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63 谢南和张雨亲了个嘴儿

            不良之谁与争锋 163 谢南和张雨亲了个嘴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哈哈哈哈……”谢南大笑起来:“哎呦我草,我说另一半人哪去了,闹了半天被你藏起来了啊。你这是要干什么,搞埋伏啊?玩三十六计啊?来来来,快来打我们啊!”

                谢南摆着手,又冲狒狒、老猫等人手舞足蹈:“来打啊,来打啊!”

                狒狒、老猫等人离他较近,但是没有一个敢动手的,他们本来就对谢南心有余悸,此刻在谢南的挑衅下更显得唯唯诺诺。谢南更加嚣张,指着狒狒他们骂了起来:“你们这帮傻逼,那天晚上不是不听我的话吗?不是还打我和我的兄弟吗?我今天要操死你们这帮龟孙子!”一边说,一边撸起袖子,朝着狒狒他们走了过去。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稳稳地坐着,狒狒和老猫他们全都看着我,直到现在,我才站起身来,朝着谢南跑了过去。

                就像那天晚上在医院门口朝着他跑过去一样。

                因为黄杰的短信,我一直在拖延时间,所以谢南扯皮的时候我也很配合,但是现在我拖不下去了,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挨打,这是作为一个老大最基本的原则!

                “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

                谢南回头一看,眼睛里露出惶恐之色,竟然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我差点没乐出来,这说明那天晚上虽然没有将他彻底打服,但我在他心里也造成了一些阴影!我冲过来的同时,阿虎和马杰也跟着冲了过来,紧接着大部队也跟着冲了过来。

                有时候想想,老大就是一面旗帜,我冲到哪里,众人就跟到哪里!

                谢南虽然被吓倒了,但张雨可没有吓倒,他举起手里的家伙喊道:“给我上!”

                恶战,一触即发!

                两边距离还有数米的时候,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大喊:“等一下!”

                张雨一扬手,他那边的人也都停下了。

                “是求饶么?”张雨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

                “不是。”我说:“我就是想问问,为什么不同意我当外地艺术生的老大?”

                “不是早跟你说过了,你当老大必须经过我的同意!”谢南又来了劲儿,跳起来说道。

                “是吗?那经过我的同意行不行?”一个声音自门口响起。

                谢南转过头去:“你他妈的算什么东……”接着,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来人,我不认识,戴着一副眼睛,看上去文质彬彬,不过我知道他是毛毛的人,在毛毛的身边见过他几次,不过显然不是和毛毛平起平坐的兄弟,而是类似于我和韩羽良的关系。

                我刚才也是因为看见他,所以才停下了脚步。先前在黄杰的那条短信里,后面那句话是告诉我要拖延时间,毛毛他们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而现在,只有这个四眼男一人,毛毛他们估计是为了避嫌所以没有一起过来。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四眼男镇不住谢南和张雨,无论在学校还是社会,还是那句老话,人的名、树的影,有些人的名字只要一到,对方纵有千军万马也不敢为非作歹!

                人群纷纷为四眼男让开道路。

                “豆……豆哥,您怎么来了?”谢南浑身开始发抖,原来这四眼男叫豆哥。

                “呵呵,你刚才不是问我算什么东西吗?”豆哥走过来,直接甩了谢南一个嘴巴子。

                “豆哥,我不知道是您啊……”谢南捂着嘴:“我还以为是左飞哪个不开眼的兄弟。”

                “呵呵,我就是左飞的兄弟。”豆哥又甩了谢南一个嘴巴,这回把谢南的嘴角打出血了。

                美术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豆哥和谢南身上。谢南哭丧着脸:“豆哥,我真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左飞是您兄弟,打死我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啊?”

                “呵呵,你想对他怎么样?你有这个本事吗?”豆哥一拳揍在谢南肚子上,谢南痛苦地弯下腰去,看着像个熟了的虾米。我忍不住看向高棍儿旁边的四眼,要不是现在不合适的话,我真想和他说一句,看看人家这四眼,再看看你这四眼!把四眼放到这位置上,估计他也做不到豆哥这么潇洒!四眼果然崇拜地看着豆哥,眼睛里满是小星星一样的东西在发光。

                “左飞!”

                “啊,豆哥。”我立刻走了过去。

                豆哥笑了:“你叫啥豆哥,叫我豆豆就行,你没事吧?”

                我也笑了:“你再迟来一会儿,我就有事啦!”

                “我倒是想早来,但是那个猴……嗯,路上有点耽搁啦!”

                我一听就明白啦,肯定是猴子那家伙捣鬼,让豆豆掐着点再进来!

                豆豆咳了一下,抓起谢南的领子:“我同意左飞当老大,有没有意见?”

                “没有,没有。”谢南嘿嘿笑着:“豆哥发话,谁敢说半个不字嘛。”

                “去你的,少给我油嘴滑舌。”

                豆豆一脚把谢南踹到一边,又回过头问张雨:“你呢,有没有意见?”

                “豆哥,我没有意见,我一早就发现这个左飞挺有才能的,赵松废了以后,现在外地的艺术生里也只有他能担当重任了,选别人我还不高兴呢。”张雨这张嘴也是挺会说的。

                豆豆当然不吃这一套,照样扇了张雨一个嘴巴:“那你到这干什么来啦?”

                张雨讪笑着:“哎,不是谢南那傻逼叫我过来的吗?”

                “哟,你俩以前不是死对头嘛,啥时候变这么亲密了?”

                “前几天,前几天变亲密的。”张雨继续讪笑。

                “是是是,前几天变亲密的。”谢南也跟着说道。

                “这么亲密,那你俩来亲一个呗?”豆豆瞅着他俩。

                “啊?!”两人登时懵了。

                “啊什么啊,不是亲密吗,来亲一个啊!”豆豆不依不饶。

                人群里已经有忍不住笑出声的了,我也有点乐不可支,但强忍着没笑出来,心想这豆豆挺有意思,还挺喜欢折腾人的啊!谢南和张雨显然不敢不听豆豆的话,两人只能慢慢的靠近、再靠近,豆豆一直监视着他俩:“嘴靠着嘴啊,别耍心眼啊,我可看着呢。”

                两人被逼无奈,只得“啵”亲了一下,现场好多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不光是我们这边,谢南和张雨那边也有人笑了出来。不怪他们,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两人亲完,都涨了一个大红脸,远远的分开,谁也不想和谁说话了。豆豆拍着手说:“好,这才叫亲密嘛。”

                有了豆豆的肯定,大家笑的更欢快了,本地生们还有所克制,我们这边则是完全放开,一个个笑弯了腰、笑出了泪。“好了好了。”豆豆拍了拍手,现场安静下来,“谢南,我、你、张雨三人都同意左飞当老大,这样就不算破坏七中的规矩了吧?”

                “不算不算。”谢南说:“有豆哥您一个人的同意就足够了。”

                豆豆说:“那行,从今天起,左飞就是外地艺术生的老大了,谢南你要罩着他啊!”

                谢南讪笑着:“没问题没问题。”

                我的笑容一下凝固了,原来毛毛派豆豆过来,不只是帮我解围,还帮我加固一下身份,似乎只有得到本地生的认证,我这个外地老大才能名正言顺,有了正式的编制似的。后来我问过毛毛,才知道这个规矩是毕飞定的,在短时间内还没有人敢违抗毕飞的规矩。也就是说,就算当时我把谢南和张雨都干掉了,其结果也只是把毕飞引出来而已。而我们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能和毕飞,也就是这个七中的伏地魔抗衡!

                这个道理我后来才知道,在当时的现场我是很不服气的,就像我跟张雨说的一样,“规矩是胜者制定的,我的爱好就是打破规矩。”我很讨厌七中的这个规矩,立个山头还得经过本地生的同意。我在一个多礼拜前就是老大了,而不是从今天起才算老大。我的老大是我自己争取来的,而不是本地生给我认证的,即便是毛毛——我的心里也不是太开心,但我又不能和豆豆发火,所以我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在了谢南身上。

                当豆豆问“那左飞做老大的事就这样定了,大家还有什么事”的时候,我立刻说道:“我还有事!”豆豆问我:“左飞,你还有什么事?”

                我带着满腔的不爽走到谢南面前,谢南似乎从我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危险,忍不住身体都发起抖来,这家伙居然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在七中竟然还需要这家伙罩着?

                我拎起谢南的领子,恶狠狠说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能再欺负我的兄弟?”

                “我,我没有欺负啊……”谢南的脸上写满恐惧。

                我指着狒狒和老猫他们:“你刚才没有骂他们吗?”

                谢南的头转过去,又转过来:“我,我……”

                我狠狠一拳打出去,谢南直接翻了个跟斗,我又骑到他身上,双拳如雨点般飞快地砸到谢南脸上,十几拳下去谢南就满脸是血了,即便这样,我也没有罢手的意思,仍旧一拳一拳狠狠地捣下去,谢南求着绕,哭嚎声响彻整个教室。

                说:

                谢谢大家给力的金钻,咱们的金钻排行榜第六啦……呃……比较尴尬的数字,最后两天,还有人号里有金钻没?投过来投过来啦。

                #年会实录#

                出了饭店,郜捷着急见客户,于是先走一步,进哥和扎古送我和小佛去酒店。路上,我接到一个外站编辑的电话(就是想挖我的编辑啦),说在泰山酒店门口等我,想要和我谈谈。我和小佛一路走过去,都没看见哪个在等我的编辑。不过一进酒店,就看见门里围着一堆的人。

                “小佛!”“佛爷!”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