我踹的倒飞出去两三米远,两股力道相加你应该可以想像到我现在有多疼!我当时就爬不起来了,感觉像是被一辆卡车击中。我身后紧跟着阿虎,他也同样被一脚踹了回来,我们两个都倒在地上,狒狒他们连忙一个个都停住了脚步。

                门帘一撩,外头又走进来黑压压的一片人,领头的竟然是高磊,与他同行的还有孟海、小钻风等人,身后也站着足足四五十号人,身后追着我们的那些人也停住了脚步,两边人将我们二十个人夹在中间,看这个夸张的阵势,说是外地体育生集体出动也不为过!

                旁边的阿虎“靠”了一声,轻轻说道:“左飞你面子真大,艺术生里能享受这种待遇的你还是第一个!”我苦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连累你们啦!”同时心里也很震惊,黄杰没告诉我高磊也会带人过来,也就是说连他都不知道这个情况!

                “靠,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阿虎慢慢站了起来,我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的余光一扫,我们这边好几个人的双腿打起了摆子。也是,谁看到这个阵势能不虚的?

                发生这么大的事件,整片食堂鸦雀无声,无关的学生悄悄退到后面,连个窃窃私语的都没了。

                眼前的高磊嘴角荡出一丝笑意:“你说让我亲自出马,我觉得我该满足你这个要求,你看现在可以了么,左飞?”

                我依旧苦笑着:“不用搞这么大阵仗啊……”

                “嘿嘿,你连续干掉我两个兄弟,再不这样还要被你一个个干没了呢,到时候我们体育生的脸可没地方搁了。我觉得你应该感到荣幸,就像阿虎刚才说的,你还是第一个享受到这种待遇的。就算你今天死在这,名字也足够永远留在七中的历史上了。”

                “什么,你要弄死我啊,这不太好吧,我还是处男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突然逗逼起来了,不过逗逼的效果还算不错,现场好多人笑了起来。

                阿虎轻轻捅了捅我的胳膊,悄声说道:“我也是处男,挨完这顿打咱们去做大保健破一下处怎么样?不过你得请我,我没什么钱的。”

                “……”我满脸黑线地看着他,很想知道他是逗逼的还是认真的。

                “放心,你肯定死不了,不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高磊眼睛一瞪,就准备下令动手,不过我比他动作还快,从衣服里抽出一根水管狠狠抡了过去!

                就算接下来要迎接狂风骤雨般的一顿暴打,也得让爷爷我先过了瘾再说!

                高磊根本没料到我会突然打他,于是“砰”的一声,水管狠狠砸在他脸颊上,他就算身体再强,也扛不住这么一击,整个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栽倒在地。与此同时,前后两边的人如同潮水一般吼叫着涌了过来,阿虎、狒狒等人也纷纷抽出家伙,他们可不是高棍儿、四眼这些软蛋,该猛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要猛,面对上百之众也未见有任何胆怯!

                在这种情况下,男人的血很容易就沸腾起来。我握紧水管,再次狠狠抡向一个朝我冲过来的不知死活的学生,几乎没什么悬念就将他抡倒在地,但是又有四五个人同时围了上来,感觉他们就像打不尽、灭不完的蟑螂,干倒一个还有一个,他们手里也都有家伙,毫不留情地朝我打了过来。我一边用胳膊挡着,一边寻找合适的目标和角度抡出水管。但是他们人多,我根本挡不过来,而且就算挡住,胳膊也疼的够呛,感觉跟快断了似的,挡不住的则更加疼的够呛,像是头、脊背、肚子,没有一处不在受着暴击。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