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一百二十五章、人面蛇心!

            逆鳞 第一百二十五章、人面蛇心!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二十五章、人面蛇心!

                千度抿嘴娇笑,说道:“我们可是要去屠龙的人呢,需要彼此照顾才行。牧羊同学是男生,可要保护好我们这些女生不被巨龙欺负了啊。”

                李牧羊连连点头,说道:“是啊是啊。你们放心的把后背交给我,我一定会努力地保护好你们不受伤害----当然,你们也要保护我不被偷袭才行。”

                李牧羊不放过任何机会为自己的生命安全设下一重重的保护。

                羊小虎大力鼓掌,说道:“牧羊同学说的很对。神龙上可翱翔于九天之外,下可潜入辽阔深海。体形巨大,神威难测。想要屠灭一条神龙,必须要众多人族强者一起努力才行。所以,这就要求我们每位同学都要肩并着肩,背靠着背,彼此借力,舍生忘死。这样才能够有机会屠掉巨龙,而不是被巨龙给一个龙息喷成烟灰。”

                陆契机冷冷地扫了李牧羊一眼,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这个世间的蠢人那么多,还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羊师说得对。我铁木心皮糙肉厚,可以做肉盾挡在前面。”大块头铁木心甩着自己的满头小辫,一脸无畏地说道。大漠民族民风彪悍,认定的事情就愿意奉献所有。即使要他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但是,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血性太浓,桀傲不驯,所以他们动辄就和周边的国家发生冲突。大漠民族的发展史,可以说是一场场血淋淋的战斗史。

                他们的战斗经验丰富,有整片大陆最强大的骑兵。和草原游牧民族一起被称之为‘马上双雄’。

                “我会努力学习的。”长相甜美仿若小孩儿的林沧海一脸笑意地说道。很是害羞地看了千度一眼,说道:“我会保护好姐姐的。”

                “如果当真有屠龙的话,我自然是要和契机一组的------”作为陆契机身边的铁杆拥护者,楚浔自然是要给她争回场子。“我命即她命,她死即我死。”

                众人哗然!

                这算是血誓了。

                一个新生当着师长和众多同学的面向另外一个女孩子表白,这样的事情是需要大勇气和深似海的情意支撑才行。

                他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倘若以后出去执行任务时,陆契机当真不小心战死----他也是要跟着战死的。

                不然的话,他哪里还有脸回来见这些誓言的见证者?

                “楚浔同学,我们明白你对契机同学的感情,但是我觉得------”羊小虎还想再劝导两句。这些学生真是太任性太乱来了,年轻时喜欢胡乱许下誓言,年纪大了就开始称之为‘吹牛逼’。

                啪啪啪-----

                李牧羊用力地鼓掌。

                他眼眶红了,深受感动地模样,说道:“楚浔同学是我们的榜样。我们每个男人都应该向他学习----爱就要大声说出来。这才是真正地铁血男儿。”

                李牧羊是一个简单直率的人,心想这两个坏人要是一起死了,那对他来说真是喜事成对。

                铁木心走到楚浔的身边,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大笑着说道:“好小子,看你细皮嫩肉的长得跟个娘们的,没想到倒是有我们大漠人的豪爽气概。喜欢就说出来,藏着掖着算什么爷们?走,我请你去喝酒。”

                楚浔的肩膀被他一巴掌抽得生痛,却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只需要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就成了。”

                “铁木心同学,不要激动-----现在还是上课时间。”羊小虎再次跳出来展示自己的师威。

                “哦。不好意思老师,我忘记了。”铁木心又重新坐回自己的石凳。

                羊小虎站在巨大石阶上面看着数名学生,声音带有诱惑性地问道:“同学们,你们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屠龙吗?”

                “因为龙太强大了,会对人类的安全带来隐患。”

                “他们喜食人心,性格暴戾,可能会给人类带来灭族之危-------”

                “屠龙英雄的称号,那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

                ---------

                “你们说得不错。龙族实在太过强大,《龙族编年史》一书中翔实的记载过巨龙发怒时的景象,一爪推掉巨石城墙,一个摆尾就能够掀起滔天海浪,一个龙息就能够毁灭一座城市------在那画卷之上,是城市正在燃烧人们哀嚎惨叫的未世景象。龙族是我们的天敌,是我们人类最强大的威胁,我们必须将他们屠杀,也只有将他们屠杀,人族才能够这样平静安逸地生活着,持续亿万年------”

                羊小虎长袖甩动,高声问道:“那么你们又知道怎么屠龙吗?”

                众人摇头。

                他们要是知道怎么屠龙,还用跑到星空学院来学习吗?

                “《宝器》记载,有三件宝物是屠龙利器,一为惊龙弓,以高阶巨龙肋骨治弓,抽神龙之筋做弦,新鲜龙血浸泡三百年,再昆仑深山雪藏三百年。一箭之威,毁天灭地。”

                众人听了心动不已,铁木心急声问道:“羊师,何处寻这惊龙弓?”

                “传说最后出现在箭神后伊的手里。时至今日,已有千年不知去向。”羊小虎摇头叹息着说道。

                众人都大为遗憾,要是有这惊龙弓在手,世间险地,何处不可去得?

                “羊师,那惊龙弓已经消失千年,到底有没有这种宝贝啊?”

                “就是,是不是又是一个传说啊?毕竟,也没有人真的见过-------”

                “看来我是没希望了------几千年来,无数强者遍寻不着,难道我们还能够把它翻出来不成?”

                “这种事情要靠机缘。”羊小虎一脸认真地说道,努力地为自己的学生打气,说道:“《宝器》上记载的东西,应该都是真实的。不然也不会被收录其中。当然,能够进入《宝器》名#器谱中的神兵,也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拿到的。哪一个拥有者不是威名赫赫的人物?”

                听到羊小虎说取高阶神龙之骨作弓,龙筋作弦,龙血浸泡时。李牧羊听的心惊肉跳,胸口部位一阵阵地抽痛着。

                “惊龙弓?”李牧羊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可是,他很确定地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到底在哪里听过呢?

                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但是那记忆太过遥远,又太过模糊。就像是天空里面的一只小小萤火虫,当你想要伸手捕捉时,却发现它收起了亮光消失地不见踪影。

                越是用力地去回想,却越是抓不到它的尾巴。

                李牧羊不肯就此放过,拼命地想要把它找出来,找出那只夜空里面的萤火虫-----

                “李牧羊------李牧羊---------”

                啪------

                羊小虎的手掌拍在李牧羊的头顶,一股清凉之气激灌全身。

                李牧羊也终于回过神来,一脸诧异地看着面前的老师和同学。

                其它人更加惊诧的看着李牧羊。

                “羊师--------”李牧羊出声问道。

                “李牧羊,你怎么了?”羊小虎一脸担忧地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啊。”李牧羊说道。伸手摸了一把衣袖,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给浸湿了。

                此时此刻的李牧羊全身大汗淋漓,就像是刚刚从河水里面爬起来一般。

                李牧羊这才知道后怕,刚才差点儿就进入了一个不可知的世界了。

                “真的没事?”羊小虎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道:“何安向我反应过那个问题,说你只要睁眼见到怒江,就会忍不住地流眼泪------是这个原因吗?要不,我再去和学校申请一下,重新给你调配一个看不到怒江的号宿?”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陆契机声音清冷地说道。“或许,李牧羊同学只是因为听说了怒江的传说故事后心中伤感,所以情不自禁地流泪也有可能。李牧羊同学一定对那些被人族屠缪的巨龙很是同情吧?”

                李牧羊被这个女人激怒了,很不客气地说道:“是啊,我就是这样一个多愁善感的男人。不像某些女人,动不动就想要杀人灭口------没有怜悯心,更没有同情心,视同学同族为牲口。这样的女人,还能够称之为女人吗?”

                “李牧羊--------”楚浔‘呛’地一声拔出腰间配剑,喝道:“再敢羞辱契机,我必杀你。”

                李牧羊撇了撇嘴,说道:“说得就跟我不再羞辱她你就不杀我似的-------陆契机,你就是一个人面蛇心的丑陋毒妇。”

                “李牧羊---------”楚浔再也忍耐不住了,手提长剑就朝着李牧羊的身体刺了过去。

                “楚浔-------”

                “李牧羊,危险--------”

                铛------

                长剑剑尖落在林沧海的两指之间。

                他一脸羡慕地看着手指间夹着的长剑剑锋,连连称赞着说道:“好剑啊,当真是一把好剑--------”

                “-----------”楚浔面红耳赤,却又心惊肉跳。

                这个看起来面相可爱没有任何危险性的男孩子,都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就能够如此轻易地将自己的长剑给拦截下来--------他到底到了何种修为境界?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