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73 痛哭流涕的高棍儿

            不良之谁与争锋 173 痛哭流涕的高棍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又和张雨聊了一会儿,说上官婷现在还是有点怕你,毕竟你是本地体育生老大嘛,你以后没事就到我们班转转,咱们聊聊天、打打牌,展现一下你的魅力,慢慢也就熟了,到时候你俩再约,也有话可说。张雨接受了我的建议,说一定常去找我。

                聊完这些,我就说那行,你先坐着,我去西边看看。

                张雨大惊,说你去找高磊啊?

                我说我找高磊干嘛,袁卓不是在那边吗,我过去找他叙叙旧。

                张雨嘿嘿一笑,说去吧去吧。我便起身,一摇三摆地朝着西边走去,又引得大操场上的体育生纷纷侧目,我发现我好像就是有这种体质,无论在一中还是七中,总能迅速成为众人的聚焦对象。在七中,除了西街的那帮学生外,在其他学生眼里我可算是名人了。

                当然,他们还是只敢看,不敢动——这不废话吗,我刚从张雨那边过来,连本地体育生老大都对我以礼相待,其他体育生是头上长角了还是怎么着敢动我一根汗毛?

                于是,在七中这个“体育生和艺术生对立”“外地生和本地生”的奇葩学校,诡异的一幕在此刻发生了,我这个外地艺术生的老大,竟然大摇大摆地行走在满是体育生的操场里面。微风吹过我的脸颊,扬起我的发梢,来自四面八方的数百道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我还悠然地叼了一根烟,从小到大都没觉得自己有这样装逼过。

                走到半路,黄杰还给我发了条短信:够风光的啊!

                我懂,潜台词就是:够装逼的啊!

                我朝着西半部的展台走了过去,那是高磊、袁卓、高翔等人聚集的地方。越走越近,谁都看得出来我是朝他们走过去的,高磊看着我的目光也越来越愤恨。我迎着他的目光走到展台下面,我就喜欢他这种厌烦我又不敢打我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就在他以为我要和他说话的时候,我又突然看向了袁卓,袁卓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飞哥!”

                高磊他们全都看向袁卓,袁卓的脸色猛然煞白。我微微一笑,袁卓的表现可太好了。我跃上展台,走到袁卓身前,勾着他的脖子:“来,我跟你说几句话。”袁卓看了高磊一眼,顺从地和我走到一边。我问他:“昨天咱们一起吃饭,事后高磊有没有找你麻烦?”

                一边说,一边看了高磊一眼,高磊果然正看着我们,面目生疑。

                “没有,他知道咱们在一起吃饭了。”

                “那就好。”我拍了拍袁卓的肩膀:“我问你,你到底想不想当老大?”

                袁卓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不想,真不想!”

                我叹了口气:“多好的机会啊,就是我一句话的事,真的!”

                袁卓还是摇了摇头,还紧张地看了高磊一眼——不用说,和高磊正好四目相对。

                “那好吧。”我接着说:“你要是不当,我可就找其他人了。对了,这事可要保密啊!”

                袁卓点了点头。

                说完这句话,我便跳下展台,离开了大操场。我知道,袁卓完蛋了。

                果然,当天晚上,黄杰就给我打来电话,我“喂”了两声,里面没有声音,再仔细一听,里面传来“砰砰”“啪啪”的声音,经验老道的我一听就知道这是打架,而且环境是在一个幽闭的空间内,一个人的喘气声非常大,夹杂着愤怒和不甘,而另一个人在不断求着饶,听声音就知道是袁卓,求饶的声音越来越小,估计都快被打的失去知觉了。

                不一会儿,高磊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警告你们,从现在开始,谁再和左飞靠近,下场就和他一样。”他说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显然在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我有理由相信,他已经快被逼疯了,处在崩溃的边缘,完全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这个人已经快完蛋了。”我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做出这样的判断。

                如果说干掉赵松,还是凭着奇怪的运气和韩羽良的牺牲,那么干掉高磊,绝对是通过黄杰一步步的精心策划。一段很长的时间过后,电话里才传来黄杰的声音:“咱们继续。”

                有时候,我觉得黄杰就像个机器人,冰冷而无情地操作着精密的程序。

                说到韩羽良,他被拘留的日子也到期了。出狱的那天,也是他要转到工读学校的日子,这是法院的判决,所以必须要走。我带着艺术生所有兄弟去给他送行,一起来的还有朱见秋和上官婷,因为我要竭尽全力,给韩羽良一个风风光光的送行。

                韩羽良的父母也在,所以朱见秋不能和他靠得太近,只能在人群里幽幽地看着他。

                这是个黄昏,火烧云占据了半边天空,韩羽良顶着一头青茬,笑得非常灿烂,就好像要去参军一样光荣,当着他爸妈的面,我都不好意思吐槽他了。工读学校,在那里面念书的可都是问题学生、暴力少年,说不担心他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就细心关照了他几句。

                “放心啦飞哥。”韩羽良搓搓自己的鼻子,“我是你的兄弟哎,走到哪能叫人给欺负了?”

                我笑了,有他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韩羽良又凑过来,悄悄对我说:“帮我照顾好朱见秋,可别让其他男生追走她啊!”

                我也悄悄对他说:“朱见秋也让我跟你说,去了那边不要泡妞,那边女的都是小太妹,听说特别好上,给个面包就能让你玩一晚上!”

                韩羽良皱着眉:“朱见秋这是从哪听来的啊……”

                “哈哈。”其实是我编的,这对情侣经过这些磨难,我不认为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拆开他们了。

                在那个满天都是红霞的傍晚,韩羽良和他父母乘着车离开,我们在夕阳下站了很久很久。高棍儿哭的眼睛都肿了,我都不晓得他和韩羽良的关系这么好。

                两人明明还打过好几次架,曾经恨不得弄死对方,或许这就是男人之间的感情吧。

                回去的路上,高棍儿还在哭,哭了一路,搞的路人都看,还以为我们欺负他了。

                我忍不住了,勾着高棍儿的肩膀说:“你别难过啦,又不是永别!”

                “不是的,我是高兴。”高棍儿吭吭哧哧地说:“韩羽良一走,我就能取代他的位置啦!”

                我还没说话,四眼就窜过来,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做梦!”

                *

                张雨接受了我的建议,在某个上午给我打电话,说要来我们班坐坐。我找了一副牌,一边洗牌一边问上官婷:“会斗地主不?”上官婷点了点头,我接着说:“一会儿张雨过来,咱们三个斗会儿地主。”上官婷立刻露出惊慌的表情,我赶紧说:“没事,有我在呢。”

                也就是张雨,她才惊慌,要是其他男生,她就是反感啦。二节课后,张雨就来了,带着一脸阳光的笑容,冲我和上官婷打招呼,我发现经常练体育的男生一般都很阳光、自信,对女生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而且张雨长得也不难看,再加上他本地体育生老大的身份,引得我们班好多女生娇羞而又爱慕地看着他。女生一向都是喜欢强者的。

                “兄弟,你抢我风头啊。”我跟他开玩笑。

                张雨也嘿嘿地笑:“愿得一人心。”然后大大方方地看着上官婷——怎么也看不出哪里像变态色情狂了,可上官婷还是像只受惊的兔子般低下了头。

                可能是上官婷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缘故,也或者是旁边有我在的原因,斗地主还是比较顺利的,三个人起牌、打牌,该斗谁斗谁,该走什么牌就走什么牌,只不过上官婷还是不怎么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和张雨在说。班上同学都惊讶地看着我们,因为他们都不敢相信上官婷会和两个男生打牌,放在以前这是顶破了天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要走,决战到天亮啊!”张雨学着qq斗地主里面的音效甩出一副炸弹,把我逗得哈哈直乐,因为他学的实在太像了,而且妙语连珠,张雨这个人还是比较幽默的。不知大家发现没有,能当老大的人一般都比较会说,张雨也是这种类型的。

                该阳光的时候阳光,该霸气的时候霸气,该体贴的时候体贴,该幽默的时候幽默。

                我实在想不出,女生有什么理由会不喜欢张雨?

                可是自始至终,上官婷都没有笑过一下,而且连看都没有看过张雨一眼,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即便是我当地主,上官婷都故意给我送牌,搞的张雨都吃醋了:“喂,就算你俩是同桌关系不错,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欺负我吧?”好在张雨也不怎么计较,毕竟一起玩牌是图个开心,又不是为了输赢,这上面他还是比较大气的。

                二节课后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我们能痛痛快快地玩几把。正玩的开心,又有一男一女进来我们教室,男的进来就喊我:“左飞!”好像和我多熟似的。

                而我一看他,脸色都变了。

                他竟然还敢来?!手机用户请浏览wap.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