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一百二十章、神出鬼没!

            逆鳞 第一百二十章、神出鬼没!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二十章、神出鬼没!

                男人三十几岁的年纪,穿着一身员外袍,戴着一顶四方帽,四方帽上面还镶着一块碧绿色的翡翠,看起来就像是江南城里面经营玉石生意的那些富家翁似的。【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他一掌拍出去,一道金色的光球从天而降。

                那道光球有焚化万物的作用,西子湖里面的湖水以及站在湖面上的水鬼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水势无形,这句话明显是一个错误的常识。

                因为他一掌下去,西子湖面的湖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深可不测,仿佛一直通到十八层地狱底下。周围水面波纹荡漾,却没有湖水朝着那黑洞流敞而去。

                那湖水仿佛被一个透明的大罩子给包裹笼罩住了一般,黑洞所在的位置是绝对的禁忌空间。

                直到光球的威力消失,真气的余波散尽,那四周的湖水才哗啦啦地朝着那黑洞灌了进去。

                哗啦啦-----

                水势凶猛,哗啦啦的声音持续不绝。

                由此可见,那黑洞异常深邃,一时半会儿竟然没办法灌满。

                “没想到赵财神也来了。”知机道长一掌拍飞一个水鬼后,抬头看向停滞在半空的赵员外看过去,笑着说道:“赵财神家大业大,到底是什么人有这天大的面子,竟然能够邀请你这大财神亲自出手?不过,这一招‘九宫掌’也太大才小用了吧?对付这些宵小恶鬼也用得着把自己押箱底的功法都掏出来?”

                赵财神很不给知机道长面子的反击,说道:“说得就跟你使得那缩地成寸是地摊功法很不值钱似的-------你们龙虎山一脉就是这般只许州官放火,不许它人点灯?”

                “天音寺藏书之丰,功法之绝天下闻名,就算财神大人愿意藏私,其它人难道还敢小觑不成?”

                “你这是说我在炫耀了?”

                “我可没有这么说,是你自己这般想----看破不说破,这不是你们佛门的至高境界吗?”

                赵财神大怒,喝道:“我们佛门何时有看破不说破这一至高典故?”

                “哦?没有吗?”知机摇了摇头,衣袖一转,把几把朝着自己扎过来的鱼叉全部甩飞出去,朝着抛出鱼叉的水鬼们反击回去,说道:“我对你们天音寺又不了解。我还以为世间所有装神弄鬼故作神秘模棱两可的话都是从你们那些整天无所世事的和尚嘴里传出来的呢------”

                “知机老道,你这是想要约战不成?”

                “约就约,谁怕谁?”知机一脸无畏的模样,指了指前面的水鬼,说道:“不过,这些恶鬼观之恶心,是不是先把它们给解决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总是要作得体面周全。”

                “那你等着。”赵财神说话的时候,身体突然间朝着那群水鬼聚集地冲了过去。

                他连续拍出十几掌,十几个光球朝着那些水鬼飞了过去。

                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些水鬼被大面积地被炸灭。当然,还有湖水里面的游鱼和莲藕也跟着遭殃。

                知机道长也不甘示弱,踏水无痕,鞋子看起来根本就不沾水面。每一步跨出去,都会很神奇地到达一个水鬼面前,不管距离多远,不管那个水鬼逃得多快。一掌拍出,水鬼就化作空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知机道人和赵财神比赛杀鬼的时候,凉亭顶上的麻衣箭神仍然是板着张脸一言不发,手里举着那把特制的匣弩,每一箭下去,都有一排水鬼被穿成鱼干----不,鬼片。

                最后,守护在李思念前面的那个黑袍大汉顶着巨盾都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了,这样的场面根本就轮不到他出手了。

                于是,他就专门地持盾挡在李思念的前面,就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贴身护卫。

                “你冷吗?”黑衫大汉出声问道。

                “冷。”李思念声音怯怯地说道。

                于是,黑衫大汉裹了裹自己的衣服,他也觉得有点儿冷了。

                这种杀法谁也受不了啊,那些水鬼终于要崩溃了。

                他们是来杀人的,却没想到被一边倒的被杀。

                太欺负人了!

                就算你方人多势众,也用不着这般的侮辱我们吧?

                鬼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他们的表情越来越惊恐,越惊恐就越像是鬼脸。

                水鬼水鬼,这名字取得还真是恰当贴切。

                为首的一个首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急,‘嘘嘘’声音越来越响,眼见事不可为的时候,突然间朝着湖水里面一钻,就那么跑了。

                其它为数不多的十几个水鬼眨了眨鬼眼,也想逃跑,被赵财神一个光球砸了过去----真得变成‘水鬼’了。

                风停了,水静了。

                残留的几片荷花送来淡淡的清香,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赵财神落在了断桥之上,然后是一身道袍潇洒出尘的知机道长。

                凉亭之上的麻衣神箭手直接就走了,根本就没有来和李思念打招呼的意思。

                “你们----都是我哥哥请来的?”李思念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直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们确实是受牧羊公子所托。”黑衫大汉说话干脆,惜字如金,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请问尊姓大名,以后也好给哥哥------”

                “不用了。”黑衫大汉拒绝,说道:“有缘自会相见。”

                “------”

                赵财神哈哈大笑,看着李思念说道:“思念姑娘不用挂在心上,这个人情自然会有它人来偿还的。”

                “这就是你们佛门所说的因果?帮了别人一点儿小忙,就想着让人来偿还?”知机道长一脸笑意地说道。“龙虎山可没有这样的缪论,自然而然,随意而为,不求因,更不求果。”

                赵财神冷笑连连,说道:“如果不是受人所托,而且是你知机道长难以拒绝的人,我就不信你会万里迢迢的从龙虎山赶到这江南城,恰好又在这西子湖畔救下一个年轻姑娘------你们道门也忒不要脸了。”

                “你们又好到哪里去?”

                “看来不打不成了。”

                “那就开始吧。”

                “思念姑娘,后会有期。”

                “思念姑娘,有缘自会相逢-----”

                ------

                赵财神不见了,知机道长也消失了。

                李思念转身看向那个扛着巨盾帮她挡下那万叉之险的黑衫男人,发现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你们-----”李思念有些遗憾,她还没来得及好好道谢呢。“太不讲究了。”

                --------

                李思念的那些同学终于反应过来,他们朝着李思念所在的断桥奔跑过来。

                “思念,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哪里伤着?”刘采采抓着李思念的手,眼眶湿润地说道。刚才那一幕太紧张,也太震撼,他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子女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事情才好。

                现在危机解除,水鬼们逃跑,英雄们退散,他们才终于清醒过来。

                “是啊思念,那些丑陋的怪物都是些什么人啊?他们怎么找上你了?”

                “那些人又是什么人?刚才那个道士好帅----道士可不可以成亲啊?”

                ------

                许华伟对着李思念深深作揖,说道:“有英雄救美之心,却没有英雄的手段威能----实在是愧疚之至。”

                朱坚也是面红耳赤,说道:“思念,对不起,我刚才----也太懦弱了。”

                他们转身寻找赵大富,发现这个有钱的财主儿子早已经不知道去向。

                “谢谢你们。”李思念一脸真挚地看着他们,说道:“那个时候太危险了,你们没有逃跑,仍然站在原地等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其实那个时候你们应该立即离开的。”

                朱坚冷笑着说道:“我们要是逃跑了,那不就成为赵大财主一样的人了吗?”

                “就是。”姑娘们纷纷应和,对赵大富的人品很是不耻。

                “思念,刚才那些人----他们都说是受牧羊公子委托前来保护你的。那个牧羊公子不会就是你的哥哥吧?”

                “芳华,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几个牧羊公子啊?”

                “我知道是他,我就是没想到李牧羊------大哥才离开这么几天,就和这么多强人做了朋友。实在是太厉害了。看来那个星空学院确实不同凡响嘛。”

                “唉,当年我怎么就没有和他好好聊聊呢,要个签名也好啊-----”

                --------

                李思念拒绝不了同学们的好意,在他们的护送下朝着户部巷自己的家走去。

                在户部巷门口分别,李思念快步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她要把今天发生的可怕一幕告诉自己的父母。虽然这样做会让他们更加担心自己的安危,但是,有些事情提前做个防备总是更好一些。

                李思念虽然聪明,但是她也只是一个学生,不认为自己比父母更有能力解决这样的危险事务。

                小院门口,停着几辆黑色的马车。

                李思念还没有靠近,就有两个身穿黑衫的黑衣少年拦了过来。

                “找谁?”一个黑衣少年声音冰冷地问道。

                (PS:我知道你们想骂我,我已经替你们骂过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