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61 飞哥,说过的话还算数不

            不良之谁与争锋 161 飞哥,说过的话还算数不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猴子说完,冲我笑了笑,继续朝外面走去。

                我心里感动,叫了一声:“站住!”

                马杰像离铉的箭一般冲出去,展开双臂挡在猴子身前。

                猴子又回过头来:“哎,还没打够啊?再打的话,我可要使出真正的实力了啊!”

                “不是。”我说:“你衣服脏了,就这样去网吧不好,脱下来吧,让小媳妇给你洗洗。”

                “好。”猴子笑了笑:“等着我。”

                十分钟后,猴子把脏衣服送了过来,我也把衣服换了下来。猴子走了以后,我就在水房里陪着马杰洗衣服。马杰很会洗衣服,边边角角的都能洗干净,他往衣服上抹肥皂的时候,我就靠在一边抽烟。这是我第一次陪马杰洗衣服,他表现的很激动,不断地让我回去休息,我说我也没事,我陪你聊会儿天,其实他刚才踹猴子那脚,让我觉得心里很感动。

                想想就知道,如果只是马杰的事,他肯定没有胆子去踹猴子;可是我的事,他就敢踹。

                如果马杰再硬一点、再强一点,肯定能成为我们这拨人的好兄弟,只可惜他还不够格,他的性格,也未必能和猴子他们说到一起。不过没关系,我拿他当兄弟看就够了。

                “飞哥,你和猴哥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越来越看不懂了。”马杰一边洗衣服一边问。

                “你只要记住一句话就行。”我说:“我和他们永远都是好兄弟。”

                “哦。”马杰不再说话了。

                马杰洗完衣服,我又陪着他晾上,他受宠若惊的,直说不敢不敢,他弄就可以——其实就凭这一点,他也永远无法成为和我、和猴子他们平起平坐的兄弟。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忙完这一切,我们才在宿舍稍稍休息了一下。下午要有一场恶战,可我却非常平静,可能是因为中午看到大家的气势都很足吧。下午上课的时候,黄杰发来一条短信:好好搞,高磊等着看你笑话呢。我回:你跟他说,我收拾完谢南,就去收拾他!

                当然是开玩笑,黄杰哪可能告诉高磊。

                前两节课,我一直和王瑶聊微信,她挺关心我这边的情况。有上官婷在,王瑶对我的任何行动了如指掌,当然也知道我下午即将进行的一场恶战。她问我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说妥妥的没有问题,我和我的兄弟都拥有钢铁般的意志!那力量是铁,那力量是钢!然后就是东拉西扯,什么都聊,从天气到同学,中间还扯到了林可儿,她说她打听到林可儿的一点消息,一中有个学生和林可儿家里有点关联,说林可儿一家可能到了西城,不过西城大大小小的中学有几十个,如果没有专业人士帮忙的话,想找林可儿还是如同大海捞针。

                东城、西城,听名字就知道不远。实际上确实不远,也就隔着几十公里而已,开车从国道走不到一小时就到。上次王厉带我去赵雅文家里,那里已经是西城的郊区了。乍一听到林可儿距离我们如此之近,我还真有点心痒痒,感觉有点想她了。说不喜欢她,真是假的,其实和我说的一样,她是丑逼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她了,那时候碍于面子不敢承认而已。

                但是我现在只想一心一意地对王瑶好,不想再和林可儿有什么牵扯,再想、再喜欢也得忍痛割爱啊,大男人总得有点担当是吧,又不是古代,可以三妻四妾。所以我就假装很不在意的样子跟王瑶说:她躲着咱们,就是不想咱们找她,等她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这个理由说服了王瑶,她没有继续在林可儿的话题上纠缠不清,我感觉她现在也有点把头埋进沙子里的感觉。和王瑶扯了两节课,终于到了下课时间。我一扭头,看见上官婷趴在桌上睡着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她上课睡觉。看着她安静到犹如一汪湖泊的面颊,心想这个女孩不生气、不骂人的时候还蛮可爱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当然也不例外,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揩油机会,轻轻用手背在上官婷的脸颊上蹭了一下。哟,又滑又嫩啊。

                二节课后,是各个专业的学生奔赴各个专业教室的时间,体育生去大操场,艺术生去美术室和音乐室,还有一些其他专业的学生,数量太小、不成气候、暂且不提。出了教室,阿虎他们已经在等我了。“飞哥。”“飞哥。”众人的叫声此起彼伏。

                我笑呵呵看着大家:“家伙都准备好没?”

                “准备好了!”高棍儿第一个喊出来,扬了扬手里的凳子腿,啥时候都显他能呢。

                不过,我很喜欢他现在的气势。

                “那就走呗?”我摆了摆头,第一个朝着楼下走去,众人纷纷跟上。跟着我一起走的约莫二十个人,除了阿虎他们这些老大之外,还有马杰、高棍儿、四眼他们这些贴身的兄弟,其他兄弟已经先到美术室去了。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校园里入眼处皆是一片绿色,大家都换上了单薄的外套,英姿飒爽地行走在校园里。阿虎和我并排走在一起,大家都知道我俩关系好,我蛮喜欢这种感觉的。

                我说:“阿虎,有没有信心?”

                “跟着飞哥,绝对有信心啊。”阿虎笑的很憨厚。

                “行,咱们打赢这场架,好好去吃一顿,我请你们。”

                身后响起一连片叫好之声。

                阿虎低声说道:“飞哥,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不?”

                “什么话?”我一头雾水。

                “上次在食堂,高磊围殴咱们那回,你说要是能活下来就请我大保健的啊!”

                “你当真的?”我神色复杂地看着阿虎,上次还以为他是故意逗逼的,没想到他还真有这个想法?这可太让我意外了,阿虎不像是好这口的人啊。

                “当然是真的。”阿虎搓着手:“飞哥,你不是要反悔吧?”

                看着阿虎满怀期待的眼神,我真是不好意思把“上次是你有这个提议,我可没有答应啊”这句话给说出来:“阿虎,你不至于吧……”

                “飞哥,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你有那么多女朋友,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单身光棍处男的痛苦!上个礼拜我梦遗三四回了都,老是梦见有个女的半夜爬我床上……”

                “得得得……”我赶紧让他打住,我对他梦遗的事真不感兴趣,也不好意思把自己也是处男的情况说出来,“咱们打完这场架,我带你去大保健,行了吧?”

                “真的,那可说定了啊!”阿虎一脸的神采飞扬。

                我一头黑线,毛的大保健啊,我都不知道上哪找大保健去。

                到了美术室,惊愕的发现里面只有我们的人,其他上课的学生和老师都不知哪里去了。阿虎看出了我的疑惑,说道:“飞哥,咱们要和本地艺术生开战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学校,所以其他学生都不敢来了。不过二楼本地生的教室还是照常上课……”

                阿虎没有说下去,我也明白过来,二楼的本地生觉得我们必败无疑,所以还在心安理得的上着课。一想到他们这优越感,我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很想趁着谢南还没来,先带着人冲上去闹他一场,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干嘛要牵连无辜,就在这老实等着谢南吧。

                没有其他学生,只有我们的人,美术室显得很空旷,因为这教室真的太大了,跟个大礼堂似的,平常就能容纳好几百人,还能分成一堆一堆不同的授课点。呆会儿谢南带人进来,足够我们二百人在这里面厮杀了。想到即将开始的恶战,我也隐隐热血沸腾起来。

                按说,像这样光明正大的约架,是玩不了什么阴谋、阳谋的,人来了直接开干就行,啥三十六计、孙子兵法也不好使啊,可我跟猴子呆久了,还是想玩点洋的,不然怎么突出老大的智慧?我想了想,便说:“狒狒、老猫,你俩带一半兄弟藏到旁边音乐室去。”

                众人都懵:“飞哥,干啥啊?”

                “等谢南带人进来,看见我们只有这么点人,必定会大意、轻敌、骄傲,等一打起来,你们就冲进来,咱们前后夹击,让他们腹背受敌,吓都把他们吓死啦,一个都跑不了!”

                众人都乐:“飞哥妙计。”“还是飞哥啊,兵法都用上了。”

                我也洋洋得意,其实不算啥好计策,不过就这个地形,我已经尽力啦。狒狒和老猫带着一半兄弟离开了,本来就稍显空旷的美术室,此刻就显得更加空荡荡了。

                “高棍儿,四眼,你俩到外面看看谢南来了没有,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好嘞。”两人奔出美术室。

                让他俩去,是因为他俩太一般、太平凡了,站在哪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飞哥,没来呐!”高棍儿和四眼又跑了回来。

                “没来就继续在外面守着,啥时候来了啥时候跟我说!”

                “哦。”两人又跑出去了。

                我真是对他俩无语了。

                安排好后,有人给我搬来一把椅子,我大马金刀地面朝美术室的大门坐下,五六十个手拿各种家伙的学生站在我的身后,颇有一种梁山好汉等待对手上门受死的错觉。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