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一百零一章、契机贪酒!

            逆鳞 第一百零一章、契机贪酒!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零一章、契机贪酒!

                陆契机的攀山速度很快。

                步伐轻灵,身体飘逸。腾挪起伏间,那些看起来险阻难渡的嶙峋怪石就被她踩在脚下。

                有林鸟被惊飞,拍打着翅膀尖叫离开。也有一些毒蛇或者其它的什么怪物从树丛里面或者石头缝隙间窜出来攻击,惩罚她侵扰了它们的领地----她手里剑影闪动,几乎看不清楚轨迹,那些毒蛇毒鞋毒蛤蟆毒蜈蚣之类的东西就被她给斩成无数段。

                她的心中有戾气,所以出手的时候绝不留情。

                “契机姐----契机姐等等我-----”身后是那个圆脸胖子的喊声。陆契机爬得太快,他费尽全力也没办法跟上。

                陆契机没有理会,一路朝着无名山顶峰奔跑。

                她要以最快的速度登顶。

                至少要在那个白痴李牧羊的前面登顶。

                做为陆家巨阀的大小姐,她早就听人说过,上山路上要遭遇酒色财气四关。她根本就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对那些普通人而言,酒色财气四堵墙,这四堵墙把多少心志不坚定的人给挡在大门之外?对她陆契机而言,这能算是什么考验吗?

                眼前场景突变,陆契机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竹林一片,孤亭一座。

                老者一人,烈酒一坛。

                身穿灰袍面目慈祥的老人正在自斟自饮,像是被陆契机的脚步声音给惊扰,抬起头来向她招手,说道:“小姑娘,来陪爷爷喝一杯。我这酒叫做竹心酒,竹本无心,喝了我的酒之后也就变得没有任何心事。一醉解千愁,得人生大自在----如何?”

                陆契机走了过去,大大方方地在老人面前的石凳上面坐了下来。

                她从旁边的盆子上面取了一个酒碗放在老人的面前,说道:“倒酒。”

                老人面带笑意,一边往酒碗里面倒酒,一边说道:“竹心酒至纯至烈,又有‘一杯倒’的美誉。你先喝半碗,试试味道。”

                老人倒了半碗酒,把酒碗推到了陆契机的面前。

                陆契机端起酒碗一口饮尽,然后把空碗再次放到老者面前,说道:“倒满。”

                老人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说道:“姑娘好酒量。”

                他再次端起酒坛,倒了满满一大碗的竹心酒推到陆契机的面前。

                陆契机再次端起酒碗一口饮尽,任由酒渍顺着唇角滑落,说道:“再倒满。”

                老人看了看陆契机的脸色,再次把酒碗倒满。

                陆契机端起大碗,毫不犹豫地把一碗烈酒给灌了下去。

                她把酒碗放在石桌上面,再一次说道:“倒满。”

                老人抱坛不动,看着陆契机说道:“姑娘,这虽然是一场考验。但是,倘若你在这场考验中败了,你在现实中也就败了。你在考验中醉死----那在现实之中也就再也活不过来了。我不是现实的我,但你却是现实的你。这不是镜花水月,不是南柯一梦。是幻境,也是现实。”

                “婆婆妈妈,真是让人厌烦。”陆契机从老人手里抢过那坛竹心酒,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地就灌了起来。

                一口气下去,大半坛竹心酒就被陆契机给喝了个干净。

                她把空坛丢到桌子上,喝道:“再取酒来。”

                老人抱着那个空坛心痛的不得了,红着眼眶说道:“太浪费了。太浪费了。伐万竹才能够酿这一坛竹心酒,却被你这么狼吞虎咽地给喝完了----有你这么糟糕宝贝的吗?”

                “这酒不错。还有没有?有就赶紧取出来。”陆契机无视老人的哭诉,看着老人问道。

                “没有了。一坛也没有了。你走,你快走。”老人开始赶人,说道:“以后再也不要让我见到你。太倒霉了,实在是太倒霉了-----白白浪费了我一坛竹心酒。这可是我一个月的份量啊。”

                “小气鬼。”陆契机用衣袖抹了下嘴,甩着一头紫发转身朝着竹林外面走去。

                冷酷骄傲,就像是被世人给宠坏了的小公主。

                -------

                -------

                楚浔倨傲又随意,他一心想要去追赶前面的陆契机,却不知道是不是追错了方向,跑得越快,越是找不到陆契机的身影。就连之前跑在他前面的胖子也不见了,所有人都像是突然间消失了一般。

                就好像这巨大的山腰之上,只有你一个人在努力,在攀爬。在那些有大威能者的眼睛里,他们这些人就像是附在山腰上的蚂蚁。一只想要征服高山的蚂蚁。

                楚浔是一个骨子里极端骄傲的人。她不喜欢做蚂蚁,更不喜欢被人看作是蚂蚁。

                所以,爬山的楚浔心情很不好。

                正想着心事的时候,楚浔突然间一脚踏空。

                之前还是盛夏季节,现在却进入了大雪纷飞的冬天。

                这是一片荒芜的田野,远处黑茫茫的一片,只有前面的山脚下有一座亮着灯光的茅屋。茅屋上面的烟囱冒着黑烟,看起来是房屋的主人正在做饭。

                楚浔犹豫一番,主动朝着茅屋走了过去。

                他叩了叩门,出声喊道:“有人在吗?”

                过了一会儿功夫,一个身穿青衫浑身上下充满了书卷气的少年人拉开了门,眼神疑惑地看着站在面前的楚浔,问道:“你是要上山?”

                “不错。走得累了,外面又下着大雪,所以来借碗酒喝暧暧身子。”楚浔主动开口说道。他知道眼前发现的是什么事情,不如自己先把来历挑明。

                “请进来吧。”青衫书生让开了半边身体。

                等到楚浔进来之后,他赶紧把门关上插上门板。这样就把外面的雪花和寒风给挡在了门外。

                屋内简陋,只有寥寥几件家具。

                这是小王爷楚浔到过的最贫困的人家。

                大锅里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泡,一阵阵红薯和米饭混合的香味传了过来。楚浔的肚子咕咕作响,发现自己突然间饿了。

                青衫少年有些不好意思,解释着说道:“红薯稀饭,家里只有这个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一起吃一碗?”

                “也好。”楚浔说道。

                于是,青衫少年就盛了两碗红薯稀饭放在桌子上,又洗了两双筷子,和楚浔一人一张椅子,端着一碗稀饭糊啦啦地喝着。

                青衫少年扫视四周,发现家壁四壁,就连腌菜箩卜都在昨天被他吃完了。

                视线扫到角落,那里有一个落满灰尘的坛子。

                他眼睛一亮,说道:“这位大哥,无菜下饭,实在不是待客之道-----家里还有红薯酒一坛,是我亲手所酿。我们就以酒下饭吧?如何?”

                楚浔点头,说道:“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在这冰天雪地里面吃着红薯饭,喝着红薯酒,倒也是一桩雅事。”

                “说得妙。”青衫少年赶紧跑过去把酒坛给抱了出来,清洗了坛子表面,又洗了两个茶杯,其中一个茶杯还破开了一个大口子。

                然后,就用那两个颜色漆黑地茶杯来装酒喝。

                酒味浓烈,还没有入口就有醇香扑鼻。

                楚浔深深吸了一口酒气,说道:“好酒。”

                被客人称赞,青衫少年脸色潮红,高兴地说道:“确实是好酒。平时我自己舍不得喝,用来款待贵客正是当时。”

                两人举杯同饮,楚浔称赞着说道:“虽然是最普通的红薯酒,口感也略微有些粗糙,但是胜在清新自然,又有这大雪佐餐,就是宫中的太白佳酿也远远不如。”

                “啊?兄台喝过太白佳酿?”

                “不错。太白佳酿是高粱酒,用苏溪的稻谷,取其最饱满的颗粒脱皮取米,三筛再三炒。用天泉之水进行浸泡。一系列繁琐的工序之后,密封发酵,最终得此佳酿。”楚浔解释着说道。

                青衫少年听得直咽口水,说道:“虽未亲口品尝过,但想来一定是世间一等一的好酒。”

                “酒虽好,却称不得世间一等一的好酒。”楚浔说道:“最好的酒叫做美人醉。梅雪时节,园林里面百花沾染露水或者初雪----用美人的嘴唇将那些露水积雪采集下来,再佐以百花酿造的酒,清新脱尘,烈而不伤。那才是世间一等一的好酒。”

                青衫少年满脸向往,说道:“但愿此生可一尝美人醉。”

                “自然是有机会的。”楚浔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看着青衫少年说道:“我看到你桌上有书,可是想要考取功名?”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富贵书中取,学生也愿为此努力一番。”青衫少年朗声说道。

                “考取功名之后呢?”

                “那便可以遍尝世间美酒了。”青衫少年一脸期待地说道。

                “我乃西风帝国小王爷,姓楚名浔,是皇室之人----如果由我推荐你入宫做品酒官,遍尝天下名酒,你可愿意?”

                青衫少年满脸激动,赶紧从椅子上起身,整理衣冠跪了下来,说道:“甘原唯小王爷马首是瞻。但凡小王爷有所吩咐,甘原万死不辞。”

                “起来吧。”楚浔端坐在窗前,举杯看着外面的风雪说道。

                他知道,这酒关已经被他破了。

                诱惑是把双刃剑,或者伤到你,或者砍到我。就看哪一方道行更高本钱更厚了。

                (PS:回家了!出来混,欠的债都要还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