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一百章、饮者六忌!

            逆鳞 第一百章、饮者六忌!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章、饮者六忌!

                看不清酒鬼的年纪,甚至都看不清楚他的模样。【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长发披散,胡须茂盛。一张脸遮掩大半,只能够看到那浑浊的眼神和带着酒渍的大嘴。

                身上穿着的长袍已经看不清楚原来的颜色,只能够看到它现在的土灰色。

                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没有任何名士风范或者说很有高人模样地斜躺在一块虎皮斑纹的大石上面。

                酒鬼醉眼朦胧地指着李牧羊,说道:“小子,过来陪我喝一杯。我许你上山。”

                李牧羊立即就明白了,这就是无忧师兄所说的‘酒色财气’四关里面的酒关了吧。

                李牧羊有种梦想破灭的感觉,在他的心目中,像星空学院这样的名校-----虽然它并不怎么出名,这个时候不是应当出现一个李太白或者杜若甫那样的绝世高人。一边花丛舞剑,一边吟诵出绝世名篇《将进酒》: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你找一个邋遢懒汉到底是什么意思?知不知道很破坏氛围很拉底学院逼格?

                而且布的局一点儿都不深,一眼就看明白了。

                李牧羊走到酒鬼面前,看着他说道:“我不愿喝酒,怎么上山?”

                李牧羊小的时候心脏不好,不能够食用刺激性的东西。别说是酒水,就是茶水都很少让他饮用。

                所以,他确实是不擅饮酒。

                “这一关是酒关,自然是与酒有关。不喝酒怎么能过关?荒谬。实在是荒谬。”酒鬼对李牧羊的态度很不满意。

                “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边藏;谁能跳出圈外头,不活百岁寿也长。”李牧羊对着酒鬼深深鞠躬,说道:“还请酒老小子过关,小子感激于心。”

                为了能够蒙蔽过关,他把古人劝酒的经典诗句都给搬出来了。

                “你可以不喝酒,但是你不能侮辱酒。你知道什么是酒吗?兀然而醉,豁然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孰视不睹山岳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观万物,扰扰焉如江汉之载浮萍。这才是至人境界。有此境界者,方能够在遨游星空时得大自在。”酒鬼的情绪更加激烈,很是不喜欢李牧羊把‘酒色财气’形容为四堵墙。“酒是琼桨,人生短长。那什么色啊财啊之类的肮脏物哪能和它相提并论?”

                酒鬼自顾灌了一大口酒,高声郎诵道:“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不义之财不可取,有气不生气自消。小子,你太着相了。反而落了下乘。此路不通,你再去其它地方想想办法吧。”

                李牧羊的眉头拧了起来。

                无忧师兄只说要考核这酒色财气四关,却没有点明到底要考核什么内容。

                是考核学生酒量,还是考核学生的应变能力?

                是考虑知识积累,还是考核酒品人品?

                外面还有言:酒品如人品。是不是说这个酒老能够从自己喝酒的态度中就可以看出自己的人品?

                自己不愿意喝酒,所以在他眼里就是人品不好?

                自己借用了上古大佛佛印和尚的诗句,他就立即用佛印和尚的挚友东坡先生的诗句来反击。证明这酒老不仅仅没醉,而且知识渊博------

                李牧羊心有所思,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了。

                酒鬼自顾喝酒,嘴里还念念有词,一幅得了人间大自在的潇洒模样。

                嘴巴啧啧有声,看来对那壶中美酒很是赞叹。

                片刻时辰后,酒鬼斜斜地打量着李牧羊,喝道:“小子,你到底喝不喝?不喝酒就赶紧滚蛋,别站在本仙面前碍眼。婆婆妈妈的,看着就讨厌。星空学院是越来越落魄了,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愿意招进来。白白损坏了学校名誉。”

                “不是不喝,而是不想喝。”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对于喝酒,我有六忌。”

                酒鬼也是很有求知欲望的。特别是饮酒方面的知识,他更是愿意多了解一些。自比为酒仙,哪能不知酒中之事?

                那酒鬼立即来了精神,朦胧的眼神变得精亮,看着李牧羊问道:“有哪六忌?”

                “第一,饮人之忌。喝酒,首先看的是和什么样的人喝。高雅、衰侠、直率、忘机、知己、故交、玉人、可儿。饮人八境,皆可大喝。不仅仅要大喝,而且要大醉。但是酒老先生-------形态邋遢不得高雅,生活优容不得衰侠,有所图谋不得直率,至于忘机、知已、故交和玉人、可儿几境那就更称不得了。我们毫无关系,为何要喝酒?就算喝起酒来没滋没味,又有什么意思?”

                “妙啊。”酒老鼓掌赞叹,又咕咚咕咚地灌了一大口酒,说道:“妙啊。这一忌妙,还有其它五忌是什么?”

                “饮地之忌。喝酒,其次看喝酒的地方在哪里。花下、竹林、高间、画舫、幽馆、曲石间、平嘻、荷亭都是一等饮地。三五好友,喝酒吟诗,或者高谈阔论,这才是酒中妙事。”

                酒鬼看看自己的四周,草木茂盛,简单粗陋。突然间就觉得有些烦躁起来,盯着李牧羊说道:“小子有点儿意思。继续,继续,还有几忌是什么?都给本仙一一道来。”

                “饮候之忌。春效、花时、情秋、瓣绿、寸雾、积雪、新月、晚凉。现在天是何天?地是何地?可有春花?可有冬雪?可有寸雾新月?这般阴冷又潮湿地掉个,不喝也罢。”

                “小子-----”酒鬼觉得自己提着的酒葫芦重若万斤,嘴里的酒水也没有滋味起来。盯着李牧羊说道:“小子才是酒中仙人,还请赐告------饮酒还有何忌?”

                “饮趣之忌。清淡、妙今、联吟、焚香、传花、度曲、返棹、围炉。酒老先生和我之间得了哪样?原本是为了考核而饮,这样的酒就是一杯苦酒。不饮最佳,饮了反而是对壶中美酒的糟糕。要是让世间第一醉鬼刘伶知道,美酒都是这般喝掉的,他岂能不跳脚大骂?”

                酒鬼丢掉手里的酒葫芦,站了起来整理衣冠,很是认真地对着李牧羊鞠躬致谢,连连说道:“感谢先生,将我从歧途之路拉了回来。迷途知返,方成酒仙。不是小子-----不是先生落了下乘,反而是我落了下乘。”

                李牧羊心中暗喜,记忆海深处涌出来的这些知识还当真有用。

                于是,他看着酒鬼问道:“酒老先生,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以上山了吗?”

                “自然可以。”酒鬼毫不犹豫地回答着说道。然后,他又急忙叫停,说道:“不行不行。你暂时还不能上山。”

                李牧羊奇了,说道:“先生,我到底是能够上山还是不能上山?”

                在水月洞天幻镜之前,数名身穿宽袖大袍的男人女人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

                “这番奇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头戴高冠的男人出声说道。

                “酒老先生何偿叫过别人先生?这还是头一回见到。”一个白衣胜雪的男人也觉得惊奇。

                “倒也不是没有。我从古卷中看到------”一个三角眼胖子坐在角落说道。总算找到了他说话的机会。

                “书呆子,就你知识渊博------”有人出声打断他的话。

                “---------”

                ------------

                李牧羊自然不清楚,他闯关的过程正被人用幻镜查看。还以为这酒鬼又后悔不愿意让自己上山了,他要是觉得自己是个酒友,拖着自己陪他饮酒一生怎么办?

                “不是不是。”酒鬼连连摆手,说道:“先生不是不可以上山。先生已经通过了考核,现在就可以上山。先生对酒之了解,感悟实在酒汉之上。所以酒汉想-----想再听你讲讲其它几忌再送你上山。”

                “原来如此。”

                李牧羊认真地想了想,说道:“饮禁之忌。苦劝、争执、避酒、恶谵、唷秽、佯醉。此为不喝。刚才酒老先生态度强硬,有迫人喝酒的意思。所以,小子不喝。”

                “饮阑之忌。散步、歌枕、踞石、分匏、垂钓、岸岸、煮泉、投壶。这些都可喝,但是此时此地,这些一样都沾不上------喝酒的情趣在哪里?兴致在哪里?和不知之人喝不名之酒,这酒非为佳酿,只是苦药。酒老先生,何必强人所难?”

                “妙啊。”酒鬼鼓掌大叫。在原地转着圈圈,如饮了一大碗佳酿。“妙不可言。”

                他再次整理衣冠,对着李牧羊深深鞠躬,说道:“听先生一席话,胜喝十年酒。不不不,胜喝好几十年酒。”

                他直起腰背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希望有日还能够向你请益。先生,请。”

                说完之后,场景突变。

                那酒鬼先生不见了,那松柏大石也不见了。刚才的场景完全消失,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南柯一梦,不也如此?

                李牧羊站在险陡阴森的山道上面,正是他之前走过的路径。

                他又重新踏上了征途。

                (ps;这一章写酒,突然间有些谗酒了。希望有朝一日在花前月下、或者大雪漫天、甚至直接找家路边苍蝇小馆和大家吹牛打屁不醉不归。)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