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65 带阿虎去大保健

            不良之谁与争锋 165 带阿虎去大保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到教室,我先给毛毛发了个短信表示感谢,又发短信把猴子臭骂了一顿,因为他教豆豆掐点再进美术室,搞的我先前心惊肉跳的,都做好进医院的准备了。这些事忙完以后,我又给黄杰发了会儿短信,交流了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我已经做了外地艺术生的老大,现在该帮高翔当外地体育生的老大了,这叫前进生帮助后进生。黄杰还告诉我,我做了老大以后,高翔对我们的实力更有自信,也更心甘情愿地跟着黄杰了。

                晚上吃饭,照旧是大排档,便宜嘛,不过再便宜也扛不住他们吃,十六七岁正是长身体的年纪,饭量惊人,吃起饭来呼噜呼噜的,上一道菜空一道菜。一百多人占了三个大排档,听声音就跟百猪同时进食似的。一张桌上配一壶散酒,不断有人过来给我敬酒,虽然阿虎、马杰帮我挡了不少,但还是把我给喝晕了,觉得天旋地转的。

                去撒尿的时候,阿虎陪着我。

                “飞哥,慢点。”撒尿的地方在大排档后面,没有路灯,挺黑的。

                我拍了阿虎肩膀一下:“你不对啊!”

                “什么不对?”阿虎一脸迷茫。

                “这就咱俩,你还叫我飞哥,太不对了你!”

                “飞哥……”

                “还叫?”

                “好吧,左飞。”阿虎憨厚地笑了:“以后有人的时候,我叫你飞哥,没人的时候,我叫你左飞!你看这样行不行?”

                “行啊,怎么不行。”我搂着阿虎的肩膀,“你和他们不一样,我把你当兄弟看的!”

                “嘿嘿,我知道。”

                我俩搭着对方的肩膀,一边高声唱歌一边冲着墙根撒尿。尿完了,系腰带的时候,阿虎突然兴奋地说:“飞哥,咱们现在去大保健吧?”

                “……”我虽然喝晕了,但是还没喝傻:“兄弟们都在呢,就这么跑掉不合适吧?”

                “那就等他们都回去了,咱们去大保健!”

                “……好吧。【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也没什么理由推脱了。

                回去以后,阿虎就开始张罗他们解散:“行了行啊,吃完饭就赶紧回去休息,别没事在这撒酒疯啊……别他妈给飞哥敬酒啦,飞哥都喝三斤了没看见?”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兄弟们终于渐渐散去,不过始终还有几个人缠着我,比如马杰、高棍儿、四眼,他们看我喝多了,想要扶我回去,这些是和我比较亲的兄弟,阿虎也不敢太吼他们,只能求助似的看向了我。

                “行了,你们几个先回去吧,有阿虎陪着我呢,我俩逛逛街去。”

                “飞哥,我也陪你逛会儿吧。”马杰说。

                “不用,你先回去吧。”看我的态度坚决,马杰只好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和高棍儿他们一起走了。只剩我和阿虎以后,在酒精的作用下,阿虎显得更兴奋了,一张脸红扑扑的,眼睛也释放出充满欲望的光芒,看那模样好像随时能扑倒一个路边的女子。也是,他这么精壮,体力又充沛,估计比普通男生更想这种事情。有时候想想,有小姐这个行业也挺好,省的阿虎这种精力充沛的男人干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

                “左飞,我们去大保健吧。”阿虎都快憋不住了。

                “好。”看阿虎的模样,我琢磨着得赶紧去,不然他能把我当女人给强奸喽。

                我没做过大保健,只听说过大保健,知道一些歌厅、洗头房、桑拿、会所里面有,但也不知道上哪找这些地方去。结果阿虎熟门熟路,领着我就往小巷子里钻,我正想着里面黑漆漆的来这干啥?结果不多时,便柳暗花明,前方呈现出一片热闹的景象来,一整条街都亮着暧昧的灯光,还有不少衣着暴露的女人站在门口招揽客人。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大哥,进来坐坐呗,里面都是十七八的小姑娘!”

                “大哥,洗小头还是洗大头?”

                “帅哥,进来唱会儿歌嘛”

                声音此起彼伏,有东北的,有四川的……各种方言掺杂其中。阿虎告诉我,干这行的一般都是外地人,赚够钱了回去开个小店,再找个老实人嫁了。我说阿虎你可以啊,这么熟悉行情还敢说自己是处男?阿虎说:“左飞,我真是处男,这我都是听别人说的,自个也来这边转过,但总是舍不得花这个钱……”

                “行了兄弟,我今天带你圆了这个梦!”我拍了拍阿虎的肩膀,豪言壮语地说道。

                一路走过去,发现这样的店可真不少,估计这里就是西街的红灯区了,主要还是以歌厅和洗头房居多,也看见几个足疗的,都是档次很低的小店。桑拿、会所啥的我们也去不起,就在这里保健一下算了。街边的女人很多,不过看着都很老气,浓妆艳抹的也挡不住她们脸上的皱纹,哪有什么十七八岁的姑娘?

                我俩一边走,一边往里面瞄,想找个整体素质不错的店面。

                “帅哥,进来玩玩呗?”一个大胸女人突然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大胸,确实很大,白白的露出来半个,乳沟深的能把我俩给埋进去。阿虎的眼登时就直了,双脚也一步也迈不动了。大胸女人咯咯一笑,似乎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一边一个挽了我和阿虎的胳膊就走。

                阿虎晕了,我可没晕,我看这女人二十七八,算是这条街上比较年轻的了,才勉勉强强跟着她走。进了旁边的小店,才发现是个歌厅,先是个前厅,也就十几平米的样子,灯光调的很暧昧,靠边搁着一张破沙发,沙发上坐着四五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郎,正一边嗑瓜子一边聊天,地上已经跌了一地的瓜子皮。看见大胸女人领着我俩进来,都咯咯大笑起来,前俯后仰的,“阿玲,还是你啊,一出马就有收获!”

                “那当然,不然你们这帮小浪蹄子吃什么去!”原来大胸女人叫做阿玲。

                几个女郎都站起来,伺候皇帝似的把我和阿虎团团围住。

                “帅哥,选我呗?”

                “帅哥,姐姐今天还没开张呐,帮我个忙呗?”

                其中一个女的直接摸向我的裤裆,吓得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把她们几个都逗笑了,“估计还是个雏儿呢。”“帅哥,你是不是雏儿啊?是的话我还得给你红包呐!”

                阿虎大气地说:“我们不是雏儿,我们经常来这种地方!”

                众女又笑了起来,一个年纪颇大的女人说道:“行啦,你俩看中哪个了就带走,我去给你们开个厅。”估计就是这里的妈妈桑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嘛。

                阿虎一指大胸阿玲:“我就要她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有个女的说:“阿玲,你今晚都开三回张了,还让不让我们活啦!”“男人果然看见大胸就没命啦,还让不让我们胸小的活哟!”

                阿玲也笑着说:“帅哥,你别挑我了成不,我这些姐妹活儿都很好的。”

                我心想,这个阿玲倒也仗义,知道惦记着自己姐妹。结果阿虎不同意,固执地要选阿玲,阿玲倒也不扭捏,又过来挽住阿虎的胳膊:“好吧,那就我来吧。”

                阿虎选完了,我也挑了个外表看着清纯一些的——虽然我也知道这地方不可能出啥清纯的姑娘。我们四人在妈妈桑的带领下上了楼,开了一个厅,转身走了,把地方留给我们。清纯女陪着我坐下,阿玲跑来跑去的忙,开了电视,又开了点唱机,胸部一颠一颠的,阿虎的眼睛又直了。阿玲坐在点唱机前,问我们要唱什么歌。阿虎说:“随便点两首就行。”

                阿玲会意地一笑,随便点了两首流行歌曲,就跑过来坐到阿虎身边,阿虎饿虎扑食一样抱住阿玲,两人很快进入状态,倒在沙发上又亲又摸起来,倒是一点也不避讳着我和清纯女。清纯女搂着我胳膊,头也靠在我肩膀上。来到歌厅,不唱歌怎么行,我就拿起话筒,跟着唱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阿虎和阿玲就控制不住了,几乎要当着我们的面云雨一番。不过在关键时刻,阿玲又挡住了阿虎的手,在他耳朵边上说了会儿话。

                阿虎跑到我这边来,捂着我耳朵跟我说:“飞哥,二百一次,行不行?”

                “去呗。”

                阿虎喜出望外,回去跟阿玲一说,阿玲就乐呵呵地把阿虎带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我和清纯女两个,她见我一直唱歌,似乎对她没什么兴趣,就有点着急了,开始做些小动作,抱着我亲我的脖子,咬我的耳朵,还问我去不去舒服一下。

                我笑呵呵说:“姐姐,实不相瞒,今晚我是陪朋友来的,主要是他爽了就行,咱俩踏踏实实唱会歌就行。”我当然不是啥正人君子,只是我想把第一次给王瑶而已,我和王瑶已经水到渠成了,就差最后那关键一步,所以我也不想功亏一篑。不过嘛,既然来这花了钱,便宜该占还是占的,所以刚才“摸摸”啥的也没少干。

                清纯女一听,知道从我这捞不着买卖,只能赚个台费,就有点不高兴了,也不让我摸了。不过一会儿,她就找了个理由出去了。我笑笑,也无所谓,自个唱自个的歌呗,等着阿虎出来再走就行了。唱罢一首,我往沙发上一靠,发现屁股下面压了个什么东西。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个钱包,估计是上轮的客人留下的。我当时就乐了,没想到来这还有意外收获,没准阿虎大保健的钱都能报销啦。我打开钱包,准备看看里面有多少钱,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照片,然后我就傻眼了,竟然是他?!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