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57 你有好几个女朋友

            不良之谁与争锋 157 你有好几个女朋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又一阵风吹过。

                无人答话,无人离开。

                我坐着,像一个初掌大权的皇帝;众人站着,像一群俯首帖耳的大臣。

                “飞哥,就凭你对韩羽良的态度,大家都愿意做你兄弟。”阿虎连称呼都改了。

                “飞哥,我们都愿意当你兄弟。”有了阿虎带头。众人的声音此起彼伏。

                “很好。”我说:“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就当仁不让了。”按理来说,韩羽良刚出了这样的事,赵松又生死未卜,我是没有心情夺位的,但事情既然走到这步,便是骑虎难下,不得不这么做了,“在我手下做事,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听话,二是团结。大家都知道,我的兄弟曾经都是庞悦的兄弟,有多窝囊你们应该心知肚明,可是刚才和谢南打起来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他们是第一个冲出来的,所以我认为,没有窝囊的兄弟,只有窝囊的老大。”

                我顿了顿:“我窝不窝囊,你们应该看在眼里,我可以对大家承诺的是,只要我还在七中一天,就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

                “飞哥……飞哥……”众人激动起来,山呼海啸的声音响彻整条马路。

                好不容易等他们安静下来,我才继续说道:“今天晚上,和谢南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我就想知道,你们怕不怕本地生?首先说,我是不怕的,在我眼里,他们什么也不是。”

                “飞哥,你不怕,我们也不怕!”“飞哥,我们都看你的!”众人一个比一个激动。

                久违的热血,也被我点燃了吧;长久被本地生压迫的耻辱,也该在今晚彻底翻身了!

                是该站起来了!

                少年,本来就该这样,年少轻狂、无法无天、飞扬跋扈!

                试看七中,谁能与我争锋!

                “飞哥!”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一个学生从医院里面跑了出来。

                “别急,慢慢说。”

                学生喘着气:“抢救完了……赵松没死!”

                “呜”的一声,周围响起一阵欢腾,我也松了口气,身体瘫软下来。马杰冲过来:“太好了飞哥,那韩羽良就没事了!”高棍儿他们也都围过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笑容。

                “飞哥,韩羽良没事了!”可以预见的是,经过这起事件之后,大家会更加团结。

                “马杰,去买两挂鞭,今晚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好嘞。”马杰立刻窜了出去。

                “飞哥。”阿虎走了过来,脸上也是难掩的激动。

                “客气,叫左飞就行。”

                “那怎么行,规矩就是规矩嘛。”阿虎抬起头来,准备拍拍我的肩膀,却半途改了道,拍了拍我的胳膊。我笑了笑,也没推辞。是有点生分,不过我知道,要做大哥的话,有些事情就一定要习惯。过了一会儿,马杰回来了,两边胳肢窝下分别夹着一万响的鞭炮,分两排在医院门口铺好,由高棍儿和四眼同时点燃。晚上11点,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整个夜空。

                鞭炮声吸引了几个医院的保安,他们本来怒气冲冲地跑出来,看到门口聚着近百人时,又悄悄地退了回去。烟消云散,露出一地的炮皮,大家这才返回学校。

                回到宿舍,我才编辑了短信,将晚上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猴子他们,除了说赵松没死,说我做了老大之外,当然也没落下怎么暴揍了谢南一顿,我着重和毛毛说道:毛毛哥,我把谢南给惹了,接下来得靠你罩了啊!毛毛回我:飞哥,你别叫我哥,这不是折我寿吗?那个谢南算什么玩意儿,放心吧,我一根小拇指就摆平他了。

                赵松虽然没死,但是韩羽良还在派出所,一些相关的程序还是要走,毛毛就是西街的,所以也帮忙打听细节。第二天上午,一辆警车开进七中,朱见秋也被带去做笔录了。又有消息传来,赵松的父母,韩羽良的父母都来了,毕竟这事都经过派出所了。赵松的父母自然不依不饶,儿子被划了满身的口子,据说准备索要一笔巨额赔偿。又听说,韩羽良的家庭条件也很不错,能够轻松应付这些事。但是,赵松毕竟伤重,而且影响极为恶劣,韩羽良还是获得了拘留十五天的处罚。此外,在学校的要求下,韩羽良还会转到工读学校去念书。

                某个下午,我带着一群兄弟,还有朱见秋,一起到拘留所去看韩羽良。拘留所当然不许这么多人同时探视,不过因为我在这边呆过一段时间,还算认识几个管教,通融了一下,总算允许我和朱见秋、马杰、高棍儿、四眼,一共五人进了探视室。

                韩羽良剃了个光蛋蛋,还穿着米黄色的囚服,让人意外的是,他竟然一脸灿烂的笑容,好像蹲号子是啥光彩的事,又好像他来这是度假一样。

                看他这样,我也忍不住打趣:“你笑个毛啊?”

                “能不笑吗?”韩羽良咧着嘴:“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只是拘留十五天!”

                “以为这样就完啦,别忘了你还要去工读学校!”想到这个,我的鼻子忍不住一酸。

                “是啊。”韩羽良叹了口气:“以后就见不到见秋了。”

                朱见秋说:“乱讲,不就两年么,我等你出来!”

                “真的?”韩羽良眼睛一亮:“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被别人抢走!”

                “你就扯吧,现在谁还敢抢我,不怕被你捅的满身都是洞啊?”朱见秋撇着嘴。

                韩羽良乐了,摸着自己的大光头说:“是是,看谁还敢和我抢!”

                我挺喜欢这种气氛,韩羽良和朱见秋都不矫情,该笑笑、该乐乐,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苦恼。也是,相比之前最坏的结果,现在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容易接受了。幸福,永远都是比出来的。韩羽良拉着朱见秋的手,温柔地说:“会怪我太莽撞吗?”

                “不会啊。”朱见秋笑靥如花:“你在我心里,是个大英雄呢,比你小时候可英雄多了!”

                两人相视一笑,久久的、深情地注视着对方,我估计这里要不是看守所,两人绝壁抱在一起吻上了。即便这样,我也能感受到他俩的浓浓爱意,单是那炽热的、火辣的眼神就让我有点受不了。我轻轻咳了一声,把目光给移开了,却看见马杰、高棍儿、四眼三人还在紧紧盯着他俩在看。我踹了高棍儿一脚:“你一直看人家干嘛啊?”

                “飞哥,我感动啊,我还没谈过恋爱呐。”高棍儿眼睛都红了,不知是感动的还是嫉妒的。

                “恋爱……”四眼弱弱地说。

                “四眼,咱们什么时候也能有个女朋友啊?”

                “不知道……”四眼的眼眶竟然湿了。我去,不至于伤心成这个样子吧?

                “四眼!”

                “棍儿!”

                两人相顾无言泪满面,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呜呜”的哭着。我受不了,踹了他俩一脚:“给我上外面恶心去啊!”高棍儿说:“飞哥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你有好几个女朋友,哪能理解我们这种单身青年的痛苦。”

                “你妈,老子哪来的好几个女朋友?”

                “你别蒙我们啦,不是有个王瑶,还有个上官婷吗?”

                “你们都不知道,还有个林可儿,飞哥花心着呐!”马杰竟然也学会补刀了。

                “给老子滚!”我一脚踹在马杰身上,大家都笑起来,探视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韩羽良这件事过了以后,我已经是外地艺术生里公认的老大,赵松和谢南都还在住院,所以暂时没人来找我的麻烦。在我、猴子、毛毛、黄杰、郑午的私人聚会上,大家都说我比黄杰牛逼,黄杰现在连个小头目也没当上,我就已经拿下整个外地艺术生的老大啦。黄杰当然不服气,说我走了狗屎运,有韩羽良这么一员猛将帮我开道,跟开了外挂似的。

                玩笑归玩笑,接下来该帮黄杰拿下老大的位子了。黄杰还是那句话,他不准备当老大,他要把高翔推成老大。按黄杰的话说,只要能干掉高磊,他就有把握让高翔上位。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先干掉几个能和高翔竞争的几个老大,再干掉执掌大权的高磊,高翔的大哥之位就众望所归了。具体怎么干掉那几个老大,黄杰已经有了一套他的方法,现在没人比他更了解这帮体育生。

                “这件事要办成,还需要左飞的鼎力相助……”黄杰压低声音,将他的计策全盘托付。

                听完黄杰的办法,我对他是既佩服又害怕,佩服当然是因为这家伙的头脑,害怕则是因为这家伙的狠毒。那个消失已久的想法又冒了出来:我们这伙人里,最狠的还是黄杰。

                猴子固然聪明,却未免和我一样婆妈,经常心软不忍心下手。

                而黄杰,是又聪明又狠毒。

                我呼了口气,暗想:还好黄杰是我们的朋友啊。

                不过,在办黄杰的事前,还有一件事等着我去做。那就是:谢南出院了。

                无论怎么看,这个人都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儿,我从未幻想过能在那天晚上就将此人彻底打服。而且不断有消息传来,谢南要在出院那天好好收拾我一下。

                这个消息,阿虎传给过我,狒狒传给过我,就连高棍儿都不知从哪也听说了。

                所以,这绝不是空穴来风。

                谢南,来吧,我们之间终有一战!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