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良之谁与争锋 152 还是要看脸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松哥,你早点休息,我就先回去了。【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嗯,你慢走。”

                赵松的那个兄弟把我送出来后,和之前一样继续守在门外,越发让我觉得蹊跷。

                离开病房,拐了个弯,正好是医生办公室,而且也处在赵松那些兄弟的视线盲区,所以我直接迈步走了进去,找一个值班的护士要了赵松的病历来看。结果我一看就惊了,上面龙飞凤舞的,我愣是一个字也没看懂,我想找个医生或是护士问问,结果一个个都忙的要死,没办法,我又走了出来,心想着先回去再说吧。

                下了楼,刚出了住院部,就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

                “飞哥!”

                我一扭头,看见了藏在门后的韩羽良,顿时惊喜地说:“哎,你来接我的啊?”

                “啊……这个……”韩羽良露出尴尬的神色。

                我也一下会意过来:“哦哦,你是跟着朱见秋过来的吧?”嗨,瞧把我给自作多情的。

                “是的是的,飞哥你刚从赵松那里出来吧,里面什么情况了?”韩羽良特别焦急。

                “没什么事啊,赵松跟个死人似的躺在床上,你家朱见秋就在床头坐着呢……”话没说完我就愣了一下,如果韩羽良根本没什么事,那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很危险……

                韩羽良松了口气:“那还好一些,我就怕朱见秋被赵松欺负。”

                “被欺负的概率很大啊……”我忧心忡忡地说。

                “怎么?”韩羽良又紧张起来。

                我来回走了两步,把我的推测和担忧说了出来。

                韩羽良更加紧张:“不会吧,那朱见秋岂不是非常危险,飞哥你想想办法把她捞出来啊……”

                我沉吟了一下,说:“你在这等着。【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便又独自返回住院部。

                还没到赵松的病房,和先前的情况一模一样,门口守着的那几人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人慌慌张张地推门进去了。“飞哥,怎么又回来了?”其中一人问我,拦住我的去路。

                “我有点急事找松哥。”我做出很焦急的模样,抬手就推开病房的门迈了进去。

                赵松还躺在床上,不过氧气罩没戴。我进去就说:“松哥,有一对中年夫妇在下面找朱见秋呢。”朱见秋立刻站了起来:“啊,是我爸我妈!”赵松也有点紧张:“那你赶紧去吧!”

                我刻意瞅了一眼赵松,面色红润呼吸平稳,哪里还有半点虚弱的模样?朱见秋慌慌张张地出了病房,我也跟着她一起出来,一直下了楼,朱见秋左顾右盼。

                “我爸我妈在哪呢?”

                “你爸你妈没来。”我在她身后说:“我担心赵松对你不利,所以想辙把你骗出来的。”

                朱见秋回头看了我一眼:“关你什么事啊,用得着你帮我吗?”

                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靠,这女的,和上官婷真他妈像啊,都是那种‘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东西,我这还是第一次和朱见秋说话,没想到就这样被呛了回来,赵松是脑子有屎才会看上这样的女人吧?对对,还有韩羽良,这小子也脑子有屎!

                “朱见秋,你没事吧!”说曹操曹操到,韩羽良也蹦了出来,着急地问道。

                “又是你?”朱见秋似乎看见韩羽良就没好脸色:“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再缠着我!”说完,朱见秋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当然是往医院大门的方向,既然出来了,她就肯定不会再回病房去了。

                我指着朱见秋的背影说:“你喜欢这样的姑娘啊?”

                韩羽良扭捏地说:“嗯。”

                “……你这是有轻微的受虐倾向。”

                “被她虐,我愿意。”韩羽良继续扭捏,只要朱见秋能平安地出来,他现在比谁都高兴。

                “回去吧。”我无语了。

                其实我原本想等朱见秋回来以后,好好问一下她有关赵松的情况呢,结果这姑娘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愿意和我们说也是醉了啊。回去的路上,韩羽良像只欢快的小鸟,感觉他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我忍不住泼他凉水:“你高兴啥,今天没事,不代表明天没事,赵松明天又把朱见秋叫过去咋办?在学校他还收敛点,在外面可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韩羽良顿时苦着一张脸:“那怎么办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就这样,我们两个都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学校。已经挺晚,我们直接回了宿舍,灯也熄了,我摸黑上了床,上铺的马杰翻了个身:“飞哥,你回来啦?”

                我“嗯”了一声,把衣服脱了躺在床上。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要和王瑶在外面过呢。”

                “咋那么多话,赶紧睡吧你。”其实我很久没和他说过滚了。

                上铺顿时一片安静。过了一会儿,我都快睡着了,听见手机来了条短信,迷迷糊糊地打开一看,竟然是马杰发来的:飞哥,我感觉我们之间越来越远了。

                我把手机一撂,蹬着床板就站了起来,抓着上铺的护栏冲马杰说道:“咱能先睡吗?你哪来那么多伤春悲秋的啊!”

                马杰吓了一跳:“好,好。”

                第二天上早自习,因为一个多礼拜没见上官婷了,我表现出了一点点的热情似火,结果上官婷对我爱搭不理,就是在纸上写字,也是“嗯”“啊”“呵呵”的,我有点急了,说:“你没听过‘聊天止于呵呵’吗?你老是跟我呵呵,让我跟你说什么啊?”

                上官婷又写:我让你跟我聊天了吗?

                就这一句话,差点气的我背过气去:“你有病啊,七八天没见又跟以前一样啦?”

                我一生气,上官婷才精神了,在纸上笔走龙蛇:你也好意思说,七八天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还是跟王瑶姐联系,才知道你是受伤住了院!

                我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上官婷这是在担心我吗?是在埋怨我没跟她联系吗?是在耍小女孩子脾气吗?当时我就乐了:“哈哈,看不出来你还挺惦记我啊?”又顺手在她头上拍了拍:“不错不错,这才有点同桌的样子……”

                “砰”的一声,话没说完我就被上官婷一脚踹倒在地了。

                我一下就跳起来,气急败坏地说:“上官婷,你他妈有病啊,来大姨妈了是怎么着?!”

                我俩这么一闹,班上都安静下来,纷纷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我七八天没出现了,一出现就和上官婷吵架,大家都有点看热闹的意思。上官婷的脸也红了,又羞又怒地说道:“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这样让我觉得很恶心!”

                “我靠,拍拍你的头怎么就叫恶心了!”

                我顺手在周围随意拍了几个女生的头,然后问她们:“恶心吗?你们觉得我恶心吗?”

                其中一个女生笑嘻嘻说:“飞哥你拍当然不恶心啦,如果是其他男生拍就恶心。”其他女生也纷纷表示:“还是要看谁拍,飞哥拍就不恶心,其他人拍就恶心。”

                “就是要看脸?”

                “对,看脸。”几个女生都笑了,其他女生也都笑了。

                然后我指着自己的脸,冲着上官婷说道:“我这样的让你觉得很恶心吗?”

                “是的,很恶心,你以后不要再碰我!”上官婷说完,拿出手机就开始编辑微信。

                我赶紧扑过去:“姑奶奶,别告诉王瑶啊,我以后不动你了,今天真是个意外。”

                上官婷不理我,仍旧编辑着微信,我急中生智,说道:“你刚才跟我说话了,你要是告诉王瑶,我也告诉王瑶!”其实我都没想过能拿这个吓住上官婷的,只是顺嘴一说而已,没想到上官婷果然不发了,考虑了半天在纸上写道:别告诉王瑶姐我和你说话了。

                我点点头,指着她的手机:“你也把那个删了。”

                上官婷听话的把编辑好的信息都删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原来上官婷的软肋是这个,她怕王瑶真是怕到骨子里去了,以后可有的东西威胁她啦!平息了这场风波,我又絮絮叨叨:“不是我说你啊上官婷,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和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你总不能一辈子都不和异性交往吧?你以后总得恋爱、嫁人、生子……”

                上官婷慌慌张张地在纸上写:别说了!

                我立刻闭上了嘴巴,上官婷又写:我就是一辈子都不会和异性交往,更不会恋爱、结婚、生子,我看见你们男生就恶心,从内到外都觉得恶心,说一句话都觉得恶心!

                看着连续三个恶心,我也是无奈了:“你和我说话不觉得恶心啊?”

                上官婷写:你是王瑶姐的男朋友,应该比其他男生好很多,可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恶心,就像你刚才拍我头的时候,我差点把早饭吐出来!

                “……我给你介绍个朋友吧,你俩在一起估计挺有共同语言的。”

                上官婷写:谁?

                我:“朱见秋,也是个艺术生,下午指给你看看。”

                上官婷写:不用介绍,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整个初中我们都在一起!

                我一看就激动了,差点去抓上官婷的手,不过关键时刻又缩回来了。

                “太棒了,我有个事想让你帮忙。”

                上官婷写:什么事?你有王瑶姐了,不能再打朱见秋的主意。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