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54 不要说最后一次

            不良之谁与争锋 154 不要说最后一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正感动着呢,朱见秋突然来这么一下,可把我给吓了一跳。不光是我,上官婷和韩羽良也吓了一跳,我赶紧说:“你这朋友是咋回事的,好好打韩羽良干什么?”

                同时,韩羽良也问:“你打我干嘛啊?”

                上官婷唰唰在纸上写,结果她还没写完,朱见秋已经开始说了。

                “因为你是个混蛋!”

                上官婷在纸上写:因为他是个混蛋!

                我:“……他为什么是个混蛋呢?”

                同时,韩羽良也问:“我为什么是个混蛋呢?”

                上官婷继续在纸上写着,我连忙用手挡住了她的笔:“好了我们还是听朱见秋说吧。”

                上官婷点点头,抬起头来看着朱见秋。朱见秋依旧眼泪婆娑:“当年那帮小孩子里,你知道我最恨谁吗?”

                “三两?是他吧,是他带头欺负你的!”

                朱见秋摇了摇头。

                “小刀?好多坏主意都是那小子出的!”

                朱见秋又摇了摇头。

                “那是?”

                “是你!”

                韩羽良一下愣住,朱见秋则再次一拳击出,这次把他的嘴唇给打破了,韩羽良用手抹着嘴上的血,可怜巴巴地说:“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上官婷又在纸上写了起来,我赶紧再次挡住她:“好了我们听朱见秋说就可以了。”

                “因为我也喜欢你啊……”朱见秋眼泪婆娑地说:“我砌城堡的时候,你们在一边玩,我总是偷偷看你,因为我觉得你比他们都乖。后来三两带头欺负我,小刀总是出馊主意,我虽然也记恨他们,可是最恨的却是你啊,因为你不帮我就算了,还和他们一起欺负我!你说,我该不该恨你,该不该打你!”

                “该打,该打!”韩羽良一把抱住朱见秋:“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你狠狠打我吧!”

                朱见秋砸着韩羽良的肩膀,最终“呜呜”哭着趴在他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泣不成声地:“都怪你们这群混蛋,让我从小就烦透了男生……”

                “对不起对不起,现在我回来了,让我们从头开始,一切都还不晚……”

                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我揉了揉发红的眼眶,看向旁边同样眼睛红红的上官婷,故作不耐地说:“我咋觉得像是在看八点档的琼瑶剧啊?这俩人也太肉麻了,这么一丁点的事至于吗?”

                上官婷撇了撇嘴,在纸上唰唰写道: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我嘿嘿一笑:“朱见秋反感男生,原来是有这么一段过往。你呢,是不是也有一段‘不可告人’的过去?”本来只是调侃,谁知上官婷面色一变,飞快地写了两个字:没有!

                我还想再说,上官婷已经起身飞快离去,仿佛一句话都不愿多说。

                “上官婷去哪了?”朱见秋奇怪地问。

                “我不知道啊,我就问她有没有什么过去,她就急急忙忙地跑开了,你知道点什么吗?”

                “我也不太清楚。”朱见秋坐过来,说:“我和上官婷是初中同学,因为都很讨厌男生,所以就成了好朋友,我和她说过我的事,可是她从没说过她的事,但隐隐感觉可能和她的家庭有关……因为每次放假,她都特别焦躁不安,别人都欢天喜地的准备回家,唯有她好像对这件事很恐惧,我想去她家做客,她也从来不让。”

                “好吧。”我说:“上官婷的事先放在一边,现在我有另外一件事要和你说。”

                “什么事?”

                “昨天晚上你在赵松的病房里吧,他怎么样?”

                “没怎么样啊,该说说、该笑笑,还起来给我倒水,不过你一进来,他就立刻躺在床上装难受,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

                我嘿嘿一笑,果然和黄杰分析的一模一样,赵松这小子根本屁事没有,纯粹是将计就计,夸大了自己的伤情,以此来吓唬阿虎、狒狒他们。

                “飞哥,赵松什么意思啊?”韩羽良不知其中内情,所以一脸疑惑。

                “没事,我很快会拆穿这家伙的。朱见秋,赵松后来有没有让你再过去?”

                “有,他让我每天晚上都过去,我特别烦,可是又不敢不去……”

                “见秋,你再忍忍,我和飞哥会干掉他的!”韩羽良将手放在朱见秋的手上。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朱见秋没躲也没避,看来已经接受韩羽良了,忍不住心想这也太快了吧……韩羽良的命可真好,我咋就没有这么好的命,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什么,你们要干掉赵松?!”朱见秋震惊地看着我和韩羽良。

                确实,对一个外地艺术生来说,这是一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上官婷那么讨厌男生,看见赵松还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学校里面的这些大混子还是很有威望的。

                “对,你也想早点摆脱赵松,和韩羽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吧?”

                “谁……谁要跟他在一起啦……”朱见秋的脸一下红了,轻轻挣脱了韩羽良的手。

                “啊,你没答应我吗?”韩羽良一脸震惊。

                “行了,一会儿再说你的事。”

                我把韩羽良的脸拨到一边,冲朱见秋说道:“你晚上再过去的时候,多用手机拍几张赵松行动自如的照片,最好能录一段像,我就有把握扳倒赵松。对了,你照相的时候记得静音,别被赵松给发现了哈!”等我把证据交给阿虎他们,赵松的形象就算是彻底塌了,到时候人人唾弃于他,他这个老大就没法再当下去了,以我现在的名望和威信,就能顺理成章的取而代之了,我相信这次不会再失败了!

                “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过我一定尽力帮你!”朱见秋认真地说。

                “听飞哥的没错。”韩羽良又轻轻抓住了朱见秋的手,“晚上我陪你过去,然后我在楼下等你凯旋归来,今天晚上将是你最后一次被逼无奈地呆在赵松身边!”

                不知为何,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骂道:“韩羽良,你别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的,这个词很不吉利的,你看电影里那些杀手、特工啥的,总说干最后一票,结果就出事了!”

                “是是,不说最后一次。”韩羽良笑了。

                我们并不知道,这个词就如同诅咒一般,一旦脱口而出的话,就如同命运的车轮缓缓启动……

                这个晚上,韩羽良陪着朱见秋去了医院。同一时间,我在教室上着晚自习,王瑶和上官婷在聊着微信,猴子独自站在天台上眺望夜空,毛毛和他的某个女朋友卿卿我我,郑午和苏忆在短信里互诉衷肠……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普通到谁也不会认为今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上官婷不理我了,任凭我怎么和她说话都不行,都说女孩子生气时买一堆吃的就可以了,可是上官婷完全不吃这一套。我说我以后不问你以前的事了还不行吗?上官婷还是不理我,最后我也放弃了,趴在桌上假寐,反正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过几天就会好了。

                正躺着,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韩羽良打来的。那一刻,我的头皮突然麻了一下,本能地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接起来:“喂?”

                里面传来韩羽良哆哆嗦嗦的声音:“飞哥,我在住院部楼下站着,刚才赵松的两个兄弟走过去了,他们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他们,他们一边走一边说……”

                “说什么?”

                “说买的春药不知管不管用,还说希望松哥今晚能把那个妞拿下……”

                “操!”我骂了一句:“韩羽良,你在那等着,我现在就带人过去!”

                “飞……飞哥,我怕我等不了了,我必须现在就上去看看!”

                “你等着,你一定要等着,不行的话你就报警,或是求助医生和护士……”

                话没说完,韩羽良就挂了电话。我一着急,奔出门外,连跑了好几个教室,把马杰、高棍儿他们都叫出来了。因为动静挺大,把阿虎他们也惊出来了,问我怎么回事。

                “先走,路上再说!”

                最后,闹了二三十号人跟我一起出去,我在路上简单把事情和他们说了说,主要有三点:第一,赵松没事,能跑能跳,是装出来的,目的是吓唬大家不去报仇;第二,赵松泡的那个朱见秋,是韩羽良的女朋友;第三,赵松搞了春药,今晚要对朱见秋下手!

                赵松要搞春药这事,我和阿虎早就知道,他还问过阿虎能不能搞到,当时我们以为他开玩笑的,谁也没想到他会来真格的。阿虎怒火中烧地说:“松哥怎么能干这种事!”

                狒狒在后面说:“还叫个屁的松哥?他现在哪还有资格当咱们老大?”

                众人纷纷附和。要搁平时,我听了这话肯定高兴,可现在我高兴不起来了,一方面为朱见秋担心,一方面为韩羽良担心。医院离学校不远,可我们还是分头打了车,火急火燎地赶往医院。到了医院,就看见住院部楼下黑黝黝一片,聚集着好多人。我们一堆人挤过去,看见五六个保安在门口维持秩序,不让人再随意走动。

                “大叔,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我着急地问道。

                “什么事?杀人啦!”一个保安虎着脸说。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