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53 子非鱼,焉知鱼之痛

            不良之谁与争锋 153 子非鱼,焉知鱼之痛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心想,脑子有屎才会打你们这种女生的主意,赵松和韩羽良都是有受虐倾向。我把韩羽良的事和上官婷说了说,希望她能帮忙牵线搭桥,几个人坐下来说一说,给韩羽良一个解释的机会。上官婷听完了,写道:坐一坐可以,我不保证朱见秋能原谅韩羽良。

                我开心地说:“足够了,谢谢你。”

                中午放学,我把事情跟韩羽良一说,韩羽良激动地都快蹦起来了,抱着我说:“谢谢飞哥谢谢飞哥。”据他的表述,除了第一次见朱见秋时多说了几句话外,其他场合再遇见她连句话也说不上了,所以这一次见面非常重要,韩羽良决定唤醒朱见秋的记忆。

                其实,除了帮韩羽良外,我也有我的私心,我想问问朱见秋赵松在病房里是个什么状况,如果可以,我还希望她能帮另外一个忙……

                下午,我在美术室画画,韩羽良在我身边寸步不移,马杰见到这个情况,也跟在我身边不肯动弹。过了一会儿,上官婷给我发短信,说她和朱见秋在食堂喝奶茶。

                我立刻收拾了画板,让韩羽良跟我走,马杰急了:“飞哥我呢?”

                “我和韩羽良去办点事,你在这里等我。”

                “办什么事啊还得背着我,带我一起去呗。”马杰快跑两步跟上我俩。

                我捶了他一拳:“别跟这傻啊,哪天我叫你去办点单独的事。”

                “好。”马杰这才站住不动了。

                路上,我就跟韩羽良说,咱们要装作和她们偶遇的样子知道吗,不能叫上官婷为难。

                “知道知道。”韩羽良猛烈点头,眼神中充满期待。

                下午时分,食堂里没多少人,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我一眼就看见上官婷和朱见秋坐在角落的位置,两人一手一杯奶茶,正在聊着什么,朱见秋不时皱起眉头。两个女生长得漂亮是漂亮,可惜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

                韩羽良一看,就着急地往那边跑,我一把就将他拉住了:“咱们也得买点什么吃着,不然空着手过去可不像是偶遇啊。”

                “有道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我把韩羽良领到售卖小吃的窗口前面,点了奶茶、烤肠、玉米棒,还有两杯爆米花。

                韩羽良嘿嘿笑着:“飞哥,跟着你就是好,还能吃上这么多东西。”

                “……你误会了,这些东西是你出钱的。”

                “啊?”

                “啊什么啊,我是帮你办事,你买点吃的怎么啦,要不咱们现在就回美术室!”

                “别啊,我这就出钱。”韩羽良哭丧着脸把钱出了。

                “高兴点,你马上就要和朱见秋见面了。”我拍了拍韩羽良的肩膀。

                “是的是的。”韩羽良强打精神,付过钱后又笑了起来。

                我发现我的举动越来越像猴子了,他以前就这么忽悠过我,还有一次让我付了整个网吧的夜宵呢,真是近朱者赤、近猴者黑啊。我抱着一堆东西,和韩羽良喜滋滋地走了过去。

                “上官婷,你也在这啊!”我故作惊喜。

                上官婷抬头看了我一眼,立刻拿起桌上的纸和笔写道:是的,你也来了!

                我一头黑线,真没想到上官婷来食堂还拿着纸和笔,我又看着朱见秋说:“哎,是你啊,真够巧的嘿。”韩羽良在我旁边说:“够巧的够巧的。”

                朱见秋惊讶地看着我俩,但是并没搭理我俩,而是问上官婷:“你认识他俩?”

                上官婷说:“这个是我同桌,叫左飞,那个我就不认识了。”

                “我叫韩羽良,上官婷大美女你好!”

                上官婷立刻皱着眉,在纸上唰唰写了几句话:左飞,让你朋友放尊重一点!

                我拍了韩羽良脑袋一下:“别乱说话啊,你踏踏实实坐着就行。”

                “哦哦。”韩羽良摸摸脑袋,坐了下来,我也把一堆东西放下,坐了下来。

                “上官婷,你让他们坐下?!”朱见秋惊讶地看着上官婷,又说:“还有,你和这个左什么飞的说话,为什么要用笔写啊?”

                “我就叫左飞,不叫左什么飞,咱俩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你怎么连我名字都记不住啊!”

                “我为什么要记住你的名字!”朱见秋恨恨地看着我,语气表情跟上官婷简直如出一辙。

                靠,真是闺蜜啊!

                上官婷说:“左飞是我同桌,和我关系不错。”

                “和你关系不错?!”朱见秋震惊地看着上官婷,似乎比看见外星人还不可思议,她又伸出手来摸了摸上官婷的额头,“天啊,你怎么会和男生关系不错!”

                “是的,上次我见到了左飞的女朋友,是个非常棒的女生,我觉得能有这样的女朋友,左飞应该和其他男生不同,所以试着和他交流了一下,发现他确实挺不错的。不过,因为他女朋友不让我和他说话,所以我一直用笔和他交流。”

                上官婷一边说,一边在纸上写道:左飞,介绍一下你的这位朋友吧。

                “啊,这是韩羽良,朱见秋你应该也见过很多次了,他说他小时候就认识你,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带他过来确认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朱见秋哼了一声,冲上官婷说:“这是你安排好的吧?”

                上官婷在纸上唰唰写道:怎么办,被她识破了。

                朱见秋也看见了,严厉地说:“上官婷你什么时候变得和男生这么亲近了?太让我失望了!”

                上官婷继续写:怎么办,朱见秋骂我了。

                我差点一头栽倒在桌上,不知道该说上官婷耿直还是蠢萌?

                “朱见秋,是我拜托上官婷的,因为我这位朋友——”我拍了拍韩羽良的肩膀,“想到小时候曾经对你做过的事就倍感惭愧,一直想当面对你道歉,希望你能给他这个机会。”

                朱见秋冷冷地说:“道歉就不必了,因为我完全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小时候做过什么事。”

                “你怎么会忘了呢!”韩羽良激动地站了起来:“我是小良啊,咱们小时候在一起玩过,你不记得狗蛋、小刀、三两了吗?三两比咱们都大,是我们那帮孩子的老大,有一次他把你的城堡踹烂了,还让我们……”

                “你胡说什么?!”朱见秋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不要再用这种拙劣的方式搭讪了好吗?我特别、特别讨厌你这种男生!”说完,她站起来就走。

                韩羽良一下傻了,呆呆地看着朱见秋的背影。

                在朱见秋走出去十几步后,我冷不丁说了一句:“朱见秋,你准备逃避到什么时候呢?”

                朱见秋一下站住。

                “六七岁的事,你也能记恨到现在,心眼是不是太小了点,韩羽良不断向你道歉,况且他还不是始作俑者,你就不能敞开心扉面对过去?你这样很让我觉得看不起啊!”

                朱见秋没有回过头来,可是脊背在轻轻地发抖。

                “飞哥……”韩羽良紧张地看了我一眼。

                我没搭理他,继续说道:“谁小时候没犯过错,连个改正的机会都不肯给别人么?”

                朱见秋突然转过头来,恨恨地说道:“凭什么我就一定要原谅别人?小时候的事?谁没犯过错?呵呵,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是从小衣食无忧,从来没被人欺负过,甚至总是欺负别人的人吧?在你们眼里,这些都是小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我们被打、被骂、被侮辱,生活在无边的黑暗里,我们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是啊你们长大了,知道自己以前做错了,所以想道歉了、想忏悔了,那我们这些被欺负过的,就该老老实实地接受,一句轻巧巧的对不起,我们就该伸出手来、张开双臂拥抱你们么?如若不然,就该被扣上小心眼的帽子?呵呵,抱歉,我真没那么大气!那些欺负过我的人,我不光以前记着、现在记着,一辈子都记着!我没有能力报仇,还没有权力记恨么?”

                我呆呆地看着朱见秋,我从小到大都没被人欺负过,即便来到东城上了一中,短暂的挨过几顿打,后来也在猴子的帮助下很快逆袭,所以还真的理解不了朱见秋的心理。可是,我仍旧能从她的眼神里、语气里感受到那种来自内心的绝望和痛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庄子有句话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后人又加了一句知鱼之乐焉知鱼之痛?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你没有别人的经历,永远不会知道别人的快乐和痛苦!所以,面对朱见秋的痛苦,我既然无法理解,也就无法评价。

                韩羽良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我都没主意到这小子的眼眶已经红了。

                “朱见秋,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一句对不起。或许这句对不起在你看来只是轻巧巧的三个字,在我心里却犹如大山一般沉重,为了这三个字,我已经等了将近十年!我无法理解你的痛苦,就如你无法理解我的痛苦!你相信吗?十年前我就已经喜欢你了,在我眼里,你是天使,是云朵,是天空,是大海,是春天的花,是秋天的果,是夏天的风,是冬天的雪,你是这世上最美好的存在,我以为我能倾尽一切来保护你,包括生命!可是,当三两欺负你的时候,我却软了、怕了,因为他是那么的强大,犹如大魔王一般的存在,我却没有能力去当守护公主的骑士!后来,他让我们也欺负你的时候,我也上了,因为我怕,我的心在滴血,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的无用和懦弱,每一个男孩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梦,可是英雄却不是人人都能做的。我恨自己的窝囊,恨自己的弱小,这件事就像个毒瘤,时不时地就在我心里发作,痛苦的我死去活来,煎熬的我辗转难眠。这十年来,我不断地锻炼自己的身体,渴望有一天能再见到你,渴望有一天能用自己的肩膀来保护你!直到半年前,我终于又遇到了你,我相信上帝听到了我的呼喊,听到了我的祈祷。见秋,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长大了,我成熟了,我有资格做你的骑士了!”

                韩羽良说完,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而朱见秋,同样滑下两行清泪。

                接着,她又“噔噔噔”的跑过来,狠狠一拳砸在韩羽良的脸上!

                说:

                排除去年代久远的爱上痞子女,从2011年的拒入黑道,到后来的年少轻狂、无法无天,再到现在的谁与争锋,其实我的主线从来都不是“抢地盘”和“争老大”,而是一直在“欺负”和“被欺负”之间做着思考。我的文笔不够好,思想不够成熟,却一直在为此做着努力。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受过欺负,也欺负过人,同时知道这两种感受,能写出来,能带给大家一些思考,而不是简单的看过就忘的网络小说,也算是我的功德一件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