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九十一章、君前对峙!

            逆鳞 第九十一章、君前对峙!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九十一章、君前对峙!

                “李牧羊?”西风君主楚先达感觉这个名字颇为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

                每年都有文试第一,每年都要‘亲笔御批’。有时候是楚先达自己批,更多的时候是由内廷司代批。

                或许在哪里看过一眼,但是记忆却是不够深切的。

                “正是李牧羊。”陆行空对着楚先达拱手,沉声说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文王楚先达的眉毛挑了挑,问道:“国尉大人,朕何喜之有?”

                “喜得国家栋梁之才,难道这还不是大喜吗?皇上亲笔御点的文试第一,果然非同凡响。有勇有谋,忠贞正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倘若不是那个李牧羊不惜生死冒险把许将军给救出来,我西风将要痛失大将。所以,还请皇上嘉奖此英雄少年,以彰天威浩荡。”

                楚先达若有所思地看着陆行空,说道:“国尉大人,你一再说监察司诬陷忠良,刑审重将-----你可知道,监察司是朕的监察司?是西风的监察司?”

                “臣知道。”陆行空躬身行礼。

                “现在只是你一面之辞,我没办法确定事情真相到底为哪般。等到监察司长史崔照人回都,我会召他前来询问。倘若事实正如国尉大人所言,我必会还许达将军一个公道,也会对李牧羊------那个勇于救人的少年给予表彰。”

                “皇上--------”

                楚先达摆了摆手,说道:“国尉大人,你是国之重臣,这般身披重甲面君,别人会怎么想?这满朝文武会怎么想?国尉大人,你这是打朕的脸啊。”

                陆行空躬身道歉,说道:“臣知罪。臣只是心忧碎龙渊军情,担心我国土有失。还请皇上治罪。”

                “国尉大人为国为民,我怎会治罪?那样的话,我不就成了昏君吗?”楚先达笑容和蔼地看着陆行空,说道:“国尉大人先回去吧,等到事情真相大白,朕自然会做出公正裁决。【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是,皇上--------”陆行空目的达到,准备转身走人。

                “皇上,崔大人求见--------”内侍李福站在太和殿门口,躬身汇报。

                “嗯?”楚先达看了陆行空一眼,笑着说道:“他是和国尉大人约好了吧?怎么也赶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楚先达挥了挥手,对李福说道:“来得正好,人多热闹,就去请崔大人进来吧。”

                崔洗尘大步进殿,看到侍立在一旁的陆行空,怒声喝道:“陆行空,你出手如此狠毒,难道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我不知道崔大人此话何意-------但是说起心狠手辣行事狠毒,无人敢和崔大人比肩吧?”陆行空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确实和你政见不和,但是你也不能对家族晚辈下此狠手------陆行空,你就没有儿子孙子吗?你就不怕断子绝孙吗?”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陆行空一脸傲然。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做亏心事,看看你怕不怕鬼敲门--------”崔洗尘眼露杀机。自己死了一个孙子,总是要在陆行空这个老匹夫的家人身上讨还一个公道才行。

                “两位大人--------”楚先达打断两人的争吵,说道:“朝堂之上争吵,有辱国体。还有,哪位大人能够告诉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崔洗尘扑通跪倒,哀声求道:“请皇上为老臣作主。”

                “崔大人,你又有什么委屈要诉?“

                “西风帝国监察司长史崔照人缉拿朝廷重犯许达进京途中遭人劫杀,数十名监察史不幸战死。”崔洗尘深深低头,悲伤逆流成河的样子。

                “大胆。”楚先达暴跳如雷,在太河殿里面走来走去,厉声喝道:“实在是无法无天-------监察司是朕的监察司,是帝国的监察司。那些监察史也是朕的监察史,是帝国的监察史。何人敢劫杀他们?敢对他们下此毒手?”

                崔洗尘抬头,眼睛恶毒地看向陆行空,说道:“就是此人。”

                “陆行空--------”楚先达怒目而视,说道:“崔大人所说都是真的?”

                “崔大人这是诛心之词,犯下了欺君之罪。”陆行空冷笑连连,说道:“具体详情我刚才已经向皇上禀报过了,句句属实。皇上只需派遣内廷司前去查证,自然就会水落石出。”

                “陆行空,难道监察司长史崔照人不是你派人杀的?难道那数十名监察史不是你的人屠尽的?”

                “不是。”陆行空当场反驳。“杀崔照人者乃少年英侠李牧羊,李牧羊是皇上亲笔御批的帝国文试第一-------李牧羊在求学路上偶遇此事,这能算是我派去的人吗?”

                “再说,崔照人身为帝国监察司长史,不奉君令,不顾国体,陷害忠良,诬蔑边疆重将许达-------”陆行空霍然转身,看着楚先达问道:“皇上可有授予崔照人的文书密诏?”

                “这个------没有。”

                “皇上可对崔照人刑拘许达致使碎龙渊要塞不稳的事情事先知晓?”

                “朕-------并不知晓。”

                “国之利器,却成为某些人打击异已政敌的工具,难道这不是欺君之罪?”

                “陆行空-----------”

                “崔大人,难道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

                “够了。”楚先达出声喊停。他的视线在陆行空和崔洗尘的脸上扫来扫去,说道:“监察司长史崔照人与数十监察史被杀,此事非同小同。是非曲直,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但是现在只有你们俩人的片面之词,朕没办法做出判断。国尉大人,许达将军何日进京?”

                陆行空看了崔洗尘一眼,说道:“还有数日就能够抵达天都。”

                “那个李牧羊呢?”

                “据说和崔照人一番恶战,此少年英雄也身受重伤,下落不明,我们也正在努力寻找当中。”陆行空一脸担忧地模样,说道:“此乃皇上亲点的少年英雄,倘若因为牵连进这场针对老臣的阴谋之中------那实在是让老臣愧疚难安啊。”

                崔洗尘正要反击,却被楚先达出声打断,说道:“那就辛苦国尉大人了。等到许达将军进京,第一时间带他来见朕------还有那个李牧羊,找到之后也一并带来吧。我要亲自询问。”

                “是。”陆行空答应着说道。“老臣告退。”

                等到陆行空离开,崔洗尘走到楚先达面前,说道:“皇上,此事不能善罢甘休-------”

                “废物。”楚先达怒喝一声,甩袖离开。

                崔洗尘直起腰背,脸上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意。

                “陆行空你这老匹夫-------你杀我一个,我灭你满门。”

                -----------

                ----------

                崔家。后院。

                燕相马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重重地在门板上敲打着。

                里面的小丫鬟不耐烦地走了过来,问道:“谁啊?这么急急忙忙的?”

                “是我,燕相马-----小心在吗?”

                “相马少爷-------”小丫鬟这才赶紧开门,她知道小姐在江南住了多年,和燕相马兄妹关系和睦。“小姐在院子里喝茶看书呢。”

                “我去找她。”燕相马说话的时候,快步朝着小院走去。

                崔小心身着上面镶有淡粉红天都樱的长裙,梳着一个看起来清纯唯美的坠马髻,手握古卷,面前的案几上面茶香渺渺。

                清艳绝尘,帝国三明月确实都有其不凡之处。

                听到燕相马和丫鬟的对话,又看到他急急忙忙地赶来,合上书卷出声问道:“表哥,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心,你听说了吗?”燕相马坐在崔小心的对面,自个儿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听到那个消息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朝着这里跑来。崔府太大,这么一番奔跑还真是有些渴了。

                “听说什么?”崔小心一脸疑惑。

                “照人表哥被杀。”燕相马压低嗓门小声说道。

                “什么?”崔小心大惊,小脸变得惨白,说道:“照人哥哥他-----怎么会被杀?”

                “怎么会被杀我不清楚。但是被谁所杀我却是知道了。”燕相马一脸忧虑地说道。看着表妹绝美的容颜,心想,怕是这下子那块黑炭和崔家结下死仇。先不说他能不能和表妹走到一起,以后就算是朋友也没得做了。

                这么一想,他又突然间想起来------不仅仅是表妹,自己也是没办法和他做朋友了。

                心里突然间有些惆怅起来。

                “是被谁所杀?”崔小心看到表哥这么急忙忙地赶来,知道这件事情肯定非同一般。

                而且,这件事情应该还和自己有着密切地关系,不然的话,他为什么巴把地跑过来告诉自己?

                “李牧羊。”燕相马声音低沉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崔小心正要端茶润喉来平息心境,茶杯还没来得及送到唇边,听到这爆炸性地答案之时,手腕轻颤,手里的茶杯就掉落在了青砖地板之上。

                咔嚓--------

                漂亮地瓷器茶杯摔地粉碎。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