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66 飞哥,借我五百块钱

            不良之谁与争锋 166 飞哥,借我五百块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钱包的夹层里,放的是孟海的照片,我不由有点哭笑不得,孟海和阿虎不愧是宿敌啊,竟然连业余爱好都一样,像他们这种肌肉男,精力是不是总是多到无处发泄?我又翻了翻钱包里面,竟有六张红版,对一个高中生来说不容易了,看不出来孟海还挺有钱的。

                我随手把钱包塞进口袋,也不计划还给孟海了,这钱就留着给阿虎付嫖资吧。又自个唱了会儿歌,也不见清纯女回来,妈妈桑来提醒我一个钟到了。我出去以后,阿虎还没完事,我就坐在前厅的沙发上等他,没想到阿虎还挺能整的,比我第一次可强多啦。想起来我那差点成功的第一次,满脸都是泪啊。

                几个女郎都不在,估计是有其他客人了,前厅里就我和妈妈桑。我把厅费、台费,以及阿虎的炮钱出了,就和妈妈桑聊起天来。她问我多大了,我不好意思说自己未成年,就谎报了个二十岁,妈妈桑嘿嘿一笑:“还骗我啊?我这双眼睛看过多少男人,你和刚才那个孩子都未成年吧?”我脸一红,更不好意思了。

                妈妈桑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年轻人火气大,要常来这种地方,对你们身体有好处的。”她是干这个的,当然要给这个行业吆喝,所以我也没太当回事。妈妈桑也是无聊,又给我闲扯,说她见过的男人多,不光能一眼看出年龄,还能看出男人的鸡鸡大小。我啧啧称奇,问她怎么看出来的,她说看鼻子,鼻子越大鸡鸡越大。

                我乐了,说我呢,你看我的是大还是小。妈妈桑说你属于正常尺寸,不大也不小。男人都爱吹牛嘛,我说你可错啦,我的可大了。妈妈桑说不信,要给我验验货,还说不要我的钱。我心想,你都那么老了,还想占我便宜,门都没有。我说,还是算了,我还是让我女朋友给我验吧。我挺擅长和别人聊天,一来二去就和妈妈桑熟了,开始改口称她为陈姐。

                正说着呢,楼上下来一男一女,我还以为是阿虎,结果一看,竟然是孟海,和他一起下来的还有个女郎,那女郎挽着孟海的胳膊,一脸满足的样子,看来孟海确实够猛。

                我去,我还以为孟海已经走了,原来是刚刚办完事啊。孟海一下来就看见我了,先是小小的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能在这碰见我。我因为捡到了他的钱包,所以毫不意外,所以反而冲他笑了笑。孟海一脸尴尬,不过也没说什么,直接问陈姐多少钱。

                “二百呗。”陈姐说。

                “不是二百,是四百!”那女郎说:“他整了我两次呐!”

                “哟,一个钟做了两次啊,小伙子身体不错,掏四百吧。”陈姐笑容可掬。

                “四百也太贵了,再添二百都能包夜啦!”孟海不太爽地说道。

                “那你就再掏二百,把姑娘领回家呗?”陈姐何其老辣。

                “不行不行,他太能整了,我跟他回家要被他整死。”女郎也嘿嘿地笑。

                孟海说:“你想跟我回家,我还不愿意呐。”便去摸口袋,结果摸了个空,脸色也不对了。“我钱包呢?”孟海紧张地说,又去摸其他口袋,结果通通摸了个空,又回过头去四处找着。

                陈姐和女郎也都不笑了,女郎说:“你掉在哪啦?”

                “我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我就去找回来了!”孟海在楼梯上找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

                我心里直乐,钱包在我口袋里呐,我就是不给他,等着看这小子出丑。

                最后,孟海没办法了,硬着头皮冲陈姐说道:“不好意思,钱包丢了,我明天再把钱送过来吧。”陈姐脸色一变,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小本买卖,概不赊欠,你不会是想吃霸王鸡吧?”孟海说:“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了,我真是钱包丢了,你还信不过我?”陈姐冷冷一笑:“做这行的信得过谁?你这种的我见多了,别在我面前耍花样!”

                孟海无奈地说:“我是真把钱包丢了,说不定还是你们的人偷……”

                话没说完,旁边那女郎便尖叫起来:“王八操的才偷了你的钱,我们也是有职业道德的!”

                陈姐也拍桌而起:“把我们这当什么地方了?”

                孟海也急了:“我没那个意思,我是真的没钱,就不能明天送过来吗?”

                陈姐朝外边一喊:“强子,强子!”

                两声过后,三四个面目凶恶的青年闯了进来,为首的说道:“陈姐,什么事?”看来是看场子的,我发现有好多混子都叫强子。我乐呵呵地看着这一幕。

                “有人吃霸王鸡!”陈姐一指孟海。

                “小兔崽子,活腻歪了吧,到西街来闹事?!”强子一个箭步冲过去,二话不说就甩了孟海一个耳光。孟海哭丧着脸说:“强哥,我真是钱丢了,我明天把钱送过来行不?”

                别看孟海在学校闹得欢,之前在我和阿虎面前那么装逼,但是在这些社会青年面前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当然,换作是我,我也不敢太装逼的,只是肯定没他这么怂。

                强子根本不和他废话,直接一脚将他踹趴在地,又踩着他的头说:“有没有钱?”

                陈姐在旁边叫唤:“打,打死这个小王八蛋,整了两次还不想给钱!”

                女郎也哭诉:“别看他年纪小,跟个牲口似的,弄的我下面都疼啦!”

                强子又踹了孟海一脚:“掏五百块钱,少一分也别想走!”

                “真的没钱……”

                强子又踹孟海,把他踹的翻来覆去,整个过程我都冷眼看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心里也没有一点怜悯,孟海是我和阿虎的老对头了,而且上次在食堂我还被他踹断过一根肋骨!

                这种深仇大恨,我怎么可能去管他的事?

                我可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的好人,强子揍得他越狠,我心里就越高兴!

                孟海终于顶不住了:“别打了,我有钱!”

                强子冷冷一笑,才把脚挪开了:“给钱吧!”

                陈姐也在旁边叨叨:“不见棺材不掉泪哦!”

                女郎也说:“活该!”

                我心里纳闷,孟海现在从哪生出钱来呢?结果孟海爬起来,便可怜巴巴地冲着我说道:“左飞,借我五百块钱吧。”我差点气的七窍生烟,他可真张得开嘴啊。

                我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没有!”

                孟海没有善罢甘休,接着说道:“左飞,你就借我吧,我明天就还你。”

                我哪里可能借给他钱,正准备羞辱他两句再拒绝他,脑子里突然“叮”的一声,一个主意蹦了出来。我咳了两声,说道:“你叫我什么?”

                孟海愣了一下:“什么?”

                “我和高磊是平起平坐的吧,你该叫我什么?”

                “飞哥,借我五百块钱。”孟海低下了头。

                看着这个曾经在我面前不可一世的家伙低下头,心里那份满足感也是大大的。我说:“借你钱也可以,但你明天一定要还我!”

                “好,好。”孟海感激地说道。

                我问陈姐:“陈姐,多少钱啊?”

                强子在旁边说道:“五百!”

                陈姐摆了摆手:“不用五百,给四百就行,该多少钱就多少钱。”

                我冲她笑了笑,算是谢谢她给我这个面子。我掏出自己的钱(我还没傻到把孟海的钱包拿出来),数了四张给陈姐。陈姐接过去,验了验真伪,笑道:“还是你仗义。”

                “没事,我们是一个学校的。”

                “滚吧!”强子冲孟海大吼。

                “我明天还你钱。”孟海看了我一眼,走了出去。

                “陈姐,我也先出去了,有事再喊我吧。”强子领着那几个青年也出去了。

                之前陪孟海的女郎去收拾了,厅里又只剩下我和陈姐二人。陈姐说:“别意外哈,在这里就算是熟客也不能赊账。”我说:“没事,应该的嘛。”

                我俩又聊了一会儿,陈姐说:“你那朋友挺能整的,都快满一个钟了还没出来。”

                我看看表,阿虎进去快半小时了,一问才知道,唱歌一个钟是四十分钟,打炮一个钟是三十分钟。然后又知道,其实很少有男人能坚持三十分钟的,来这的都是赶紧发泄了就算,大部分都是5-10分钟就完事。这么说来,阿虎确实挺能整的。又想,阿虎不会和孟海一样,一个钟整了两次吧,那还得给他出双份钱呐。

                “要是超过一个钟,就要按两个钟的钱算啦!”陈姐看了我一眼。

                “没事,让他爽吧。”我笑呵呵的,阿虎的身体真好啊。

                正说着,阿虎和阿玲终于下来了,还真是争分夺秒,竟然正好半个小时!

                阿玲抱着阿虎的胳膊,阿虎也是一脸开心的模样。

                “整了几次?”陈姐问道。

                “一次。”阿玲笑呵呵的。

                “哎呦,小伙子身体不错啊。”陈姐意味深长地看着阿虎。

                阿虎刚破处,还有点害羞,跑到我身边了。我给了陈姐二百块钱,陈姐和阿玲把我和阿虎送到门口,真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再来啊!”陈姐冲我们说。

                “我等着你啊!”阿玲看着阿虎。

                阿虎恋恋不舍的看了阿玲一眼,才和我沿着街道往前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